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我家那條老水牛

文字-A A +A

今天請我弟弟載我到新豐海邊去做點小觀察,然後經觀音到桃園,弟問我為何一路上有許多大小池塘,我答以前灌溉用。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在鄉下老家也有個小水溏,給牛汶水用。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當時我只有三、五歲,跟著祖父睡,每天早上天剛破曉,祖父就起床,我也跟著起來,坐到走廊石階上,欣賞遠遠的大霸尖山天邊上那一片藍紫色的朝霞晨光,這個時候,祖父就把我們家那頭老牛從牛欄牽到外頭,緩步而安靜,老牛總是溫馴的跟著,從來不耍脾氣。

 

傍晚從田裡牽回來之後,祖父就會把牛牽到那個渾濁的水塘裡,讓牛泡澡,雖然那池水比田裡的黑泥還黑,不過可以感覺牠非常的享受,我常常站在水塘邊看著牠泡水,跟牠四目相望,好明亮深邃的眼神,總覺得,牠心裡有一些話。

 

待牛泡過水,休息過後,就牽到牛欄裡,並且馬上補充牧草給牠當晚餐。好像是新鮮的草,實在有點忘記了。不過我記得,那個牛欄不小,可能有三四坪那麼大,祖父總是會鋪好一層乾稻草讓牠好好休息睡覺,讓牠補足體力,明天繼續陪著祖父或姑丈下田。

 

我忘了我有沒有把這頭牛當家人,可能有一點把牠當成長輩吧,祖父確確實實把牠當成家中的一份子。現在想起來,牠真的很辛苦。

 

國小三年級的時候,爸媽在鎮上購屋,我們就搬離鄉下了,不知道哪一年,突然聽祖父說,老家的牛生病了,會沒用了,語氣聽來滿難過的。過沒多久,老牛就歸天了。

 

不知道祖父是怎麼處理老牛的後事,只記得,祖父不讓我們吃牛肉,他說牛是我們的伙伴,一輩子耕田非常辛苦,所以絕對不能吃牛肉。

 

祖父不吃牛肉,但對牛肉的味道非常敏感,每次爸爸偷偷趁著祖父不在我們家住的時候,到關東國小後門的老馬牛肉麵買牛肉麵回來給我們打牙祭之後,總是賣力的洗鍋子碗筷,希望不會留下半點味道,可是隔天祖父一來,馬上就罵:夠毛子,你等偷吃牛肉厚,叫你們莫吃你等還吃!

 

阿淘哥開農場之後,養了四條小豬,二條桃園種黑豬已經二個多月了,二條可能是約克夏種粉紅豬大概一個月吧,這四條豬整天跑來跑去到處玩耍,有時候跑到大馬路上,有時候跟狗打架。前陣子我問他:等牠們長大後要宰來吃嗎?阿淘哥苦笑說:到時候再看,不過一定不會在這裡宰。昨天去找他,他看著他的四條豬,很苦惱的說:當了養父之後,看牠們愈來愈大,就愈苦惱。

 

今天突然想起老家那條老水牛,不知道牠現在那去了?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10.08.13

linjuichu

加入時間: 2010.08.13
123則報導
38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想起我家那條老水牛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7,453篇報導,共10,71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7,453篇報導

10,71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