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子民在台灣(上) 作者:江蓋世

文字-A A +A

 

20081227下午3時,我走到圖博人靜坐區,找到會長蔣卡,跟他們一些人席地而坐,聽起他們如何逃難,他們如何翻山越嶺,他們如何在尼泊爾、印度寄人籬下,他們如何千方百計,飛來台灣……。

逃離西藏高原   靜坐自由廣場   藏身桃園角落
圖博(西藏)人:「台灣,台灣,我們是難民!」(上)

本文刊載於2009年1月6日江蓋世部落格,網址如下:http://kaise1958.pixnet.net/blog/post/24035382

一、

有一群人,他們住在桃園的某個角落,
他們沒有身分證,不能合法工作,
他們沒有勞健保,不能健保就醫,
他們不能合法結婚,縱使結婚了也無法登記,
他們生下來的孩子沒有戶口,孩子也無法入學,
他們害怕警察臨檢,但縱使被警察抓到了,卻也無法將他們遣返原出發地,印度或尼泊爾,因為印度或尼泊爾拒絕接受他們。
他們決心離開故鄉,用腳選擇自由,翻山越嶺,遠渡重洋,來到台灣。
他們有些人,現在就擠在桃園的某個角落。
他們是圖博人(Tibetans,舊譯西藏人),他們想向整個台灣社會呼籲:
「我們是難民,請給我們身分證明!」。

二、

2008年12月26日上午,我在Taipei Times看到一則圖博人靜坐的新聞。我的朋友楊長鎮,他正在為台灣的圖博人(Tibetans,舊譯西藏人)奔走,為他們爭取在台定居工作的權利。

我隨即打他手機聯絡,電話中,他告訴我:「蓋世,我現在就在自由廣場,跟他們在一起,請你也來關心他們,聲援他們。」

楊長鎮是我多年好友,現任「台灣圖博之友會」副會長,長期以來投身客家運動,關心弱勢團體,。電話中,我回答道:「我今天手頭工作仍在忙,明天我就去自由廣場,如何與他們取得聯繫?」

「哦,你來,可以直接找他們的會長蔣卡,他們天天在這裡靜坐,已經十幾天了。」楊長鎮說完,先向身旁的會長簡略說明一下,便把電話遞給他。我簡單向他致意,便表明,我明日將會前往自由廣場去看他們。

第二天,12月27日下午2時50分,我搭捷運到台灣民主紀念館。走出捷運口,走進自由廣場,放眼望去,哇,多熱鬧的廣場!

但是,這兒分成兩個不同的世界。向右看去,有一些社教活動,歌聲喧天,許多市民老老少少,散步其中,一片和樂融融。

向左看去,則是另一個世界:廣場正中央,架著野草莓運動的帳篷。一個半月來,野草莓靜坐雖然規模小了,所搭的象徵精神地標也被拆了,但靜坐學生仍在那兒!帳篷外面,坐著二、三十位聲援學運的民眾,都是中老年人。

廣場右邊靠牆處,遭抄台的地下電台業者,設攤位、掛標語,向社會訴求言論自由。廣場靠中山南路的那側,擺了一些攤位,上面寫著鮮紅色「紅色戒嚴」標語,是在推銷記錄片DVD。再望廣場靠左邊處,只見一大堆工作人員,正在趕搭舞台鷹架,當晚,「搶救台灣行動聯盟」,由60多個台灣本土社團,團結起來,呼籲人民「台灣危機,全民總動員」。

「咦?圖博人在哪裡呢?」遠遠望去,看不清楚,直到我走到廣場中央,才看到那頭圖博人的靜坐區,就在本土社團搭起的舞台鷹架右後方。

朝那邊看過去,一群圖博人緊緊挨著牆角,或坐或躺。頭上只有簡易設施遮陽遮雨,地上鋪著一片片泡棉墊,牆壁中間,掛起一幅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巨照,左右兩旁,也擺一些標語,如「蔡英文主席,救救我們」、「吳伯雄主席,救救我們」、「台灣人民,救救我們」、「馬政府,救救我們」,倚著牆壁。靜坐區前面,還貼一張大型海報,以斗大的紅字,寫著「自首」兩個字,下面用黑體英文字,寫著「WE ARE SEEKING REFUGEE ASYLUM IN TAIWAN.」(譯:我們尋求台灣難民庇護)。

這105位圖博人,從12月9日開始持續靜坐,雖然經台灣警方驅離一次,到了12月27日那天,他們已在這裡餐風露宿了19天,希望能在台灣得到難民庇護,能在台灣取得身份證與工作權。

圖博人來自海拔4000公尺以上的雪地高原,他們沒有自己的國家,他們向我們尋求難民庇護。

三、

1988年,我為了推動台灣獨立運動,反對中國壓迫,巡迴全美、日本各大都市,去向台灣同鄉社團演講,也曾在紐約中國領事館與東京中國大使館前,靜坐抗議。那時,身處美國,抗議中國,我們人少,聲音小,外在環境雖有些許冷清,但我知道行程結束後,我就可以打道回府,重返故鄉台灣,因此,人雖在別人的土地,心中倒不覺得孤單。

12月27日下午3時,我走到圖博人靜坐區,找到會長蔣卡,跟他們一些人席地而坐,聽起他們如何逃難,他們如何翻山越嶺,他們如何在尼泊爾、印度寄人籬下,他們如何千方百計,飛來台灣,他們又如何躲在台灣社會的角落,打零工過活……。

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成立了西藏流亡政府。拉薩爆發武裝衝突,中共解放軍進駐拉薩,平息西藏抗暴運動。從那時起,成千上萬的圖博人,為了追求自由,前仆後繼,攀登世界屋脊,踏上流亡之旅。

坐在我眼前的這些圖博人,就是我小時候讀的「漢滿蒙回藏」裡頭的「兄弟姊妹」,
就是「中華民國憲法」內規定的「中華民國國民」,就是當代西藏悲劇下,飽受沒有自己國家的見證人。

他們顛沛流離,輾轉來台,拉薩布達拉宮依舊矗立在遙遠的雪鄉高原,但那兒已沒有他們的認同的國家。

一位長髮披肩的年輕女生,她的父母歷經千辛萬苦,逃離西藏,後來雙親在尼泊爾生下了她。前幾年,她輾轉來台,之後便成了「逾期滯台」,原有的尼泊爾護照也過期了。

我問她:「人在台灣,出門在外,遇到事情,如何證明妳的身分?」她從身上拿出一張小小的證明書,其實那只是台灣「財團法人西藏宗教基金會」發給她的一張相紙列印的身份證明而已,上面附有她的相片。證書上用中文明載「此人是圖博人,名字為何,若有何事情,敬請協助她….」等文字。這一張證書,既不是身分證,也不是護照,更無法搭飛機出入境。

一位圖博青年補充解釋,無奈說道:「我們是逃難出來,國家都沒有了,哪來官方為我們開立身份證明書呢?所以基金會幫我們開張證明,遇到事情,可以表明我們試圖博人而已。」

四、

半個世紀來的國共對抗,台灣的蒙藏委員會招考蒙藏生,以「僑生」身分來台讀書,後來,他們要留下來定居工作,因「僑生」就是自己人,很容易就能取得台灣的身分證。但是,後來,政策改變了,來台讀書的藏人變成「外籍生」,算是外國人,而他們學成未歸,或未學成想留在台灣,都無法順利取得台灣身分證。再者,有些圖博人,持尼泊爾或印度的假護照,進入台灣之後,逾期不搭機返回他們的故鄉,就留在台灣。他們散居在台北縣、桃園縣等各個角落,靠打工生在。廣場上的圖博人,有的人中文還可以溝通,有的則需透過翻譯,來進行交談。

一位圖博青年,他能講普通話,他告訴我:「我父母還在西藏,現在我只能偷偷的打電話回家。自從我逃離西藏,原來屬於我的士地,立即被充公。…..有些人不幸半途被抓到,或到了尼泊爾又遭遣返,那些人,他們的命運會很慘……遣送返中過程中,一路遭到嚴重毆打……回到故鄉,可能早已不成人形了!」

陳水扁就任總統後,於2001年,針對上述情況的125位圖博人,給予特赦,他們才能取得台灣的身分證及護照,從而融入台灣的社會。

但是,在2001年之後,仍陸陸續續有圖博人來台,而衍生了一個棘手問題,後來入境的圖博人,他們雖能持印度或尼泊爾護照進入台灣,但一旦逾期滯台不歸,台灣無法遣返原地,因他們的假護照過期失效了,根本就不能登機。 

當天,與我長談的兩位幹部,皆是陳水扁總統時代特赦後,取得合法國民身分,其他,皆是無國籍的圖博人。因此,我再問他們:「這幾年來,不知有沒有人,遭到遣返印度或尼泊爾的命運嗎?」

會長說:「有一位圖博人,他得了癌症,想要回故鄉去,台灣官方曾想盡辦法,把他送回印度後,他一下飛機,就遭印度警方?押,而後聽說,過了三個月,他就過世了。」

每一個來台的圖博人,都有一段特殊的故事。我們無法得知一切的細節。然而,國際間,沒有護照與簽證,就不能搭飛機,這是通則。

可是,逃避危難的難民呢?什麼情況下,可尋求他國庇護?什麼情況下,會遭到驅逐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09.07.21

happyleo

加入時間: 2009.07.21
178則報導
0則影音
1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達賴子民在台灣(上) 作者:江蓋世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1,371篇報導,共11,66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1,371篇報導

11,66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