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歲活躍臉書無疾而終的危行儒者楊紹鎰好讚 讀「圓孫立人遺願 楊一立94歲辭世」有感

文字-A A +A

94歲老人家還上臉書?真是能追上時代不落伍的長者,要學習他如何能無疾而終 做到『『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的長者 讀「圓孫立人遺願 楊一立94歲辭世」有感。

不過試著要上楊一立他的臉書去參訪一下,看他的貼文,是找不了,不知是否人過世了,臉書也吹起熄燈號呢?不過這文章是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林宸誼2016-02-21 03:19的報導,當時還有那張廣州學生來聽他講古的照片,可見得30小時,該臉書還是開著的,鍥而不捨的我,在他本名楊紹鎰下找到臉書,因為還不是朋友,不能留言,我請求加朋友,不知他的後人有沒有在經營他的臉書,因為看來臉書就停留在2016-02-03廣州學生的來訪。連辭世的訊息都還未公布,他的135位朋友臉書朋友,可能還不知此事。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8085857447&fref=ts

----------------------------------------------------

而我和他唯一的一位共同朋友,也姓楊,是我紀錄片老師史威的同學楊諮宜,我給他稍了信息去通知聯合報的訊息,也許和他有關係?我不知道,他回應說是:在他成立的歷史影片臉書  上認識的。可見他真是充分的利用臉書拓展他的人生經歷,不是被動的用臉書做裝飾,表示趕上了時代而已。這樣一個長者真令人敬佩!

https://www.facebook.com/%E8%A8%98%E9%8C%84%E7%9A%84%E6%AD%B7%E5%8F%B2%E7%89%87%E6%AE%B5-1466652790282369/ 

--------------------------------------------------------------------------------

既然找到了臉書,看到最後一則寫的文章,裡面有這樣的文字:

同學們齊聲朗誦著一幅書法,內容寫的是︰「遠征緬甸不尋常,剿滅東瀛血雨狂,挽救英倫出危局,返迴華夏透迷茫;深山縱谷分開進,猛獸叢林鬥志昂,數戰成名凱旋日,英魂多少落他鄉。」讀完,大家心有戚戚、哀哀感嘆著當年與他們年齡相仿的青少年,紛紛投入衛國抗戰,奉獻犧牲在異域的英雄!

一幅水彩畫,畫的正是我的雲南老家與緬甸邊境交界的「惠通橋」。

另一幅對聯寫的是︰「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我拍著胸鋪高聲說︰「我做到了!」同學們鼓掌為我歡呼著。

楊一立的長女楊慧華說,父親平常身體硬朗,年前才有一群廣州的學生特別來拜訪,聽他「講古」;初一上午還在臉書上回覆了朋友的拜年留言。下午陽光很好,他按慣例到陽台上讀書,沒想到等到家人上樓叫他,才發現人坐在椅子上,在睡夢中就去世了。雖說老人家走得安詳,但是事情還是突然得令家人一時難以接受。(以上摘自聯合報文章,全文附在文末)

他的最後一則PO文全文如下,看了以後感觸很深,對岸的學生太強了,我當年作學生時,只知道要應付考試,什麼也不知道。。。怎是羞愧的很,也沒出過國門,視野太窄了!時代不同作法不同,想想台灣現在的學生呢?

有朋自遠方來—5

一群來台參訪遊玩的廣州學生,與我相約今年暑假…

同學們放寒假來台灣遊玩8天,去的地方與與一般觀光旅遊團不太一樣,除了九份、金瓜石,他們選擇了參訪軍史館、宗教博物館、名人紀念館、還有中央研究院、誠品書店…;他們想認識、體驗的是在台灣的華人生活文化、價值觀;還包括認識在台灣的抗戰的新一軍老兵---我。

他們有初中生、高中生,但不是就讀同校的同學;而是在學時間利用周末假日,一起學習中華傳統文化社團的同學;個個都是多才多藝,特別為我製作了書法、繪畫作品送我留作紀念。

同學們齊聲朗誦著一幅書法,內容寫的是︰「遠征緬甸不尋常,剿滅東瀛血雨狂,挽救英倫出危局,返迴華夏透迷茫;深山縱谷分開進,猛獸叢林鬥志昂,數戰成名凱旋日,英魂多少落他鄉。」讀完,大家心有戚戚、哀哀感嘆著當年與他們年齡相仿的青少年,紛紛投入衛國抗戰,奉獻犧牲在異域的英雄!

一幅水彩畫,畫的正是我的雲南老家與緬甸邊境交界的「惠通橋」。

另一幅對聯寫的是︰「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我拍著胸鋪高聲說︰「我做到了!」同學們鼓掌為我歡呼著。

我與同學們相約,待「廣州新一軍公墓」前的違建樓房拆除的那天,陪著我一起去掃墓,祭拜當年在緬甸抗戰陣亡的新一軍將士英靈。

*************************

延伸報導:

圓孫立人遺願 楊一立94歲辭世 2016-02-21 03:19 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林宸誼/台北報導

http://udn.com/news/story/6656/1514946

抗戰勝利後,孫立人將軍在廣州興建新一軍將士公墓,卻在大陸赤化後累遭破壞,紀念塔甚至一度淪為公廁。當初擔任監造官的老兵楊一立不斷奔走請願,終於使大陸方面去年將公墓改列為省級文物,預定今年將拆除解放軍增建的房舍,讓紀念塔重見天日。不料楊一立卻於大年初一心臟病突發猝逝,享壽九十四歲,來不及看到心願完成。

楊一立的葬禮將於三月十二日在北市第二殯儀館舉行,將由四位孫立人的舊部與後人,替他的棺木覆蓋新一軍的軍旗。

本名楊紹鎰的楊一立,曾追隨孫立人在緬甸、印度作戰。抗戰勝利後,孫立人前往東北剿共前,在廣州白雲山麓購買大片地,安葬印緬陣亡袍澤的遺骨,時任少校副官的楊一立留守監造。大陸赤化後,公墓被解放軍接收,「園區」如今已變成道路與市場,五層樓高的四柱式紀念塔,烈士埋骨其下,正面也被解放軍興建房舍遮住,還一度在柱間增建隔間牆,改成公廁。

楊一立來台後,也捲入孫立人「兵變案」而坐牢三年,出獄後改行營造業,小有成就。孫立人生前一直很關心埋骨廣州的袍澤,去世前還交代設法爭取修復被占用破壞的公墓。在老部下奔走與捐款下,一九九三年廁所終於被拆除,不過紀念塔正面仍被遮住,解放軍還將房子出租開設旅館。

隨著夥伴逐漸凋零,楊一立成為「駐印軍戰友協會」台柱,不斷向對岸各級領導寫信陳情,呼籲保存公墓。去年大陸為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終於決定將公墓由市級文物提升到省級,軍方同意在二○一六年六月旅館租約滿後拆除,讓紀念塔可以正面示人。消息傳到台灣,楊一立激動地哭了出來,把女兒們嚇了一大跳。

楊一立的長女楊慧華說,父親平常身體硬朗,年前才有一群廣州的學生特別來拜訪,聽他「講古」;初一上午還在臉書上回覆了朋友的拜年留言。下午陽光很好,他按慣例到陽台上讀書,沒想到等到家人上樓叫他,才發現人坐在椅子上,在睡夢中就去世了。雖說老人家走得安詳,但是事情還是突然得令家人一時難以接受。

楊慧華表示,原本父親七月要去廣州參加修復典禮,沒想到努力廿載卻來不及看到公墓「重見天日」:「今年七月,我會代替爸爸去廣州,達成他最後的心願。」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578則報導
257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94歲活躍臉書無疾而終的危行儒者楊紹鎰好讚 讀「圓孫立人遺願 楊一立94歲辭世」有感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4,557篇報導,共11,78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4,557篇報導

11,78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