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榮:不要再讓自己的雙手沾上了土地被徵收者的鮮血

文字-A A +A

好奇寶寶2013.08.13 12:16AM的報導『朱立倫浮洲複製苗栗大埔事件』來了這樣的回應

【地產專欄】徐世榮:被忽略的死刑!給都市計畫及地政界朋友的一封信 (詳附錄一)

文章裡最後有一段,徐教授沈重的呼籲,是對著他的大學部及研究所政大地政學系畢業,產、官、學的朋友說的:

我的朋友們,土地徵收是一個被嚴重忽略的死刑,但是被你們判死的,竟然都是善良的老百姓,他們根本沒有犯罪,你們不覺得這死刑太過於殘酷荒謬?我的朋友們,該停止了,不要再讓自己的雙手沾上了土地被徵收者的鮮血,否則將來午夜夢迴,你要如何安睡?

這些在台面上判死刑的有是收到每次領取二千元出席費的學者專家朋友們、有目前在顧問公司裡面討生活剛入行的朋友,當然也有位居要津主導國家政策的行政官僚,但共同點都是只會聽命於上級的指揮,行政官員們並以「依法行政」來合理化一切殘害行為!徐世榮說:

你們的行徑與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稱的「邪惡的平庸性(the banality of evil)」何異?現階段的土地徵收就如同不斷上演的大屠殺。

但是該怎樣去說這些徐世榮的老中青代的地政系出身的朋友?現在不是在戰爭的場景,是承平時代,這些人選擇了這樣的行徑,犧牲了別人的一生,成就了自己切身的生計問題。是否能與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稱的「邪惡的平庸性(the banality of evil)」相提並論?在當年二戰的軍事行動,只能服從別無他途,而現在如果這些地政系出身的朋友,站出來持反對意見,會被換掉,官員則考績受限,很可能三次丙等考績,就推出衙門,而學者則可能拿不到計畫,沒有資源可以做研究,最後踢出學術殿堂,業者的受雇者更是要聽命於老闆,否則沒有待在公司的理由,所有不服從者最終都要『自尋生路』!

就像是台北捷運的信義東延線,所有與會的專家學者,都知道此專案沒有公益性、急切性、必要性,但是還是要往既定方向進行!我很同情這些專家學者,是這樣的制度讓人都失去了主持正義的道德勇氣!使得在承平時代,仍得扛下『邪惡的平庸性』的重擔!

廣慈博愛院那一站的老樹已經被鋸斷了樹幹,但仍掙扎的生存著,展現不撓的生命力!

 

@@@@@@@@@@@@@@@@

附錄一

【地產專欄】徐世榮:被忽略的死刑!給都市計畫及地政界朋友的一封信

http://tw.house.yahoo.com/news/%E3%80%90-%E5%9C%B0%E7%94%A2%E5%B0%88%E6%AC%84-%E3%80%91-%E5%BE%90%E4%B8%96%E6%A6%AE-%E8%A2%AB%E5%BF%BD%E7%95%A5%E7%9A%84%E6%AD%BB%E5%88%91-053020657.html

徐世榮:被忽略的死刑!給都市計畫及地政界朋友的一封信
<土地徵收是一個被嚴重忽略的死刑!>
http://goo.gl/J3n4Yz

我的大學部及研究所都是政大地政學系畢業,然後再出國唸書,返國後又回母系任教,至今已快二十年了,因此,我在都市計畫及地政界都有很多老中青的朋友,他們可能位居要津,主導國家政策;也有學界的朋友,受邀參與各種重要委員會;更有剛入行的朋友,目前在顧問公司裡面討生活,我很想與他們分享我這幾年來的重要心得,我很想要告訴他們,有一種死刑竟然長期以來都被我們所忽略,你們做的一些決定竟然是會嚴重影響人家的死活。我很想告訴他們,應該要停止了。

浮濫土地徵收 等於給善良百姓的人生判死刑
由於政府的浮濫土地徵收,我參與了許多自救會的抗爭活動,也因此結交了很多好朋友。這群朋友大抵皆是安分守己,腳踏實地,為自己及家人的生活而努力打拼,彼等平時很少拋頭露面、參與相關政治事務,對於都市計畫及地政法規也都不熟悉,只是平靜過著尋常的日子。但是,政府突然的土地徵收卻是讓他們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生活步調完全錯亂,日子頓然由彩色變黑白。由於壓力過於龐大,晚上睡不著者一大堆,必須藉由藥物才得以入眠。縱然勉強睡著了,也是時常驚醒,致使睡眠斷斷續續,必須輾轉至天明。

如同苗栗大埔張森文先生一樣,他們時常問我一個問題,「老師,我到底犯了什麼罪?政府怎麼會這樣對我?」由於房子及土地是他們畢生努力的心血,許多人都是好不容易才拼出一棟房子,土地徵收就如同是搶走了他們畢生絕大部分的積蓄,而低廉的補償金根本無法讓他們在附近購得相同面積及品質的屋舍,繼續維持相同的生活水平。更重要的,他們根本就不想離開自己生活已久的土地,因為土地就是家,是生活之所繫,是無價之寶,把土地搶走了,也就是剝奪了他們的生命。因此,土地徵收就如同是宣判他們的死刑,但是他們又何罪之有?「政府憑什麼決定我們的生死呢?」

傳統以來,政府及有權力者往往將土地徵收定位為金錢補償的課題,認為只要有補償即可徵收,對於人民的抗爭,也是制式的將其詮釋為土地被徵收人的貪婪及罔顧大局。但是,只要你深入的與自救會接觸,即可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土地徵收其實是基本人權被侵害的課題,土地看是財產權,但其實也是生存權及人格權,不可隨意被剝奪,土地徵收絕對是迫不得已,而且一定要符合許多嚴謹要件,才可採用。但是,政府、財團及地方政治派系為了搶奪他們的土地,根本不管這些要件,更反過來將他們定位為死要錢的釘子戶,撲天蓋地的動用輿論及網軍來污衊他們。這都會帶給他們龐大的壓力,讓他們陷入痛苦的深淵,久久繞不出來,嚴重者,精神上就會產生憂鬱或躁鬱疾病,更有因此而罹癌,身體健康大受打擊。

眾所皆知,真正觸犯刑法而被宣判死刑的罪犯,數量其實不多,為了保障他們的人權,法律嚴格規定必須經過三級三審,並可能有非常上訴之提出,所耗費的時間相當的冏長。但是對於土地徵收這種特殊的死刑,我們的社會卻是相當的輕率,根本未經法院之審判,直接就由政府來宣判,而且時間都是非常的短暫,以苗栗大埔為例,從知道要被徵收到實際執行完畢,大概只花費三年,另以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案為例,計畫中的被徵收戶竟然是於去年八月才知此事,如今台南市府與交通部快馬加鞭,急急忙忙欲於明年就動工,二年時間不到。試問,有三級三審?沒有;有非常上訴嗎?沒有;土地被徵收戶是否其他救濟管道?沒有,通通沒有,幾乎完全被堵死。土地被徵收戶的權益竟然遠遠比真正的死刑犯還不如!

如今,政府的都市計畫委員會、區域計畫委員會、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及土地徵收審議小組就如同是法院,掌握著土地被徵收戶的生殺大權,政府並假情假意的邀請學者專家參加,但是實際的權力卻是完全掌握在行政官僚及他們上級長官的手中。我的學者專家朋友們每次領取二千元的出席費,幾乎完全無決策權,但是卻也成為誤殺善良人民的幫兇,至於那些只會聽命於上級,並以「依法行政」來合理化一切殘害的行政官員們,你們的行徑與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稱的「邪惡的平庸性(the banality of evil)」何異?現階段的土地徵收就如同不斷上演的大屠殺。

我的朋友們,土地徵收是一個被嚴重忽略的死刑,但是被你們判死的,竟然都是善良的老百姓,他們根本沒有犯罪,你們不覺得這死刑太過於殘酷荒謬?我的朋友們,該停止了,不要再讓自己的雙手沾上了土地被徵收者的鮮血,否則將來午夜夢迴,你要如何安睡?

@@@@@@@@@@@@@@

相關報導:

由「中科三期環評續審 環署不回應停工爭議 宣佈民間陳述意見到此為止」!聯想到「公務人員考績法修正草案」

https://www.peopo.org/news/51010

委員:最高層次解決根本不需要蓋捷運信義東延線是政策考量建的 捷運信義東延線 第四次專案小組會議(六)

https://www.peopo.org/news/114649

@@@@@@@@@@@@@@@@@@@@@@@@@@@@@@@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578則報導
257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徐世榮:不要再讓自己的雙手沾上了土地被徵收者的鮮血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4,496篇報導,共11,786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4,496篇報導

11,786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