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師範大學台灣語文學系 巧遇雷朗社後代簡明捷博士

嵌入:
文字-A A +A


零三五七、於師大台語文系歡喜結識雷朗社後裔

去幫忙口試,論文內容非常有趣,啟發我不少,又看看老朋友。還認識現場兩位博士生,一位要提升滷肉飯為國宴,詳細我也不清楚。現在的文學所研究的五花八門的,就是我自己不也變化很大嗎?關心的範圍再也不是那些虛構文本了,雖然自己也微微的走小說家這條路。

然後,口試完,大家忙碌,就沒有多聚在一塊了。出門時遇到了另外一位博士生,一開始我以為是台語文系的助理,聊了一下真不得了。

(一)
大概是我在口試時,提到自己講客家話,但是是原住民。他好意的送我走時,提到他真實的身份是雷朗社。原本我以為他僅僅是台灣人大致的一種好意、好奇也說自己也有平埔血統那回事,而並非真實的關心,更非有真正的認同。

但是,他說了他在掃墓的時候會,長輩們會提起一些傳說。他也知道我們竹塹社七姓,甚而霹靂雷公廟、光復橋附近的雷朗社與武勞灣社聯合牌位。寫到此,我不禁嘆息,我尚未去那雷公廟呢。也驕傲自己看了聯合牌位了,對武勞灣社的遷徙,也有大致的瞭解。

有關他的姓氏、祭拜祖先時家族到底講了什麼,我立刻錄影聽他說。不過,實際上,我好像忽略了什麼。我只感到,他們那些傳說不會有太多假造的。誰那麼無聊,會在祭拜典禮時,講自己原來是原住民呢?

他是近二十年來知道平埔族這回事情的,感覺他大概是1990年生的。只是,他說他不要過份接觸,現在博士班很忙碌。否則家族的人會要他背負很多祭拜的、研究的責任。他們的祖地現在在陽光社區,遺跡全無了。

(二)
後來,他大都在講他的研究,對的,他沒有好好處理自己的認同問題,研究的卻是恆春地區的阿美族。他說那些原來是平埔族,搬遷到台東、花蓮等地。詳細我不大清楚怎麼回事。

喔!對了,他好像又說,他們家族是客家人,可是不會講客家話了。我又更搞不懂了。他的曾祖父輩的母系,說是姓賴的,不過並沒有特殊的平埔姓氏。

然後他告訴我他研究恆春阿美族,最大的心得是他覺得當地的頭目、巫師,很聰明。藉由母系社會轉父系社會的方式來保護自己的財產,也是自己族群的認同。否則財產都被女人帶走,女人又被他族人娶走,土地就自然流失了。還有他也佩服平埔族有些懂得跟官方取得墾照,藉以取得經濟權,也是有利於族群的認同。不過有些學者的觀點倒不同。我想,總是有漸漸的放棄認同的吧。但是,那些認同並未完全死去。

特別是有公館、聯合祭祀的組織的出現的時候。如采田福地就是一個例子。大概這樣子,沒有更多時間坐下來聊。他說他有進一步的研究報告,再跟我分享。

(三)
最後有關今天的口試,主題是講日本警察在台灣成神。其中是王爺信仰的系統。然後他說這跟族群有關係。是的,那些大道公之類的,不也本來是地方神、小庄頭後來慢慢分靈出去壯大的嗎?

而我也忽然領悟到,我們采田福地的蕃仔王爺,或者什麼富媼王爺、潘王爺,還有北投社的蕃仔王爺,不也都是王爺信仰的新份子嗎?

本來口考的朋友,要買我的書的。不過,我忽然想到,還是送他的好。避免一種權力關係,有強迫購買的意味。我想我領略過來是正確的。早知道,這一次還是別推銷的對。我就說在他忙碌於口試的時候,打擾他,自己真抱歉。

回來時,拿了很多禮物,師大的一種禮貌還真豐富。對方年紀還蠻大的,認真的很。巧合的是,他從十多年前在嘉義搬上來,就在武陵高中的後面,中山國小附近。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8.10.28

錢鴻鈞

加入時間: 2018.10.28
110則報導
11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9:59
9:57

大作家傅銀樵 造訪台文系主任錢鴻鈞一席談

2019-07-02
瀏覽:
1,301
推:
12
回應:
0
9:58
9:57

孫大川談林瑞明 於國家台灣文學館紀念研討會

2019-06-30
瀏覽:
1,768
推:
1
回應:
0
9:59
9:58
9:59
9:47

於師範大學台灣語文學系 巧遇雷朗社後代簡明捷博士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313篇報導,共10,61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313篇報導

10,61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