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好友邱思慎的三重奏欣賞與藤子海雅紀錄片

嵌入:
文字-A A +A

零一九七、《藤子海敏:寂默鋼琴師》:姊妹作的回顧(四十一)

連續兩天跟思慎出遊,身體狀況不好,首先是累、沒睡飽。大概是這樣子,肚子怪怪、頭昏,好像感冒了。也不知道是否如此,情緒波動大,思慎提到8號麵館為何關門。我忽然發現,如果沒關的話,我離開淡水來到台北,都會順便去吃午餐的。我要吃滷肉飯的泡飯,好甜啊。

這麼一說的時候,內心百感交集,無奈、失望。我吃不到了啊。好像失戀了一般。這兩年愛吃的生魚片、基督教老闆的稀飯,甚而淡水中學的尋根園常帶來訪朋友去的地方也要換老闆了。那可愛的老闆也要回建自己的單位了。啊!更難過了。

不過今天來不是來難過的。我發現,我雖然音樂、電影、書籍接觸很多,可是身邊沒有人可以分享。以前還有Oking老師在指導我。說分享,其實是別人指導我。永清也是這樣子的,指導我文學。田老師指導我當系主任、待人接觸。

而思慎呢?最快樂的事情,當然是兩個獨身的男性似的,分享觀看異性的心得與感想囉。以前則是聽Oking老師說。而思慎看的更多更多了。對的,思慎就是看,還有聽。也就是現場的,就算是電影,在大螢幕、音效上,也是一樣的道理。更不要說舞蹈了。還有古典音樂啊。當然,他接觸過很多美好的女性。

這種現場的舞蹈、電影、演奏,而且還有繪畫與新書發表。真是了不起的思慎啊。如前天到了林麗玲的畫展,已經寫過了。昨天下午則又有機會跟著思慎去板橋府中的市立交響大樓。聽了三重奏,都是留德回來的。演奏了舒伯特、莫札特、貝多芬、拉赫曼尼諾夫。

只是音樂聽了是聽了。現場的效果,當然與音響不同囉。那小提琴,大提琴,還有鋼琴。只是我更注意音樂家的表情,還有拉弓、指法,還有彈琴的樣子。我也拍了一些他們的手的特寫。看他們的手有無比較大。

對的,在現場的氣氛與動作的觀察,隨著音樂,我的筋骨好像就鬆開來了。那些音樂有如按摩一樣,這種是在宿舍中聽音響,有完全不同的效果。身體真正的放鬆了。而且聽得很認真,不是一邊聽一邊做功課。

晚上則思慎帶我去看電影了。後來看了才知道這是新北市的紀錄片電影院,放的片都是紀錄片的。

而我每次跟思慎去電影院,一開始都會睡著的。氣氛太好,坐得太舒服了。特別是幾天來睡眠不好,身體也感到敏感。或許也是紀錄片的關係吧,感到枯燥,沒有戲劇性的緊繃。

不過,我也不敢睡太久太熟,因為噪音會吵到大家,思慎會推我。但是,漸漸的,我被這紀錄片吸引了。首先是她談的蕭邦,很有感情。甚而整部片讓我哭了三次呢。

第一次哭的時候,是一半的時候吧。但是我忘記是怎麼回事讓我感動的眼淚就掉下來了。除了幾次的音樂外,有一次是鐘,她幾次的嘗試的失敗,鏡頭從上往下,太美了。

還有藤子惠畫畫,至少她小時候用畫畫來寫日記,她對於母親的眷戀,她的父親拋棄他們。而在日本他們的德國血統與長相,被日本人所排斥,歧視。還有他的耳朵竟然聽力喪失大半了。

他似乎沒有情人,愛人,沒有婚姻。他幾歲了呢?在拍紀錄片的時候,快要七十歲吧,然後他看著年輕的指揮,還產生了愛意。啊!這多令人感動啊。他的金髮,應該是染的,有點駝背,還有他為自己特大的手掌與手指,從小感到自卑。但是他多麼希望自己回到十七歲小女孩的時候呢?愛情可以讓他快活了好久。我感動身受啊。可是他一個女士,還有一個年紀。讓我感動。

他意外的成名已經是七十歲之後了,可是我怎麼都不知道這個人呢?他的鋼琴我聽得確實感動,不錯。他不是技巧派的,而是自由的詮釋的。可是有人批評他談的太古典了。

他喜歡好多老房子,特地也添購了。他愛他的貓與狗。還有許多照片。他到處的表演,坐著飛機,火車,計程車。還有接待他的朋友。還有她不斷地想著嚴格的媽媽。媽媽住過那裡,他出生在那裡。

一開始紀錄片,他是何時在德國出生,被父親拋棄在日本。他又何時回到德國留學。大概在巴黎一直混的不好,90年代才回到日本。日子真過的很慘。我真為他難過。也因此當他出名,我流淚了。

我跟思慎提到拉赫曼尼諾夫的電影,冬青樹。沒想到晚上的紀錄片也出現這代表的花,是紫丁香啦。這又讓我想起自己的可憐的好友,死了。

我還記得說她一天要彈四個小時,我非常的驚訝。當然我以前早就知道了專業鋼琴師是如此的。不練就會手指僵硬。可是直接聽一個音樂家這麼說,看她這麼做了,我還是很驚訝。羽球選手,我看也是差不多的。但是,兩者不可以比較。

我也聽過李魁賢這麼說過,每天要寫五百字。這是他聽一個大作家這麼說的。當然李魁賢也早就是大作家了。那我呢?我現在所寫的算什麼呢?那麼的口語、粗淺。有情感嗎?有思想嗎?有表達的清楚嗎?讀者不想看啊,太多字、太累了?有趣嗎?有所謂的文學性嗎?亂七八糟、斷句不明嗎?沒有什麼技巧可以欣賞嗎?大概都是吧。

最後要結束時,他終於提到父親,而雖然拋棄他們,但是從他是一個好藝術家,藤子認為他應該不壞。當然囉,那種想念,想念產生的遺憾,永遠是遺憾的。

他追尋的歷程,不也跟我一樣嗎?對老舊的東西存在著感情。而我的平實、口語的文字、我的技巧呢?而他被批評老舊的彈法呢?他有他的一套講法。而他也終於被肯定了。我也要尋找自己,除了素人畫家外,我的風格,我還學習到

虛構的傳記,虛構本身就是小說的技術啊。人稱是我,但不是現在的我,是我想像的17歲的我。而且明顯的在暗示上的意義,有現在的我意念在裡頭。

我就寫到此吧。還有什麼這一天的有趣的,再補吧。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18.10.28

錢鴻鈞

加入時間: 2018.10.28
111則報導
111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5:03

溫泉季中談北投社的認識與身份正義

2019-11-03
瀏覽:
1,326
推:
2
回應:
0
9:59
9:57

大作家傅銀樵 造訪台文系主任錢鴻鈞一席談

2019-07-02
瀏覽:
2,299
推:
24
回應:
0
9:58
9:57

孫大川談林瑞明 於國家台灣文學館紀念研討會

2019-06-30
瀏覽:
2,885
推:
9
回應:
0
9:59
9:58
9:59

客語讀書會 書目《天堂與地獄—武陵高中成長記》

2019-06-27
瀏覽:
2,428
推:
10
回應:
0
9:47

與好友邱思慎的三重奏欣賞與藤子海雅紀錄片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9,940篇報導,共11,97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9,940篇報導

11,97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