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下愛滋議題的種子 從行動到不斷反思│露德協會x台北醫學大學

文字-A A +A

#臺北醫學大學服務學習 期末推廣社會對話平台成果報告

文字:徐如新/北醫服務學習助教

因為疫情嚴峻,學校宣布課程實施遠距教學,所以本週的成果報告只好以線上方式進行,由小組學員們進行關於「推廣對話平台」的成果報告,包含預期目標、實際達成人數、推廣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以及對話平台使用上碰到的情形分享。

宣傳成果和原本預期之落差

學員們分享他們的宣傳成果皆和原本的預期有小小落差,有學員表示,宣傳對象並非不能接受使用對話平台與感染者交流,但可能平常都很忙,不會特別想到要去使用,所以宣傳成果不如預期。

過程中令學員最印象深刻的是,他有一位教會朋友不太能接受同志等議題,當他試著跟那位朋友討論對話平台,結果卻不如預期般順利,而且在那次的討論之後和朋友之間多了些衝突和張力,這樣的挫折經驗也讓學員表示下次要和朋友討論相關議題前,可能會再多去同理對方的立場和想法,而不僅是一股腦的將自己的想法粗暴地丟給其他人。

老師也給予學員們回饋,雖然對方現在還沒有採取行動或是觀念上馬上發生改變,這讓學員在經驗中感到挫折,但是有了這個好的開頭,對方可能會開始留心相關資訊,進而開始重視這個議題,因此就算現在沒能馬上看到成效也不用覺得灰心,因為未來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成果。

(圖為學員透過使用者經驗旅程分享經驗和感受。圖/露德協會提供)

對話平台宣傳成效不彰,是否有其他可以提高能見度的方式?

針對這個問題,有學員提出解決方案,他發現到對話平台上還有許多感染者沒有收到提問,初次上對話平台時也會因為對愛滋感染者的認識不夠多而降低問問題的意願,因此他認為提高每位愛滋感染者的提問數量或是更豐富感染者個人簡介的內容可能會帶來改善。

另一組學員分享,原本預期的規劃是撰寫文案後,放在社群做宣傳,但後來發現實際向身邊親友宣傳,或是以面對面的實體方式較能直接看見成效,因為在聊天當下就能請對方上去提問,同時指導對話平台的操作方式,整體的推廣流程會比較順利。

學員也反思了宣傳人數和真正上平台留言人數的落差,其中原因可能包含:對話平台介面複雜或操作繁瑣,不夠直觀、網站可能還有一些小地方需要改善,再加上對話平台的首頁沒有明確文章分類,使得用戶無法一上對話平台就看到想要了解的愛滋感染者,以至於操作好感度下降。

透過反思對話平台的宣傳成效,學員們深入地評估了平台使用者會遇到的問題和可能的需求,分析線上和實體宣傳的差別,也試著為遇到的問題提出解方和自己的想法。

(圖為學員在課程剛開始時分享對愛滋和感染者的了解。圖/露德協會提供)

從開始推廣到現在,愛滋對話平台真的有幫助到一般民眾拉近與和愛滋議題的距離嗎?

有學員認為「愛滋感染者社會對話平台」就像是創造和愛滋患者之間相處的機會和拉近彼此關係的地方,但若要談到較深度愛滋知識的層面則會比較難以達成。

也有學員發現大部分提問都聚焦在詢問感染者的心理狀態,大家反思後不免擔心對話平台是否會加諸愛滋感染者更多的標籤,加深「我們」和「感染者」彼此的不同而造成負面影響。

不過,接受宣傳的朋友們也同意「愛滋社會對話平台」是他們從未看過的互動形式,富有新鮮感,能夠吸引使用者興趣,也有很多人回饋說在平台留言可以得到語音回覆是很難得的機會。

因此,愛滋對話平台有幫助到民眾拉近和愛滋議題的距離嗎?雖然對話平台無法給予太多讓愛滋相關的知識層面,但對話平台創造了一個讓民眾和愛滋感染者能夠拋開自己原本的角色,真誠互動的地方,拉近民眾與愛滋議題的距離。

(圖為學員用牌卡分享過程中的情緒和想法。圖/露德協會提供)

如新的個人心得(〃'▽'〃)

課程已進行到了尾聲,在討論過程中可以察覺學員們從一剛開始接觸愛滋議題的些微尷尬和生澀,在老師引導認識下更深入理解愛滋族群的處境並進行反思,從接受知識的角色轉換成一位推廣者的視角去看待愛滋議題,協助推廣對話平台計畫執行的過程中,發掘可以優化使用者體驗的功能建議,期待能在未來讓更多人持續利用小眾的力量在社會種下對愛滋議題認識的種子。

--------------

了解露德協會,官網臉書IG,一同關注愛滋議題!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1.03.01

台灣露德協會

加入時間: 2011.03.01
465則報導
20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種下愛滋議題的種子 從行動到不斷反思│露德協會x台北醫學大學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71,074篇報導,共12,02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71,074篇報導

12,02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