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司法系統的教父色彩

文字-A A +A

台灣的司法系統生態,用哪一部電影描寫最貼切?台大刑事法學研究中心主任暨歐洲聯盟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陳志龍教授的答案是《教父》,而且這位「教父」柯里昂就是法訓所七期的「Yes, Sir!」。陳志龍13日在2010世界公民人權教育月活動上以〈我國刑事司法的現實與改革〉為題發表演說,他根據近三十年的司法實務的觀察研究,認為我國司法系統充滿「近親繁殖」的家族色彩,電影《教父》中的名言:「我一生為我的家庭Family工作,拒絕成為大人物手下的玩偶!」就因為是一家人,犯錯不會被處罰,這也正是目前不適任司法人員有恃無恐的根源。

 

留學德國的陳志龍當年以外校生第一名考進台大法研所,前司法院正副院長翁岳生、城仲模當年都是他的老師,二十多年來所作育的法律人現在許多是現職法官、檢察官,因此對司法系統生態的了解,不但有學術理論支撐,更有深厚實務的資訊。他認為行政、立法系統會改朝換代,但司法系統不會換,即使總統也對此生態無可奈何。他舉最近台中角頭翁奇楠事件發生後,人民才明白黑道與警察的關係如此密切;其實司法系統也有這種「黑手黨」性格,即只要法官、檢察官在「教父家族系譜樹」結構中乖乖「Yes, Sir!」服從「教父」,再鬼混、再離譜的行徑都可以被原諒、被包容。

陳志龍在演說中還以電影《教父》的另三句名言來寫照司法官生態,首先是「我開出的價錢沒有人可以拒絕!」象徵其薪資預算及終生職以憲法保障;「速審法」通過的全民代價是將增加兩百名法官員額進入「教父」家庭。再者是「復仇是一碟在冷卻後最美味的佳餚!」象徵「誰主張要改革者」,就將招致被司法教父家庭既得利益者「反改革」的下場;第三句是「不要恨你的敵人,哪會影響你的判斷力」,意即進入這個「柯里昂」家族只有利益,有再深的過節,只要成為家族成員,都得放下並攜手維護家族利益。

陳志龍更指出司法體系有傲慢、怠惰、反理性化、自我封閉、改革捨本逐末、神秘教派化、風紀疑慮等傾向。他更以白蘭地等級V.S.-V.S.O.P.-X.O.來寫照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來形容終生職特色使得司法體系彷彿是「釀酒系統」或「醬缸文化」,毫無改革進取動力;司法人員的地位及待遇完全取決於在這個「酒缸」中「泡」了多久,而非靠專業或努力。

陳志龍以司法的民主化、科學化、自由化、及可檢驗化,強化邏輯思維與客觀證據法則,來帶動司法改革。#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3

加入時間: 2010.01.26

儀儀

加入時間: 2010.01.26
40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台灣司法系統的教父色彩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1,257篇報導,共11,66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1,257篇報導

11,66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