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啊!我們來了---記荒野國際化的肇始

地區:
標籤:
文字-A A +A

文/陳楊文(荒野國際事務工作委員會召集人)

幾年前荒野在花蓮關心台九線省道的擴寬問題,保護花東海岸線的生態,與某些贊成開發的當地居民溝通時,當地居民常常質疑「你們又不是花蓮人或當地居民,關你們什麼事?」換言之,這樣的質疑意指「即使真的是『我們的』居住環境弄壞,是我家的事,又干卿何事?」從另一方面來說,也似乎在質疑「你們這些人也真奇怪,為什麼要這麼多管閒事?」

如果有一個人聲稱某人是他的奴隸,並公開地鞭打、凌虐之,相信會引起公憤;但是這景象如果發生在百年前,也許在許多蓄奴的地方或國家,當人還可以成為某人的財產時,這種踐踏人權的現象可能還是司空見慣,他人無法置喙;試想在今日如果有任何人敢以私人財產為藉口,凌虐他人,不是立即受法律所制裁,就是成為全民公敵、萬夫所指。為何同樣的行為,在不同的時空卻有相異的結果?

簡單的說這是近代人權奮鬥與伸張的結果,造成法律、觀念甚至文化上的改變。但是自然生態的種種生命呢?任何人是否有權,或是不受公眾的制約,毫無忌憚地對待或處理自然生命呢?這個問題在目前而言,恐怕在不同時空會有不同的答案。

有個關於一群台灣人初次出國旅遊的故事。起初個人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安分守己等著同團夥伴,慢慢聊熟了,在難掩出國的興奮情緒下,開始高談闊論起來,抽煙、檳榔隨手就丟;仗著人多勢眾,該排隊時興高采烈亂成一團,無視其他乘客的異樣眼光與服務員的勸說。這群人就這樣一路嘻鬧,直到抵達機場,更是興奮異常、高聲闊論,這群人中突然有人說話了:「注意注意,這裡是日本,要守規矩」,話一說完,果然這群人不再大聲說話、亂丟垃圾,並且按照順序排隊等待入境。

人的行為價值觀會影響環境,環境也會影響人的行為價值觀。

當荒野決定要成為國際團體,走出台灣,推動全球無國界荒野保護運動,並成立負責這項任務的「國際事務工作委員會」(International Affair, IA)。這是一項在台灣生態保育史上「前所未有」的任務,在極為有限的資源條件下開疆闢土,加上經營管理無前例可循;當我們提出這樣的願景時,聽者常常會流露出狐疑的表情,認為荒野只是一個民間組織、一群公民的組織,在台灣都無法「發大財」、「成大名」,憑什麼資源或優勢得以成為一個國際性的團體?

確實,走出國界,超越語言、文化界限,推動一個具有普世價值的「荒野保護運動」,或是關懷「他人」的環境時,免不了重複地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們憑什麼去管別人的『家務事』」、「又為什麼要去管?」,「荒野在台灣的成功經驗是否也能在異地推動?」等。在面對異地、異文化時,荒野的經驗認為「人在面對土地時,應要謙卑」,而非堅持己見,強力推銷先前的經驗;如此才能形成一種新的互動,不僅僅單方向將荒野在台灣的經驗嵌入對方的生活中;另一方面也是檢驗荒野現行的理念與做法,在異時空文化中是否也能奏效生根,甚至能回饋到台灣的荒野經驗之中。因此,在進行全球化的過程中,我們常自省的問題是「當我們到一個新地方時,帶給人家的是什麼?」、「面對新領域時,是否尊重他人?是否開放到足以創新?」

面對未來,唯一可知的是將會面對許多無法預期的問題。或許可以從歷史與解決生態的問題兩個角度,來增強我們走向國際的信心。

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遷徙擴張史

其實不單是人類這個物種有遷徙擴張的傾向,地球上幾乎所有的生物物種,都具有如此的生命現象,如最常見的菊科植物,當開花結果後,毛茸茸的翅果,就是一個構造精緻的遷徙飛行器。在人類近代歷史上來看,西方的航海時代後所肇起的大探險、大傳教時代,背後都有絕大的商業貿易的經濟利益或是宗教理念支撐;明初的鄭氏大航海,成就開萬古創新,然而以政治為出發動力,不難理解最後終將消逝在朝代更替的演變中。無論如何,這些行動都曾經啟迪一個新時代的來臨,只是結果的時間長短,影響的深遠有別。

記得1994年適逢「哥倫布發現新大陸」400週年紀念,我與一位法國籍的益友在美國某一鄉村戲院觀看哥倫布傳記電影。當時全戲院只有我們兩人,看完後,法籍朋友問我:「你相信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嗎?」朋友說他不相信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但是重要的是,他有一個寫歷史傳記的兒子!

凡走過的不一定留痕跡,個人走過的痕跡需要史學來紀錄;西方組織管理學家曾說:「個人的生命有限,而組織的生命無窮」。在東方的社會確實還很少見到歷史悠久的組織,我們自然希望荒野能夠成為即長久又寬廣的組織,除了你我無私地在這塊土地的貢獻之外,肇使越多的人在越寬廣的土地貢獻,似乎是讓荒野的精神理念能永續發展的屏障。

地球生態到底發生了哪些問題。

同樣的,也不單單是人類這個物種才有能力改變地球生態,地球的生態是由所有生命共同組成的。在地球45億年漫長的歷史上,許多物種曾經大規模的改變地球生態,滅絕其他的物種,例如地球在形成的初期,氧氣所佔的比例並不似今日這麼高,那時的藻類長期不斷排出氧氣這種「廢氣」,結果毒死了自己,也改變了地球生態,造成喜氧生物的興起。

人類改變地球生態的能力之快是前所未有的。有人將人類比擬成地球的癌細胞,在無限制的擴展情況下,已經快速地破壞地球生態,造成許多物種的滅絕,許多人類將自食其果的跡象慢慢顯現。而唯一能夠制止人類無限制地破壞生態的方法,在於人類自身的覺醒,唯有人類自己才能解決人類破壞的問題,這也是生態保育運動興起的原因。

在地球生態的保育議題中,有一個很有名的「河馬(hippopotamus)窘境」,是以5個英文字母通括地球生態環境現時所面臨的困境,這5個字母剛好組成英文HIPPO「河馬」這個字的簡稱。H指的是野生動植物居住的棲息地(Habitate)遭到破壞,這也是人類在各項經濟活動開發中首要造成的;I指的是人類在一個新的環境中引入(Introducing)新的物種,造成原有生態環境的改變,例如台灣的福壽螺問題;接著,第一個P是指人口(Population),全球人口不斷急速增加,1974年時是40億,1999年底全球人口已突破60億,短短25年間急速增加20億,聯合國估計2050年時全球人口數將達到90億;第二個P是污染(Polution),人類工業化以後所造成的種種環境污染,小如車諾比核能廠的核融合事件,大如全球暖化造成的氣候改變等;最後的O是過度使用(Overuse),工業化造成富裕的現象,對自然資源不節制的利用,有些動植物物種因為這種無窮的人類私慾而滅絕。

荒野成立8年來,可貴之處在於推廣自然教育的過程中,成功地為一般民眾提供參與保護自然環境的舞台,這是一種與自然切合的新生活方式,也是荒野之所以永續發展的生命力來源。從信仰或信念的角度來看,生態保育工作像是一種形成中的宗教,試著改變現有的生活形式,甚至法律權力,以修正不利自然環境的生活型態。雖然說天底下已經無新鮮事,如果放到時間軸上檢視,在秉持愛護自然荒野的理念下,今日所作種種看來微不足道的足跡,是否真能達到保護自然荒野?答案就在荒野循序漸進的實踐之中。

(本文刊載於荒野快報140期)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06.20

荒野保護協會

加入時間: 2007.06.20
320則報導
4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2:20

在台灣看見熱帶雨林-婆羅洲野生動植物巡迴展

2023-12-05
瀏覽:
3,886
推:
0
回應:
0

賞燕熱潮,即將襲捲今年夏天!

2023-06-28
瀏覽:
5,044
推:
0
回應:
0

荒野循環零廢棄志工講師培訓開跑了

2023-06-15
瀏覽:
3,711
推:
2
回應:
0

蟹天蟹地.護蟹有你──淡水河口守護陸蟹行動

2022-11-04
瀏覽:
2,301
推:
0
回應:
0

畫出一篇綠色大地――綠色生活地圖

2022-08-24
瀏覽:
4,182
推:
0
回應:
0

五股賞燕季|我與燕的距離

2022-07-20
瀏覽:
2,565
推:
0
回應:
0

護蟹行動─找尋謝蟹的方法

2022-01-06
瀏覽:
2,528
推:
12
回應:
0

2012地球一小時

2012-03-21
瀏覽:
6,079
推:
5
回應:
6

地球啊!我們來了---記荒野國際化的肇始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89,537篇報導,共12,95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89,537篇報導

12,95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