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電腦世紀之疾─乾眼症宣戰

文字-A A +A

(2013-09-09 後記:無名小站要吹熄燈號,乾脆將文章拷貝貼過來,省事些!)

報紙記載有人電腦用太多,差點失明,不得已轉換跑道...有部落格刊出乾眼症百分百痊癒事蹟,請上「一個半世紀的傳奇」部落格「游藝」發表的

甘霖中取經。

http://www.wretch.cc/blog/jiuqing/13489482

文中敘述一個科學人多年來專心致力於學術研究,常常偏頭痛,又找不到原因,後來發現是眼睛先乾澀、從眼睛開始,引起頭痛,找到眼科去看,發現是眼瞼長滿結石,多次磨到眼珠頭痛欲裂,且在奔赴急診的計程車上即不支嘔吐,尷尬異常。多家醫院都說沒看過乾眼症可以這樣的嚴重,懷疑有其他隱疾,檢查後發現僅是單純的乾眼症。醫生斷言乾眼症無法根治,只能減緩惡化,建議限制每次看電腦的時間在30分鐘內,或且轉換職業跑道為治本之途。文中主角換過多種運動,但因步入中老年階段,年輕時的運動都已力不從心,最後找到高爾夫,從此迷上小白球,最後也不藥而癒,重生為有眼淚的男人!

該文為短篇散文,輕鬆易讀,推薦給有同病相憐的網友。 

@@@@@@@@

甘霖

游藝 
    中午即已感覺灼眼似的不舒服,卻強忍著繼續實驗程序,好不容易熬到操作完畢,眼睛的局部灼痛感已擴大成整個眼眶的痛楚。偏偏外籍研究員又纏上來,討論前些日子尚未解決的疑問,等到他滿意走人,早過了下班時間。分不清何處痛楚的感覺更擴大至整個頭部,等要走出實驗室,無法控制的痛已引發強烈嘔吐。

 

          慌忙間上了計程車,疾駛至最近且頗負盛名的眼科,掛了急診,一心只希望醫生大人立時拔脫此苦,候到醫生看診,已將昏死過去。答覆了醫生似乎無止境的問話,他也已診視完畢,並回答我的疑問:「你得了乾眼症。」乍聞此言,心中正狐疑:「ㄚ?乾眼症?」「這玩意兒有這麼折磨人嗎?」,已聽到醫生吩咐護士準備手術用具。

心中不滿情緒頓時升起:我的痛楚尚未解決,更沒有說明聽來不算什麼的乾眼症,怎會教我痛到引起自主性嘔吐,這醫生卻已在準備另一病人的手術。

此時,只見醫生停止他的病歷記載,抬起頭來對我說:「你的乾眼症太嚴重了,別人通常只有兩顆較大的結石,挑掉它們就可以減緩痛楚,但你的兩眼瞼上至少上百顆,我無法一一剔除,只好用手術刀刮除,大約一小時就好了!」。方才恍然大悟,原來手術是為我準備的。

不禁想起老婆大人前兩天才叮囑要注意身體變化,因為我那兩年吃「百服寧」的頻率越來越高,有時簡直像在吃糖,實在不像是在對付一般的偏頭痛而已。看來,這百來顆石頭不是短暫時日造成,而是累積孕育兩三年,直到現在軍容盛大,開始興兵作亂。

躺在手術台上,朦朧間但見醫生拿著森森利刃,嘴巴嘟噥些什麼,不覺自己背脊一陣發涼,腦中浮現那些從做研究生起經過自己手上處理的實驗動物。雖然基於人道立場,絕大多數都先將牠們麻醉再處理,但有些基於實驗需要,爲免藥物干擾反應,直接就處理了!不禁想到:如果牠們對解剖刀有認識,心中不知有何反應。想想自己動手實驗時的冷硬心腸,真是無血無淚呀!!

當晚,拜手術所賜,既無法再到實驗室趕夜工,也沒辦法閱讀,便著著實實地在家睡了十數年來僅有的一場好覺。之前,生活重心在工作,生命科學的實驗與其說做實驗不如說是被實驗做。只有在實驗案尚未開始的設計階段,才覺得自己在主導實驗,一旦計劃開始,便要遷就實驗進度:那些活著的,管它是細胞株也罷,植物也罷,動物也好,都必須照實驗的需求將之伺候得好好的;至於那些不會主動活動的,如分離管柱,各種分析儀器等,一樣有固定時程進度要配合與照顧。又因為常常是兩三件實驗案同時進行,所以為了做實驗,早就養成睡眠吃飯等一切作息都配合計畫需求進行的習慣。

細想起來,這十數年間真是沒有睡過一場好覺。經過一夜飽睡,昨日經歷恍若一場夢魘,現在既然是頭不痛、眼完好,病張飛不再,又是好漢一條。不免立時驅車趕赴實驗室,重過我無血無淚,理性科學人的日子。

六個月後的一個星期天,在操作完一系列實驗步驟後,強烈的眼睛痛楚再度光臨,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即轉成強烈頭痛並引發嘔吐。這次,有了上回經驗,心中比較篤定,直接往醫院掛眼科急診,醫生診斷確定我的雙眼淚水管腺非常接近乾涸的狀態。

心中抱著強烈的期望問醫生:有什麼方法可以改變我的情況?答案是,能保持不再惡化就很不錯了,扭轉的可能性十分低微。進一步得知我的工作狀況後,醫生搖頭建議:要麼改變工作習性,要嗎改行!當時心想「有這麼嚴重嗎?」「了不起控制好我用藥的時間好了!」。大概上輩子屬狗。離開醫院第二天,依然神勇地當科學人去了。

三個月後,沮喪地,難為情又心不甘的再去急診。通盤體檢完,確認就是乾眼症後,只好死心的面對自己的狀況:決定先從生活型態改造起,希望先做到三年內不要再有因乾眼症狀去急診的情事。

守則的第一條是:每日應準時上床休息,至少不可晚過11時。
這可真是難事,人雖上了床,瞌睡蟲卻始終在外遊蕩。為了養眼不敢看書報、雜誌;數羊又只會益發富有,因為數到最後放牧山中的羊群已是不可勝數。直到幾星期後,找著關照呼吸的數息之法,才漸漸可較準時上床就寢安眠。

第二件守則是每工作半小時休息十分鐘,讓眼睛有休息的機會,同時乘機走動喝喝茶水補充水分。
這更是難以確實執行的條款。往常工作段落多以數小時計算,現下要在工作剛啟動半小時、正進入狀況便行打斷,要割捨還真得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最後,為保青山長在,只好動用實驗用的計時器來規範自己。只不過經常還是搞到眼睛似乎開始乾澀了,才執行一陣子。儘管如此反反覆覆,畢竟較以前多了些讓眼睛休息的機會。最後,爲確實裨益身、心、眼的調養,乾脆訂出下午茶時段,也算是趕上了時髦的行列。

第三條守則是每日至少運動一小時。
    雖然年輕時,羽球、網球都來,但久未上陣,除了擔心體力是否支持得住,萬一得了網球肘或膝蓋受不了,豈不是便宜了眼睛卻傷了手腳。
最後,老婆大人推薦「高爾夫球」。這可十分合心如意了:一來可以試新事物;再則運動時可位在原地,且在棚架下(練習場)又可遮陽避雨;更重要的是,自己練習即可,不需另找伙伴,因此隨時可行、隨時可止,可以配合個人時間做機動分配。

就此,夫妻兩人各買一支練習杆,快意要玩起來。不覺竟然上癮,日日必須上練習場。瘋狂時,假日上午去了,下午或晚上竟然還想去。家老婆大人警告:如果到要把高爾夫球袋抱上床的地步,就要戒球癮了。

話說如此。日日運動的好處終於慢慢顯現,最早且直接的現象是「百服寧糖果」明顯地不需要了;動不動打呵欠的習慣也不見了;更重要的是,到藥局購買人工淚液的次數一直下降。一年過去,竟然沒有再因頭痛急診過。

兩年後的一個午後,在打完一篇報告,準備每日下午茶時,不自覺地伸懶腰,打了個哈欠。忽然間,人像觸電般呆立原地,因為眼眶中漫出了那苦求不得的甘霖。心中一陣狂喜,充滿莫名的激動。真要狂呼,我又有眼淚了!!立時電話報知老婆大人這項大消息。

從此,一個無血無淚的理性科學人消失,江湖上出現了有血有淚的快樂遊民!!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578則報導
257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向電腦世紀之疾─乾眼症宣戰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71,076篇報導,共12,02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71,076篇報導

12,02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