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稅收固重要 行政廉政法更迫切 謝聰敏籲 司法改革要轉型 先保障人權

文字-A A +A

馬總統於5月31日在府內接見法官協會代表,針對審議中的「法官法」草案,希望能盡快完成立法,因為當中牽涉許多民眾期待的司法改革內容。此外,馬總統認為很多司法改革議題,不一定要透過修法,可以透過慣例逐步實踐,他不認為需要在總統府成立「司法改革委員會」,以免總統府變成太上機關。儘管馬總統對司法改革進度很有信心,但民間從社會矚目之司法改革來診斷,給他就職二周年在司法改革的成績卻評為「零進度」。此外前國策顧問謝聰敏談到司法改革的重點,從戒嚴狀態轉到民主政治,轉型沒有做好,因此呼籲:「要把人權的保障納進去。我們國家稅收固然很重要,行政的廉政法也很需要。」

馬總統於5月31日在府內接見法官協會代表,針對審議中的「法官法」草案,希望能盡快完成立法,因為當中牽涉許多民眾期待的司法改革內容。此外,馬總統認為很多司法改革議題,不一定要透過修法,可以透過慣例逐步實踐,他不認為需要在總統府成立「司法改革委員會」,以免總統府變成太上機關。儘管馬總統對司法改革進度很有信心,但民間從社會矚目之司法改革來診斷,給他就職二周年在司法改革的成績卻評為「零進度」。此外前國策顧問謝聰敏談到司法改革的重點,從戒嚴狀態轉到民主政治,轉型沒有做好,因此呼籲:「要把人權的保障納進去。我們國家稅收固然很重要,行政的廉政法也很需要。」

近來社會各界對落實司法改革聲浪不斷,前國策顧問謝聰敏於5月29日接受媒體專訪時,從戒嚴時期談到當今台灣司法改革的問題癥結,還談到目前高居民怨的「稅務人權」與「冤獄賠償全民買單」等問題。很早從事台灣民主運動的前國策顧問謝聰敏,曾在戒嚴時期被以叛亂罪嫌起訴。他從解嚴以來台灣司法的進步談起,認為戒嚴解除,平民不用受軍事審判,是一大進步。但實際上卻沒有做好「轉型」工作,從戒嚴狀態轉到民主政治,轉型沒有做好。謝聰敏指出:「比如說讓人家伸冤的,沒有伸冤;讓人家上訴的,沒有上訴。」他舉例大法官會議,很多應討論的地方,不敢討論。他曾要求大法官解釋戒嚴,台灣又沒有戰爭,怎麼能夠實施三十八年?沒有總統宣佈怎麼能夠戒嚴?

 對於目前司法改革的首重工作,謝聰敏直指「人權保障」,曾經任職於法務部的他例舉需要改革之處,譬如監獄太擁擠、法官幾乎他高興做什麼就做什麼,法官還可以高興押多久就押多久。他強調:「法官沒有監督,沒有建立一個制度。在法官裏面本身要建立一個法官法,實際上也沒有做。」他提到法官素質的問題,建議要有淘汰的制度,尤其過去戒嚴時代,政府派很多軍法官到普通法院,所以司法界到現在還是龍蛇雜處。

 針對高居民怨之首的「稅務人權」議題,謝聰敏直指「行政法的系統是最有問題。」並就中、美現狀分析比較,他談到美國稅捐機關可以帶槍,權力很大,可是他們有「申訴制度」。而我們稅捐處不能帶槍,雖沒有美國稅捐處那種權力,若發生事情或造成錯誤,人們卻沒有申訴的機會。謝聰敏指出行政法是形式,從申訴的程序到行政法院,人民幾乎沒有講話的機會,這恐怕有很多改革的地方。對於這項問題,他強調:「要把人權的保障納進去。我們國家稅收固然很重要,行政的廉政法也很需要。」他談到前法務部長陳定南任內想建立一個陽光制度,可惜立法院沒有辦法通過。

 另一個民意高度關切的「冤獄賠償全民買單」問題,謝聰敏認為若沒有賠償制度,法官更沒有忌憚。他質疑法官是不是工作太重,幾乎就是延用,譬如一審、二審、三審,幾乎照抄也沒有認真辦案,連卷宗都沒有看完。他建議辯護制度要改變,過去檢察官起訴後,由法官處理,他不出庭,檢察官出庭對質應該要。

謝聰敏強調應該建立廉政制度,如果做幾任法官下來就那麼多的財富,是很奇怪,就應該查。可是我們一直沒有辦法建立廉政制度。他說:「像台灣的貪汙本來也算很嚴格,可是一審判得很嚴重,二審就減輕,三審就回家了、沒事,大部份的案子都是這樣子,這中間很妙、政治的作用。」他認為整個風氣這樣,整個清廉就有問題,問題很多。他認為應該有嚴格的司法制度.過去陳定南想用政風處來設立一個檢查制度,可是政府機關本身的反對,所以沒有建立,所以制度本身是有問題。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0.01.26

儀儀

加入時間: 2010.01.26
40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國家稅收固重要 行政廉政法更迫切 謝聰敏籲 司法改革要轉型 先保障人權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1,377篇報導,共11,66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1,377篇報導

11,66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