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假期保留熱門山屋床位疑雲重重 山友盼能撥雲見日!

文字-A A +A

端午假期保留熱門山屋床位疑雲重重 山友盼能撥雲見日!

 

※ 懷著厚望 定會失望/ 其實這個說法我未忘/ 情若太狂 叫你怯慌/ 然後我要背起這罪狀/ 連坐立亦會不安/ 若然讓慾念曝了光/ 明日追憶都變得骯髒/ 無謂勉強愛你去叨光。(歌曲《唉聲嘆氣》,詞:林夕) ※

 

元.楊文奎《兒女團圓》戲曲有句話說:「我叮囑他這樁事,則除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又說「有甚事叫喚聲疼,沒來由出醜揚疾。」吵也炒得沸沸揚揚的黃金假期連假期間,被懷疑有「特權」保留山屋床位之訊息,由於相關部門沒出面說明,或講不清楚?引發更多、更大疑慮?要讓這把燒旺的火「自動熄滅」,恐怕沒那麼容易?即使會「不了了之」,難道相關公部門及被指涉單位的形象都可以不顧嗎?人必自賤而後人賤之,豈能輕忽?

向來,北一段志工上山去遂行任務時,不是都住在南湖山屋的小「閣樓」上嗎?「北岳」(新北市山岳協會)常年認養北一段步道,佩服那些資深嚮導無怨無悔且自費的執行工作,他們沒有怨言、沒有特權、沒有炫耀!有的只是一股熱騰騰的服務之心,及維護大自然環境於正常,如此而已!百岳老查到南湖山屋每都會去查看閣樓上的志工認不認識,若認識的則會和他們聊聊,深深覺得為善不欲人知的付出與低調,是多麼的可貴!只是,近日看到這則太管處的公告,不知其他多多的山域志工們的心裡感受如何?

迄今(2020.06.01.上午6時)太管處有關「臺北市出去玩戶外生活分享協會」,於端午連假(0625-28)期間保留雲稜山屋及南湖山屋各12個床位以為淨山之用的官網公告(「本處步道認養單位…,『臺北市出去玩戶外生活分享協會』於109年6月25日至28日,於南湖大山步道辦理淨山活動,保留以下山屋床位,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1.109年6月25、27日雲稜山屋各12個床位。 2.109年6月26日南湖山屋12個床位。」),並未修正亦未撤除?

惟日前,山友山光兄向有關當局陳情,同時也將陳情文寄給「臺北市出去玩戶外生活分享協會」,山光兄昨日也在百岳老查臉書該篇章留言貼出,該協會回覆給山光兄說,該會「未取得志工室床位,亦未取得一般床位,敝會身為合約乙方,僅能說明於此。」這就奇了,1.官方保留床位給你,你卻說不但志工室沒有,連一般床位也沒有取得?2.欲說還止,到底在顧忌什麼?協會是簽約的乙方,這裡面到底藏著什麼文章,你協會非「吞下去」不可?各位山友,「山屋床位疑雲」這齣大戲,劇情越來越高潮跌宕懸疑?非繼續看下去不可!

這個訊息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該床位保留之事,好像羅生門般?還在打迷糊仗?還在唬弄?該協會似有隱情?甚或有「冤情」?作為一個光明磊落行善的登山社團,不該出面把話講清楚嗎?遮遮掩掩予事情澄清並無助益,甚至會引發更多聯想與揣測?而官方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尤其要公開說明,因為此事由你官方的網站公告而起,火既已點燃,不該出來滅火嗎?還能笑罵由他笑罵,當官自我為之嗎?身在公門,有很多不可想不能想、不可為不能為、不可有不能有的「便宜事」或「名利事」,豈能不察?

「事到如今,我豈不知自悔!但作過在前,悔之無及耳。」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行政高層長官不是一再強調各級官員「對不實消息積極澄清,勇於為政策辯護」嗎?問君南湖山,心知白雲外?太管處長,不要再「一身如藏」,出來「辯護」幾句吧!大官僚決策,豈容草草?青山知我意,諸多山友都在等答案!

~ 百岳老查 2020.06.01.

 

附 記:

似乎有人在說謊?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前蘇聯流亡作家索忍尼辛說:「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在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本照片是百岳老查某年月日的一次「南湖中央尖」縱走,一早在南湖山屋出發前風雲變色大起霧雨情況。騰騰只自飛,朝隨風鶴去,暮逐雨龍歸,登山遇壞天氣,總讓人顛倒情思且想得更多,或直接、或婉轉都驚悚、都濃郁在既熟悉又陌生的山域裡。聆聽山頭風雨聲,人之感情糾纏著山之感情,世少知音,唯山悅己!黃金假期要求保留山屋床位,這筆「爛」仗,既不智又難分解!公告虛幻真假,搞得看倌們眼花了?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495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端午假期保留熱門山屋床位疑雲重重 山友盼能撥雲見日!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6,684篇報導,共11,17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6,684篇報導

11,17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