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をみつめる農場(A farm with a future)」--金子美登著

地區:
分類:
標籤:
文字-A A +A

 

 

 

 

 

再次感謝「夏子的酒」尾瀨朗先生給我「未来をみつめる農場(A farm with a future)」--金子美登著,也感謝金子美登先生同意翻成中文,鼓勵更多人加入有機農業。

註:金子美登先生是NHK介紹木村秋則先生節目裡另一位介紹的農家

 

(一)讀後心得

1.身為農夫的金子美登先生把土壤說得很清楚

2.第一次看到有機農場可以提供如此多樣的食物

3.第一次看到農夫清楚描述與消費者關係,他把重心更專注自給自足的生產、更親密更少量的消費家庭關係、農"藝"感受面及心靈交流的提升,值得大家參考

 

(二)問題

在"贊助式自給農場的嚐試"裡,金子美登先生將價格交給消費者決定或用回禮的方式,身為消費者當然想低價更好,或是農夫拿到不適合自己尷尬的禮物,彼此要如何達成共識?這本書是1994年出版,到2012年與消費者互動關係是否依然如此呢?

圖片來源:「未来をみつめる農場(A farm with a future)」

101.11.19
金子美登(Mr. Yoshinori Kaneko)

目錄
一、 獨立時代的結束
1.小小的疑問
2.戰後日本農業趨勢
3.日本的大問題
4.鄉村的現況

二、 土壤的世界
1.努力工作的細菌
2.傷害土壤的肥料技術

三、 稻米種植
1.水田是國土的守護者
2.互助合作種植水稻
3.從準備秧苗到收穫

四、小型自給農場的嚐試
1.達到自立為目標的有機農業
2.會費制自給農場(支持型消費者)
3.贊助式自給農場的嚐試(農夫和消費者互助試驗) 

五、孩子們的momo及其它動物小貓的名字momo/雞、牛、鴨、兔

六、自給農場教育我們什麼?
1.日本不需要進口食物
2.朝向獨立自足的農法
3.自己生命自己保護

 

今日種稻、蔬菜、水果使用許多農藥和化肥,不僅因為吃了這些含有化學物質的食物影響健康,更甚者是使用越多化學物質,對土壤更糟。這本書題到一個不同的農場,一個我們操作有機農業的地方:與土地、作物一起生活、工作共創一個健康生活。

前言
這本書已由岩崎書局出版7年,很幸運蒙受許多讀者的喜愛。書裡介紹的有機農法是確實的實作經驗。我想7年來「未來受注目的農場」這本書給我們更好的實作與理念的瞭解。

如同我所期待,有機農法的人際聯結超越國際的疆界。來自28個國家超過100人參觀我們小小的「雙里農場」學習有機農法,我深感需要將日本有機農法介紹給國外來的貴客。

特別幸運地,1985年山田六男先生(Mr. Mutsuo Yamada)來到農場,他曾經在高中教7年的英語,也曾到美國學習有機農法和英文一年。而且1991年來自美國費城英語教師--蘇珊卡布蘭小姐拜訪我們成為農場實習生。這本書的英文版靠他們和日本有機農業協會成員的森野俊子小姐(Ms. Toshiko Morino)完成。我特別感謝他們的努力和友誼。

相較於工業化國家辛苦科技之後實施有機農業,開發中國家致力於有機農法是因為化學肥料及農藥取得的困難。

如今,假設我們把整個世界的人看成在同一個歷史時段生活,環境問題解決之道、工業化國家的農村聚落和開發中國家自立發展,將發現有機農業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有機農業是我們可以一起學習的新農法,建立在自然循環上好好地照顧土壤,共同揮汗努力而自力更生。在國際化及自由化的趨勢下,許多人從外國來到日本。與從事各種不同商業活動的外國人交流是相當不同地,有機農法是基於真誠平等。

每一個國家獨特文化將繁榮興旺,在自給自足的生活及居住在有生命價值的安全環境,充份運用大自然卻不壓制或剝削其它國家。我希望,如果可能的話,未來21世紀世界是可以在各個國家互相交換有機農法實作,換言之,擁有自信與驕傲的「耕土文化」。

我期望在小小的自己自足農場再次看到您們,希望這本書幫助世界上很多人瞭解日本有機農法。
感謝岩崎書局同意將本書發行英文版給有機農夫及海外非政府組織,同時也感謝依田郁夫先生(Mr. Ikuo Yoda) 負責本書出版。

日本土地單位換算說明:40 ares=1英畝= 4046.8平方公尺= 1224.157坪  

一、 獨立時代的結束
1. 小小的疑問

我是小川町的農夫,在東京偏西的琦玉縣。我同妻子、雙親及幾位學生養著雞、牛在稻田或旱田工作著。
我的祖父是靠養蠶織布維生,到我父親則是經營酪農業。我在小學時代就開始幫父親學習養牛、擠牛乳的工作。我記得在村裡的店買冰淇淋、罐裝牛乳。充滿期待想著那些會有我們的牛乳產品在裡面,當我發現牛乳像水一樣及沒香味、像奶粉有藥味時,我的理想破滅。這個經驗在我心中種下懷疑的種子。當我在農業學校學到關於酪農的知識,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家的牛乳很少在市場上做牛奶或冰淇淋。那是20年前的事,當脫脂奶粉及無鹽奶油低價進口、製造成牛奶,更遭是用椰子油取代奶油,這些早期的經驗告訴我不是所有的食物都是應有的樣子。

當我長大後,我學到如何養乳牛的珍貴經驗。當我是小孩時,我家有兩頭乳牛,有豐富的野生植物及牧草放養它們,並獲得足夠的運動。然而在1960年我父親決定只靠乳牛業維生,所以我們把牛群增加到30頭左右。從那時開始沒有足夠的草料供牛隻食用,大部份進口的穀物、豆渣和酒粕。我獲得更多的牛奶是事實,隨著收入增加,牛隻變得比較不健康。

我很驚嘆,牛光靠吃草而已,能長那麼大及生產很多牛奶。技術上來說,一隻牛有四個胃,裡面有百萬的細菌和原生動物生活著。這些微生物消化雜草、製造各種養份。它們死後,它們被胃腸分解和吸收變成肉和牛奶。然而當牛被大量餵食穀物、酒粕和豆渣,而缺乏足夠的草料時,胃裡的氣體變成高度酸性,之後四個胃裡微生物的平衡遭到破壞,使牛隻容易感冒得病、肝臟受損、或受傷或生產後突然死亡? 同樣的道理適用於水稻或蔬菜,它們生長的土壤是一個微生物的世界,就像牛的胃一樣。水稻及蔬菜無法健康的生長,當他們只用化肥而沒有用促進細菌健康地生長的堆肥或糞肥,這些不健康的作物變得容易感染病蟲害,即使更多化學用品使用。假使我們吃的食物也是來自不健康的動植物,我們也會不健康的。

2. 戰後日本農業趨勢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沒有足夠的食物,因此對有效率生產的現代化農業有強烈需求。將那些原本夏天生長的蕃茄或小黃瓜在冬天培育。這種農業也許有好的收益,但因違反自然而註定無法長久。

主要使用化肥的土壤會變成過度酸化,同時會破壞微生物和小動物的生長平衡,牠們可以幫助分解如稻桿或落葉等有機物,這種不好的處理會使土壤硬化(像水泥般)。植物的根無法自由地在這種土壤生長,同時容易受病蟲害侵害,所以他們需要額外施用化學物質以免死亡。除此之外,殺蟲劑不止殺死害蟲,同時像蛛蛛、螳螂這些益蟲一併受害,更糟是,害蟲變的具抗藥性,需要更強的殺蟲劑造成惡性循環。

不必多言,殺蟲劑是毒藥,有些常錯誤地相信可以「安全」,實際上相同的化學藥劑曾是二次大戰的致命毒氣,現在日本比歐美在每個區域多用了5~10倍的藥量。在日本很多農人因為用農藥而感染神經痛或肝病,很多生殖能力減退及癌症發生的數量,日本在最近這幾年急速上升。

1970年左右有些農人開始瞭解農藥及化肥的危險性,開使無農藥及化肥的另一種農法。有機農法並沒有奇異之處,基本概念是藉由陽光、水和昆蟲的協助生養作物。1971年一群農夫、結合全國各地的醫生、學者、消費者成立日本有機農業研究會(日本有機農業協會)。

 
3.日本的大問題

兩位丹麥有機農校畢業的年輕女生於1985年參訪我的農場。她們想知道日本有機農法如何操作,當我們一起工作時,我們談了很多事,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她們其中一項觀察,她們說在丹麥的冬天太陽到早上9點才升起,下午3點很早就下山。還有那邊下很多雨。但是他們依然可以100%生產他們所需的糧食。換句話說,他們可以自給自足,我很納悶為什麼日本的自給率只有30%。我們在酷寒的冬天有很多陽光,其它穀物自給率30%左右的國家是香港、新加坡、摩納哥、梵蒂岡。在人口超過百萬的國家中,日本是最低自給率。即使在非洲國家有很多饑荒的現象,但他們的平均自給率是71%。這個糧食自給率的問題,年輕丹麥女生提出來,是我們每個人應該深切思考的。

我也到過法國及瑞典訪問、學習農家的經驗,使我印象深刻是他們國家目標對農業、食物及生命的尊重。法國是農業大國有170%的穀物自給率。不管您到那裡訪問,人民總是善用當地特色、提供他們豐富多樣的食物。更重要是,法國不是沒有能力工業化,但是他們選擇不過度的工業化,他們有兩次工業革命的經驗,太瞭解工業污染的危險。因此法國人在不同地方如何使用陽光的神力以獲得大地的恩惠為第一優先,而且在架構之下規劃工業發展,我發現瑞典也是如此。另一方面,日本二次大戰之後40年來,致力於工業化,為趕上並超越大的工業化國家,沒有真正繁榮的長期眼光,這些年來已經是一個肆無忌彈農業及自然被破壞的國家。

4.鄉村的現況

1970年政府開始減少生產水稻土地數量的政策。政府起因於稻米過剩(忽視實際進口小麥)開始付給農夫補助讓雜草佔據稻田。這個政策使農夫喪失生產食物的欲望,以及讓一般大眾失去對主食--稻米感恩的態度。更讓人驚嚇是,種植水稻及準備秧苗的傳統技巧和智慧幾乎消失。全國的村莊中,大約每100個農家farm household只有三個年輕人願意繼承傳統技藝。如果日本曾面對這些急迫性,她必需立即增加食物的生產,她將發現農夫的活力和土壤肥沃力如此低,以及年輕農夫如此少。鄉村凋零,農業將失去它部份活力。減少稻米生產政策措施長期下來的扭曲,日本農夫收成連續四年遭受寒害,1984年在必須從韓國進口稻米。如果事情如此發展,很可能在下一個十年我們消費的稻米將大部份來自國外。

社會的興起、繁榮然後衰退、失落是歷史的演變。這些文化有一個共同點是他們農業剝削和腐壞土壤表面。2000年即將來臨,有些人預言犧牲農業發展工業的日本,將是下一個衰敗和失落的文明國家。我們生活在必需靠我們自己重新創造文明的年代,新文明要能給與我們明日的希望。舊世代需要結束,我們必需找尋生活的替代方法。


二、土壤的世界

1.辛勤工作的微生物

真讓人驚奇,土壤裡有如此多的生命型式活躍著,從小型動物像蚯蚓和扁蝨,到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就他們對農業的價值再也沒有比這些微生物更重要。蚯蚓和扁蝨secrete 營養。微生物分解這些營養所以植物更容易吸收。如果這些微生物有人類的大小,我們就更容易瞭解他們的價值。據說一湯匙的土壤(大約1公克)含有30,000,000細菌、2,000,000 actinomyces、300,000霉菌和50個原生動物。它不僅分解堆肥,也能在短時間處理如山的圾圾和屍體。

在所有微生物中,細菌似乎扮演最重要的部份。一個細菌大約是1/1000mm到5/1000mm長度。細菌依外型可區分為三種:球型、長型和彎曲型,然而不可能將30,000,000種做區分。總之,他們是辛勤工作者,在細菌小小身體中有1300種酵素,每個細菌的1/2 是由碳組成,所以必需被餵含有許多碳的有機質像落業、枯枝或死屍。在適當的溫度提供細菌這些食物,每20分鐘可成長兩倍。

據說有兩種重要的方法促進植物的生長,一種是經由葉片的光合作用,誠如所知利用太陽能量。另一種則從根毛吸收非有機物像氮素、磷酸、鉀。但這些並沒有給與我們完整的全貌。過去20年土壤微生物領域有很大的發展。已經發現氨基酸、硝酸、維生素及荷爾蒙對植物生長扮演重要腳色,這些物質由土壤微生物分泌。當植物得到這些物質會變得強壯和生長良好。此外,顏色和滋味改善,可以保存更久,含有更多的維他命。這是為何,在其它之外,必需給與食物和空間給微生物以製造好的土壤,然後才有好的作物。有微生物和它們不同分泌物的幫助,土壤變得柔軟和具通透性,就像軟墊一樣。像這樣的土壤飽含濕度,即使在乾旱的氣候也能提供水份給作物。縱使在寒冷的夏天(註:當年夏天平均溫度低於其他年度)它也能保持溫暖。再者,氧氣能更深入在細菌居住的土壤中,幫助作物強壯和抗病蟲害。

3.傷害土壤的化學肥料在1873年德國科學有機科學家Dr.Kennel 被邀請到Komaba農業學校(如今東京大學)。雖是善意,他的到訪使化學肥料全國使用增加,引發今日無數的問題。他的演講要義有:當植物被燒掉後,可以在灰燼中發現氮、磷、鉀是其中主要的成份。相反地(on the other hand),這些在耕種的土壤中三要素少量地被發現。因此推斷如果將這些元素放到土壤中,這些植物應該長得更好。因為簡明邏輯和操作,這個觀念快速地在日本農夫間傳播。在1886年(明治19年)磷酸化肥開始第一次生產,在20世紀初,氮肥也開始生產。農民歡迎這些化肥,很快就變成依賴它們。過去100年來,全國農民已傾向大量單用無機化學肥料,不管這種農法完全乎視土壤微生物和細菌的作用。

有很多化學肥料從硫酸製造的。然而日本的土壤由於火山本來就是酸性。因此大量施用酸性的化學肥料到農田裡將使土壤變得更酸,這種工作違反細菌喜歡中性偏鹼的環境。需要碳素的細菌無法只吃氮、磷、鉀而繁衍生長。然而霉菌在酸性土壤中繁殖。在施用化肥的土壤中增長加快。據研究約有1500種細菌、50000種霉菌,在日本80%的植物病害像幼苗立枯病、蕃茄疫病、黃瓜的軟腐病都是這些霉菌致成。現代科技造成植物病害,需要用更多化學物質去抵消原本化學物質帶來的不平衡。在土壤研究中對肥沃力、植物抗病和感染蟲害,可以發現細菌佔有土壤生態的絕大部份。多樣的放射菌約佔40~50%、霉5~6%、原生動物0.003%。這些族群數目在好的土壤中有良好比例。附帶一提,放射菌會產生抗生素,甚至,細菌可以提供好的營養。除了細菌,其它種類的微生物也一樣重要,因為他們彼此互相作用製造結實、有生產力的土壤。

 
當大量施用硫酸亞、氯酸亞及尿素(都是無機化學肥料)在農田中,他們改變成硝酸態的氮。植物吸收硝酸態的氮看起來似乎長得很好、葉子變得深綠。假如我們吃的蔬菜中有過多的亞硝酸,會破壞胃裡酸性平衡甚至造成貧血。更甚者,當硝酸離子經由血管吸收到胃,二級硝酸根在魚、牛肉的蛋白質中變成亞硝胺,是一種致癌的物質。

在相關研究完成前,日本已引入化學肥料的使用,然而,只看到大型植物和快速生長的利益。日本農民使用大量的化學肥料而沒有考慮到可能的有害影響。今日在日本大部份區域的土壤生物量是不平衡的。有些人說土壤變得擁擠、變硬和沙漠化,像非洲一樣。好的土壤包含生命的和諧,土壤中有機質的物理特性對在上面生長的動物和植物是生死攸關的事情。也包含人類在內。


三、稻米的種植

1.水田是國土的守護者日本從南到北都有生產稻米。大部份生長在水田,一些陸稻生長在旱田。1984年日本耕地總面積540萬公頃,水田是297萬公頃,佔耕地55%。在日本土地中水田的比例相當高,然而在全世界1億5000萬公頃的耕地中僅佔10%而已。日本很多地方都有水田的原因是因為氣候很適合水稻生長,老天賜給大量的雨水和溼熱的夏天。在我居住的小川町每年降雨量達1300公釐,而北美國稻米生產帶的北加州降雨量是500公釐。

水稻田可說是地球上可耕地中品質最好的。首先,稻米年產量很穩定,因為不論何時,有灌溉系統運送需要的水源,因此很少在乾季受到損害。第二、水田就像是水庫,從上游流下的養份被貯存在水田裡。第三、藻類或浮游生物生長在水面,同時分解稻桿殘株,提供有機物質給水稻吸收成長。另一個重要的是,水使得土壤缺氧,使得有害水稻植株的黴菌無法在水田中生存。還有,長期大量使用化學肥料或在旱田連續多年種相同作物,容易感染病毒,收成會減少。然而,在相同田裡多年種水稻並不會有這樣的問題。水田防止土地退化。它們不僅貯蓄大量地下水,田裡蓄水量是人工水庫的三倍多,在颱風及大雨時,水田能滯洪,避免下游的市鎮發生水災。

我全面施行有機栽種。有機農法有許多特點。它的本質是大量使用糞便堆肥,不使用化學農藥,種植水稻前,我首先在冬天及初春灑堆肥到田裡。從秋天及冬天製作成堆的堆肥拿取,每塊(2-are)稻田大約2噸。灑好堆肥,我翻耕土殺死冬長出來的雜草。我的田從不使用殺草劑,但用我的頭腦及勞力去控制雜草。確實殺草劑免除人們除草的辛勞,可以很快地清除雜草。可是就像以前美國空軍在越戰所做的事一樣。美軍在越南使用殺草劑使森林落葉。如今農夫用相同的多種殺草劑在田裡除草。在越南,相同四種包含戴奧辛的除草劑導至許多生育缺陷(如無腦症、無眼球、四肢畸型、連體嬰、唇裂症等)。在日本的農夫比越南有更多種類的農藥可購買。可能發生的事是如此具威脅性,所以我決定絕不在我的農場使用除草劑。2.稻田種植的互助工作村裡的農人組成合作互助會管理農事,每年1月時我們互相幫忙把水田旁的田埂上的雜草燒掉,以除掉害蟲棲息的地方。四月我們一起鹽水選種,經由選種可以獲得發芽好又有好收成的種子。進行的步驟是:首先調整鹽水比重為1.13,可藉著新鮮雞蛋來測定,當雞蛋水平浮在水面時,就是特定的比重值1.13。然後把要未去殼的稻穀放到竹籃裡,加入鹽水。不健康的稻穀會浮在水面,用鏟子舀掉表面的稻穀,剩下就是良好又強健會發芽及生長良好的稻種。

另一個合作團體是結合協調鄰村成立的灌溉協會,因共享一個水閘門灌溉至所有的稻田。五月所有的會員一起工作清除水道,讓水順利地流入稻田。完成這項工作後,還要維護一條2公里長的引水圳的護堤,使水位加高能順利的導引上游水到我們的灌溉水系。如今水圳都是用推土機建造,早期則是當地每位農夫提供一個裝滿砂石的袋子堆砌而成。即使到今日,這兩村的人依然分享合作的精神,以及需要時自動自發地維護水圳或水溝。募資成立基金共同支付維護灌溉系統。水的供給是我們共同的利益,我們小心且尊重地使用基金。

 
3.從準備秧苗到收獲

五月份,把水引入稻田之後,大家開始準備育苗。老一輩的說法:「好的秧苗是好收穫的一半。」人們一直付出很多精神去養育強健的秧苗,以使有好的收成。直到現在還是習慣於田邊一角培育秧苗,之後用手移植插秧。但是如今是少數的農夫種植稻米給大量消費者的時代,手工插秧太花時間。所以新方法是把稻穀種在特別設計的育苗盤讓他們發芽,然後靠插秧機插秧。

在我們的村子裡,插秧時間主要約在6月中旬,從1970年起插秧機普遍被使用,改變日本許多原有的耕作方法。比較過去和現在,我相信沒有比在田邊一個角落育苗是更好的,不管機器怎麼先進,也比不上人類的手技術更好。

插秧之後,我習慣每天都到田裡看它的成長及水是否有漏掉。水田淹滿水是控制雜草的重要課題。尤其像我的田裡不使用除草劑更是重要,我保持水稍微深一點。當雜草長出時,我會用滾輪除草機把草翻入土裡,這種及時操作可以消滅雜草。

在琦玉縣的中央,8月底水稻抽穗。大部份農民在抽穗前兩星期施用化肥,我們身為有機農民,抽穗前三週施用有機追肥。肥料是用我家雞製作的雞糞堆肥,每10 ares施用100~200公斤。之後,如果發現稻葉開始轉黃(這是可利用的養份已被利用的徵兆),我再加施一些適量的雞糞。事實上很少有需要。秋收時,金黃成熟稻田提供我們來年所需的糧食。再也沒有比豐收更歡喜及欣慰的。日本政府的農業政策使我感到悲傷,因為他們剝奪稻農這種喜悅。

我收割及捆紮水稻是用割捆機(binder),掛在臨時搭的木架和洞上靠陽光曬乾,最後再脫穀,現在有一種機器叫做聯合收割機(combine)可以一次完成上述工作。它不是靠日光自然乾燥,而是把稻穀放進烘乾機,用石油當燃料人工烘乾。再放到脫穀機變成糙米。雖然聯合收割機用機械收割與乾燥省很多時間,但是米的品質與口味比起太陽自然乾燥的較差。我有時在想如果有一天進口的石油或鐵礦短缺、不容易取得時,如何才能水稻自給自足呢?這樣的話,我們的稻穀自給率將會降到15%左右。


四、小型自給農場的嚐試

1.達到自立為目標的有機農業在1974年我開始在一個2頃的小農場工作,包括水田和旱田,1984年日本耕地面積的記錄約有 5.4百萬公頃,我的農地只佔270萬分之一的小部份。我的青春都奉獻給這小而能自給自足的農場,深信它的貢獻。即使1974年我已感覺到稻米要進口到我國的時代來臨,這問題的來源是因為1970年制定的減產政策開始,在這個政策下政府鼓勵或需要農民減少水稻耕作面積。另一方面,在1971年被稱為公害意識的覺醒年,這時人們開始理解過渡化工業的傷害及危險,這種結果導至水俁病(水銀中毒)及痛痛病(鎘污染致成)的發生在四日市的極度工業化地區。人民同時開始注意食物,每日所需的食物可能傷害人體健康包括過多的食物添加物、化學肥料及農藥---所有由於現代化及工業化的農業形成的,我企圖擁有小而自給自足的農場,生產安全及優質的食物為基本概念。

從1970年開始,我的家幾乎完全可以自給自足生產稻米及蔬菜,自製的味增醬、醬油…等等,同時還養乳牛及其它牲畜提供肉食及牛乳產品,那個讓我有個想法,提供我們享受的相同給特定的消費者,我假設如果減少牛隻養殖的數量對我的家庭是可行的,我選擇幾位客戶家庭提供多餘的稻給他們,米畢竟是日本的主要食物。在我的地區平均稻米的產量是有六袋(袋子是用稻草編織而成)或者每10ares有360公斤,我們有80ares的稻田,所以平常年產量是48袋,我計算可以養10個消費家庭,給他們每年每家4袋米。要讓消費者認定與覺醒有機農業,1971年我為使有機農業的技巧改進,參加每月烹飪教室學習食物的營養並在足立博士指導學習土壤微生物。

另外到印尼學習,那裡發展進口的主題已經有很好的實行。在1973年的8月在這個主題上,日本的商社像像三井、三菱、伊藤忠共同合作投資和開發中國家的政府共同經營農場,在這種情況下,舉例來說,印尼他們生產食用玉米收成之後再出口到日本,當飼料餵豬和養雞。學過土壤微生物的我看到農場單一經營的錯誤。第一,他們對土地的開墾過度不計後果,他們把表土的植物燒掉,用堆土機鏟掉肥沃的表土再添上泥土,同時,他們一年種2季收穫2次,而且只用化學肥料。同一個地方發展大面積種植單一作物的玉米田會導致何種最後的情形,毫無疑問帶來大量的蟲害發生,甚至使土壤不斷枯竭。明顯地土壤會變成不毛之地而死亡,對任何作物是不好的。除米之外,玉米是印尼最重要的主食,那是非常不自然的,把它出口到日本當雞跟豬的飼料,尤其是它沒有過剩時。土地是屬於地主國,給當地的農民生活及工作。正像我的猜測,在1983年這些大企業失敗倒下儘管政府投下巨額的補助款約35億日元(約4.7百萬元美金)。同一年的11月(當我在印尼考察旅行時),在我的村裡那些年輕農夫舉辦影展,於每年農業祭典播出。其中包括「蔬菜配送系統」及「處理農藥危險性的建議」,透過這個慶典我可以跟我們村裡的主婦們談論這個主題。這些對話指出長年沒接觸過的阻礙,農夫可以生產他的食物,而主婦可以在雜貨店買到,但不曉得互相需求。之後一個農夫開始販售他的蔬菜如蕃茄、小黃瓜直接到消費者手上。而我則開始舉行循環讀書會與家庭主婦分享,我選擇一本有關吃出健康與危險。不管我在農場有多少的工作,我一定會出席每次聚會,同時帶著我一些少量新鮮蔬菜。書中大約含有下列幾點:

第一、 身土不二,每個人與環境結合在一起,每個人吃當地生產自然收獲的當季作物對健康最好。

第二、 一物全食,吃進全部的生命。人們只喜歡吃部份的生命物質像白米或一片魚肉,事實上吃完整的個體是更好的,例如吃糙米比白米好,或吃帶骨頭的整條小魚。

第三、 飲食與種族(民族營養學的差別與影響),第二次大戰後日本飲食改變而走向西化,戰後大部份日本營養學者開始遵循西方飲食觀念,但這本書指出這是錯誤的,日本飲食需先參考日本天然環境和歷史。
研讀這本書及其它讀物,我告訴我的讀書會關於我長期構想的小型自給消費農場計劃。最終我門達成協議並開始嚐試。花了整整四年的教育與溝通才達成這個階段。

2.會費制自給農場(支持消費者)

首先, 975年4月我和讀書會的主婦們發起新型態農場。我計劃供給十個家庭米、麥及蔬菜。消費者同意提供相當的金錢及勞力來支持我的家庭。如此一來,建立現代生產者與消費者關係模式。假如這企劃我們能夠成功,我想這將是好的小型典範自給自足的共同體。

在這些日子裡,大部份的消費者對食物的安全性不注意,反而注重蔬菜及水果的獨特外觀、美麗色彩。當然也要低價格。然而,我不喜歡大眾這種商業化觀點去看待食物。從商業的觀點,食物是我們生命及健康的基本,反而變成只是商品, 無異於子彈一樣或其它東西。我想那是很荒謬的。所以,我開始空前試驗,充滿夢想及高尚觀念的自給自足、當地共同體,農民可以生產安全食物給消費者,消費者願意提供農人無法在農地生產的物品。這種規模的農場大概如下a.水田—80 “ares”分b.旱田—120 “ares”(蔬菜60 ares、小麥10ares、牧草30ares、果樹10ares、其它10ares)c.山林—200 “ares”d.家畜—15頭牛、70隻雞、3群蜜蜂

每個月我與消費者見面討論如何運作我們的計劃,結果設定每星期二及星期五為送貨日,我可以一早收獲蔬菜,放相同量的蔬菜在袋中送去給消費家庭。雞已經養大可以生蛋,所以我可以配給他們。在我們例行會議,每月意見交換,決定要種那幾種蔬菜,以及消費者到農場幫助特定的日期。很久以前老祖先共同生產、捉魚或養魚給自己吃的生活非常自然,我們在自給自足的農場體驗到老祖先的生活智慧與健康生活方式。

 
然而,在新的努力下,很普通的事件也會發生,第二年我們的計劃很多困難開始發生。首先是貨物的價錢,作物自然地受天候很大影響。每個消費家庭同意每月給我20000日元,但他們開始抱怨,因為我的產品比附近雜貨店貴。我曾問消費者想想看,有機農法是基於長期發展,但還是很困難使他們瞭解。我期望花十年的時間努力,可以不用與主婦、母親們每月考慮家庭財政平衡來對抗。

再來,我曾經希望他們到農場幫忙。除草是件非常重要的工作,需有規律作好,在有機農場是不用殺草劑,除草是個大問題。消費者答應我大約每星期幫忙一次,認為是建立自給自足的共同體必要的部份。然而,他們的合作無法持續很久。現在,我知道這種工作要推廣還太早,可能它在現在是有點早。在那個時候,只有國家一小部份認可供給食物給他們的重要性,同時才開始著手而已。

還有很複雜另外一個問題,有些消費者開始說他們花一大筆不必要的錢給我,考量他們時常訪問我的農場合作性質,更甚是某些人開始堅持共有我家已有300年的土地,因為他們想他們消費者擔保農家的生計。

 
最困難是政治問題,我的消費者有些是日本共產黨,同時我也被告知要決定:右派或左派。什麼決定一個有機農夫在這個時期需要這樣?它既不是靠命令也不是被強迫,他是被一股熱情激勵及那些是對與否的觀感,關心在這國家的土地。他只希望給他周邊的人好品質產品,因此他付出他很多幹勁去製造堆肥,甚至於好的土壤。想著人們吃到他的產品如何的快樂與健康。所以為什麼我要選左、右派呢?我只希望帶來好的收獲,不管我是保守派或自由派。然而,在他們的腦海裡,事情只能黑或白,我想限制選擇左、右派會妨害到我們的未來(給讀到這本書的年輕人,我提供忠告是,在你的生命中某個時段,你可能被要求去選擇,當你要做時,不要忘記你有很選擇)。最後,在很多晚討論後,1977年4月我公然宣布我既不是右也不是左,它是我曾經歷最困難及堅困的決定。我曾有幾天想到死。在此,儘管合作生產食物給與生命的理想,為自給自足的共同體付出不求回報,我們的努力維持了2年1個月。

我的經驗不是白費的,透過它我可以瞥見未來的光明及希望。例如當一個家庭的成員一起來我的農場幫忙工作時,雙親及孩子們一起下田不到幾小時完成50 ares的踏踩小麥的工作【小麥經踏踩之後會增加分蘗數(譯者加註)】。相對他們的效率和熱情,他們更有趣的去做它。不用說,小孩喜歡這些事其中一部份是當他們工作時,也許會滿身泥濘,這種無憂無慮的工作,它本身喚醒一種豐富的感受及享樂,大家在一起共享的樂趣。

我發現另一種與消費者合作的價值,現在他們開始為自己耕作,他們珍惜每一顆蔬菜的珍貴。不再不經意的丟掉胡蘿蔔或菜頭的頭尾。日本沉迷物質奢侈,每天成堆的食物像圾圾丟棄,丟棄的穀物總量達到1000萬噸,據說那些數量可以救活所有饑餓的非洲人。

最終這試驗結束,聽起來有點怪,我對我的工作感到清新的滿足,已盡力而為。

3.贊助式自給農場的嚐試(農夫和消費者互助試驗) 

1977年6月我反省以前的失敗,這時較少理想性和較少壓力。我決定去發掘新的客戶家庭,透過個人一個一個接觸,最後有十個成員。我改變另一種形態,原來只限於我社區的消費者,依據我的理想,農產品在小範圍地區生產就在當地消費。如今我選擇消費者是真正想要珍惜我無化肥的食物,只要在我的農場(東京)週邊60公里方圓地區的家庭就行。

“En-no”授農或在農場幫忙,從幾乎強制義務式轉變為完全自願自發。基本上,我的服務付費採送禮制不同於會員制。這是我設計的型態,顯示感恩的貢獻。價格的制定是我最大的煩惱。因為不管我配送的數量,消費者還是同樣每月付我同樣的金錢。但是收成有時受天候的影響很大,未能達到平常預期的數量,我就很難過。現在我決定費用由消費者來決定,也就是說我不要求他們,讓他們估價我的產品的價值而付他們認為適當的金錢。

Orei-sei(送禮制)在日本以外是很少看到的,但在我們村子裡有古老的習慣叫做「引火棒」。沒有使用金錢「引火棒」是鄰居有物品不用或過剩時,互相交換的行為。當他們。「引火棒」是細而薄的木條,可以從火爐引火的木棒用此代替火柴。我記得在我小時候,在我們村子裡交換東西就沿用「引火棒」的這種感恩的習慣,有句古語『你有給他們「引火棒」嗎?』當家裡收到禮物時,常常聽到的話。所以我的「Orei-sei」系統來源是出於鄉村習俗。

 (現在讓我成為一個小小哲學家,在城市裡是利益社會,人們傾向跟隨別人的腳步去賺錢,另一方面,農村大體上仍是合作的社區,居民傾向給予或幫助別人,使整個社區繁榮。或許是誇大,我的試驗是免除食物只成為一個商品,在都會利益中心的社會是一個挑戰。大部分人在大都會是消費者。因此如果無法用錢取得事物,都市生活會被破壞的。假如有一天當以物易物成為世界的原則,都市的繁榮就會沒落,他們經濟結構是如此脆弱的)

在從新開始之後,集中心力在我的自給自足農場及全心去享受它,較少關心我的產品價格。我只是一個百樣農,一個傳統日本農夫的稱呼,他可以生產一百種不同作物。身為一個農夫,我發現付出我的能力去生產,重獲無憂無慮農耕的喜悅和欣喜是非常卓然有成。在我的農場土壤變得更肥沃,我在自給自足的農場變得更有技巧,就像過去這幾年,我有新的消費者有些給我的家裡一些麻煩,我還是充滿希望及力量。

我會展示我的種子日曆給你。

這是今天我的工作系統如何運作,假如一個消費家庭有5個成員,我估計他們每個月要20公斤的米、2公斤的麵粉,以及最少80個雞蛋,在春天生產及至少其他沒有的時期,我保持最佳的100隻雞給這些人,我父親養的牛供給充足的牛乳量,差不多每天1000cc給每個消費家庭。一個月儲藏量來看,每一個家庭消費5~6公斤的馬鈴薯、3公斤的紅蘿蔔、2公斤的牛蒡、4~5公斤洋蔥、3~5公斤地瓜等,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法律,在日本牛隻生產的新鮮牛乳不能直接銷售給消費者,我從沒有聽過這樣的法律在世上別的任何一個國家。牛乳是當禮物給這些消費者,當他們來農場幫助我們取得他們的產品。他們的部份則負責清洗及消毒牛乳瓶。當日本有很好的天氣農耕時,我每月能夠提供至少15-20種蔬菜。

我每兩個禮拜配送蔬菜給消費者一次。我的消費者有些自己來農場採收蔬菜。因此我能夠每個月送到東京一次,我隨時都準備好歡迎他們到我的農場。

「援禮」或付費,或是禮物表達對我作物的感謝,每個消費者不一樣。有些每個月付,有些前一個月就付,另外預先付一年。我根據每個家庭喜愛或不喜愛及他們烹煮的技巧及方式,分送不同蔬菜的數量。我參訪過他們的廚房,很了解他們。用我的「援禮」系統配送。我相信那是真正有愛心的人類互助關係,取代過分依賴金錢及物質的價值計算。譬如好吃的麵包、蛋糕,從我的麵粉做成的,再由消費者當禮物來感謝我。有些人給我他們親手做的圍巾、陶器、木刻及畫作,真正的夢想終於成真。

 


也許人類的關係價值就像藝術工作愉快地互換,很多人也許不了解。我相信農業也是靠人類的心情與靈魂的一種藝術工作。中國字「藝」 或者「藝術」,原來是一種表示種植及照顧作物的記號,這是從3000多年前的甲骨文發現的。

如今我的「orei」系統已經順利運作超過10年,我發現建立的關係猶如好的親戚關係:開放和清新、沒有過度依賴其他人。當然,仍然有一些令人遺憾的例子,有一些消費者過分關注在他們的獲益。他們只希望儘可能用低價取得高品質的物品,而不關心其他事情,我想是現代社會的價值判斷。有「聰明」的消費者在年初支付費用,無論我們提供何種服務,他們從來不想額外支付或報酬。然而「orei-sei」是從自給自足的有機農場的配送,在現代社會確實是有趣的實驗。

我用這個方法嚐試建立一個小型自給自足的社區,提供10個消費者家庭享用我家豐富產品。縱使如此,過去5年來,仍有多餘的蔬菜,我認為讓它們成為垃圾是恥辱的,於是我讓自己和社區裡渴望取得安全、有機生長的消費者認識。在1981年我開始配送額外的消費群,一個月三次約12種蔬菜。每個家庭都希望取得足夠品質及種類的蔬菜,一個自給自足的農場非常適合滿足這種需求。確實會依據季節變動分配蔬菜的數量。不過我會針對這個主題和消費者溝通,讓我們都滿意和愉快。一開始,他們決定每袋付2000日元,如今五年過去,共17個家庭願意支付7000元每月3次的配送。

我做了另外的嚐試是關於地區性的學校餐點。首先我開始提供蔬菜給一個學校,考量對年輕人有重大的影響,以及攸關國家的未來,我覺得應該更早做這件事。除了我們自己的健康,我們應關切年輕世代的健康以建構我們未來的社會。他們不應被給與充滿人工食品添加物的加工食品,或是含有化學殺蟲劑的產品。除了新鮮及營養之外,我相信在他們學校餐點中最重要的部份應該是安全、無農藥。雖然聽起來有點極端,政治和經濟是可以重塑和重建,然而孩童的健康和生活一旦被破壞就無法回覆。所以年輕世代的飲食是緊急大事而且攸關國家未來前途。


V‧一隻名字「momo」的貓和其它動物

一隻名字「momo」的貓我們的農場有一隻可愛又親切的貓。她是10個月大,我們叫牠「momo」。去年秋天我們有個德國來的訪客。當我介紹「momo」給這位年輕人Andie時,他眼睛閃著光芒說道「她是momo?真的嗎?名字剛好是momo?」我們點頭說是。Andie 開始愉快地說著許多。「momo」在歐洲廣泛知曉。德國出生的Micahel Ende在1973年寫的一本書的標題。Andie說:在歐洲成為不可思議的最佳暢銷書,大約2千萬人、約1/3的德國人讀過這本書。

Andie說歐洲的主婦們消費的比以前更少,不久之後像今日大規模的生產和銷售是不可能的。主婦們把心思放在共產主義或資本主義的問題,意識到更少的生產與消費的新日子來臨。 
你能發現世界的轉變,Andie及其他世界上的作者所描述。

青少年文學最快最敏感反應社會潮流。安徒生童話是在第一次工業革命寫的。第二本格林童話在第二次工業革命寫的,都擁有廣大讀者群。

這是得到喝采的「momo」故事在歐洲的背景。

至於我們的「momo」不管在多遠,當被叫時,他就會很快回來。

雞及牛隻除「momo」之外很多動物像兔子、牛隻、鴨子等在我們的農場裡。

最早起來的雞,他們開始在清晨啼叫打破幽暗的天空,第一次啼叫在3點,接著第二次在四點,然後太陽開始升起放射金色光芒,起床還瞇著眼的人餵飼料給雞群。 農場裡生蛋的雞是棕色的,它們的蛋也是棕色的,小雞自由自在地在庭院活動,他們叫做「chab」,母雞會照顧好牠們的小雞。

這些雞當他們沒被餵食時,就挖出地裡的蚯蚓及其他小動物來餵飽自己。當然他們會吃牛剩下的飼料,有些勇敢及敏捷地把嘴巴伸進飼料槽裡滿意地吃起來。我們的牛隻都是荷蘭種(原產荷蘭)生產牛乳量多。一隻母牛要十個月的懷胎期才能生小牛,跟人類一樣長的妊娠期那麼長,既使新生小牛重約40公斤,它出生之後的一小時就能自己站起來,與人不相同。

母牛分娩之後立刻就產出大量牛乳。雖然牛乳隨日而減,但是有十個月產乳期。之後二個月牛停止產乳,並給與一段很長的休息時間,以備下次分娩,這是每年牛隻生活史。每天在清晨及黃昏擠兩次奶。牛奶要保持夠冷,直到牛奶工場的工人來領取。

牛舍柱子橫樑是雞隻晚上棲息的地方,狐狸、迷失的貓及附近的小狗不敢靠近這些巨大的牛。這兒給雞住最安全。當夏季來臨,牛隻會受到蚊子及蒼蠅的煩擾。但是很有趣的,雞隻會幫忙啄食靠近牛隻的昆蟲和爬蟲。好像換牠們保護牛隻。用這種方法,巨大的牛和小雞互相幫忙。

鴨子在我的農場沒人能否認,鴨子是最棒的表演者。羽毛脫掉後,很快地他們朝向溪流,有節奏地搖著尾巴。你可以想像牠們好像在遊行,在水流裡牠們抓魚、蝦及水生植物的果實。當夜晚來臨時,牠們成隊一長列回牠們的家,牠們大聲呱呱叫,讓我們知道他們回來了。

鴨子是馴養的鵝。跟任何的野生禽鳥一樣,喜歡池塘及溪流。但是我們有一隻鴨從不到溪流去。這隻鴨由矮腳雞帶大的,矮腳雞整天在牠身邊。結果牠自以為是隻小雞,而不是鴨子,從來不加入其他鴨子,我們叫牠「偽裝的雞」而且很愛牠。

兔子在我們的鄰居中我們的兔子是很受歡迎。我對他們說「牠們(兔子)最喜歡苜蓿草」2~3歲的小孩也會試著拿用力找出來的苜蓿草來餵牠們。

兔子是食草動物,以植物維生,通常我們在早上和黃昏前給兔子雜草、蔬菜葉子。當春來夏到時,雜草長得高又快,我們把兔子從牠熟悉的房子移出來放到草地上,用一個塑膠桶當圍籬把牠困住,牠在裡頭津津有味地吃雜草。經過一段時間,雜草會被清除,同時再和桶子把牠們移到另一個地方,很快新的地方草又被吃光,我們稱呼這種系統為「自動除草機」,兔子平時看起來可愛又和藹,現在則成為強壯又努力工作的農夫。

六、自給農場教育我們什麼?

1.日本不需要進口食物

從我決定從事有機農法以來已經過了15年,我盡力在小型、自給自足的社區與消費者實現夢想。我經歷許多試驗。那些經歷成為我生命美好的有機肥料。我想提起這些年所觀察到的事。

自給自足的食物供應曾經有人認為不可能在日本發生。大部分國家抱持這樣想法。然而,事實上,由我兩公頃的農地就能提供10個消費家庭的穀物及日常生活所需。只要有20ares的農地,一個家庭就可自給自足。提醒一下,海鮮類在沒有靠海的琦玉縣無法自然取得。讓我們估計一下全國情形,一億二千萬的人口、可耕地540萬公頃。每人有4.5ares。假如一個家庭有5個人,平均一個家庭取得22.5ares。根據1984年的統計量,粗略地說,在日本有三千八百萬戶家庭,農耕家庭只有四百五十萬戶。縱使實際農耕家庭沒有增加,如果農耕家庭能支持8~9戶家庭,日本就能自給自足。

根據大學研究機構及農林水產省研究,他們強調農耕地額外增加八百萬公頃,日本才能夠自給自足。我想那是桌上理論。我15年來經營自給自足的農場經驗使我深信現有的農耕地就足夠了。

因此,不是日本不能夠自給自足,而是我們的國家沒有意願自給自足。假如我們繼續工業化,以及用原來農耕地建工廠、高樓大廈和公園來耗盡國內農業,自給自足成為無法達成的目標。曾經有人認為如果農耕改變為有機方法,我們的生活水準會降到原始水準。如此想的人忽略了我們沒有完全發揮自然資源,譬如青草、樹木、水、土壤及陽光,這些在我們國家是很充足的。舉例來說,農家附近的野生植物可以至少養1~2頭牛。目前我們農場有8頭牛,但是我計劃減少到2頭,這樣就不需要買飼料來餵養。即使進口穀物無法供應時,只要有1公頃的植物就可以養一頭牛。假如這牛是供乳用,足夠供應牛奶給十個消費家庭。假如一個消費家庭每天要1000CC牛奶,全部需要10公斤的牛奶。別小看每公頃養一頭牛的想法,表示日本全部耕地可養五百四十萬頭乳牛。這個數字比起我們的酪牛業及肉牛業加起來四百七十萬頭還要更多。

忽略兔子為自然資源讓我覺得遺憾。歐洲的農夫通常養兔子,而且家庭主婦都會殺兔子及烹煮技巧。在我童年時,日本很多農家也養兔子,雖然不是他們自己吃,兔肉是做堅實火腿不可或缺的素材,日本全仰賴進口兔肉也是為了這個理由。日本本土兔子的數量雖然不多,但是它們只要吃草,依然能像以前舊日子過活。兔子一年可以生四次,而且繁殖得很好。兔肉沒有太重的味道,當用櫻花木屑燻過時,更美味可口了。還有跟雞肉、豬肉一起煮時呈現另一種風味出來。

我們配送的食品有菇類,這是用農場附近山邊的雜木、櫻桃樹栽種出來。”Shiitake”長在榆木、”Hiratake”、”nameko”及”kuritake”長在櫻花木上。

我們有15隻鴨子,在我們農場前面的河流吃魚蝦,在黃昏準時回來。這種方式照樣不必付很多精力去餵養顧牠們。牠們不容易得病。此外,肥美的鴨肉是冬天是火鍋最好的材料。我們的雞有100隻左右,從2公頃農地裡剩下的蔬菜來餵他們,可以供應我們的蛋和肉。

假如一個人很努力地活用當地自然資源,很容易得到牛奶、蛋、肉,也不會有一般人所謂的「貧窮生活」。有機農業可以正確帶領我們進入21世紀。

很多人仍保持從事有機農業無法維生的想法。尤其在70年代早期,當我第一次開始有機農法,其他的農民習慣地批評我,說「有機農法是完美的典範或許是真的,但一個人無法靠理想生活」。在此情形,我家必需夠大膽去改變原始的農法。阻抗力是很大的,在日本鄉下,不使用化學肥料和殺蟲劑的人會被認為怪異、甚至是被逐出孤立。沒有噴灑農藥會遭到市政府或國家政府的非難。但是二次戰後,政府為農民做什麼?在「現代化」「機械化」閃亮口號的背後,事實很明顯了。事實上,政府希望賣給我們農民大量的化學肥料和農藥、農機具、生產飼料以增加所有的合作。這種結果是很多農人有很多時間被大量投資的債務折磨。沒有辦法償還債務,有些農人只好賣掉祖先留下來的土地或房子。

不只在日本,美國農夫也有同樣嚴重的情形。因為過度機械投資及油料上漲,據說在1985年二百四十萬的農夫有20%左右幾乎瀕臨破產。

有機農夫心中最大的目標就是能自給自足及獨立,盡可能使用大自然給我們的。所以當很多地區農人秀出成就時,一個農人更能用有機農法維生的時代來臨。:事實上理由是,有機農民不需要被刻劃昂貴的「現代化」農業,如化學肥料、化學農藥、石油或傳統市場系統。他們製造堆肥取代使用化學肥料,使用天然物代替殺蟲劑,直接和消費者建立關係,讓他們無需傳統的市場系統也可以做。

當隨季節生產作物時,不需在冬季的溫室花費油料。僅管有機農民自給自足,開銷很少,縱使收入不是很高,他們依然能比那些「現代化」的農夫存更多錢。現代化的農夫好比用竹籃在舀水,會漏掉很多。讓我拿蔬菜來說明,假如一個農夫只配送蔬菜,農夫可以供50人消費家庭的需要,直接供應他們自產的蔬菜,如果一個消費家庭每月付8000元為作物費用,那每月將有四十萬元,那是日本的平均薪水。農人能夠只靠蔬菜過著平均生活水準。這是有機農夫真正的大時代。

現在世界開始重視作物的品質而非數量,有機農夫因為都是有機的,更能謀生。同時不能忽略合作作或大企業。有些合作社在全國超市銷售大量有機產品。他們向附屬的化學肥料工廠去生產堆肥、鼓勵農夫和他們簽約使用這些堆肥生產作物。這些產品不是有機的,但他們貼上有機標籤僅因使用少量的有機肥。我想消費者大量被供應的日子會來到,如果他們想要譬如甜菜、甜的番茄。在這種局勢下,當地古老農業技巧、當地生產的產物和歷代傳下的烹調方法會被忽視。大合作社隨意地使用有機字眼當作附加價值。這不是因為當地的特色和人性,而是因有機產物是有價值的商業利益。

2. 朝向獨立自足的農法

我想知道你是否聽過「種子戰爭」?1973年石油危機之後,世界經濟成長變得比以前緩慢。著眼利益的企業,開始關注農業,因為糧食危機很早就傳開。他們集中在種子。農人非有種子不可,他們至少每年要播種一次生產水稻或蔬菜。一個自己保存好的種子,他能確保年復一年獲得很大的利益總額。在美國,有些企業想全球化地壟斷市場。我們不要忘記農業與工業不同,處理有生命的東西。這個過程,有可能同一種作物被全球相同的害蟲侵害。種子壟斷可能使種子在市場上消滅。

我們有機農民長期以來對缺乏多樣性種子給有機農法很不滿意。事實上很多種子被改良成適應化學物質使用。但是我們在有機農法的運作僅收集到少量種子。在那種意義,種子不但沒有改良而且退化。同時我們害怕種子會被大企業壟斷。為阻止大災難影響農耕,我們每個農夫開始互相交換適合有機管理的種子。

 
1982年春天,東京、茨城、千葉、琦玉、群馬、神奈川、長野各地農民聚集在東京以「自己種子為主題」一起討論,目前市面上種子店賣的種子雜交品種是沒有辦法留下來做種源。但是我們的種子正好滿足此目的。包括好幾代的老祖先留下來的種子。我相信這是極棒的重大活動。保存種子或基因來源的觀念在日本沒有被重視,許多種子瀕臨絕種。

我們計畫從不同地方收集和傳遞種子。這計畫有意外的正面結果。理想下,每一位農民保有2種不同留種的種子,每20平方公里50個農夫組成一群。這樣在特定的地區就會有100種不同的種子。當他們能夠供應自己耕種的種子,農民才是真正的獨立。這種時代即將來臨,每一個人或我們可以參與決策。這種決定或許暫時延緩過程的速度。我想在科技導向的社會,我們不應選擇少數人去做決策。我深信我們開始的種子交換計畫在人類歷史中會有很大的不同。

3.自己生命自己保護

日本人口中有20%是農民,他們餵養其他人。食物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東西。然而,大約有80%的日本人不知道或看到目前農業、鄉村聚落、農人工作的情況。

如今食物安全成為一個議題。一些人任性地要求化學減少及不使用化學農藥。然而,假如他們真的考慮要獲得安全自給自足食物供應時,他們首先需要更深層了解情況,建立與農民更親近的關係。新潮流的優勢觀念是人數減少的農民將會手拉手互相合作。我相信21世紀文化是屬於那些有更多自給自足農民的國家。朝向自給自足形式是解決我們現在面臨一些懸而未決議題的基本方法。

我需要考慮如何調整以營造繼續健康地生活。我花十年光陰盡力營造有機農場,讓我能生活並和國外的農民一起努力工作。未來十年我打算和4個家庭建立更緊密的關係,減少目前耕地面積一半。我計畫塑造新的農民與消費者關係模式,農民供應給消費者豐富多樣化自產的食物,而消費者可以回饋支持農場。當每家的食物支出下降,生活水準上升。如果生活水準高到可以享受安全、當地生產、豐富且品質好,同樣地4個家消費家庭來支持我家的經濟應該不會太過份。

這是日本歷史長久以來首次看到農民靠著自己意志試著自給自足。自封建時代到50年前,領主或佃主剝削一半以上農民收成的稻米--這是農民的主食。二次世界大戰後封建制度廢除,同時農民開始專注靠農耕賺更多錢。可惜我要說的是他們並沒有投注可持續發展的農業上。

我家餐桌上沒 有被農藥汙染或食品添加物的食物。有人會故意把毒物加在食物裡嗎?今日沒有努力生產、創作或取得自己的食物,以致於不可避免地吃進有毒物質的人數變多。保護自己的生命,而不是將自己的生命交在別人手上,這被 數人所忽略,但卻是今日最需要的態度。

很難描述我豐足的農場帶給我多麼安全的感受。當我想像自給自足經驗30、60甚至90年後,我的夢想和希望是無止盡。我確信這種農法可以增加幹勁和自尊,增加生命的熱忱。現實中,尤其在無情的都市中心,很多人孤獨的死亡,與別人隔絕多時。但是有機農業世界裡人民的心會連在一起、相互合作及和平,這種連繫將跨越國家或種族。我覺得新的文明和新的歷史即將來臨。

補充閱讀:默默 MOMO 原文作者:Michael Ende中文版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24574
內容簡介小女孩默默無意間發現了一群灰衣人,他們是偷盜時間的盜匪。小女孩眼看著自己的朋友們,因為時間被偷,以致忙忙碌碌,失去人生的意義,她該怎麼幫助朋友,抵抗灰衣人呢?麥克安迪花了六年的時間構思這本書,但是它只有一個簡單的概念:假如真的有一些灰色的時間盜匪,他們為什麼偷不走默默的時間?麥克安迪說:「我雖然安排了時間老人,不過真正對抗時間盜匪的力量還是來自默默的內心!」麥克安迪對於寫作非常認真執著,他的第一部作品《火車頭大旅行》甫推出即獲得「德國青少年文學獎」,1973年完成《默默》這部巨作,再度獲得「德國青少年文學獎」。

 

註:感謝魏敏智先生找到影片並翻譯

 

影片是今年8月被上傳的。金子先生說話大概的內容
1. 現在連他們的村子也動起來,一起做有機農業。
2. 現在不但和消費者有交流,還有和對他有認同的企業交流。企業從參加的員工的薪水里直接扣除繳納給金子先生,金子先生再把農產品寄送給企業的員工。
他在裏面很興奮的說了案例。去年日本東北3.11大地震的時候,東京大都會區一時超市都買不到米,蔬果的時候,這些拿到從他的農場寄來的食物的消費者打電話告訴他他的米非常珍貴,特別感謝他。
看來,他與消費者的互動是進化的,持續的。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林如貞

對於O-reo制,
魏敏智的感想是:
金子先生修改成了O-reo制
就是要跳脫金錢和得失的思維。
農人就是把消費者當做自己的孩子,把農作物送給消費者就是了。
而消費者就憑良心去回報。
我想這個制度必須建立在兩者對此理念都很有認知意識,
才能長久共存吧。

純

世界各地有不少這樣努力實踐自然農業的傻瓜,政府反而像局外人,也許這些傻瓜要結合起來,讓政府看到他們的力量!

1

加入時間: 2008.09.12

林如貞

加入時間: 2008.09.12
1,356則報導
157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醫生絕不吃這7種食物!~健康同學會2022年4月

2022-06-22
瀏覽:
1,291
推:
0
回應:
0

「我可以再喝一杯嗎?」糙米漿

2022-06-22
瀏覽:
1,265
推:
0
回應:
0

台南秈十八作米點心後的洗米水很好用

2022-06-16
瀏覽:
1,570
推:
0
回應:
0

補津液

2022-06-13
瀏覽:
1,641
推:
0
回應:
0

瘦子的生活習慣

2022-06-13
瀏覽:
1,639
推:
0
回應:
0

「未来をみつめる農場(A farm with a future)」--金子美登著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9,908篇報導,共11,97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9,908篇報導

11,97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