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捕獸夾殘害元兇是誰 資深媒體人張寶樂請侯寬仁檢察官協查

文字-A A +A

經過台北市捷運文湖線中山國中站,在人潮中,你有注意到這幅廣告看板嗎?一幅血淋淋的大型發光體廣告看板,畫面是一具沾染殷紅鮮血的捕獸夾旁,一隻貓兒被截肢的慘貌,另有四幅照片,都是貓兒被捕獸夾殘害狀況,圖上有一句大字警語:「你家的寶貝,有可能成為下個捕獸夾的受害者」!下面還有三行小字提示警句。資深媒體人、太平洋日報社長、道教月刊主筆張寶樂就被這幅景象震懾住。「我不知道每天成千上萬的匆匆捷運乘客,看到此幅畫面作何感想,但相信絕大多數人一定同情那隻叫花花的小貓,內心必也譴責那名濫鋪捕獸夾的渾蛋。」張寶樂表示,看到血染的殘害鏡頭,自然激發出人們同理和同情心,當下次看到有人濫鋪捕獸夾時,一定會制止,或舉發制裁這個渾蛋。   

資深媒體人張寶樂用手上那支筆,長期默默耕耘,關懷社會弱勢、關心司法改革,他痛斥在號稱文明法治的社會中,仍然常常有人喪失天良,在人們生存的角落中,或明或暗的鋪設捕獸夾殘害無辜者,或為滿足他們的私慾,或為彰顯愚昧權威。張寶樂要用筆揪出這喪失天良者,有隱身在司法界中,以司法作捕獸夾,殘害了許多靈命,傷筋挫骨,血流遍地。更令人怨憤的,這喪失天良者把神聖的司法裁成美麗法袍外衣,掩飾他偽善惡毒的相貌。張寶樂指出,他殘害的不止是獸類,而是應該視作手足兄弟的同類;他殘害的不是一、兩位,而是一件件,一群群;他殘害的不止是身體血軀,還有魂魄靈性;他殘害的不止是個體生命,而是一個司法制度;他殘害的不只是個別人權,而是整個社會公義;他殘害的不止是國家根本命脈,而是人類賴以永續存活的珍貴良知德性。」張寶樂揭穿這喪失天良者,在他種種殘害行為下,他面向人們的不是良心萌發的羞愧,而是驕傲的掌聲,被舉為模範的獎勵標榜。

    司法正義無法彰顯、司法人權不斷遭到凌遲,張寶樂提到這些令他心痛至極的現況,罪魁禍首就是「捕獸夾」-檢察官的濫權與傲慢。他提到臺灣司法界有位大名鼎鼎的檢察官侯寬仁,當年起訴告發的周人蔘電玩案,一舉起訴197人,包含30多名官警,審理過程中,院方竟發現多起偵辦過程的程序瑕疵,最嚴重的部分,就是典型常用的『押人取供』,甚至有疑似偽造文書,出現同一枚指印兩頁前後無法對齊的不連貫拼湊筆錄。除了周氏被繫獄多年,許多遭牽連的警界人士,也紛紛丟官去職,最後雖冤情大白,卻也討不回失去的一切。

張寶樂也提到被檢察官起訴追殺的太極門案,檢察官羅織太極門師徒四人,罪名包括涉嫌詐財、逃漏稅,看似稀鬆平常,卻隱藏凌遲絕招。而「養小鬼」的罪名,更玄妙奇特,令凡人不可思議,受起訴者,經十三年纏訟,法院三審均判無罪定讞,甚至創下臺灣司法界矚目的無更審記錄前例。張寶樂認為造成侯寬仁聲名大噪的,則在對馬英九特別費案的斷章取義筆錄,不愧為一代傑作。

侯寬仁除了在馬英九總統的特別費案,偽造筆錄,被馬英九一狀告到法院。他所承辦的其他首長特別費案,其中根本就沒有偵訊過前副總統呂秀蓮,而呂秀蓮連被訊問辯白的機會都沒有,就在任內就被起訴了,其他被侯寬仁起訴的還有前行政院長游錫?和前總統府祕書長陳唐山,但對於當時搭檔參選總統副總統的前高雄市長謝長廷和前行政院長蘇貞昌,侯寬仁卻給予不起訴處分,而遭人抨擊起訴標準不一,政治力介入。另一位被侯寬仁起訴的前中央評議委員張俊宏掏空全民電通公司背信案,亦遭指控係政治對手羅織罪名。

    前文所述捕獸夾殘害貓兒的圖幅中,三行小字內文是:「她是花花,台北市中山區捕獸夾濫用下的受害者,前腳已截肢。為杜絕捕獸夾在城市、山林被濫用,造成更多無辜生命的犧牲,無法彌補的傷害。臺北市已全面禁止使用,違者將處以新台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七萬五千元以下罰鍰。」張寶樂表達感謝臺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製作了這幅廣告,必然大量減少人間再犯這種殘酷錯誤。「人們在檢視殘酷暴行中激發出同理和同情心,但是,對那些躲在司法外衣內,卻又以司法作捕獸夾的更殘酷元凶,怎麼處置呢?」他反問。

    「太極門事件」中,歷經十年七個月司法審判,最終三審宣判無罪,無詐欺、無逃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其間,監察委員趙榮耀組成調查小組,於91年做出調查報告,指稱檢察官侯寬仁處理本案有八大缺失,並要求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但是,臺灣高檢署卻在監察院要求調查議處八年後,才表示自我完成調查,結果卻以侯寬仁所為是「行政責任」,而今年「行政責任的十年追究時效已過,無法懲處」。對於侯寬仁在司法界的崇隆地位,是不容撼動的;張寶樂痛心,當今社會人權還不如一隻貓兒被重視。有感於如今,許多罪大惡極的死刑犯,為「保障」他們的人權,不斷的採取「釋憲」手法。對高檢署在「八年」才完成內部調查的「時間」問題,該怎樣計算,張寶樂建議,當年苦心調查本案的趙榮耀委員,何不思量走走「釋憲」之途,看看法界是重視死刑犯,或是重視受冤案者?

日前侯寬仁透過媒體表示,過去十幾年來,為此案已接受過多次調查,包括到監察院接受約談等,也寫過多次報告,並表示當初監察院只由一名監委對太極門案進行調查。事實上91年間監察院是由廖健男、李伸一與趙榮耀等3位委員申請自動調查,並經16位監委聯席會議決議,詳列侯寬仁八大缺失,函請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而侯寬仁卻聲稱只有一位監委調查,明顯與事實不符。

    至於,侯寬仁檢察官自認他是法界的模範榜樣,在人不如貓社會觀瞻裡,資深媒體人張寶樂建議,倒可請他幫幫忙協查一下,受捕獸夾殘害的花花元凶到底是誰?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0.01.26

儀儀

加入時間: 2010.01.26
40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司法捕獸夾殘害元兇是誰 資深媒體人張寶樂請侯寬仁檢察官協查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0,073篇報導,共11,63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0,073篇報導

11,63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