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輪痕已混亂 戰旗已歪斜?

文字-A A +A

民進黨的輪痕已混亂  戰旗已歪斜?

 

在《左傳》的《曹劌論戰》裡面述說著,小國魯國戰勝了大國齊國軍隊後,魯莊公問軍事理論家曹劌如何在運籌帷幄中使這場仗能夠打勝的原因?曹劌回答說:打仗交戰靠的是勇氣。第一次擊鼓它能夠振奮士兵們的勇氣,第二次再擊鼓時卻使士兵們勇氣稍低落些,而當聽到第三次擊鼓時士兵們的勇氣就消失了。我看敵軍的勇氣消失了,而我軍的勇氣正處高亢之際,際此兩軍交戰,我們就打勝仗了。曹劌進一步又說,大國在戰場上的策略是不易評估的,我軍貿然追擊有遭遇伏兵之虞,後來我看見他們軍隊的車輪痕跡很混亂,而他們的旗幟也倒了下來,所以這時才可以去追擊齊軍。這則歷史上的戰論用在今日台灣的政黨間之競爭,亦有可參考之處。

看到反賄選研究室負責人王洲明先生今(25)日在報刊為文指出,「本屆縣市長選舉後的民進黨氣勢如虹,卻在選後的接連十四場補選中,不是缺席、就是慘敗。地方補選雖是小型選舉,尚不足影響大局;但見微知著,勝選後的民進黨真的問題不小,有待深入探討。……自二○一四選後,已舉辦過十四個選區的補選。從中央到地方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卻僅在五個選區的補選中提名,其餘的放牛吃草(棄械投降)。而提名或重點支持的選區,有的慘敗,有的提名或支持人選讓選民看不下去也投不下去。」看了令人感慨很多,一個執政高位都還沒坐熱的政黨,卻還陶醉在一片大選勝利歡呼中?殊不知,邊陲地帶烽火已起,民進黨有誰在意「領土」正點滴被侵蝕掉?之前該黨不是一直高喊要「地方包圍中央」嗎?怎麼會這麼快就「忘戰」了呢?甚至有被「反包圍」之虞?

也許,民進黨的地方諸侯各有盤算,凡事以自己的利益極大化為考量,至於地方性之抬轎、輔選大都「敷衍兩下」即可?如果我們試著用「賽局理論」來加以檢視,也許較能明白其中「眉角」?政治講求的雖然是「既聯合又鬥爭」的高級騙術,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擊敗對方(敵人或同志),為自己取得最大的利益並確保這個「戰果」能夠延伸擴展下去,至於其運用之「手段」,或醜陋、或藝術?則視個人之智慧、判斷及主客觀條件而定,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實難以言傳!

對不同政黨以及對黨內同志的競爭與挑戰,想在政壇上立穩根基,「厚黑學」不能不熟讀並將之運用成一種在「賽局」中獲勝的基礎。舉凡具有競爭或對抗性質的「競選」行為,都要將之視為一種博弈行為,這當中雖然各個參加鬥爭或競爭政黨或個人都具有其各自不同的目標和利益,但是為了達到各自的「理想」或「想望」,知己知彼就成關鍵之因了,從沙盤推演中歸納敵方的可能行動方案,從而破解對方的「局」,使自己勝出。然而,即使個人在這場「賽局」或這場「博弈」中,個人取得了最佳的「選擇」,但恐怕並不一定是其所屬政黨的最佳選擇?

在敵人與同志間這場賽局,誰都不想成為「囚徒」,誰都不想陷在「困境」中,也許踩在同志的鮮血上前進,是不得不的選擇?甚至不惜「出賣」同志而使自己「脫穎而出」?但在追求個人利益時,在與團體或同志間無法達到「雙贏」時,個人只好使出「招數」,但往往在「利己策略」的過度算計下,終至演變成雙輸結局。敬告民進黨這些政治人物,不管在中央或地方,你們現在一切的所作所為,歷史都將記錄,黨員及民眾也都一一銘記!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明太祖在得天下之後有一次告訴侍臣們說:「舉大器者,不可以獨運;居大業者,不可以獨成。故擇賢任能,布列庶位,安危協心,盛衰同德。昔殷周之興也,用伊尹、周公諸賢,故卜世永久,歷祚靈長。秦、隋之季,棄群策於漢高,委英雄於唐主,獨任其智,未幾而亡。蓋根疏者易拔,源淺者易涸。人君欲弘其德,惟當廣覽兼聽,博達群情,則治益盛隆,道日光大矣。」江山得之不易,須常存戒心,民進黨尤其要警惕「根疏易拔,源淺易涸」之道理!

                                     ~ 百岳老查  2016.07.25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96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民進黨的輪痕已混亂 戰旗已歪斜?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6,277篇報導,共11,876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6,277篇報導

11,876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