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山溪的生態怪手藝師---謝福盛的故事與借鏡

文字-A A +A

文/李永志(前任台北縣河川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長 )

記得那是今年(2003)元月底在參加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生態工法高階主管研習」活動之後,又於第二天參加法鼓山的禪修活動,一早體驗靜坐清心的妙趣,又聽完了聖嚴法師在錄影帶中開示修持要領與啟建法鼓山「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基地因緣,知客法師為我們進行室外環境的介紹,也同時對照錄影帶中法鼓山寺引以為傲的山水清音與生態保育成果,作一趟「人間淨土」的巡禮,環繞著山前山後,我驚嘆於前一日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生態工法」訴求的「意境」竟然就近在眼前一幕幕精彩地呈現─當天的際遇真是可稱為「山中奇緣」了。

在同夥先進一再稱許「這才是生態工法」的讚美中,冒然我抓到了法鼓山的小辮子─「師父!為何您們強調生態保育,卻任令施工單位如此混濁了溪水?魚蝦會因此呼吸困難而死啊!」「您別誤會了,現在山門右邊這條溪水上游整治並不是我們法鼓山的工程,對於施工單位不能防止水質污染,實在莫可奈何!」是的,這些出家人對公部門及承包廠商能奈何?難道有可能為他們上一堂慈悲護生的課程嗎?

當時會如此介意溪水混濁的現象,是因為回想幾天前看到報紙刊登東北角某鄉長強調要發展生態觀光產業,結果照片裡出現一部怪手在三面水泥溪溝裡清理淤泥與雜草,滿溪黃濁的施作工法除了再次污染水質,已經是雪上加霜的生態浩劫了(註一),怎麼還可能有甚麼生態旅遊產業可發展呢?

「我們法鼓山在溪裡施工時,有一位人稱『怪人』的怪手司機,他會與搬動位置的石頭講話;他會設法區隔施工污染空間,或者導流清水,防止泥污進入清水之中,好讓魚蝦有一個安全的呼吸區域。」這時知客法師繼續講述一個傳奇小人物的故事,於是探訪這個『怪人』的念頭,便自然浮現,也是發現一位生態怪手藝師的緣起(這又是另一「山中奇緣」的開始─該訊息隨後由聯合報以「金山怪人─謝福盛」為首,帶動各電視媒體一陣子話題)。

【金山怪人不只是新聞題材,而是全民生態保育的生命教育題材】

隨著新聞報導熱潮過去,總覺得那不該只是一種短暫的新聞話題,而是應該轉化為教育題材,一種隱含法鼓山心靈環保的教育題材,更是一種全民生態保育的生命教育題材。謝福盛在我初次探訪時,追訴過去東奔西跑、南來北往為養家活口用挖土機四處破壞自然美景,感觸最深的兩件回憶:

其一是去宜蘭縣興建水泥灌溉水圳的經驗,怪手在原本自然泥溝中,一桶桶當地原生魚蝦貝類讓他額外加菜,卻也在豐收之際驚慮於宜蘭縣的下一代子孫還能在這條新水泥圳溝中找到這一代童年「摸魚蝦蟹、摸蜆兼洗褲」的樂趣嗎?

其二是在北海岸某高爾夫球場的經驗─日本人設計的水溝竟然像是他們的園藝意境般,沒有外露的水泥,草坪溝渠順應地勢坡度緩緩成形,感嘆於人家精緻的環境文化……。

我看到謝福盛感性、直覺、將心比心以及敬業進取的一面,沒有高級學歷(只是國中畢業),卻一直尋找讓自己充電的資料參考,甚至不諱言:「最近金山某條郊外野溪空有生態工法之名,卻無生態之實。」於是風雨中帶我們去見證他鋒利的批判─這麼多水泥膠結均勻的封底石塊,無雨水時根本沒辦法讓地下水滲透進來溪中,魚蝦沒有基本水流量存活;大雨時又因為沒有孔隙及大石塊的溪床,除了無法「消能」減緩水流速度,僥倖存有的魚蝦也全都會被沖走……。

於是為了更進一步了解他的經驗,我們相約下次風和日麗時能拿著他的法鼓山溪整治完工照片(可惜無施工前照片)去對比現在復育狀況,他信心滿滿地同意了,讓我更加期待下次的現勘。

【素人工程作品是「奇蹟」;也是「諷刺」】

今年第二度造訪法鼓山溪時,我們這一行特地找到有水環境研究、有荒野保護;有美學、有休閒;有農工研究、有實務農戶等各種經歷背景人員前往,在溪中魚群的面前陪同的謝福盛侃侃而談他的「水經」─「我不是不用水泥,但一定是在急流水衝與高落差處結構背後使用,沒有安全顧慮的地方便儘量用原地石頭來堆疊,利用彼此緊密結合角度形成魚梯魚道、形成跌水流瀑,也形成安全的固床工與魚蝦躲藏空隙……。」比較起其他那麼多河川水利水泥攔沙壩、攔水堰與丁壩、堤岸單調的灰色造形,謝福盛的世界無異是瑰麗的藝術品。

距離上次禪修參訪已有半年,眼見右溪受到上游施工水污染的遺憾仍然有其後遺症─優氧化水流中很難能地找到小魚一兩隻點綴其間。而泡腳在左溪池水裡,魚蝦兒女成群似地來為客人嗜咬搔癢,不知是否也有人善意餵養,感覺它的數量簡直要媲美阿里山達那依谷的固魚復育社區了(那個叫山美的社區,去年得到總統文化獎)。

環顧國內溪流使用水泥已經到了氾濫成災的地步─施工前砍光岸邊護坡綠色植被,施工中水泥水荼毒水族動物,施工完後成為三面或兩面光滑的長牆死溪。比較起這麼多高學歷的學院派水利技師長期無能省思、改革工程法令;或規劃、施工中公、私程序機制,讓一個個富含生命有情的天地在他們的手下一一被摧毀的殘暴事實,反而讓一個可以憑感性、直覺、經驗的現場施工怪手司機作出了一個融合科技與美學、生態與安全、休閒與教育各方天人兼顧的典範作品,無寧是國內工程界的一次「奇蹟」;也許也可以說是一種「諷刺」─因為如果這次工程發包是由公家單位出面。那麼法鼓山大學的野溪整治,一定難逃「水泥淨土」的乖舛命運。

【借鏡一:生態工法推展,也要從基層工匠落實】

國內各界近年來已警覺臺灣賴以永續經營的好山好水,頻頻受到不合理的對待,學界與政府的倡導「生態工法」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而相對於高層官員、專業技師思維的改變與執行法令修改之際,如何能讓工地現場的實際操作工人,能夠同樣擁有一種生態保育是為子孫立「萬年根基」的使命感,甚至要求設計顧問群要為現場人員「勤前教育講習」;或者要求勞委會在相關技師證照中也能仿照餐飲等業有丙、乙、甲級等檢定制度,設立「生態工法操作藝師」證照,如此「生態工法」的政策才能貫徹落實到最基層的神經末梢,也才能在工程裡建立起「自然環境」與「人類良知」的新土地倫理關係,在新的人才進用制度下,我相信會有更多的「生態怪手藝師」來修補臺灣美麗的山水,一如古蹟的維護,也不能隨便找個普通泥水工匠來維護一般,我相信這也是相關學界與政府單位可以評估研究的地方。

「生態工法」現場操作人員的心理建設是最寶貴的工程附加價值,謝福盛並未提出法鼓山的佛教「不殺生」或「樂利眾生」、「眾生同具佛性」等教義,充其量他只是一個「推己及人──從這一代人摸魚蝦蟹之樂想到下一代人摸魚蝦蟹之樂」的儒家思考模式以及「日本能,臺灣為何不能?」的民族意識反省工夫而已,但是對於嚴肅的生態與土地倫理議題卻已作了最好的詮釋,也直接落實了法鼓山「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的目標,間接闡揚了「心靈環保」的人性提昇,我們樂於見到法鼓山與謝福盛的雇傭關係是人間又一件「千里馬」與「伯樂」的「美談」,尤其樂見更多的「怪手工匠」提昇心理建設層面為「怪手藝師」後也能尋找到更勝一籌就業機會的現象。

【借鏡二:強調生態工法,便要規範防止工程水污染的操作守則】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為了推動生態工法,特定今年為「生態工法年」,並配合舉辦九十二年「生態工法博覽會」加速河溪整治示範點之建立,該會不只要求硬體的展示,同時也強調了軟體活動的企劃應該包括流域人文歷史沿革、生態調查成果、社區總體營造等等層面,並且邀集地方文史、生態團體共襄盛舉,令人耳目一新於公共工程,真的已有「公共」的意函(不只是少數工程專家或政治力的展現)。

而台北縣政府在整個「大屯溪生態工法博覽會」工作團隊中更加入了環保局水污染防制的人員,嘗試在本次博覽會建立農田濕地,希望藉由「人工濕地系統」強化灌溉回歸水與非點原的家庭污水處理示範,目的在於維護河川水質的穩定機制,這是一個積極突破性的創舉。

然而相對於謝福盛的用心裡「工程水污染的防範」是生態工法的另一方面積極精華作為。不管是土壤泥水汙濁影響魚蝦等水中生物的鰓呼吸功能,或是人造水泥水直接「毒害」水中生物根本與相關野生動物保育法中「禁止毒、電魚」的精神違背,在工程合約的內容裡本來就要註明這項規範,不知相關政府發包作業裡,是否注意到了「野生動物保育法」第十九條、「漁業法」第四十四條第四款及第六十五條(註二)。

猶記得有個農田水利會資深工作先進訴說:「看到了水圳取水堰水泥灌漿中的毒害魚蝦情形,實在覺得很罪惡感。」可見尊重生命是許多人的期待與知見,尤其是透過生態系統與食物鏈因果循環推演的結果,今天不尊重河川內的生命保護,不只破壞了一個環境污染預警系統,尤其會造成生態食物鏈資源的斷滅現象,屆時人類子孫也有生存的危機,是故「工程水污染的防範」也是必要的生命教育。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06.20

荒野保護協會

加入時間: 2007.06.20
311則報導
3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2012地球一小時

2012-03-21
瀏覽:
5,059
推:
5
回應:
6

關掉城市的燈,照亮人們心中的荒野

2008-06-10
瀏覽:
6,552
推:
2
回應:
4

台灣城市減碳 從減自己的碳足跡開始

2008-06-05
瀏覽:
6,930
推:
6
回應:
1

Pethany原陸風情攝影展,愛地球捐荒野義賣特展

2008-03-11
瀏覽:
5,536
推:
1
回應:
0

守護清水溼地,不只是丹頂鶴

2008-01-23
瀏覽:
7,249
推:
5
回應:
0

在混濁的政治生態中,投下綠色環境種子

2008-01-04
瀏覽:
4,748
推:
0
回應:
1

法鼓山溪的生態怪手藝師---謝福盛的故事與借鏡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1,618篇報導,共11,36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1,618篇報導

11,36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