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愛滋感染者Victoria:與父母相處間的課題因為HIV而有了轉機|國際婦女節|露德協會

文字-A A +A

2015年出國工作前去作了體檢,醫生發現在X光片中我的肺部區塊完全模糊,當時找不到任何原因,花了將近半年和經歷三次插管後,引發併發症轉到隔離病房後,才發現我感染了愛滋病。醫生主動告訴我爸,他的女兒感染了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爸爸一開始並不知道這是什麼疾病,查了維基百科後才知道就是HIV引發的疾病。當他試探性的問我知不知道什麼是AIDS時,看到我露出納悶的表情後,為了不傷害我,就不再主動跟我談起。現在回想起來,確診感染愛滋的那一陣子,我完全傻住了,心理總會浮現各式疑問「我到底生了什麼病?為什麼我會生病?」

2016年過年後回到醫院繼續治療肺部時,醫生的第一句話就是「你趕快坐好!你的死期到了,如果你再不治療,一定是死路一條。」我非常錯愕,明明過年時身體狀況都還好好的,沒想到醫生卻會這樣說…,儘管醫生試圖跟我介紹HIV、AIDS,但到走出診間的那一刻,我都還是停留在錯愕、驚訝、不知所措的狀態。我不知道我怎麼會生病,不知道未來該如何照顧自己,該如何生活下去。看診結束,我根本不想回家,漫無目的地騎車。我非常累,情緒很複雜,就大聲地哭、大聲地喊,不斷責怪自己、責怪老天爺,也想就直接跳河自殺,不過也因為覺得跳下去一定會很醜,所以就打消念頭,默默騎車離開。

“我好不容易從美國回來,我才26歲,為什麼會在想孝敬父母時,發生這種事?”這句話不斷出現在我腦海中

那天,我不敢回家,我不知道如何面對父母,我選擇窩在朋友家休息。我明顯癱軟、四肢無力,喘不過氣,只能一直大力捶打胸口讓自己呼吸。直到隔天早上爸媽都出門工作後,我才敢偷偷回家裹著棉被偷哭,覺得自己很髒、沒有價值,不斷把一般人對HIV的錯誤認知往自己身上貼,覺得人生徹底完了。崩潰的情緒直到爸爸回家後才有了暫緩的機會。晚上七點多爸爸回家時,看到躲在棉被裡不斷顫抖的我,似乎有了預感輕輕地拉下我的棉被跟我說「吃飯了,女兒吃飯了。你不要難過,不論你怎麼樣,家人永遠都會陪在你身邊…」

後來爸媽幫我買了專屬的洗衣機和餐具,生活上我的衣服分開洗、吃飯時也改成了公筷母匙。儘管他們是想保護自己,也希望避免我感染上其他疾病,但當他們說出「這個碗你不可以用,去拿免洗碗筷」時,我會明顯感受到跟他們是分開的,心理感受非常不舒服。雖然我知道他們是愛我的,但HIV就是存在,所以我跟他們還是會有疙瘩和尷尬。在我們之間,除了相處上的轉變,原本關係間存在的問題也因為HIV的緣故終於被看見。在關係裡,我一直是一個不斷壓抑情緒的人,但感染愛滋病後,這些被壓抑的情緒突然在一夕間爆發,直到和個管師一起去看身心科後,才意識到我們之間本來就存在一些問題。

不過,跟家人和朋友相處,也不能總是把自己的處境怪在對方身上,所以這幾年我一直在學習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這不是自私,而是嘗試將疾病轉念成一種祝福。雖然莫名得了AIDS,但我相信其中一定有特別原因,我努力去幫助跟我一樣的人,也開始覺得感染愛滋並不可恥,反而如同VVIP一樣榮耀。儘管這世界上感染者是相對的少數,但我相信,只要有人願意站出來幫助他們,我們一定能拯救許多生命。

本文感謝女性愛滋感染者Victoria接受採訪

擁抱女性系列 《她說Break the Silence─女性愛滋感染者的社會樣貌》

#我們與愛的距離 X2020女性帕斯堤培力營

#露德協會 #愛滋暨藥癮社區照顧 Community_care_for_PLWHAD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1.03.01

台灣露德協會

加入時間: 2011.03.01
319則報導
18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女性愛滋感染者Victoria:與父母相處間的課題因為HIV而有了轉機|國際婦女節|露德協會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8,264篇報導,共11,54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8,264篇報導

11,54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