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學術之名 真干擾鳥類之實

嵌入:
文字-A A +A

2013/3/23傍晚近六點在台南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 

看見黑面琵鷺約兩百隻在溼地上覓食,其中還有鷺科、高蹺鴴等。

過程中發現有一人從馬路走到濕地的土堤上,拿起相機狂拍照。

期間有一群鷸鴴科水鳥經過,打算要停下來,未料

這會攝影者的所在位置,正好是該濕地的中間,也是鷸鴴科水鳥要休息的地方,

所以群鷸鴴科水鳥約200多隻,不斷在天空盤旋來回數十次,因為愁著不知如何落降休息,飛了許久,天色也暗,才降落。

該拍攝著舉動已經是違反保護野生動物法(不得騷擾)

過程中,經勸阻該拍攝者,未料其夥伴,說這是在研究沒有干擾他們

但事實上就是已經造成干擾,

其夥伴說,我們是師大王穎老師的團隊,他是王穎老師。

身為一個學者,這是一個嚴重且錯誤的示範,做調查要有基本的防護,他卻冒然靠近且拿相機狂拍照。

而一般生態調查,都是避免干擾動物為前提,

生態調查紀錄是可以透過高倍率相機(目前相機可達50倍望遠)的拍照與攝影,不應該如此。

本片完整呈現,過程中王穎先生是如何在干擾這些野生動物,提醒身為學者必須以身作則,不要有錯誤示範。

也呼籲朋友們,在接近大自然時,請尊重牠們不要干擾、騷擾、捕抓牠們。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陳查理

假公民之名,行污蔑之實。可恥。

陳查理

喔 公視原來這麼隨便不嚴謹喔

這篇文章怎麼沒有署名啊? 倒是標籤標記了一堆不相干的東西

根本就是想要汙名別人吧 哈哈哈

jinghong.lee.79

王穎老師實驗室當天的助理寫了一份說明請我代為轉達:

由於老師為無辜的受害者,我是事件當天施月英詢問的對象,故在此提出說明,澄清施月英所指責非事實。

事件經過-2013.03.23黑面琵鷺觀察

今天我們開車(老師、我(佳琪)、學妹)一路從布袋調查到四草,尋找黑面琵鷺的族群,並記錄牠們的行為。
下午約5點多,學弟打電話告訴老師他正在四草追蹤黑面琵鷺。老師也和台江國家公園巡查員陳尚欽先生約在四草討論黑面琵鷺研究,於是老師帶我和學妹開車進入四草保護區,發現保護區門口停著遊覽車,一些遊客陸續走出來搭車。原來今天台南市政府辦賞鳥活動,活動剛結束。一開車進去,就看到馬路右方遠處鹽田上似乎有黑面琵鷺,看見有遊客站在土堤拍照,我們趕緊架起單筒觀察。該鹽田是開放給遊客體驗的區域,非保護區內禁止遊客進入之區域。
看見拍照的遊客走回馬路上,由於遊客在拍照時,黑面琵鷺仍然很自在的活動,老師判斷黑面琵鷺離遊客站立處還有一段距離,故老師走到遊客站立處附近的土堤拍照,拍照目的為藉由相片分析成幼比例,黃羽比例,行為模式。在拍攝同時,也會記錄鄰近出現的鳥類。
我們以單筒觀察。老師通常會用他自己的相機(200m)幫忙學生紀錄一些畫面,會在不干擾鳥類的地方拍照。
老師遠遠的站在土堤上進行拍照記錄,此時有約200隻黑面琵鷺不斷的飛來降落在老師面前的水池,哇,我和學妹驚呼,老師真幸運,可以就近觀察。
我們這個冬季觀察黑面琵鷺超過20次以上,發現台南地區只要面積夠廣闊的水池,人都可以在岸邊觀察黑面琵鷺,並不會驚擾牠們。其實後來得知,老師離黑面琵鷺也很遠。
此時,我看見一輛白車開進來,也停在馬路邊。(事後得知是施月英小姐的車)
我和學弟妹在馬路上,用單筒望遠鏡採掃描式法觀察黑面琵鷺,逐一記錄黑面琵鷺個體行為。記錄到一半,突然聽到有一女子喊叫:…先生,回來……..
我心想,她該不會是在叫老師吧..因為紀錄不能中斷,我繼續觀察,學妹紀錄。
我發現老師應該沒有注意有人在叫他,因為他很專注的記錄,且那位小姐離他很遠,超過110公尺。

突然,那位女子走到我們旁邊,打斷我們的紀錄, 她一臉怒容, 不客氣的要我們立刻叫老師回來。我告訴她: 我們正在觀察研究,不用擔心。 她問: 是哪個單位? 我說: 我們執行台江國家公園的委託研究。 她問:是哪個學校? 我說:師大。 她問:是哪個老師。 我說:他是王穎老師。 她說:研究也不能干擾鳥。 我說:謝謝你的關心,我們在研究,他是老師,不是遊客,不會干擾鳥類,請你放心。 她說:有鹬鴴科要降落,無法降落。
根據我長期觀察進行鳥類觀察的經驗,四草及周邊地區灘地廣大,處處有鹬鴴科鳥類,通常停留在淺水的灘地,而我們面前的鹽田水位尚高,短腳的鹬鴴科是無法停留利用的。此外,老師所站立之處的土堤原本並沒有鳥類棲息,我心想,她講的可能是剛才飛過去的族群,於是我告訴她,那群鹬鴴科的鳥只是經過此地。
在過去我研究黑面琵鷺的過程,經常可見黑面琵鷺族群附近有鹬鴴科的鳥類飛行盤旋,甚至黑面琵鷺有時會受到鹬鴴科鳥驚擾而驚飛。由於四草地區適合鹬鴴科棲息的地方很多,老師暫時站立該處不至於使鹬鴴科無棲息之地。
此外,我確實無法馬上叫老師回來,因為老師離我們約110公尺遠,要叫他,得喊得非常非常大聲。突然地大聲喊叫反而是對鳥類的干擾。 此外,如果打行動電話給老師,也不適當,由於許多黑面琵鷺是在老師站立定點後,才降落的,我心想如果老師很大動作的走回來,也不好,最好等天色昏暗一點,再慢慢走回。 基於以上原因,我並沒有叫老師回來。她見我不願意叫老師回來,臉色不佳的回去車上了。
其實有點生氣,因為我們的行為紀錄被她打斷了,得重頭來,我讓學妹和學弟接手紀錄,我心想看她臉色不佳,不太妥,因為最好不要讓遊客心存誤解,於是我走到她車子旁(離我們約50公尺), 想和她解釋一下,看到她正在錄影(是大砲喔)….因為不知道她的身分,心想,她可能是賞鳥人士,但是對研究比較不了解。 我就再度和她解釋:老師沒有在干擾鳥,你放心。我們不叫老師回來,是因為老師突然大動作走回也不好。 她回了一句:是嗎? 就不理我了。
因為看她很兇的樣子,我有點怕,我也不敢問她是誰。但心想,她設備這麼好,應該是賞鳥人士吧。
我嘆一口氣,因為遇到不好溝通的人,我走回去繼續與學弟妹一同觀察,此時四草保護區管理員林明欽大哥來到我們身邊,老師也還在遠方紀錄。我也告訴林大哥,剛才有一位遊客好像誤會老師在干擾鳥。 他說:沒關係啦。
過約5分鐘,老師走回到我們身邊。我告訴老師,剛才有一位遊客要我們請你回來,她好像誤會你在干擾鳥。 你要不要去和她解釋一下,她就停車在50公尺外。 此時,保護區管理員林大哥說: 不用啦,沒關係。 保護區要關門了,我待會順便去請她離開。
老師很輕鬆地說: 沒關係啦, 我在那裡,黑面琵鷺反而越來越多,活動也很自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們繼續記錄,但是天色已晚,已經看不清楚黑面琵鷺的行為了。

(信件中還附有當天相關位置的地圖 標示各當事人的位置
不過這裏好像不能貼,但是我把圖片的說明也附於下文:)

施小姐距離老師約110公尺。
因為拍攝角度的關係,施小姐以為老師離鳥很近。
黑琵活動的水池非常寬廣,老師距離黑琵其實很遠,對黑面琵鷺而言,是一個安全距離。所以不斷的有黑琵飛下來覓食。在台南地區,在水池邊觀察黑琵,這是很常見的事。在香港,人可以離黑面琵鷺更近,不到50公尺。
老師站的地方是土堤,不是該群鷸鴴科原本利用的棲地。
當時有鷸鴴科鳥飛過,老師雖有拍照,但是心思在黑琵行為紀錄上。所以隨時拍照並低頭檢查是否拍攝清楚。

yukai2

您好,

個人以過去從事生態研究的經驗,提出一些分享,

在本篇報導中,有許多描述屬報導者的主觀認定,在未經查證的情況下,似乎不適合用肯定的字詞來進行描述

例如:「所以群鷸鴴科水鳥約200多隻,不斷在天空盤旋來回數十次,因為愁著不知如何落降休息,飛了許久,天色也暗,才降落。該拍攝著舉動已經是違反保護野生動物法(不得騷擾)」
這種群飛尋找夜間棲息點的行為,在黃昏時是鷸鴴科常見的,並不見得是受到干擾後的行為。

「生態調查紀錄是可以透過高倍率相機(目前相機可達50倍望遠)的拍照與攝影,不應該如此。」的確,在一般攝影中,這是避免干擾較好的方式,但在生態研究上,根據研究目的的不同,會選擇不同的紀錄方式。
本篇報導中似乎未採訪研團對釐清研究目的,而主觀判定其為干擾。

生態研究的器材眾多,有時人力不足的情況下,又必須掌握及時的生態資訊,會以對野生動物的低度干擾來換得寶貴的資料,就像為了解紫斑蝶的遷徙,會在翅膀上做記號,為了瞭解黑面琵鷺的遷徙,會在其背上裝追蹤器,這些對於野生動物個體的干擾是輕微的,但卻換來整的族群維繫及後續管理政策的重要參考資訊。當然,學術界應該對這些實驗的風險預做評估,以更嚴謹的態度來操作實驗。

期待公民記者應在查明事實、讓報導者有陳述機會的狀況下進行報導,能夠有更平衡的觀點。

jinghong.lee.79

我是王穎老師的學生 李璟泓,
為了研究灰面鵟鷹而進入王老師的門下
雖然因為照顧小孩休學三年多了

但是我想講的是:老師都已經快要退休了,不至於會這麼沒有分寸這樣任意進入保護區內.

幾張照片不能說明白事情的經過是什麼,
手持照相機照相的人應該是王穎老師沒有錯,
王老師手上拿的我想也不是大砲,(用手這樣拿著而不是用腳架,應該不是為了拍鳥的大砲吧?)
或許是為了拍棲地,或許有他的理由
既然兩造都在現場,可以當面就請老師過來講個清楚
甚至就請國家公園或是台南市政府直接過來處理.

而且王老師這兩年都接受台江國家公園委託進行黑面琵鷺的繫放追蹤
如果有經過許可,那麼他們進入保護區對棲地進行現地記錄或是對繫放個體進行追蹤
那照片中這樣的情形是不是可以被接受的?

明天我會打個電話直接問問老師跟國家公園,
實際求證是最快的方法

施小姐對於反國光石化的努力跟對中部地區海岸濕地的貢獻有目共睹
但是我也相當敬重王穎老師
當年我只是因為提出一些異想天開的想法
他就鼓勵我繼續投入灰面鵟鷹的研究

每個研究團隊或是組織都會有不同的想法或精神
我想只要能夠解釋清楚並有"合法的管道申請"

我們是不是都應該互相尊重呢?

jinghong.lee.79

我是王穎老師的學生 李璟泓,
為了研究灰面鵟鷹而進入王老師的門下
雖然因為照顧小孩休學三年多了

但是我想講的是:老師都已經快要退休了,不至於會這麼沒有分寸這樣任意進入保護區內.

幾張照片不能說明白事情的經過是什麼,
手持照相機照相的人應該是王穎老師沒有錯,
王老師手上拿的我想也不是大砲,(用手這樣拿著而不是用腳架,應該不是為了拍鳥的大砲吧?)
或許是為了拍棲地,或許有他的理由
既然兩造都在現場,可以當面就請老師過來講個清楚
甚至就請國家公園或是台南市政府直接過來處理.

而且王老師這兩年都接受台江國家公園委託進行黑面琵鷺的繫放追蹤
如果有經過許可,那麼他們進入保護區對棲地進行現地記錄或是對繫放個體進行追蹤
那照片中這樣的情形是不是可以被接受的?

明天我會打個電話直接問問老師跟國家公園,
實際求證是最快的方法

施小姐對於反國光石化的努力跟對中部地區海岸濕地的貢獻有目共睹
但是我也相當敬重王穎老師
當年我只是因為提出一些異想天開的想法
他就鼓勵我繼續投入灰面鵟鷹的研究

每個研究團隊或是組織都會有不同的想法或精神
我想只要能夠解釋清楚並有"合法的管道申請"

我們是不是都應該互相尊重呢?

9

加入時間: 2009.08.22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

加入時間: 2009.08.22
185則報導
139則影音
14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1:52

台糖老員工的心聲 二林精機咱無愛

2020-04-11
瀏覽:
1,137
推:
4
回應:
1
2:19

【直擊】為什麼愛說謊?農地工廠篇

2019-07-21
瀏覽:
2,868
推:
1
回應:
1
2:18

全台唯一小學芳苑國小 響應1.5度C排字氣候行動

2019-05-24
瀏覽:
3,180
推:
263
回應:
0
4:17

彰化海岸劃設國家濕地 終於看見曙光

2018-09-03
瀏覽:
5,401
推:
187
回應:
0
8:16

六輕的空氣汙染物 南風吹向彰化大城鄉

2017-07-04
瀏覽:
5,484
推:
181
回應:
0
1:45

六輕萬筆超標消失 在地居民怎麼說……

2017-01-23
瀏覽:
3,103
推:
89
回應:
0
2:34

六輕2.5萬筆排放超標 竟都沒開罰

2017-01-20
瀏覽:
6,528
推:
130
回應:
1
1:08

六輕六天連環三爆炸 地方與中央無動作

2016-11-21
瀏覽:
17,458
推:
1,612
回應:
0
2:34
1:58

假學術之名 真干擾鳥類之實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3,718篇報導,共11,01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3,718篇報導

11,01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