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開始台灣人在淌血 彭明輝給馬英九周美青寫公開信

文字-A A +A

上接:

其實你不知道真正的台灣主流民意 台灣最恐怖的其實不是暴民,而是順民 李柏鋒 2014/03/24

https://www.peopo.org/news/236437

@@@@@@@@@@@@@@@@@@@@@@@@@@@@@@@@@@@

網路上有人說:

。。。甚麼時代了,還在煽惑、策動「學運」?連我這種市井低層草根小民都瞭解,早就不是該有「反政府學運」這種「特定舊時期產物」的年代了,就光「亂砸東西、違法拒警、各種罪責」,都不是以前那個沒監視器,愛幹嘛就幹嘛,事後大部份人都跑的掉,啥後果也因覓證困難、即無刑責的時機了。

許多有發聲權的知識份子,竟還煽動學子們去幹那種早已只能是歷史、史詩的「學運」?除了「別人的兒子死不完」的意境之外,請問,還可能有其它合理的猜想嗎?可別形而上,來些實際的好話罷。。。

摘自:

「「民主」一出,誰與爭鋒。「手無寸鐵」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http://newtalk.tw/blog_read.php?oid=20454

───────────────────────────────────────────────────────────────

看到清大教授彭明輝部落格的文章『見証 3/24 的每一滴血』『給馬英九的一封公開信』『給周美青的一封公開信』『要我撤公開信並道歉?可以』,也請想想這個時代,為什麼會這樣?不是解嚴了嗎?學生只要求對話吧!結果政府的回應是當其為暴民!

見証 3/24 的每一滴血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4/03/324.html

 如果你疼惜台灣這一塊土地,就不要忘記這土地上每一滴無辜的血液。不是因為我們善於記仇,而是因為我們不可以善於遺忘──遺忘只會換來統治者變本加厲的囂張與殘暴,遺忘只會換來更多無辜的血液。

 

       民主就是動口不動手,暴政就是動手不動口,3/24是台灣民主史上不該被忘記的另一道傷痕。那天的凌晨,坦克車沒有開進行政院,軍隊沒有開進行政院,但是警察捨棄所有不流血的暴力,直接訴諸血腥的鎮壓,受害者很可能包括許多位尚未成年的高中生。我們要記錄這一段歷史,絕不讓它被馬江銷毀,絕不讓他們用謊言竄改歷史!我們也要追究責任,絕不讓惡徒倖免於法律的制裁。
        所以,請大家留下手中所有關於當天的照片、錄影,在現場的人請你盡快寫下目睹的實況,並且盡量地備擋、複製、公開分享。我也在這裡呼籲擅長雲端與影像壓縮技術的人發揮公民精神,提供容易使用的雲端硬碟空間與使用說明,供大家上載與下載,便於大家有集中彙整的地方;請擅長紀錄片的朋友,開始利用這些資料,準備進行田野與進行影片的製作。當江宜樺開始說謊的時候,讓我們用影像與文字的力量在網路上公審 3/24 的罪魁禍首。這篇文章的後面,附上我昨天額外收集到的六張血腥照片,加上我公開信上的兩張,一共已經是八張。(註:原以為第四張是醫師白袍染血,據讀者來信說是誤傳。)
 

       殘暴、無能與謊言幾乎總是三位一體:因為無能而殘暴,因為不敢面對自己所做的事而開始說謊。

       是的,江宜樺已經開始說謊。面對 3/24,江宜樺對媒體說:「媒體報導『這是血腥鎮壓』,已經高度地扭曲事實。……警方都是用最和平理性的方式來處理群眾抗爭」(東森雲的報導新頭殼NOWnews其他新聞媒體)。他甚至厚著臉皮地說:「警方在強制驅離在場民眾時,是一個一個把他們抬起來,或拍肩請他們起身,有人自行離開,不起身者便用抬離方式驅離。
       連受傷的人數也有人想造假。中央通訊社 2014/03/24 15:09:13 〈江宜樺國際記者會致詞全文〉的新聞稿說:「根據10時左右我獲得的資訊,總共有107位受傷,其中包含55位民眾跟52位警察,但是稍後在我要來召開記者會之前,衛福部新統計的資料是110人。」到了經濟日報 2014.03.24 10:48 pm 〈強勢驅離共174人受傷,其中119名是員警〉的報導裡,受傷的民眾還是 55位,受傷的員警已經從 52 位暴增到 119位。
       一位讀者來信,說許多他看過的影像紀錄都迅速地從網路上被刪除。記者協會的公開聲明更指出政府是先排除記者後再關起門來血腥鎮壓:「一、3月23日民眾、學生占領行政院抗爭行動過程中,警察暴力拉扯、毆打記者,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統計個案已達十起以上,記協對警察不分青紅皂白,對現場記者施以暴力,侵犯記者新聞採訪權,提出嚴厲譴責。二、記協對於警察在陳情抗議現場進行驅離行動過程中,以先隔離記者,再對民眾施暴驅離的方式,提出嚴正抗議,並強烈質疑警方目的在阻擋記者紀錄真相,阻撓記者採訪工作,嚴重侵犯新聞自由,是反民主最壞示範。」
       我們必須集合公民的力量,把江宜樺企圖吃乾抹淨的歷史還原給這塊土地上所有的同胞!
 
 
後記:
       讀者來信提醒:「若要撰寫一個"公正"的報導,所用的圖片,必需保留當下所拍的情況(即直接將原始檔案附上,大部份會是只經一次的jpeg壓縮)。有調整過色彩的圖片,本身即有"誤導/醜化"之嫌,平白喪失撰寫的成果。因此,以附圖一來說(新新聞雜誌的封面),為了凸顯血色(即便是真血也可能經調色過),便是有上述"醜化"的成份在。」

 

@@@@@@@@@@@@@@@@@@@@@@@@@@@@@@@@@@@@@@@@@@@@

看到彭明輝教授的一封公開信給了馬英九,又寫給周美青,真是用心良苦:

給馬英九的一封公開信

014年3月26日星期三

 

給馬英九的一封公開信

 
前言:底下變一個戲法,有嚴肅企圖,文末揭曉。
-----------------------------------------------------
馬先生周女士
       為了你家和台灣,我求妳兩件事:帶馬英九到醫院去檢查,如果你精神不正常或者已經失去法定行為能力,請坦白告訴全國人;如果醫院找不出你的病而你也不肯辭職,我真希望你太太請妳跟你離婚,讓你了解你所做的事有多令人厭惡、痛恨、不齒。台灣不能再有人因為和平抗爭而流血,而你們家更不需要有一個令萬代子孫蒙羞的家長。
       請你記得:媒體上陳水扁外孫的照片總是被打上馬賽克,見不得人。馬家雖已斷了香火,你不會希望連妳的外孫在國內外都見不得人。但是,事情已經開始發生了,行政院前濺血的照片必將傳遍全世界,全世界都會知道:馬英九對和平抗議的群眾施暴,打到他們頭破血流。

       現在大家恨的是馬英九,如果事態繼續惡化,大家的恨會滿溢而漫流,無處宣洩的恨意會淹漫妳們家的每一個成員,然後淹漫到妳女婿家,淹漫到你們的子孫身上。請妳別讓這恨無止盡地繼續滋生、漫延。

       我的常識告訴我:如果有兩張滿臉是血的照片,流血的就不會只有兩個人──鎮暴警察只會被下命「不許流血」,或者「不惜流血」,而鎮暴警察「打得興起」、「打得眼紅」時,不會只打兩個人。
        你或許會說:這是抗爭者自討的。不!抗爭者自討的是被抬離、被水車沖擊、被噴辣椒水。這裡不是天安門,這裡沒有解放軍,這裡沒有獨裁者鄧小平,我們沒有人預料到和平抗爭也要被打到頭破血流。
        我們了解,暴力是殘忍的表徵;我們也了解,暴力是無能的表徵。你馬英九沒有能力管理這個國家,而你最了解自己馬英九的無能,繼續讓你坐在總統位上負擔早已承受不了的壓力,只會使你變得更無能,更殘暴。
       我知道,要隨時要防範這個無能的丈夫在人前出醜是很累的。但是,如果你注定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請妳把他帶回家──家醜無須外揚,況且,讓禍害不出家門,總比害你們全家人整天被人怒目相向的好。
        周女士嫁給你馬英九是她的不幸,但是拜託妳別讓自己變成全台灣人的不幸;你對台灣的傷害歷史將不會忘記,只希望這個恨不要滋生、漫延到你們家的每一個成員,甚至後代子孫。
 
後記:
        是的,這公開封信本來就是寫給馬英九,只談馬英九的是非,不去牽扯其他人的私事或是非。所以只需要隨手改掉所有稱謂,就變成是給馬英九的信。我希望藉此清楚地呈現出一個簡單的事實:我在給周美青的信裡完全沒有談到周美青個人的任何是非,對周美青沒有任何批評、不敬或侮辱,單純是在抱怨和請託:「周女士,你們家的馬小九在巷口已經咬傷太多路人了,拜託你把它帶回家去,免得民怨沸騰,怪你們家縱狗咬人。」
        後來改寫成給周美青的公開信,是因為我確實希望周美青看到,並且設法讓馬英九理解別人的痛苦。馬英九身邊的男人都在設法取悅他,只有周美青或許有機會因為耿直而願意對馬英九說真話──至於周美青是否有能力理解台灣人的痛苦,我至今都不知道,只能試試看。
        我在演講時經常公開表示,陳水扁的不幸是因為欠缺智慧──他家最不需要的是錢,他卻為了錢而讓子孫蒙羞,甚至帶壞兒媳和女婿,讓女兒無辜受害。我也經常公開表示,馬英九最該放棄的是權位,否則最後一定會連累到他的子孫。
        陳水扁因為涉嫌貪污,媒體就自動將他孫子的照片打上馬賽克;馬英九控制行政院和立法院,利用黨紀禁止國民黨籍立委依照良心和民意對服貿案進行立法權該有的實質制衡與監督,等於褫奪了立法院與人民的立法權,這絕對已經是實質上的獨裁與違憲。試問,「貪污」跟「獨裁與違憲」那個罪更大?再加上血腥鎮壓無辜百姓與青年(裡面很可能有未成年的高中生,以及去找孩子的無辜母親)之後,台灣人對陳水扁的恨會比較深?還是對馬英九的恨比較深?我沒有詛咒馬英九的子孫,我在跟他講一個他嚴重漠視的事實──或許也是周美青女士該趕快認真的一個事實。
        周女士是不該干涉國政,但是讓丈夫明白他在做什麼,以及別人在怎麼看,這絕對是妻子的懿德。假如周女士可以勸醒馬英九,絕對是他們家和全台灣之福。
@@@@@@@@@@@@@@@@@@@@@@@@@@@@@@@@@@@@@@@

 

給周美青的一封公開信

 

周女士:
       為了你家和台灣,我求妳兩件事:帶馬英九到醫院去檢查,如果他精神不正常或者已經失去法定行為能力,請妳坦白告訴全國人;如果醫院找不出他的病而他也不肯辭職,請妳跟他離婚,讓他了解他所做的事有多令人厭惡、痛恨、不齒。台灣不能再有人因為和平抗爭而流血,而你們家更不需要有一個令萬代子孫蒙羞的家長。
       請妳記得:媒體上陳水扁外孫的照片總是被打上馬賽克,見不得人。馬家雖已斷了香火,妳不會希望連妳的外孫在國內外都見不得人。但是,事情已經開始發生了,行政院前濺血的照片必將傳遍全世界,全世界都會知道:馬英九對和平抗議的群眾施暴,打到他們頭破血流。
 

       現在大家恨的是馬英九,如果事態繼續惡化,大家的恨會滿溢而漫流,無處宣洩的恨意會淹漫妳們家的每一個成員,然後淹漫到妳女婿家,淹漫到你們的子孫身上。請妳別讓這恨無止盡地繼續滋生、漫延。
       我的常識告訴我:如果有兩張滿臉是血的照片,流血的就不會只有兩個人──鎮暴警察只會被下命「不許流血」,或者「不惜流血」,而鎮暴警察「打得興起」、「打得眼紅」時,不會只打兩個人。
        妳或許會說:這是抗爭者自討的。不!抗爭者自討的是被抬離、被水車沖擊、被噴辣椒水。這裡不是天安門,這裡沒有解放軍,這裡沒有獨裁者鄧小平,我們沒有人預料到和平抗爭也要被打到頭破血流。
        我們了解,暴力是殘忍的表徵;我們也了解,暴力是無能的表徵。馬英九沒有能力管理這個國家,而你最了解馬英九的無能,繼續讓他坐在總統位上負擔他早已承受不了的壓力,只會使他變得更無能,更殘暴。
       我知道,要隨時要防範這個無能的丈夫在人前出醜是很累的。但是,如果他注定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請妳把他帶回家──家醜無須外揚,況且,讓禍害不出家門,總比害你們全家人整天被人怒目相向的好。
        周女士,嫁給馬英九是妳的不幸,但是拜託妳別讓他變成全台灣人的不幸;他對台灣的傷害歷史將不會忘記,只希望這個恨不要滋生、漫延到你們家的每一個成員,甚至後代子孫。

 

@@@@@@@@@@@@@@@@@@@@@@@@@@@@@@@@

要我撤公開信並道歉?可以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5.html

我只有三個很合理的條件:(1)馬英九公開為 3/24 的血腥鎮壓向全國人道歉,並且啟動修憲,調整總統職權,使它具有合理的制衡機制,以防再有獨夫嗜血的事件發生。(2)行政院長和警政署長撤職,並查辦其應負責任。(3)調查所有施暴警察,並對其控以重傷害罪等各種應得之罪刑。
       有人告訴我:不該因為馬英九的作為而把周美青拖下水,「一人做事一人擔」。我也希望馬英九擔起自己該負的責任,而不要把周美青扯進來。問題是,馬英九已經明白表示他絕不為此事負起任何責任,甚至根本就支持這一件血腥的鎮壓。那麼,如果你也不希望無辜的血液繼續在立法院流淌,請問你:我們該去向誰求援,以便讓馬英九負起應負的責任?

       在今天的體制下,馬英九的意志絲毫不受節制,實際上可以恣意妄為,連監察院的彈劾都傷不了他一根寒毛。而他身邊盡是佞臣,誰也不會說真話(或者說了也起不了作用,才會有 3/24 的血腥鎮壓)。在這樣的體制與現實下,只有一個人還有機會跟他講道理:就是周美青。如果今天馬英九執意要妄為,只有一個人有機會讓他懂得台灣人的痛苦:就是周美青。

       朋友問我:你是不是滿腔怨恨?「是!」「你是不是蓄意要傷害周美青?」「我沒有。我找不到任何其他替代方案!」。
 
       除非你認為 3/24 的血腥鎮壓是應該的,否則你也應該跟我一樣,不願意它在馬英九任內再發生,更不希望它馬上接著在立法院上演。那麼,除了寫信給周美青之外,請你告訴我:還有其他什麼辦法可以有效的制止?除非你認為3/24 的血腥鎮壓是應該的,否則你也應該跟我一樣堅持我提出的三個條件;那麼,請你告訴我,除了寫信給周美青之外,還有其他什麼辦法能夠確保它們被落實?
 
       如果你有更好的辦法,請你不用告訴我,直接設法讓它們被實現。只要我文首提出的三個條件一一被落實,我馬上撤除給周美青的公開信,並且公開向她道歉。
 
       你說我的信殃及無辜,那麼,政院前流的血難道不無辜?你說我的信會讓周美青感到痛,那麼請你記得:3/24 那天開始,許多台灣人心裡都在淌血──在國內的,以及在國外的許多留學生。
       請你在良心上放一個天平,一邊是周美青的痛,一邊是行政院和台灣人心裡的血,看天平會向哪一邊傾斜。
 
       北京的朋友來信抗議我的公開信:「你竟然只關心馬英九的外孫,而不關心台灣青年無辜的血液。」如果你認定我一開始就不該寫那封公開信,請你認真想一想:周美青的感受比較重要,還是無辜的血液比較重要!
 
        還是說:只要流的不是你孩子的血液,你就不在乎它是否會繼續發生,不想去思索誰該為 3/24 的無辜血液負起責任,也不在乎有沒有人負起責任?
 
        還是說,你被兩蔣時代的威權體制洗腦,擺脫不了他們強加在你心裡的奴性,因而以為被統治者的血液本來就是該流,被警察打本來就是天經地義?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540則報導
256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2:41

3/24開始台灣人在淌血 彭明輝給馬英九周美青寫公開信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5,470篇報導,共11,473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5,470篇報導

11,473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