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奧運倒數:在塞納河漫「游」的世紀之夢能否實現?

文字-A A +A

2024巴黎奧運是塞納河在禁止游泳後的100年後,第一次重新開放大眾下水。為了舉辦奧運,當局已投資超過14億歐元用於水質整治計畫。巴黎市政府更加碼承諾,從2025年起,開放民眾在塞納河三處地點游泳。

巴黎夏季奧運和殘奧會賽事進入倒數,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好手、主辦單位、商家到市民,個個都競競業業地為這場世界盛會進行最後衝刺。其中最受矚目與擔憂的,除了塞納河水上開幕式可能有所變更之外[1],便是在塞納河中舉行的鐵人三項游泳與公開水域游泳競賽,是否仍然可行。許多民間組織質疑,塞納河過於髒亂與危險,不適合當作競賽場地。


塞納河邊為巴黎民眾與遊客乘涼與休閒的好去處,自1923年以來禁止在河中游泳,一般作為船隻航行水道。攝影:趙偉婷

為什麼塞納河不能游泳?

翻開歷史資料,其實17世紀在塞納河游泳,是當時市民的日常休閒娛樂。下個世紀,政府因為有礙風化原因禁止了在塞納河中「裸泳」,但仍允許在河中戲水。1900年的巴黎奧運更是在塞納河進行了七項水上競賽,所以說法國政府2024巴黎奧運的構想早有歷史先例。

好景不常,一戰後因都市發展與人口成長,工業與家庭廢水加上垃圾問題,使得塞納河水質每況愈下,且當河邊沿岸城市下雨時,雨水會隨著地下排水系統流入河中,使得污染問題日益嚴重。

到了1923年,法國政府終於因水質不佳、化學污染物過多以及河道安全為由,正式禁止在塞納河中游泳。直至今日,在塞納河中游泳仍會被開處15歐的罰款。

二戰後,塞納河水污染仍持續惡化,並在1970年代達到污染高峰。依當時的水質條件,能在河中生存的魚類僅剩三種。

1990年初,時任巴黎市長的席哈克(Jacques Chirac)多次宣布要改善塞納河水質、還河於民,更宣示三年內會親自穿泳衣跳進塞納河中。可惜席哈克的諾言未能實現,直到2015年,地方與中央政府才正式著手塞納河水質改善計畫。

巴黎申辦奧運成功,無疑的加速了這項計畫。除了舉辦奧運開放水域競賽之外,巴黎市政府更加碼承諾,從2025年起,將開放民眾在塞納河三處地點游泳[2]

 

巴黎奧運主辦會宣布公開水域競賽要在塞納河中舉辦之後,就引起各方討論,其中最多的是河水水質是否符合衛生標準。影片來源:20 Minutes France

水質工程改善計畫

塞納河治水工程浩大,且涵蓋範圍廣闊。自2015年開始部署游泳計畫後,巴黎市、法蘭西島地區國家和地方當局已投資超過14億歐元。

整治工程仍在持續,根據巴黎市政府報告,在2023年夏季,巴黎和法蘭西島地區預定工程已完成75%。巴黎地區廢水處理廠新增的消毒裝置,自2023年夏季開始運行,大幅改善水質。河道的生物多樣性也顯著提升,目前觀測到的魚類種類,從1970年的三種增加到了超過30種。

為了淨化河流,多項工程也正在進行中。像是新建的奧斯特里茲(Austerlitz)蓄水池,容量約5萬立方公尺(相當於20個奧運游泳池的容量),將於2024年5月啟用。


水質整治過的塞納河,河水似乎真的乾淨許多。雖然不時還是會看到一兩個漂浮垃圾。照片攝於2024年5月1日。攝影:趙偉婷

仍爭執不休的的塞納河水質

由於塞納河多年處於髒亂與高污染狀態,各方最擔心的是真的能在污濁的河水裡游泳嗎? 對此市府團隊信心滿滿,根據巴黎市政府在2023 年夏季做的調查,平均 10 天中有 7 天的水質可達到適合游泳的狀態。夏季巴黎段塞納河水溫約20~24°C,最高溫約27°C,正是適合游泳的溫度。

值得注意的是,從9月中旬到隔年6月則不適合游泳,因為只有夏季時,太陽紫外線、水位較低和惡劣天氣較少,才有利於良好的水質。

許多非政府組織對政府的報告提出質疑,衝浪者協會(Surfrider Foundation)自2023年9月至2024年3月期間,在奧運預定比賽場地進行了14次水質檢測,其中13次結果皆顯示,河水中存在多種細菌,其中大腸桿菌含量[3]更遠遠超過國際游泳聯合會規定的標準。

此外,只要一下大雨,塞納河水水質就會惡化。舉例來說,2023 年 8 月時舉辦的奧運前哨賽國際馬拉松游泳比賽,就因為法國在月初下了幾場大雨,造成水質惡化,明顯超出世界游泳總會(FINA)的品質標準,賽事因而被取消。

2024巴黎奧運是塞納河在禁止游泳後的100年後,第一次有機會再重新開放給大眾。奧運開幕剩下不到100天,雖然衛生品質是否符合標準仍然爭議未休,但總統馬克宏已表示勢在必行。

現任巴黎市長伊達戈(Anne Hidalgo)回答記者疑慮時信誓旦旦的保證,自己願意跳進塞納河裡游泳,要各界莫擔憂。究竟花都漫「游」的美夢是否能成功?全世界都拭目以待。

註釋

[1] 法國總統馬克宏4月中接受訪問時提到,為避免恐攻威脅,不會再堅持塞納河開幕計畫,目前已有兩項備案。

[2] 2025年將開放大眾游泳的三個預定地分別為:布拉斯瑪麗(Bras Marie)、布拉斯德格勒內爾 (Bras de Grenelle)、貝爾西(Bercy)。

[3] 根據分析結果,游泳賽道上四個測量點的大腸桿菌濃度每100 毫升超過3000 CFU,而世界游泳總會設定的鐵人三項和殘奧鐵人三項賽的目標是低於500 CFU ,最高為1000 CFU 。

參考資料

  1. Mairie de Paris(2024年4月8日),Dès 2025, la Seine va s'ouvrir à la baignade
  2. Sud Ouest(2024年4月25日),À Paris, pourra-t-on nager dans la Seine l’été prochain ? Une bataille pas encore gagnée…
  3. La Croix(2024年4月8日),Paris 2024 : les athlètes prêts à plonger dans la Seine, pollution ou non
  4. Le Point(2024年4月30日),« Oui, je vais nager dans la Seine » : Anne Hidalgo répond aux « gnagnagnas »
  5. Le Monde(2024年4月5日),Vers un retour de la baignade autorisée dans la Seine et dans la Marne
  6. Le Parisien(2024年3月7日),JO Paris 2024 : « Préoccupée » par l’eau de la Seine, la championne olympique de nage libre réclame « un plan B »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1.14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

加入時間: 2007.11.14
1,545則報導
1則影音
3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巴黎奧運倒數:在塞納河漫「游」的世紀之夢能否實現?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88,942篇報導,共12,906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88,942篇報導

12,906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