馬總統的「穩健減核」很有蹊蹺!【周二專欄】顧玉玲:虛妄的核安,騙人的減核

文字-A A +A

好奇寶寶看到天下雜誌的獨立評斷有今年309廢核遊行後一篇2013/03/12作者是社運工作者顧玉玲的文章:

顧玉玲/集體揚聲器
yulingku's 的頭像 社運工作者,長期關注階級、性別、與族群議題。曾任「工傷協會」秘書長、「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現為「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成員,北藝大兼任講師。著有「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

【周二專欄】顧玉玲:虛妄的核安,騙人的減核  2013/03/12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8/article/195

其中有一段寫到:

工廠要開工,安全檢查沒通過當然不能運轉,這已是常識,無需馬總統一天到晚掛在嘴上,宣誓為核四商轉的前提。機器老舊要汰換除役,這也是常識,但核能電廠關閉後仍精力充沛輻射四放,使用過的燃料棒要經數十萬年才得以安全衰退,而核廢的終極處置至今無解。「核安」若要設定安全指標,不能只限於運轉過程,也應納入核廢善後的有效評比。

馬政府既已定調「穩健減核」的施政方向,本應逐年減少對核能發電的依賴。三座老舊核電廠即將除役,何以還要多增加一座高危險的核四廠?續建核四,是賭上未來四十年持續投資增加的核能電廠,以及製造尚無終極處置方案的核廢。何來減核?根本是有增無減!

網路論壇的夥伴的回應很有點道理:

聖徒:

看官,您要懂得如何讀四字箴言!

所謂的「穩健減核」,不過是太極拳的其中一招的運用。
用白話文來說該政策的內涵是:「擁核」/「反核」,我不管。你們要我做甚麼,都找下一任政府去!

以馬的個性,混得下去雖好,混不下去也罷,反正到時已不是他在位了,都是別人的頭痛。不管那個“別人”是藍是綠,重要的是:都不是他,與他無關!看了最近這些鬧劇,我以為,馬英九確實不會分藍綠。在他心中,只有“自己”及“別人”之分!此即我說王金平是現世報!幫吸血鬼找獵物久了,一下找慢了,吸血鬼一渴,輪到他被吸血!

──────────

對聖徒這一段提到王金平,好像也不是太真確,王金平自己也是參與期間,是立法院中的地王,也有其主動性!倒是馬英九,都是銀行定存,是不沾鍋喔!

反核碩士高飛鷂:

這個跟「我們既是中華民國卻又不是個國家」是屬於同一類術語,問題在說的人是精神分裂,聽的人可不是,所以才聽不下去。

穩健減核就是50-100年達到廢核的目標(鈾都用完了,你他X的不廢也不行),誰說沒減? 誰說不穩健?
厲害的是,他就是不能明說什麼叫穩健,多久才非核,因為說得太清楚,他就騙不了人,往後怎麼混呢?

─────────

高飛鷂這樣說好像也對,鈾元素不是永遠存在總有開採完的一天,頂多就是50-100年而已!可是純樸的臺灣人,參得透這些文字障嗎?

──────────

護臺鬥士蘇志銓指出美國電廠的問題挑戰愛台司馬郎的擁核立場。他曾經在電子信上提過,如有律師願意義務為核四辯論,他願意站出來做告訴人,真是一位熱血的男子漢!

Dear All,

 
I think the TaiPower Fourth Nuvclear Power Plant might not have 40 years of operation life, even if it can be operated.
Such huge messe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aiPower Fourth Nuclear Power Plant will shorten its life (please read the real example below).
 
Please read the information below about San Onofre Nuclear Power Plant near San Diego, USA.
 
The plant's first unit, Unit 1, operated from 1968 to 1992.[5] Unit 2 was started in 1983 and Unit 3 started in 1984. Upgrades designed to last 20 years were made to the reactor units in 2009 and 2010; however, both reactors had to be shut down in January 2012 due to premature wear found on over 3,000 tubes in the recently replaced steam generators. 
 
Unit 1, a first generation Westinghouse 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 that operated for 25 years, closed permanently in 1992, and has been dismantled and is used as a storage site for spent fuel.[8]
 
 
愛台司馬郎
 
Please explain why the design of  40-year operation life could only operated for 25 years.
Could you use your simulation expertise to prove the statement above (it is the real world reality) was (or is) wrong?
 
I am a network simulation expert, but I understand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imulation results and the real world reality.
--- Jim Su 蘇志銓

@@@@@@@@@@@@@@@@@@@@@@@@@@@@@@@

【周二專欄】顧玉玲:虛妄的核安,騙人的減核  2013/03/12

核子就是孩子,這是繞口令嗎?冷笑話?還是腦筋急轉彎?

309廢核遊行,逾二十二萬人民扶老擕幼走上街頭,喊出「為下一代而走」,「要孩子,不要核子」的口號時,經濟部長張家祝竟也在同一時間、使用了相同的意象,反向遊說:「核四像一個生很多次病的孩子,若通過健康檢查,應該讓他長大成人。」令人瞠目結舌。

廢核遊行的孩子說,指向負起未來責任,謙卑承認核能遺毒將超越我們有生之年,是人類無以操控的巨大能量與無窮破壞力,任何人都沒有權力留給未來世代無可計量的核廢處理難題,及萬劫不復的核災危機。

經濟部長的孩子說,意在掩蓋昔日之誤,將核四興建過程中的政策錯誤與工程缺失喻為「生病」,解方必然是全力搶救病童,就算奄奄一息也要插管急救,預支未來無止盡的投資與修復。若健康檢查不過關,當然是花更多錢醫治以臻病癒。

噬人猛獸,被當作柔弱病童,還要求給予機會「長大成人」!這樣錯亂弱智的高階官僚,才真令人民恐懼難安。

核四興建十餘年已成拼裝怪獸,是超支國庫的空白提款卡,是綁架全民無底錢坑,再如何加注補強工程缺失,也無能免除核災的相對高風險。所謂的「核能安全」,從來就不曾存在。且不論核災浩劫的無以復返,一次次核災促使安全係數倍數加強,就是一再暴露工程預測的安全標準,根本不敵自然的無常反撲,致令全世界的核電廠造價、災後搶救完全沒有停損點。

此波廢核行動,要求立即停建核四,不願再加注犯錯,正是直接面對「核能安全」的虛妄不實,拒絕核能對自然環境無以挽回的掠奪與傷害。一旦反應爐裝填燃料棒(讓它長大成人!),就不可挽回地污染了反應爐、冷卻水及整個場區,製造大批至今無以解決的高放射性核廢料,更不必談營運後預計多出的二十四萬桶低階核廢料。不知魘足的核能怪獸,遠超過人類現有的智識所能左右。

309遊行當日,行政院原能會副主委周源卿針對核廢料的處置,表示將要求台電依法在2016年前完成興建最終處置場選址作業,並於2021年興建完成(又是那個窮鄉僻壤或離島或部落要犧牲了呢?更可惡的是,最終處置的選址及興建,竟被台電強硬用以交換核廢撤出蘭嶼的必要條件)。至於核一二三廠的高放射核廢料,目前仍擁擠地續放各核電廠的燃料貯存冷卻池中,尚無中長期規劃。原能會指出全球有三十多座乾式貯存場,可供中期貯存40至100年;長期可參考芬蘭、法國、瑞士作深層的地下處置。原能會說的全是網路上查得到的資料,完全沒有行動方案,簡而言之,台灣根本沒有核電的善後計劃!全世界避之唯恐不及的核廢,未來如何納入國際貯存場?耗資多少?長期來看,深層地下處置在多震的海島上開挖,又有多少可行性?可以安全度過十萬年的衰退期嗎?

工廠要開工,安全檢查沒通過當然不能運轉,這已是常識,無需馬總統一天到晚掛在嘴上,宣誓為核四商轉的前提。機器老舊要汰換除役,這也是常識,但核能電廠關閉後仍精力充沛輻射四放,使用過的燃料棒要經數十萬年才得以安全衰退,而核廢的終極處置至今無解。「核安」若要設定安全指標,不能只限於運轉過程,也應納入核廢善後的有效評比。

馬政府既已定調「穩健減核」的施政方向,本應逐年減少對核能發電的依賴。三座老舊核電廠即將除役,何以還要多增加一座高危險的核四廠?續建核四,是賭上未來四十年持續投資增加的核能電廠,以及製造尚無終極處置方案的核廢。何來減核?根本是有增無減!

核四續建,就是維持現有的供電習慣,繼續以廉價能源政策、過度的工業用電補貼,挽留企業外移腳步,保證短期內GDP的成長數據。主政者仍停留在舊有經濟成長的思維,也難怪經濟部長會錯認核四為病童,誤將核安當健檢。

馬政府口稱「減核」,實則助核為虐,不只是替代能源受到排擠,淘汰高耗能產業轉型失去推力,因這一波廢核行動引發全民反思節能生活的想像,以合作經濟替代資本競爭擴張的發展模式……等,也失去深刻社會對話的可能。核子就是孩子,這是繞口令嗎?冷笑話?還是腦筋急轉彎?

309廢核遊行,逾二十二萬人民扶老擕幼走上街頭,喊出「為下一代而走」,「要孩子,不要核子」的口號時,經濟部長張家祝竟也在同一時間、使用了相同的意象,反向遊說:「核四像一個生很多次病的孩子,若通過健康檢查,應該讓他長大成人。」令人瞠目結舌。

廢核遊行的孩子說,指向負起未來責任,謙卑承認核能遺毒將超越我們有生之年,是人類無以操控的巨大能量與無窮破壞力,任何人都沒有權力留給未來世代無可計量的核廢處理難題,及萬劫不復的核災危機。

經濟部長的孩子說,意在掩蓋昔日之誤,將核四興建過程中的政策錯誤與工程缺失喻為「生病」,解方必然是全力搶救病童,就算奄奄一息也要插管急救,預支未來無止盡的投資與修復。若健康檢查不過關,當然是花更多錢醫治以臻病癒。

噬人猛獸,被當作柔弱病童,還要求給予機會「長大成人」!這樣錯亂弱智的高階官僚,才真令人民恐懼難安。

核四興建十餘年已成拼裝怪獸,是超支國庫的空白提款卡,是綁架全民無底錢坑,再如何加注補強工程缺失,也無能免除核災的相對高風險。所謂的「核能安全」,從來就不曾存在。且不論核災浩劫的無以復返,一次次核災促使安全係數倍數加強,就是一再暴露工程預測的安全標準,根本不敵自然的無常反撲,致令全世界的核電廠造價、災後搶救完全沒有停損點。

此波廢核行動,要求立即停建核四,不願再加注犯錯,正是直接面對「核能安全」的虛妄不實,拒絕核能對自然環境無以挽回的掠奪與傷害。一旦反應爐裝填燃料棒(讓它長大成人!),就不可挽回地污染了反應爐、冷卻水及整個場區,製造大批至今無以解決的高放射性核廢料,更不必談營運後預計多出的二十四萬桶低階核廢料。不知魘足的核能怪獸,遠超過人類現有的智識所能左右。

309遊行當日,行政院原能會副主委周源卿針對核廢料的處置,表示將要求台電依法在2016年前完成興建最終處置場選址作業,並於2021年興建完成(又是那個窮鄉僻壤或離島或部落要犧牲了呢?更可惡的是,最終處置的選址及興建,竟被台電強硬用以交換核廢撤出蘭嶼的必要條件)。至於核一二三廠的高放射核廢料,目前仍擁擠地續放各核電廠的燃料貯存冷卻池中,尚無中長期規劃。原能會指出全球有三十多座乾式貯存場,可供中期貯存40至100年;長期可參考芬蘭、法國、瑞士作深層的地下處置。原能會說的全是網路上查得到的資料,完全沒有行動方案,簡而言之,台灣根本沒有核電的善後計劃!全世界避之唯恐不及的核廢,未來如何納入國際貯存場?耗資多少?長期來看,深層地下處置在多震的海島上開挖,又有多少可行性?可以安全度過十萬年的衰退期嗎?

工廠要開工,安全檢查沒通過當然不能運轉,這已是常識,無需馬總統一天到晚掛在嘴上,宣誓為核四商轉的前提。機器老舊要汰換除役,這也是常識,但核能電廠關閉後仍精力充沛輻射四放,使用過的燃料棒要經數十萬年才得以安全衰退,而核廢的終極處置至今無解。「核安」若要設定安全指標,不能只限於運轉過程,也應納入核廢善後的有效評比。

馬政府既已定調「穩健減核」的施政方向,本應逐年減少對核能發電的依賴。三座老舊核電廠即將除役,何以還要多增加一座高危險的核四廠?續建核四,是賭上未來四十年持續投資增加的核能電廠,以及製造尚無終極處置方案的核廢。何來減核?根本是有增無減!

核四續建,就是維持現有的供電習慣,繼續以廉價能源政策、過度的工業用電補貼,挽留企業外移腳步,保證短期內GDP的成長數據。主政者仍停留在舊有經濟成長的思維,也難怪經濟部長會錯認核四為病童,誤將核安當健檢。

馬政府口稱「減核」,實則助核為虐,不只是替代能源受到排擠,淘汰高耗能產業轉型失去推力,因這一波廢核行動引發全民反思節能生活的想像,以合作經濟替代資本競爭擴張的發展模式……等,也失去深刻社會對話的可能。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353則報導
249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馬總統的「穩健減核」很有蹊蹺!【周二專欄】顧玉玲:虛妄的核安,騙人的減核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6,590篇報導,共11,17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6,590篇報導

11,17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