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精神的凝聚與傳承A Cord of Three Strands Is Not Easily Broken---Dr. Morgan演講摘要

文字-A A +A

講師/J. Mark Morgan
整理/張采芹

你好!中文我只知道兩個詞,這是其中之一,待會才要說另外一個。我有一個名牌,這是我的中文翻譯名字,我不會唸。

來這裡跟大家在一起是很大的榮幸。我在台灣已經有三個禮拜的時間了。我對本地的文化越來越熟悉,但是對一個美國人來說,還是有一些不太能了解。我現在終於了解當年慧年(附註)剛到美國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況。每件事情都不一樣,也沒有比較好或是比較差,但就是不一樣。

我吃過好幾種奇怪的食物,我根本不知道那些是什麼!當我問別人的時候,他們說:「我不知道英文要怎麼說」,並告訴我:「那你就吃啊!你應該會喜歡的。」我吃了,而且我也很喜歡。有一天早上我跟我太太講電話,她問我情況怎樣,我說:「噢!非常好!」我告訴她我在這邊早上都吃稀飯,她說希望稀飯吃起來比聽起來好。我已經去過台灣很多地方,也碰到很多人。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榮幸,特別要感謝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給我這個機會,這真是我生命當中一個很特別的經驗。我永遠不會忘記。

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關於動機及希望,我們都是義工,差別只是在做不同的事情。所有義工對於他們所做的事情都需要被肯定與讚美。我想用一個有趣的故事來開始,藉著這個故事讓大家看到不同的我,我其實跟你們一樣是一個普通人,在我的生命中有一些問題及困難,但是我想讓大家知道的是,就算有困難,還是要去度過,這算是人生中最大的挑戰。

我是一個大學教授,在大學任教約18年的時間,然而並不是每件事情都是美好的。在美國,每個學生在期末時都要評估任課教授,寫下對老師的意見、評估,以及對整學期課程的想法。接下來我就要告訴大家在我剛開始任教的時候,學生給我的評語。

「教學內容不清楚。考試題目題意模糊。我不喜歡他的評分標準。」

「開除他吧!」

「Morgan教授不喜歡在課堂以外的時間給予學生幫助。如果你要請他幫忙,他會讓你覺得自己很蠢。」

「Morgan教授必須學習如何與學生溝通。他應該要多花一點時間給學生,多一點耐心,並多給學生一點回應與意見。」

「這是我4年裡所修的公園遊憩課中,最糟的一堂。如果學校決定明年要繼續聘請他,這將是一個大錯誤。本系有很棒的教授,但Morgan教授會把這個系拖垮。」

「我從沒看過一個教授上班時間跟銀行行員一樣,朝九晚五。他的教學態度實在是糟透了,他很沒禮貌、很酷,也不在乎別人的感受。讓他回家吃自己吧!」

「當你問他問題的時候,他讓你覺得自己很像白癡。而且他還會在全班同學的面前損人,他讓我一點都不想要進入公園與遊憩管理這個行業。」

這些評語對我來說造成很大的傷害,我回家坐在沙發上哭了一會兒,想想到底該怎麼解決。我太太進來問我發生什麼事,我說我不想談。我想,這些評語都不是真的,那個學期我很認真的在準備課程,最後我得到的卻是這些傷人的評語。但是我並沒有放棄,我決定要戴上我的拳擊手套,我要反擊!我決定要打一場漂亮的仗,這不只是要下決心,還要有很大的耐力;這不只是要參加一場比賽,而是要完成這場比賽。這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差異,因為很多人在聽到不好的評語時,就會決定放棄。我認為我當初做的並沒有錯,所以決定參加這個比賽,而且完成它。

9年之後,我離開了那所學校到另外一個學校任教,這是我在那裡最後一個學期學生給我的評語。

「Morgan教授是我所碰過最棒的老師。他雖然很嚴格,但是他總是願意幫助學生。我覺得他亦師亦友。我們會想念你的。」

「我覺得Morgan教授非常的稱職。真希望他能繼續留下。這雖然是我修的第一堂休閒遊憩課,但是我想這已經是最棒的了。我們會想念你的,祝你好運。」

「Morgan教授真是一位優秀的老師,我非常享受這堂課,我很遺憾他要離開了。我為這4年的學習感謝您。」

「Morgan教授總是在辦公室裡等著幫助我們。這是Morgan教授所有課當中,我最喜歡的一堂。謝謝您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幫助我。如果沒有您的支持,不知道我是否能夠通過這堂課。」

「謝謝您這位優秀的老師,我在您的課堂裡學習到很多。看的出來您很熱愛教學,也很關心學生。在修過您的課之後,我成為一個更好的學生。」

我希望你們可以了解,如果我當初就放棄的話,就不會聽到後面這些評語。請相信我,我真的考慮過很多次想要放棄。但重點是,你一定是可以成功的,也可以得到冠冕,但這是需要花時間的。現在我們來談談解說義工的特質。我想在座有很多聽眾都是解說義工,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三條綁在一起的繩子是不容易扯斷的。在我今天的演講裡會持續談到這件事情,所以我希望你們可以記住。

第一條繩子是知識。我們應該要了解手邊的資訊和資料,我知道荒野有很多的觀察定點,我也參加過二格山的定點觀察活動。知識對解說義工來說非常重要,包括對於自然資源的知識,以及對文化遺產和背景知識。前者如組成自然環境的物質和無生命的元素,像是土壤、石頭等,以及其他有生命的元素,像是植物、動物等。知識也包含對文化的了解,以及對人類歷史的了解。解說義工必須對深度認識當地的資源。這件事雖然很重要,但這不是唯一的一條繩子。

解說員還要對當地的資源有愛。荒野理事長剛才也有提到,我還以為他看了我的講稿。情感對於解說員非常重要。我們必須要愛我所做的,且要將我們的熱情表現出來。我們可以對自己的解說有很多的知識,但是如果沒有愛,就沒有什麼用處。這是對土地的一種情感。對於土地的情感是很重要的,也是我們需要學習的。但是光有知識跟情感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有第三條繩子才能完成這個繩索:行為,對於資源正確的行為。

這樣的行為是一種守護力量。正確的行為就像是把垃圾撿起來、不亂丟垃圾、鼓勵別人把他們的垃圾撿起來,或是資源回收。在定點解說也是一種正確的行為,不管是對學校的小孩或是對大人。

知識、愛與行為單獨成立是不夠的,必須將這三者放在一起,這樣它就是一個很強而有力的繩索,這也是我們所需要的。當有了這個強韌的繩索,就需要一個目標,讓我們可以為這個目標而努力。。這很重要。荒野可以為所有的解說義工找到一個方向,使大家一起為此前進、努力。

但是我們會說,這並不容易。在台灣,有很多環境上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一個隱藏的機會。在美國也一樣,像是空氣污染、垃圾、核能發電廠等,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環境問題是世界性的。雖然我們遭遇到問題,但是不代表我們可以放棄。

有人告訴我台灣的廢水平均只有百分之五是經過處理的。我們必須了解環境問題跟個人的健康有很大的關係,也要盡可能的告訴別人。當環境問題日益嚴重,健康問題相繼產生。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大企業想的是錢,他們不一定會想做正當的事情。這是一個大問題且不容易解決,但是請不要放棄。

台灣人口那麼多,卻住在一個小小的地方。人多就會產生問題,像是擁擠、交通問題,全世界都有人口過剩的難題,而我們必須解決,並且要用有創意的方式來解決。

你認為科學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嗎?我們每天都從科學中得到許多幫助,未來也會繼續從科學獲益,但如果認為科學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那就是在欺騙自己。如果科學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那我們早就找到解決之道了。我們面對的,是科學無法解決的。
你覺得政府可以解決問題嗎?在美國,很多時候政府只會讓問題更糟。政府還是不錯的,如果沒有政府,我們無法生存;但是有時候有他們,我們也無法生存。這是一個兩難的局面。但如果你認為政府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那你也是在欺騙你自己。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那麼法律呢?我們很需要法律,沒有人想待在沒有法律的地方生活。你認為法律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嗎?如果是這樣,那你最好再認真的想一想。

你現在是否覺得很無奈?我從很久以前就覺得很無奈,很想放棄,但這不是一個正確的解決方式。我不希望你們覺得無奈,我想給你們希望,我希望大家能成為一位「走出去告訴別人好消息」的大使。大使是一個很特別的角色。有時候我們需要到國外做大使,有時候就待在居住的地方。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來到台灣,並公開演講。我就是一個國際環境大使的例子,而你也可以做同樣的事情。

轉變既有的思考方式,是個很大的挑戰。有時候我們已經習慣自己的想法,不想改變。有時候改變是可怕的,而我們必須學習擁抱改變、喜歡改變,因為未來一定會有一些改變。不管喜不喜歡,都必須要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06.20

荒野保護協會

加入時間: 2007.06.20
312則報導
3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護蟹行動─找尋謝蟹的方法

2022-01-06
瀏覽:
1,386
推:
12
回應:
0

2012地球一小時

2012-03-21
瀏覽:
5,361
推:
5
回應:
6

關掉城市的燈,照亮人們心中的荒野

2008-06-10
瀏覽:
6,850
推:
2
回應:
4

台灣城市減碳 從減自己的碳足跡開始

2008-06-05
瀏覽:
7,303
推:
6
回應:
1

Pethany原陸風情攝影展,愛地球捐荒野義賣特展

2008-03-11
瀏覽:
5,779
推:
1
回應:
0

守護清水溼地,不只是丹頂鶴

2008-01-23
瀏覽:
7,485
推:
5
回應:
0

義工精神的凝聚與傳承A Cord of Three Strands Is Not Easily Broken---Dr. Morgan演講摘要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6,248篇報導,共11,87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6,248篇報導

11,87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