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傾聽殘破山河大地的號啕 嘆一個逝去的良知

文字-A A +A

用心傾聽殘破山河大地的號啕 嘆一個逝去的良知

 

※ 有些人看不見,有些人假裝看不見;如果你沒看過,只是因為你站得不夠高;生而為過客,何必攫取那麼多?當山洪無處宣洩時,我們抱怨的永遠是上天,而不是自己。(齊柏林.《看見臺灣》) ※

 

天地一逆旅,同悲萬古塵。齊柏林,為「看見台灣」而死,這個死重於泰山!嘆只嘆,看見台灣的這顆良心、良知死了!

在中國,「假如我是一隻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裡面/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這是中國當代知名藝術家艾未未的父親艾青的〈我愛這土地〉詩。已故的艾青,是中國現代藝術家兼詩人,從小在農村長大,對於農民生活及對土地的關懷,有其深切的情感與堅持,字字句句盡是對於農村勞動人民及其土地的熱愛和關心。

而在台灣,「用那樣蠻不講理的姿態/ 翹向南部明媚的青空/ 一口又一口,肆無忌憚/ 對著原是純潔的風景/ 像一個流氓對著女童/ 噴吐你肚子不堪的髒話/ 你破壞朝霞和晚雲的名譽/ 把太陽擋在毛玻璃的外邊/ 有時,還裝出戒煙的樣子/ 卻躲在,哼,夜色的暗處/ 像我惡夢的窗口,偷偷地吞吐/ 你聽吧,麻雀都被迫搬了家/ 風在哮喘,樹在咳嗽/ 而你這毒癮深重的大煙客啊/ 仍那樣目中無人,不肯罷手/ 還隨意撣著煙屑,把整個城市/ 當作你私有的一只煙灰碟/ 假裝看不見一百三十萬張/ ——不,兩百六十萬張肺葉/ 被你薰成了黑懨懨的蝴蝶/ 在碟裡蠕蠕地爬動,半開半閉/ 看不見,那許多矇矇的眼瞳/ 正絕望地仰向/ 連風箏都透不過氣來的灰空。」這是有「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之譽的余光中的〈控訴一枝煙囪〉詩作。余教授這詩是透過非教條的方式去抗議對環境污染的控訴,喚醒國人對日益惡化的環保議題,須多付出一點用心及關心。

「所有去使用土地的團體,哪個不自認為十分環保?像台電公司,一面蓋些核能發電廠,一面發行一本叫《源》的雜誌,印得漂漂亮亮,表示很愛護台灣土地。中研院『只用』25.31公頃土地,其實這片土地已是『平坦的精華區』。他們又自認不會去填土,不會去破壞,哎,當年王永慶的企業不也是如此保證的嗎?誰喜歡『立志破壞』?但破壞卻造成了。」這是立委、作家張曉風2010年5月在抗爭中研院要將台北市「202兵工廠」留下的沼澤綠地拿來蓋「生技園區」時所說的話,她當時還對喜歡跑步的馬總統建議說,「空氣權才是最基本的人權,做總統的要知道這一點哦!」我們要補充的是,相同的,我們也要提醒今天的蔡總統,不但空氣權是基本人權,而擁有一個好山好水的生活環境也是基本人權,數十年來的破壞仍未見有改善或終止的跡象,環保生態人士急了,愛護這塊土地的人慌了、生氣了。因此,在「看見台灣」的齊柏林遇難後,這股怒氣、怨氣如燎原之怒火,敬請各地方或中央政府不要輕忽這「反作用力」對執政的殺傷力道!

原本被譽為美麗之島的台灣,今日已是百孔千瘡。官商間,合法掩護非法,甚至無政府狀態大辣辣的在你我面前「開山毀地」,肆無忌憚的開採、開墾、大興土木,讓台灣這個比「鼻屎」還大一點點的土地環境,萬劫不復!難怪李曉風會很感慨的說,「在台灣,『有本領搶地』的人不多,『有本領給地』的人也不多,當然啦,台灣的空地本來就不多。唉!事實上台灣全部土地也沒多大。」國人至盼的是,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清清爽爽怡然而能自得,痛恨這些不肖官員與貪得無厭的財團將這寶島視為「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極盡掠奪之能事,等到山崩水竭林枯,及風既不清且月也不明時,這一山窮水盡、江山不復識,再來懊悔,恐為時晚矣!

張曉風說,「拚經濟拚到切肺葉,這種蠢事台灣政客一向做來駕輕就熟。破壞環境的事我們常卯起來幹,速率之快真是天下無敵。」如果有一天,國土被搞得一幅「殘破」景象時,試問,這些顢頇的主政者,甚至「無感」的國人,將都是殺死這塊土地的元兇與共犯!屆時,我們有何面目見祖先?對後世子孫怎麼交代?日前(2017.06.12)報載,前高雄市環保局鄒局長不但悍然拒絕商人1000萬元賄賂,還痛斥該商人並簽報政風單位查辦,高雄地方法院依行賄罪判處該商人2年徒刑。嗚呼,對這樣稀有的政府官員,你不得不肅然起敬,而且還佩服的五體投地!然而如此不諳、不屑官場「潛規則」的官員,他犯了壓縮「官吏集團的既得利益邊界,破壞了根深蒂固的官場規矩」,其「下場」就是幹了短短8個月局長,就不得不以「健康因素」請辭。

山林河澤就自自冉冉的在那裡,看似「無用」,但這無用之用才是大用,它屬於全體國人,更是屬於整個地球所有!穆罕默德聖人說:「貪得無厭的人,永遠是窮人。」中國《法制日報》在2017.05.03日刊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市原市委副書記、市長阿迪力·努爾買買提先後被查出受賄、行賄行為,昔日風雲人物就此落馬。他告訴承辦檢察官:「我從一名村幹部一步步走到今天,當然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欲望之門被開啟之後,我彷彿控制不住自己。」這應驗了古人所說的:「貪如火,不退則燎原;欲如水,不遏可滔天。」奉勸對這塊土地巧取豪奪的無良官商者流,放台灣山河大地一馬吧!

~ 百岳老查 2017.06.14.

 

附 記:

本照片引自「多羅滿賞鯨臉書專頁」。「多羅滿賞鯨」表示,回程之後,齊柏林寄了一張照片,這是齊柏林路過亞泥礦場時拍的照片,齊柏林當時說:「亞泥比我5年前拍《看見台灣》的時候,挖得更深了。」2017年3月,經濟部無視於礦業法即將修法,卻火速(流程不到3個月)核定「亞洲水泥公司」礦權延展20年,引起立委、原民、環團及多數國人的不滿與抗議。環團和太魯閣富世部落族人在2017.04.12.到行政院前抗議,世居礦場旁的居民就直指政府此舉是迫害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還讓利給財團、再用「工作機會」來作為綁架籌碼,完全是「砍你雙腳,再賣你輪椅」,這是何等荒謬!國人不禁要問,「這個政府怎麼了」?

百岳老查 回應1:

花蓮新城山水泥礦場山頭不但遭剷平,還被開採成一個大大的水池,一般在山上的池大都會被冠以「天池」之名。因此花蓮新城山這一個人造「新城天池」的樣態攤在國人眼前,面對議論與譴責之聲排山倒海而來,亞泥董事長徐某說:「就是因為不想擴大才挖深,反而更花工夫、更花錢。…挖深後的儲水可以更深,未來復育時還可以養魚,這些都是為了環境生態保持。」好個水深可以養魚說、好個為了環境生態保持說!百岳老查無言以對,只嘆:「如果不是天生寶礦 / 你也不會被開挖得如此深沈 / 如果不是經過千錘百煉 / 你也不會青山變白池 / 一轉眼過了幾十年 / 炸彈聲隆隆滿山間 / 不變的只有日月星辰轉 / 農作桑田獵場傷痕已累累 / 山色蒙塵 部落遭殃 / 莫把天池作瑤台 / 一轉眼數十年過又來二十年 / 轟炸山林聲依舊 / 看政黨輪了又替 替了又輪 / 看山河一再變色 / 此池之水流水泥 / 此池之水滾鈔票 / 泥水游魚為哪樁 / 看政客財團如醉的容顏 / 真是傾國傾城傾滿山林間!」  ~ 百岳老查 2017.06.14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78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用心傾聽殘破山河大地的號啕 嘆一個逝去的良知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3,200篇報導,共11,72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3,200篇報導

11,72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