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風災災後社區<屏東見學速記2>重建中,想像與現實的落差:高樹大埔「五口井」的參訪紀實

文字-A A +A

編按/感謝參與此次見學的朋友們,也因為你們的參與,讓這次活動相當成功,而且針對見學的過程與感觸轉化成文字,讓關心八八風災的災區的朋友們,都有了相 當大的體會,感謝所有人的參與外,因見學所能報名名額較少而不能前來的朋友們,我們深感歉意,但仍感謝所有朋友的支持與鼓勵,我們會持續進行這樣的見學之 旅,請大家繼續關切注意。

此次屏東見學之旅,總共拜訪了五個地方 (高樹大埔合作社、大社達瓦蘭在瑪家農場、平和部落比悠瑪、地磨兒村與蜻蜓雅築、好茶部落在隘寮營區 ),這次文章為高樹大埔合作社,速記分享將由參與此次見學朋友們系列報導,敬請期待。

前情提要之文章連結:
01.【社造學會敬邀】莫拉克風災災後社區重建見學之旅@屏東
02. 莫拉克風災災後社區<屏東見學速記1>走進重建現場,看見重生的精采

--------------------------------------------------------------------------------------------

(文、圖/蔡嘉信)

這次和社區營造學會來到高樹大埔社區,拜訪的是「大埔農產品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大埔合作社)的鍾秋香(以下稱鍾姐)。此次看的重點放在「五口井」。這 五口井,是去年八八風災後鍾姐向行政院陳情,獲得專案補助款而做的。這筆專款共1250萬,要造五口井,換算成每一口井的造價,即為250萬。以下內容主 要整理自鍾姐現場的談話,整段搬進來的談話內容,是想保留她的說法跟口氣,讓大家也有機會聽聽來自重建現場的聲音。

五口井,是在完成一種產業。
鍾姐說做這五口井,就是要完成一種產業。在她看來,水井已經不只是滿足農田灌溉的傳統功能而已,在大埔這裡還要與休閒產業做雙重結合。她說:

高樹鄉的產業主要就是農業,沒有水就沒有農業。除了顧農業,也要顧觀光產業。現在的產業發展離不開觀光。在八八風災之前,高樹的觀光是依附在茂林、六龜跟 三地門,我們這裡是過路景點,我們這裡是「順便的」,我們都說我們賺的是「順便錢」。八八之後,茂林沒了、六龜沒了、三地門沒了,幾乎沒有遊覽車上來,怎 麼辦?那就必須創造屬於自己的景點,這個景點議題要夠強,儘管我們還不夠成為一個long stay的行程,可是我們可以來安排一天行程,未來我們希望可以以社區參訪或學校校外觀摩等方式經營社區見學。

我們用這五口井去串連三個社區(你看得到的是三個社區,其實受益的是五個社區,包括高樹三百多公頃的農田在內),這水井除了救災以外,還能結合我們的觀光 路線,像五號井那裡有東振湖、開庄伯公等歷史文化資源,而到合作社這裡有我們在推銷這個地方,它會變成一個入口站,所以我們為什麼又打了一個生態池?這生 態池是要告訴人家,我們水圳原來有什麼生態資源。因為八八之後,水圳被淤沙、雜草取代,原有的生態看不到了,我們就希望來到這邊可以讓大家重新看到生態。 所以我們講說八八是一個災害,可是我們從這災害中找到我們的轉機……

政治玩弄了大家!
三號井(見圖1),目前仍沒有做起來。鍾姐說,沒做起來的原因是當地區民抗爭,很弔詭的是,那些抗爭的都是沒種田的。這口井原本預計灌溉週遭五十甲農田,現在卻落空了。對於這個結果,鍾姐認為:「是政治玩弄了大家!」此井也就暫時擱置,未來會怎樣也不知道。

地方反對者的說法是:地理風水會破壞、會地層下陷…之類的。但關於地理風水的部分,鍾姐早有請風水師來看過,挖井之處不是龍脈,不會因為挖井而破壞風水;地層下陷的部分,也請水利會提出數據證明此慮無需多餘。鍾姐認為唯一對地方居民真正有影響的是「吵」!鑿井有一個月的時間都很吵,附近有兩戶人家在賣菜,半夜要去拿菜,中午回來要休息,正好遇到鑿井的吵雜聲。「他們不敢說自己怕吵,反而是用很多理由說這口井鑿不得。」鍾姐說。

這件事村長不敢管,鍾姐認為,這過程卡到村長選舉,村長不會在選舉時去和他們對抗,或許選舉後事情會單純些,但她也不認為村長就能發揮什麼作用,因為這整個過程是政治玩弄了這些人(指賣菜與需要用水的農民)。鍾姐認為自己只是一個箭靶,整個計畫是她提的,她家又住附近,當初是以救災跟沒水為議題申請到經費,到最後卻被扭曲。鍾姐也不怪村民,她認為如果不是有人去撮弄他們(指賣菜的),村民或許不會想那麼多。她說「即使他們是賣菜的,如果他們考量到有那麼多人需要水,一定都會同意的。」

不管有沒有做起來,鍾姐說她都不會生氣,「因為這是我們的共業」、「政治玩弄了所有的人」、「害那麼多人沒水」。問她會不會氣餒,她無奈地笑說:「不會啊!」她說:「社區裡面一定有人質疑我在1250萬裡面分到多少……」
 


圖1 未完成的三號井,還留著挖井的機具在現場。

阮來挖坑而已…
到第二號井(見圖2),鍾姐的言詞轉為犀利,因為這號井挖鑿的成果,不得不讓人家質疑250萬到底花哪去。以下,就以鍾姐的說話口氣來呈現:

我可以不追究,這250萬到底怎麼花,可是250萬挖出這個東西真的讓人很心痛,這個要花250萬真的讓人很心痛。這個還沒驗收,我覺得他們來驗收的同時,水利會的人也在場的話,我會拍照,然後要傳給農委會,讓農委會知道他自己花了這麼多冤枉錢。錢到哪裡去?錢到哪裡去都不知道。

鍾姐表示,當初她曾經與農田水利會討論過計畫如何撰寫、經費如何動、下到哪裡等問題。過程中也曾請教農委會何技正,鍾姐把她的想法提出來討論,何技正也同意她這樣的看法:「『鑿井』牽扯太多複雜的問題,諸如水權、設計等問題,這些問題不是民間團體能處理,錢若下到大埔合作社井恐怕永遠鑿不成…」那這樣她情願專款專用直接下到農田水利會,由他們執行比較好。

後來鑿井工程就由農田水利會發包,而水利會所準備的施工圖非常簡單,鍾姐問承包商:「恁沒(這款的)設計圖(因為設計圖只有一支水管跑出來,圖面只表示長度與寬度,所以當我看到施工圖時的反應問工地主任),恁敢標喔?」承包商代表工地主任說:「他們(指農田水利會與承包商)就叫我挖一個坑,在一個所在挖一個坑,一個井,有管跑出來、可以出水就好了。」

 


圖2 大埔二號井。這口井要價250萬!

錢花到哪裡去了?
再來,到一號井(見圖3),還是同樣的問題,施工的結果讓鍾姐很不滿意。剛到現場的時候,鍾姐似乎稍平復了上一站的不快,先說了一些農民的好話。她說這塊地原本是水利地,長期有農民在這裡種東西,當農民知道這口井是救大家的井,就很開放心胸,毫無條件讓出來。然後她也帶我們看週遭的木瓜園和野生波羅蜜,沒多久,當目光再次集中到水井的時候,她的情緒又激動了起來:

這就是250萬的東西,說實在看到這個我們都會覺得很心痛。如果這計畫我們自己花錢,絕對比這個好一倍以上,至少該顧到的環境都會顧到。他把環境整個破壞掉了,做這樣就離開了,這是讓我很不甘心的一點。因為錢是這樣花的,所以我們就想說這個問題怎麼讓農委會知道。我曾經對他們說過,若這樣的東西驗收還可以通過,在驗收的同時,我要開記者會,讓農委會上層知道這樣的驗收成效。

鍾姊其實很了解施工單位的基層監工很認真也很盡責,但卻無法解決她的問題跟地方的問題,因此她的強硬是針對上層單位。重點是要讓政府了解,他們花這些錢,其實是可以做得更好的。之前,鍾姐還認為1250萬的總工程費包含電費,結果不是,電費是農田水利會另外去跟農委會申請的。她說:

這個議題因為被政治炒熱,甚至居民都認為說這1250萬一定被吞掉多少錢,今天我如果放著它不管,我就真的吞了多少錢。所以這樣做也是為了自清、自我保護。1250萬,以前我們認為含電費,結果不是,電費是他們又另外去跟農委會要錢的,所以這1250萬是總工程費。

 


圖3 大埔一號井。一口250萬的井跟它的周邊環境。

五口井後,人際互動的下一步?
聽完了鍾姐對水井的期待以及她所遇到的現實之後,也許我們也可以來想想另一個層面的問題:水井造完後,會對社區關係產生什麼影響呢?會對大埔會帶來更親密的社區關係?鍾姐期望以五口井串起五個地方,如何串?除了串觀光景點,人際關係有辦法因這五口井而串起來嗎?這些問題當然還沒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宇宙意識甦醒

鍾姐已經很無奈的成為箭靶。她也不方便說真正的內情。總之,大部分村民是支持要鑿井。反正,阻礙鑿井的政客,下次選舉就知道結果了。

5

加入時間: 2007.08.31

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

加入時間: 2007.08.31
612則報導
67則影音
4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莫拉克風災災後社區<屏東見學速記2>重建中,想像與現實的落差:高樹大埔「五口井」的參訪紀實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5,439篇報導,共11,46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5,439篇報導

11,46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