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台北市的台北市 社子島開發將何去何從?

文字-A A +A

當地小學生下課後在農田嬉戲。記者邱海鳴/攝影

 

記者/ 邱海鳴

(資料為2019年七月)

「退回主計畫!解除禁建!就地改建!」六月五日台北市政府前廣場上演著「划龍舟」、「炒地皮」行動劇,社子島自救會帶領數十位居民前往市府請願,其中不乏許多70、80歲的長者,頂著33度高溫,聲聲喊到:「我們要沒有家了,請政府保護我們!」但是對於社子島開發案,市政府打包票說是由全體居民投票決定,且採用六都最佳的補償方案。究竟,社子島出了什麼問題?

北市地政局副局長易立民(左)接下居民請願書,民眾難忍怒火大聲抗議。記者邱海鳴/攝影

 

先天不利、後天坎坷的社子島開發

社子島位於基隆河與淡水河的交界處,地處氾濫區的社子島,在56年前的葛樂禮颱風侵襲時,淹水奪走了224條性命,於是在1970年被經濟部劃為限制發展區,自此長達49年的禁建開始了。2005年員山子分洪完工,降低下游氾濫機率,社子島解除禁建、開發的議題又浮上檯面。但歷任市長所提方案,從陳水扁、馬英九到郝龍斌提出的「台北曼哈頓」,都因防洪問題難解、開發預算過高等原因宣告失敗。

社子島(左)位於淡水河、基隆河交界處。記者邱海鳴/攝影

而當前柯文哲提出「生態社子島」開發案,接收了前項計畫所收集的資料,以及工程技術的提高、市區發展飽和的情況下,開發案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進度,開始進行第一區段徵收,包括安置、補償條件的確立、當地環評進行。但計畫至此遭到社子島居民的激烈抗議。

 

代表性不足的主開發方向

前社子島自救會領導幹部陳朝燦說,事實上柯市府曾提出三種開發案,最終以i-Voting網路投票,在三成五的投票率,五成九的支持率下決定是「生態社子島」,換算下來僅僅兩成居民支持生態社子島。

他還提到,投票是透過網路投票,只要有身分證字號以及社子島戶籍即可投票,除了導致不理解電腦的長輩有投票上困難外,也使得沒有戶籍的居民沒辦法參與,而這些沒有戶籍的人佔了社子島人口數的四成。

陳朝燦質疑,如此代表性不足、不具法律效力的民調,竟是市政府唯一的依據。「他有他的行政裁量權啦,很多事情他說了就算」,陳朝燦笑說。

陳朝燦。記者邱海鳴/攝影

 

不近人情的法理正當 被拋棄的弱勢族群

市政府規劃的安置與補償措施中,最有爭議的是不到二分之一的土地補償、安置條件的嚴苛與方式不定,以及措施不符合當地狀況。

社子島自救會幹部李世勳說,當地很多居民只是想要自己的土地自己住,但徵收後居民最多只能拿回原本土地大小的四成,根本不夠居住。而且公宅的居住方式是垂直居住,單間坪數較小,這樣就有可能造成社子島傳統農業大家庭被分割。

再者安置方案,市府規定要有「屋」或「地」其中之一才能夠有購置公宅的資格,李世勳指稱市府所認證的「屋」、「地」太過嚴苛,房屋必須要有獨立出入口、衛浴、廚房等等,不符合當地三合院的居住方式。而「地」的認證則要超過徵收土地一定比例,但社子島當地的土地權複雜,甚至能以千分之一作計算,市府的計算方式會使很多人失去承購公宅資格。

李世勳補充道,承購公宅還需要有一定的財力,而一般居民要承購公宅無非就是向銀行借款,但居民中很多人都沒有資產能夠抵押,銀行根本不會放款,也就是有了資格也無力承購。(註:市府後來有放寬部份安置條件,詳如連結:https://reurl.cc/exzngK

當然,沒有承購資格的人也有機會有承租資格。市府規定,居民必須要設籍在居住地,並且要有居住事實。陳朝燦說,社子島有許多居民是因為工作而選擇居住社子島,但幾乎都是租屋族,房東通常不會讓他們將戶籍設進去,一旦面臨開發,這些人會被趕走,如此房東才能搬進來,取得「居住事實」。

陳朝燦說,自己家的三代幾乎都居住在社子島,但也都是租屋族,戶籍根本不設在這裡,而他自己平日身兼四份工作,全為了家中三個小孩的開銷。如果開發進行,自己也會失去落腳處,同時也失去工作機會,他無奈說:「如果居民決定要開發,我也不會去反對,也許是我比較『宿命』吧。我認為全家人在哪裡,家就在哪裡。但能留在這裡是最好的。」

李世勳。記者邱海鳴/攝影

 

前車之鑑 洲美開發案

洲美里與社子島浮洲在文化上有密切交流,而洲美開發案的許多例子也影響居民對社子島開發案的想法。

李世勳提及一個洲美的大家族,家族原本是由五戶組成,在洲美的安置計畫下,由於其中三戶坪數不夠,最終只獲得了兩戶的承購權,導致家中為了爭奪承購資格而分裂,「父母親親眼看著兄弟姊妹為了承購權大打出手,最後得到承購權的家庭去貸款,而其他三戶從此失聯沒再回來。」

而洲美開發案的過程也十分顛頗,光是建設商就在開發途中倒了兩家,工期延宕了十年才完成第一期公宅,卻在完工沒多久就被發現許多瑕疵。鎮安宮的居民們邊喝茶邊看電視,不屑地說:「伊ㄟ厝,蓋那個房子啊,剛就去就漏了」、「洲尾啊、洲尾開發阿大家攏散落啦!」也因此對於市府向居民保證,第一期公宅會在三年內完工時,陳朝燦調侃說:「洲美才600戶,社子島4600戶,洲美都蓋了十年,社子島有可能嗎?」

鎮安宮,居民正要騎腳踏車回家。記者邱海鳴/攝影

 

文化-居民與居民、居民與市府、社子島與台北市

陳阿其正賣力的展示它拍下的神蹟。記者邱海鳴/攝影

 

「喔~你有看到那個火嗎?他、他會變化一個神明出來喔!」「你有看到嗎?看得清楚嗎?齁~」龍鳳宮的負責人陳阿其,如數家珍般介紹他拍到「燒香燒出神明」的時刻,正當他滔滔不絕的時候,旁邊還坐著幾個伯伯喝茶聊天,大老遠就衝著遠方帶阿嬤出來散步的外勞吆喝。而對街沒多遠的坤天亭,幾個阿婆唱卡拉OK唱得起勁,完全不顧一旁的地政局人員正在向人解釋開發案。再過幾條巷的景安宮,一群人圍著電視,嘰嘰喳喳地罵著電視劇裡的壞女人。

這就是社子島,完全不像台北市的地方。水平式的鄰里關係、以宮廟為中心的生活圈、獨有的民俗活動等等,以及社子島居民因為歷史情愫,地域性地分成九個庄頭,直到現在仍有些隔閡。比起這些,開發案將帶來的社區管委會、垂直式的鄰里關係、國際通俗化的生活習慣,似乎是那麼格格不入。

南瑤宮北上繞境,於坤天亭參拜休息。記者邱海鳴/攝影

李世勳舉了洲美的一個例子,洲美有個讓土地公輪流換家住的獨特習俗,居民會聚集起來扛轎、沿路放炮恭送土地公到另一戶人家中,是當地的重要節慶。但當開發完後,協調居民的角色逐漸從廟宇,變成社區管委會。而新進的住戶因為較缺乏認同而反對舉辦,於是這個特色節慶也就逐漸式微。

為避免開發案「不合身」,富洲里里長陳惠民表示,他目前的工作就是促進里民去主動接觸市府的工作站,協助較弱勢的居民能讓市府知道當地的情況及需求,陳惠民也希望市府能真正來參與當地,而非「做個樣子跑跑程序」。對此,市府駐社子島工作站人員表示,基層工作人員有積極在社子島進行調查,每位同仁都很重視社子島居民的需求,「但也許內部長官有他們的困難點,我們也得多加體諒。」不過當提起社子島其實有九個庄頭時,他驚訝道:「難怪!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們不願意住在同一棟公宅裡了!」

社子島慶端午龍舟大賽。記者邱海鳴/攝影

 

存何「居」心 居民心中的社子島未來

社子島八段一隅街景。記者邱海鳴/攝影

社子島被馬路分成三段,七段、八段、九段。其中,七段最靠近社子,所以外來居民最多,大部分是因為工作關係而在社子島租屋,因此是最反對開發案的一群人,而社子島自救會也主要活動於此。

而八、九段則主要是原當地居民組成,雖對開發案不抱好感,但比較能夠接受。陳惠民里長表示:「我不反對開發,但現在市府給出的條件不能接受。」而助理陳朝燦則說:「社子島不開發也不是辦法,公共設施實在缺乏,而且土地權太亂,要更換排水溝的蓋子,還得找到所有權人蓋章同意。」他也說道,不完全反對開發,也是不再被邀請至自救會的原因。

有些居民認為,開發只是圖利財團,開發不只破壞了生活型態,還得拆屋搬家,最後得利的也不是居民。「我住得好好的,為什麼要開發?」;也有些人認為應該開發,但現有條件完全不能接受。景安宮主委黃丁財說:「我們非常贊成開發,你都應該補償我們,禁建壓榨了我們五十年,家家戶戶這麼辛苦地在這邊,你給我們了什麼?」

社子島禁建五十年,這塊台北市的處女地是每任市長、每個建商的必爭之地,如今社子島將依照都市計畫法進行區段徵收,但這片宗教文化、居民組成、生活方式都與台北市大相逕庭的「台北市」,真的能夠用都市的眼光,去做發展規劃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對社子島居民來說,要讓他們說說看他們期望的未來,或許不用一場場的聽證會,也不用一張張的意見單,一袋瓜子、幾包茶葉,就能夠閒聊一下午,聊這個「島」的過去、現在及未來。

社子島一隅。記者邱海鳴/攝影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Ray Yang

拖了整整50年,總該有個解決。徵收條件要人人滿意哪有可能,老天爺都做不到。不然我們繳稅給天龍國,沒任何公共建設,對我們公平嗎?

0

加入時間: 2019.03.15

邱海鳴

加入時間: 2019.03.15
4則報導
2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2:07

端午節前進社子島 防疫新鯨神

2020-08-14
瀏覽:
1,145
推:
0
回應:
0

保育在我家!社子島生態教育闖關趣

2019-09-23
瀏覽:
2,286
推:
55
回應:
1
2:52

被剷平的聲音-協調會之前 大觀苦行

2019-03-18
瀏覽:
2,317
推:
7
回應:
0

不像台北市的台北市 社子島開發將何去何從?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590篇報導,共11,26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590篇報導

11,26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