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霸凌來『TRY講』,教育部”了”沒?」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文字-A A +A

  11號上午台少盟與人本、勵馨、勵友中心、全家盟等民間團體共同召開記者會,與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合作發表台灣第一份運用審議民主討論模式,從25位具相
關經驗青少年當事人角度及彙聚各領域專業人員意見之「校園霸凌問題公民共識報告」。會中也邀請到立法委員趙麗雲、台北市議員王鴻薇以及青少年公民代表李卓
育、吳志豪一起來”Try講”,從公民共識報告中所提出的多元而務實的觀點,最後台少盟同時公佈針對教育部防治校園霸凌未來工作重點,於網路發起最”瞎”
反霸凌政策票選活動結果,其中8成網友認為以推動敬師月、祖父母節、辦理師鐸獎來”重振校園倫理”解決校園霸凌問題為最”瞎”政策。最後與會人員共同將
「校園霸凌問題公民共識報告」的大信封預計寄給教育部長吳清基,呼籲教育部要能傾聽公民心聲,才能”了”真正的反霸凌工作重點。

「校園霸凌來『TRY講』,教育部”了”沒?」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霸凌記者會(縮圖600).jpg

 
 11號上午台少盟與人本、勵馨、勵友中心、全家盟等民間團體共同召開記者會,與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合作發表台灣第一份運用審議民主討論模式,從25位具相
關經驗青少年當事人角度及彙聚各領域專業人員意見之「校園霸凌問題公民共識報告」。會中也邀請到立法委員趙麗雲、台北市議員王鴻薇以及青少年公民代表李卓
育、吳志豪一起來”Try講”,從公民共識報告中所提出的多元而務實的觀點,最後台少盟同時公佈針對教育部防治校園霸凌未來工作重點,於網路發起最”瞎”
反霸凌政策票選活動結果,其中8成網友認為以推動敬師月、祖父母節、辦理師鐸獎來”重振校園倫理”解決校園霸凌問題為最”瞎”政策。最後與會人員共同將
「校園霸凌問題公民共識報告」的大信封預計寄給教育部長吳清基,呼籲教育部要能傾聽公民心聲,才能”了”真正的反霸凌工作重點。

  台少
盟等民間團體指出,2010年中校園霸凌事件延燒以來,教育部努力提出種種反霸凌行動方案,從穿粉紅T恤、舉辦徵文比賽到推動敬師月活動,顯示其”用心良
苦”與”別出心裁”。同時教育部在今年6月份提出一份洋洋灑灑的「防治校園霸凌執行工作報告」,當中更揭示出要以”重振校園倫理”、”營造友善校園”以
及”禁絕校園霸凌”為未來工作重點,包括推動N年的敬師月以及師鐸獎,甚至還有祖父母節來強化尊師重道。然而這些教育部所謂的”重點”工作,真的是”重
點”嗎?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則質疑教育部相關政策規劃看起來雖然很完整,但過多形式化的宣導活動或教育訓練,往往易流於呼口號而成為”無感”反霸凌政策,
惟有從過去一年來校園霸凌事件中,找到貼近實務現場及當事人的經驗,反霸凌政策要更”有感”與”勇敢”一點!才有可能讓相關防制政策真正掌握到”重點”。

   
 
因此今年六月開始,台少盟與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合作舉辦三場次「校園霸凌」審議民主會議,邀集了25位具霸凌相關經驗之青少年及12位各界專業人士與談。青
少年公民代表犀利的指出,由於校園現場教師解決霸凌問題的能力或敏感度不高,加上師生皆缺乏輔導資源及支持系統,師生關係普遍呈現信任崩解的問題。此外校
方往往傾向息事寧人,通常等到事情爆發出來後,加害者與受害者最終以記過或退學收場,根本無法解決霸凌問題。而具有女性化特質很「娘」的男學生,以及學業
成績差的學生,容易因長期遭受歧視而成為被霸凌的對象,顯示校園性別平權、尊重差異等多元價值觀尚待建立。青少年公民代表認為,發生霸凌事件時,通常會有
a.校規記過、處罰b.移送警政機關c.家長提告d.教官、輔導老師及社工約談e.暴力、傾訴等自行解決的幾種處理方式,但最有效的方式還是需要在事件發
生的當下,周圍的大人能夠耐心地跟雙方坐下來談,釐清事情的真相,而最不好的兩種處理態度就是以權威與主觀的態度強行介入或刻意淡化不處理。

 
 本次記者會中邀請到兩位有霸凌相關經驗的青少年代表出席分享,其中曾有被霸凌經驗的李卓育表示:「學校遇到問題都只會想把事情壓下來,常常原本是打打鬧
鬧的小事,就因為學校不處理,讓欺負別人的人覺得無所謂,才使事情愈來愈嚴重。而且雖然現在教育部要求要校方往上通報,但學校還是會將事情”往下壓”,根
本沒有解決的誠意」;同時,曾經霸凌過別人如今已考上社工系的青少年代表吳志豪則分享:「自己曾經霸凌別人,就是因為覺得老師不公平,都認為只有成績好才
是好榜樣,如果分數不好,學生不管做什麼都不會被尊重。尤其看到教育部推廣什麼敬師節,實在是很跟不上時代,因為問題根本就在老師身上,不知要學生如何尊
敬他們。」

  立法委員趙麗雲表示,「教育部以『零霸凌』作為口號來處理校園霸凌的態度根本就是錯的,校園霸凌不可能消失,需要的是積極
面對的態度,強調零霸凌反而是鼓勵校方掩蓋事實,是非常糟糕的錯誤目標。且目前教育現場中,師生處理校園霸凌問題的能力急待提升,不但要從學生的同儕關係
著手,更應該加強老師的教育訓練,才能在校園霸凌發生第一時間用關懷來解決。」台北市議員王鴻薇特別分享道:「教育體系已經面臨『結構性失靈」的大問題,
諸如將導師工作大量交付給缺乏經驗的代課老師、以升學率壓迫老師授課等等,造成校園內師生關係的崩解,學生不再信任等病態現象。」台北市社會局科長陳淑娟
則表示:「青少年權益的保障不能只靠教育部門單打獨鬥,教育體系必須敞開心胸,才能讓社福體系及家長們一同加入幫助青少年族群的行列。」

 
 長期從事高關懷少年輔導工作的基督教勵友中心主任石志偉認為:「成人跟學生溝通最重要的就是『建立關係』,許多師培體系出來的教師都習慣以分數高低及是
否遵守規範來評判學生,陳舊的權威思維根本無法與學生互信。」勵馨基金會研發專員邱曉英則以社會福利觀點出發,表示「教育單位不能都把問題推給別人,彷彿
處理校園霸凌問題是少警隊、社工跟家長的責任,老師跟學校不需要被檢討似的。必須要重視學生的情感需求,給予足夠的尊重。」最後,人本基金會副執行長謝淑
美提出一項校園問卷調查結果,資料載明有兩成的老師曾經用言語辱罵過學生,「老師在許多時候根本就是校園霸凌問題的幫兇,必須檢討不適任教師的退場機制,
否則所謂協助解決校園霸凌問題根本無所說起。」

 同時審議會議也捲動了包含教師、學校社工、家長、教官、少警隊、記者等成人公民代表參與
討論,提出包括「檢討少年隊進入校園的時機」、「建置資源整合機制」、「培養師生因應校園霸凌問題之能力」等建議。其中一:「檢討少年隊進入校園的時機」
方面,公民共識報告指出,校園教學現場中,許多霸凌狀況其實是可以經由現場師長及學校輔導系統解決,毋需進入法律程序,卻因教育部要求少年警察隊加入各學
校處理疑似霸凌個案的因應小組,使少年隊基於職權約束過早介入處理,一旦發現有構成違法要件之情事,便必須依法送辦,無任何轉圜餘地,不但將使送到少年法
庭的學生人數大增,亦與教育係作育英才、有教無類之精神有所不符。因此建議應當應延後少年隊介入個案處理的時間點。在學校成立因應小組時,不用先將少年隊
納入小組與會者,讓少年隊去判定是否為霸凌事件其實不是很恰當。比較適合的情況是:第一,當霸凌案件確定是嚴重違法時,就可以直接提報少年隊介入處理;第
二,當學校內部的輔導以及其他處理機制無法改善現狀或是霸凌之狀況不斷再犯,才需要通報少年隊,再讓少年隊以司法程序介入,而非第一時間就介入。

 
 二、「建置資源整合機制」:與會公民特別指出臺灣處理校園霸凌該有的機制其實都已存在。不過,卻缺乏所有機制間的橫向連結與整合。目前教育現場缺乏一個
主動積極處理學生諮商輔導事宜的關鍵人,使各式各樣的通報系統流於形式,也助長校園容易對外隱瞞問題的歪風。因此建議透過一個類似個案管理者的角色持續關
注與處理,並應課以各校校長責任去領導、授權,選派第一線人員中,能夠了解校園運作狀態,並具有協調、溝通及輔導能力的專任輔導老師或輔導室主任擔任主要
幕僚,以扭轉、打破校園內部各單位權力關係的框架限制。

  三、「培養師生因應校園霸凌問題之能力」:在霸凌問題的處理上,青少年大多不
希望有大人介入,因為大人多依照大人的認知來處理事情,不見得是青少年們認為適當的,且當青少年之間的霸凌事件被擴大後,霸凌相關當事人大多會因此而無法
再待在原本的環境。因此與會公民認為在處理霸凌事件中,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有給青少年適當的能力去面對、處理與辨別危險狀況。學校必須透過示範、引導或討論
等方式,用足夠的時間與合適的情境,去開發學生思辯、解決問題及協商的能力。而教師本身缺乏多元價值觀,連帶使學生容易在一些社會刻板印象下(如長相、性
別氣質、學業成就、經濟弱勢等),助長或強化其偏差性,因此教師也應學習發展相關能力。故建議可在學校中透過課程或小團體活動,融入審議民主公共討論模
式,讓老師與學生在審議討論的過程中進行對話與相互理解,從中發展出霸凌的因應能力。

  而針對教育部防治校園霸凌未來工作重點,網友線
上票選最”瞎”反霸凌政策,短短兩天內就有近300名網友投票留言,其中8成的網友認為”重振校園倫理”,以推動敬師月、祖父母節、辦理師鐸獎來強調尊師
重道,從而解決校園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06.28

youthrights

加入時間: 2007.06.28
40則報導
8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校園霸凌來『TRY講』,教育部”了”沒?」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8,649篇報導,共11,24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8,649篇報導

11,24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