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劍道扶助失學少年 劉家安一生負劍而行

文字-A A +A

※圖為劉家安老師。劉家安提供。

坐落於民雄中學內的民雄劍道館,館長為洪欽炎老師,劉家安老師為該館之教士八段總教練,每周日民雄道館皆有劍道練習,劉老師會在該處進行教學指導。劉老師師承於其父劉乾元(劉乾元於日本醫學留學返台後,當時取得日本劍道三段的資格,於大林鎮經營嘉義第一座劍道館),以及邱正雄、江瑞池、陳福田等位老師。

劉老師身為家中么子,因家中開道館,兄姊皆有學劍,他於五歲時亦開始習劍,小學時因身旁皆沒有同齡的孩子一同練習,而與大人每次對練都會被打到哭出來,曾想放棄學劍,但日本出身的母親持續砥礪自己去了解劍道精神,終於在國小四年級時,參加全國段外賽拿到全國冠軍。

十六歲時劉老師拿到了三段資格,並於嘉南藥專創辦劍道社,在學校義務教學,並於經營社團當年拿到個人、團體的雙料冠軍。三十八歲時,劉老師拿到劍道七段,隔兩年又拿到世界盃的裁判教士七段,也當了兩屆世界武術大賽的裁判,是國內的國家級教練。劉老師的劍道生涯除了服兵役時曾短暫中斷外,其一生都專注於劍道世界之中。

在其習劍的日子裡,劉老師深切體會到人只要有用心、有毅力就沒有做不到的事情,並以此理念落實於教學之中。目前指導嘉義縣民雄道館、中正大學紫荊劍道社、南華大學、同濟中學、花蓮飛炫屋等處。

 

讓失學少年學習劍道 凝練堅毅個性

劉家安老師於五年前,應花蓮飛炫屋陳在惠牧師之邀,每周五從嘉義坐火車六小時前往花蓮復興國小教導失學、中輟,或其他家境不好的青少年劍道。

劉老師表示,在飛炫屋有些孩子,有時甚至一天只吃一餐,所以陳在惠牧師以「一個便當」作為邀請,讓花蓮失學、中輟,或家境不好的青少年前來習劍,除讓少年們除了有個歸處外,學習劍道亦能培養其體力、塑造其堅毅個性,給予青年們一個正規的發洩管道,劉老師如此解釋道:「你很不高興,很想打人,我就讓你打,打到你不想再打,再打都要吐了,你就能冷靜了」,以此方式讓青年習以直面挫折與威脅,便能使之未來在面對困難時,不致全然無所依歸。

劉老師說明,少年們的道服、護具,是廣召各地道館、劍友募集而來,因為有著劍道界各人士的熱心幫忙,少年們才有用具可練習,他笑說,有些劍友的舊道服上有繡上名字,有些少年們穿上總覺得自己似乎有高手附身,練得更起勁。

劉老師還主持了五次的花蓮縣長盃,一開始辦的時候,因在花蓮沒什麼報名人數,於是他就從民雄包了一遊覽車前往花蓮打劍,於是孩子們在下車後暈得七葷八素地打完劍,又坐車返回嘉義,直到花蓮練劍者越多,報名人數也漸多,民雄道館就只遣一兩支隊伍,坐火車東去比賽,不用再坐如此長途的遊覽車了。

對於劍道為何能凝鍊堅毅人格,劉老師解釋,其實原因正在於劍道始於「苦學」,需不斷地重複同樣的動作,重複基本功的鍛鍊,這其中過程時間較長,如沒有堅定的意志很難支撐下去,劉老師坦言,教過的學生大概一兩萬,今日有在練習的不到三成,因為劍道真是需耗時間、需苦學的,以前學生時代有朋友能夠聚集在一起練劍倒還好,出社會後卻因為工作、家庭因素中斷者所在多有,但最近有一群曾教過的學生聚在台北,邀請劉老師往台北信義區上課,於是每周五他從花蓮返回嘉義的路上,也停駐台北一宿教劍。

除周六的練習外,劉家安老師並受邀前往彰化縣二林鎮晨陽學園,進行劍道寒假訓練(地點於寬心館),而晨陽將於今年過年後會有一場劍道館環島的活動。

※圖為105年,劉家安老師於寬心館暑假教學後之合影。劉家安提供。

 

劍道始於苦學 直面人生挑戰為其中心態度

劉家安老師說明,劍道的核心其實正是「服從」,尊敬師長、按照指示做完動作是最主要的,別因為這孩子有什麼樣的問題,就不讓他去面對這部分,依然是要讓他按照指令與規矩做完。劉老師解釋,民雄劍道館中有一孩子有著口語表達上的障礙,但劍道練習開始前一定要每個人都輪流喊口號,並以小隊長的身分帶操、帶隊,而這位一開始不敢帶操、不敢說話的孩子,現在上台領獎能坦蕩、自在的發言,驚艷全場。

民雄劍道館兩側均有「閃讓退忍吉」之字匾,其為劉老師之父親劉乾元所書,劍道講究主動、不二刀,乍看之下此字意與劍道固有精神不同。劉老師解釋道,「閃讓退忍吉」是人生之道,而「吉」字乍看為吉祥、圓滿之意,但亦有「擊」之隱藏寓意,意即「忍無可忍,即無須再忍」,豈有對方意讓我死,我卻任其為之之理。

劉老師亦言,過去父親曾訓誡,若有他人挑釁、找碴之情事發生,偶一兩次則忍,若太過份了,注意不可回擊對方「腰部以上」(劍道的打擊點為面部、腰部、手部),以免使他人重傷,又可達到自保之效。

劉老師說,學習劍道需耗費相當的苦心與精力,特別講究「能靜」的功夫,除了需扎實練習劍道基本功外,母親亦要求他們於劍道練習前,需自行磨墨,並自己揣度一次寫四十個字的墨水量,並靜下心書寫一筆一畫。

不諱言的是,現在的劍道教育無法如過去般嚴謹要求,劉老師回想過去,小小年紀的他在與教練對練的過程中,有幾次被打飛出道館圍欄(昔日劉乾元老師於大林鎮首建之劍道館),甚至整個人被打飛進菜園餿水桶,也依然得滿臉餿水地繼續打,如今教育環境是不可能如此要求學生的,但劍道練習的核心依然不變,而其於苦中學、做中學的道理也是一樣的。

※圖為東京劍友前往民雄道館取經,「閃讓退忍吉」為一入門即見之館訓。劉家安提供。

 

台日劍道之發展情況不同 應發展適宜東方人的運動

劍道是壽命很長的運動,適合各個年齡層,其關鍵即在劍與劍之間的距離,而這部分就得靠自己的經驗判斷,打劍不是靠頭腦想而已,更是一種條件反射,這種危急訓練,可使練劍人做事更為準確、敏銳。

劉老師表示,台灣劍道跟日本不同,劍道並沒有國家政策支持,這可能與劍道非亞奧運項目有關,劍道比賽不同於一般的體育運動,將運動選手依身高、體重分做輕量級、重量級,在世界盃中的劍道比賽,任何一種身高、體重的習劍者皆有可能是你的對手,就算歐洲國家的習劍者較為高大,也不見得較佔優勢。他笑說,你道這原因為何?這是「間合」(距離)的概念啊,我們武術比賽將選手分類,但你與歹人狹路相逢,難道能挑對手嗎?

現在的運動員們總要特別受苦,讓自己增重減重,如此短時間內的改變體型,將使人體的負擔相當大,如此輕賤運動員的身體,讓人覺得相當沒道理。劉老師表示,運動非是拿來競技,而是為了強身,但如今運動成了一種破壞身體的理由,這是不對的,我們應該發展適合東方人的體育、運動,發展全民皆可進行的運動,日本以劍道、柔道強健國民的身體,如此才能國運強健,我們若以運動弱化自己人民的身體,就成了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另外,以劍道作為一種輔助身體健康的策略是很好,但發展第二專長更是人生要點。劉老師表示,他一世習劍,但本身亦有藥劑師資格,他開玩笑說道:「就算我沒飯吃好了,也還有藥可吞啊!」練劍者也要在其他各方面發展,開拓人生廣度。

※上圖為劉家安老師受上海華劍館之邀,前往講課教學。劉家安提供。

※上圖是日本上海劍道愛好會20週年,邀請劉家安老師以首席貴賓身分參加致詞。劉家安提供。

給青年的建議:不要好高鶩遠,確實每次練習量

劉老師笑說,當然練劍重點是要找對老師,但也要注意自己的基本態度,不要好高鶩遠,曾有人向老師請教「絕招」,打算自己回家練三年,他直接回答:「若你練三年,就有我練五十年的樣子,難道我是傻子你是天才嗎?」基本功才是真正的要點。

劉老師說,有些學生抱怨自己太過嚴格,但他也不是天生就這個性,這真是因「今日事、今日畢」,如果今天的進度不能用心做好,那麼明日就要花更多的努力去補足,長此累積下來,就算本來能做到的事情,也會因為過度負荷而做不到,導致最後全盤放棄,是故堅定的意志、恆常的練習,以及不拖怠功課即是他教學的核心,也是他對年輕習劍者的期許。

另外,不要受傷也是練劍的要點,用力錯誤、腳步錯誤也會造成傷害,有些人練劍傷到膝蓋,這便是年輕時練習的方式不對,所以如前所述,找對老師是相當重要的。

※上圖為一日本劍士來台請教劉家安老師劍道。劉家安提供。

 

相關連結:

民雄劍道館 劉家安  教練:0960-243456

飛炫屋 https://www.facebook.com/mgscfashion/

彰化縣晨陽學園 http://shinyschool52851.blogspot.tw/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4.08.13

賴思辰

加入時間: 2014.08.13
19則報導
1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以劍道扶助失學少年 劉家安一生負劍而行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70,059篇報導,共11,97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70,059篇報導

11,97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