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3週年 新聞整理

地區:
分類:
標籤:
文字-A A +A

 

這是一張經加工而成的數碼照片,將1989年6月5日在長安街上的王維林及他所面對的四部坦克車,從原有的照片中刪去,讓畫面看似空空如也,只剩下行車路上的指示線條、淺灰的道路與畫面左上角的樹影。

89年六四屠城,坦克車在凌晨時份駛進天安門廣場,清場過後,天安門廣場一帶的狀況,是一段空白的歷史。一幀由當日參與鎮壓軍人拍下的坦克照,近日首度曝光。

 

 

六四23週年 新聞整理

 


 

平反六四

 

紀念「六四」死難者離世23周年——天安門母親公開信
http://www.hrichina.org/cn/content/6086

不出人們之所料,在今年兩代會的記者招待會上,溫家寶哀歎改革之艱難:"任何一項改革必須有人民的覺醒、人們的支持、人們的積極性和創造精神。"這無異於告訴民眾,改革靠共產黨的上層靠不住,靠黨內個把青天大老爺也靠不住,只有靠廣大的民間力量,靠民間的壓力和推動。歷史的經驗早已表明,中國民間曾經經歷過1989年暴風雨般的覺醒,天安門廣場上百萬民眾顯示出的史無前例的積極性和創造精神,業已載入史冊。凡是當年的親歷者,對於那時的情景都歷歷在目,記憶猶新。事實是民眾的覺醒、積極性和創造精神都被強權者的坦克、機槍碾得粉碎,隨後又迫使民眾淡忘,漸漸從記憶中抹去。我們認為,今日的執政者唯有救贖與彌補以往的罪錯,除此別無它途。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天安門母親"的訴求,一如既往。只要這個群體存在,我們的抗爭就不會停止;只要有抗爭,"真相、賠償、問責"這三項理念,就依然存在,不會放棄,也不會改變。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呼籲公佈六四真相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05/120531_ding_zili...

 

六四遇難者父親含恨自縊身亡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05/120528_tiananmen...

 

被六四坦克致殘的方政抵港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239137 

方政批駁了所謂"六四坦克沒有輾壓百姓"之說,方政說,他就是證據,證明坦克車是從後面追殺學生的。這位八九民運的見證人希望在香港紀念六四的燭光集會上把當時中共當局血腥鎮壓的真相講給青年人,讓六四翻案的努力代代相傳。

 

專訪方政:六四坦克從我雙腿碾過...
http://www.epochtimes.com/b5/5/5/31/n938787.htm 

 

中國留學生致信中共領導人呼籲政治改革
http://goo.gl/Le8AL

公開信的發起人之一,現在就讀於美國亞利桑那州斯噶斯戴爾電影學院的範祜昶星期三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

"就像我本人在來美國之前因中國的消息都是封鎖的,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只是到了美國之後才有機會去知道一些中國真實的歷史。當然中國有很多年輕人根本就不知道六四,不知道像陳光誠這樣的事情,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知道。我們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就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身邊發生著什麼,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

 

六四事件內幕:1602人入獄 7人仍被關
http://goo.gl/gKYZJ

據《美國之音》報導,設在美國三藩市、關注中國政治犯的對話基金會,5月31日在其網站上報導表示,最近發現的一份湖南省官方資料顯示,共有1602人因參與1989年中國北京等地發生的抗議活動而被判入獄。至少還有7人因參與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仍被關押。

據報導,仍然被關押的7人中,薑亞群先被判處死緩而後改判19年零6個月,他可能是最後一名因"反革命"罪名仍在獄中的"六四"政治犯(1997年後,中共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取代了"反革命罪");苗德順因自焚而被以"縱火罪"判死緩,1998年刑期減至20年;此外,還有5名"六四"囚犯仍被關押,他們是:陳勇、欒吉奎、鄧文斌、孫廣虎和餘蓉,而餘蓉已被迫害致精神分裂。

據《太陽報》6月3日報導,當年因聲援北京學生而被監禁二十二年的湖南男子李旺陽,日前刑滿獲釋。已是花甲之年的李旺陽說,多年來,他在獄中受盡折磨,因此失明並且失聰。李旺陽還揭露了監獄裏對他殘酷的迫害,他說,獄警曾用比手腕還小的土銬子強行扣到他的手腕上,扣不上去就用鉗子硬夾,他曾被夾至暈倒。

但李旺陽表示,他毫不後悔當年對六四北京學生的聲援,為了中國能早日進入民主社會,就是砍頭也不回頭。

 

悼念六四香港學生舉行64小時絕食
http://goo.gl/Nxr1X

 

港大六四民調首次發現推動內地民主較經濟重要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517099&csid=261_341

 

 

壓制六四

 

六四微博網管升級 敏感詞「刪無赦」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501011279/112012060400177.html 

 

六四前夕 香港社運人士臉書被封鎖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international/20120601...

 

64前抵制封殺 網民拆招成立「轉世黨」
http://www.epochtimes.com/b5/12/6/1/n3602602.htm

 

 

評論

 

北風:六四23周年 北京當局有意平反六四?
http://vicsforum.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1108.html

對於執政者來講,只放風是沒有用的,一次次沒有下文的放風只能更多的傷害民眾的熱情,要有實質的動作。一般認為,從各國和平轉型的實踐來看,第一步就是放人,包括﹕一方面是釋放仍然在牢獄中的「六四」人士及其他政治犯;另一方面,讓因為「六四」及其他政治原因流亡海外的人士能夠自由進出國門。如果要「平反六四」,第一步也是放人,其他都是空談。

「平反六四」的主動權在民間。揣摩上意毫無意義,等待「頂層設計」亦是鏡花水月,唯有繼續啟蒙、喚醒、凝聚,形成壓力,以壓促變。整個國家的維穩力量看似無窮,但具體到一個地方一個領域能夠調動的維穩力量卻是有限的,就如能像廣東烏坎的村民那樣凝聚力量展示力量,執政者就不得不權衡武力鎮壓的後果,民眾正當的需求才有可能爭取到手。維穩力量與民眾力量此消彼長,臨界點出現,巨變亦即將來臨。

 

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王丹)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604/34275424

長期以來,外界一直呼籲平反六四;但隨著形勢的變化,我現在認為,也許「為六四翻案」這個口號更加貼近現實。因為,「平反」的執行者是中共當局;而「翻案」的執行者是人民和形勢的發展等客觀因素。 


王丹:暴力能維持穩定嗎?---紀念「六四」23周年
http://goo.gl/AzViR

對政府來說,他們習慣了用暴力維護統治,也嚐到了用暴力建立起來的恐懼帶給他們的甜頭。但是我認為他們應當學一點歷史。歷史上,暴力政權最後還是會垮臺,說明暴力不是永遠有效的。為什麼呢?這就是因為,暴力的使用使得像柴玲這樣的很多人,原本對政權並未敵視,但是因為感到被羞辱而埋下了仇恨的種子。這樣的種子也許會很長時間埋在心裡,但是早晚有一天,時機一到就會爆發出來。這就是暴力政權無法持久的原因。

 

六四廿三年祭:楊秀卓 - 那年那夜
http://newsabeta.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935.html

每年五月開始,我都會對同學講述六四事件,一講便講了十七年,從未間斷。有些畢業的同學聽了七年,每年都有不同的感悟,但我最希望的是同學能學習當年天安門廣場上大學生們的道德勇氣和堅持;敢於對不公義發聲以及對實現公民社會的追求。每當我讀到有中學生在寫給總理溫家寶的信中,要求中央當局釋放趙連海、許志永、陳光誠等維權人士,都會深深被打動,想著有一天我教出的學生裏也會有這樣關心社會、關心世界的一個。廿三年前,一群年輕人為世人展示了他們敢於承擔的勇氣和對公義的堅持,但願這份精神能一代接一代的傳下去。

做老師的,責無旁貸。

 

六四廿三年祭:安裕周記 - 人民不會忘記
http://vicsforum.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7410.html

中共近十年全力塗改六四史實,包括「經濟發展優次論」——以經濟成就高於一切來矮化六四衝擊;有「中國人權進步論」——中國人民普遍能吃飽飯,證諸今天比以前好,以此蓋過六四屠殺;有一種「西方和平演變論」——六四後曾經盛行,但當鄧小平的孫子也是美國人之後便漸次銷聲;最下三濫但也最常見的是「理性討論、客觀分析論」,把一件人人都知道都看過的事實,以所謂再討論來分拆剖開,以枝節小疵圖推翻大局。香港一些人對此很熱中,但都無法扭轉形勢,徒變小丑。

諸多法寶俱無作用,因為事實太真實亦太血腥,完全與人們理解的「愛民如子」的中共背道而馳。我在寫這篇周記前,到YouTube上找了一大批和六四有關的錄像,再把相關的評論快讀一遍。我猜,可能要待親眼目睹六四的一代全部死清光、YouTube被中共中央宣傳部收購,指鹿為馬的伎倆才能有操作空間。

 

何曉清:(六四23周年)在哈佛教六四有什麼難
http://kurtlau.blogspot.tw/2012/06/23.html

大概因為想證明我們這門課不是有偏見的歷史,新生課程的部分同學一開始對傾向於中國官方的觀點更為包容而對批評的意見則有更多的質疑。例如,班 上一位中國同學反覆強調中國現在很強大、六四已經過去西方嫉妒中國的崛起才糾纏這些問題等等,同學們也是老老實實地聽覑不大爭辯。這樣的情持續了一段時 間,直到有一天我們去燕京圖書館看天安門資料集。面對死難者的血衣,面對那些被坦克壓過連頭、手、身都無法在辨認的血肉模糊的照片,那位中國同學開始解釋 中國政府是沒有辦法才鎮壓的,當時沒有更好的裝備。他說為什麼我們就不能相信政府是好意的,是為了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才鎮壓等等。那一刻我有一種很強的無力 感,半個學期大量的史實閱讀資料分析,加上眼前血淋淋的證物,還有那一箱箱充滿希望的八九學生的照片——那些曾經如同這位哈佛中國學子一樣年輕的臉孔,依然無法讓他理解二十多年來天安門母親的苦苦等待與抗爭。我不記得自己是怎樣把資料集的最後一個箱子交還的。當我走出圖書館的時候,居然看到好幾個同學在雨中等我,陪我走回哈佛園。後來這幾位同學多次要求哈佛圖書館給他們機會不收報酬義務整理天安門資料集的箱子,他們希望六四證物重見天日而不是放在塵封的箱子裏。

 

張潔平:六四二代
http://www.isunaffairs.com/?p=6224

23年過去,「六四」成為上一代人的烙印,這一代人的召喚。

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青年學生流亡世界各地,一生都咀嚼疼痛,苦澀反思。
而他們的下一代,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台灣師大路公園、大陸和海外的互聯網上,用自己的方式尋找、紀念和延伸「六四」。

香港學生在校園裏迎接了民主女神像,他們說,紀念不夠,要用行動喚起六四價值,要把六四精神延續到香港本土的社會抗爭中。

台灣學生在藍綠政見中產生分野,但他們共同組織紀念六四,「做一個自由的人,被國家權力尊重的人」,他們說這樣的價值超越統獨。

跟著父母飄落海外的六四親歷者後代,高中二年級的女生,對媽媽說:如果回到那個時候,我想我會參加。

大陸的年輕人感動於香港的維園年復一年點燃燭光,但她自己並不參加燭光集會,因為「不值得」:「我們這代人身上有一種很深的無奈」。

23年之後,這是他們的「六四」。

自由之地的他們,價值超越了身份與國族;而天安門下,陰影代代相傳。

 

潘小濤:回答學生 有關「六四」的幾個問題
http://newsabeta.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2043.html

香港學生對六四的質疑主要分為四大類:

其一,當年大學生先動手打軍警,遭鎮壓是咎由自取;

其二,與領導人對話時態度惡劣;

其三,戒嚴令之下仍拒絕撤離廣場,政府不用武力清場,如何收科?

其四,鎮壓換來社會穩定,然後才有20年的經濟高速增長,重提六四會破壞大好局面。某港島名校的學生也認為,錯在當年的學生,並稱鎮壓換來今天的經濟成就。 

 

 

亞洲週刊:六四幽靈與現實互動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b&Path=2409427812/2...

 

胡平:今日中共高層恐懼什麼——寫在六四23周年前夕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hyxz/201206/Article_20120601061236.shtml

中共建政六十餘年,前三十年,共產黨以革命的名義,把平民的私產變成了所謂全體人民的公產;後三十年,共產黨又以改革的名義,把屬於全體人民的公產,變成了共產黨官員自己的私產。

不錯,為了實現制度轉型,我們需要向前看,不要對過去的問題糾纏不休。說來也是,在中國,如果不是六四,如果不是六四後23年來持續不斷的專制高壓,貪汙腐敗不至於發展到今天這般惡劣,貧富差距不至於發展到今天這般懸殊。如果中共早些時候就開放民主,縱然某些權勢者一度獲取了較多的利益,民眾還不難予以包容,把它當成贖買,當成換取政治開放的不算昂貴的代價。可是腐敗一旦太過分,而且這種過分的腐敗又恰恰是在殘暴高壓的保護下才造成的,也就是說,正是那些血腥鎮壓民眾的人同時又奪取了驚人的由民眾創造的財富,這又如何能讓民眾包容呢?

這些年來,民間要求經濟清算的呼聲日益高漲。可以想見,一旦中國實現民主,人民勢必會提出經濟清算的要求。由於這種要求是如此正當,以至於沒人能夠從道義上公然反對。換言之,經濟清算的問題是回避不了的。

 

重探歷史

 

吳國光:《陳希同親述》導言
http://wuguoguang.com/2012/05/31/1143/

 

台灣立場

 

六四事件23週年 馬感言未提平反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jun/4/today-t3.htm

今天是六四事件廿三週年,總統馬英九將循例發表六四感言。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總統選舉期間馬發表的六四感言中,還提及「六四事件遲遲未能『平反』」的問題,今年則不見六四「平反」字眼;而去年還點名希望中方早日釋放劉曉波等異議人士,但今年僅觸及善待異議人士,未再替劉曉波「發聲」。

馬在選前與選後的六四感言「批中力道」差很大,六四民運領袖吾爾開希昨深表憂心。他在台灣漢藏友好協會舉辦的「中國應實現民主改革並平反六四」座談會上表示,「馬政府上台後,面對中共,國民黨的人爭先恐後扮白臉,沒人願扮黑臉...很感慨!」

 

避談六四天安門事件 文化部長龍應台:我必須有勇有謀
http://www.nownews.com/2012/06/04/91-2820596.htm 

 

六四不平反統一急著談(楊憲宏)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604/34275432

現在2012年了,回顧過去10年的變化,用馬英九與龍應台曾講過的話來檢驗他們,就覺得諷刺了。馬英九現在敢不敢再提「關鍵性的議題」?當然不敢,「鬆口,讓步了嗎?」大家有目共睹。 馬英九對付中共有「絕不手軟」嗎?大家現在看他是個軟腳馬。龍應台的話,現在最適合拿來質疑馬英九的作為,是「昨是今非,還今是昨非」?馬英九連一個「陳光誠事件」發生時,都自動消音,不敢說半句聲援陳光誠的話,他的「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到目前為止也沒「絕不手軟」的關懷六四與中國民主議題。還奢談什麼「膽識」?

 

23年前六四時的中時(馮光遠)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604/34275428

蔡衍明大概不知道,當他以旺旺中時老闆大談六四「不可能死那麼多人」時,翻開23年前的《中國時報》,1989年6月5日的頭版頭,標題是「北京腥風血雨 傷亡超過二萬人」,二版頭「軍隊殺紅了眼、群眾一波波倒下」,三版頭「醫院來不及救人、傷亡還會再增加」。然後在其後的一個月,六四大屠殺的新聞幾乎佔據最重要版面。 

 

「六四」與「二二八」

【聯合報╱康橋/作曲家(台北市)】
2012.06.04 02:40 am

「六四」與「二二八」,是兩岸人民和政府各自沉痛的歷史事件。

對於「二二八」,筆者猶記得廿多年前,某位國民黨保守派曾謂:「沒有那麼做,國家『辦』不下去,況且大敵當前...」對於「六四」,廿年前於北京,某位中共保守派說:「沒有那麼做,國家就會亂;政府是迫不得已的...」

兩種講法,異曲同工。

台灣已有二二八紀念館,大陸何年才會有六四紀念館?

http://udn.com/NEWS/OPINION/X1/7135811.shtml#ixzz1wnOS5pYN

 

顧爾德:有真相才有轉型正義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2060400384.html 

 

民主的自信──台灣藍綠大學生「六四」對談 
http://www.isunaffairs.com/?p=6238

 

延伸閱讀 

 

劉曉波:天安門母親的訴求與轉型正義
http://global.dwnews.com/big5/news/2007-06-08/2998860.html

顯然,六四問題是中國轉型正義之結,解開這個政治之結,需要社會各界的努力。在所有社會力量中,由于受害者群體的訴求最具道義正当性,所以受害者的態度和作為將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從天安門母親群體提出的三項訴求和四大原則中,我已經看到了這個群體對于轉型正義態度:解決六四問題,不僅是平反历史冤案、清算历史罪惡和受害者賠償等訴求,更是最大限度地減少轉型中的社會動蕩和社會成本,為新制度建立和鞏固提供所需要的社會秩序。

她們提出的三項訴求,皆為轉型正義的題中應有之義。調查和公布真相是解決历史冤案的前提,向受害者道歉和賠償是補償正義的實現,對罪錯責任者的追究是懲罰正義的實現。沒有真相,罪錯及其責任者無從確定,追究罪責也就無從談起;沒有道歉和賠償與對罪錯責任者的追究,寬容與和解就失去了前提,轉型正義也就是一句空話。 天安門母親們不可能喜歡殺死她們的兒子的政權,她們對劊子手的仇恨決不次于任何受害者;截至目前為止,中共政權仍然視這個群體為敵對勢力,從未停止過打壓這個群體。但作為對手的二者又必须生活在同一個國家里,必须同時面對六四問題和轉型正義問題。無論民間反對派采取多么激進的立場,事實上也只能與其對手一起來推動社會轉型。所以,天安門母親們明確表示,她們的所作所為,并不是為了打倒共產党,而是為了結束一党專政體制,為了中國能夠和平地轉型為自由民主的國家。 

 

中共高層的恐懼
http://www.peopo.org/rousseau/post/102882

中國的失望和希望 ◎方勵之
http://www.peopo.org/rousseau/post/100693

共促中國民主化
http://www.peopo.org/rousseau/post/102885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3

加入時間: 2007.09.18

Rousseau

加入時間: 2007.09.18
187則報導
32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蔡衍明:買蘋果 讓他們認識我

2012-11-29
瀏覽:
1,933
推:
0
回應:
0

2012 歐巴馬勝選演說

2012-11-08
瀏覽:
1,783
推:
0
回應:
0

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

2012-10-27
瀏覽:
5,031
推:
0
回應:
0

The Rise of the New Global Super-Rich

2012-10-27
瀏覽:
1,452
推:
0
回應:
0

啟蒙者 陳少廷

2012-10-19
瀏覽:
2,080
推:
0
回應:
0

黎智英出售台灣壹傳媒

2012-10-17
瀏覽:
1,664
推:
0
回應:
0

Inequality and the world economy

2012-10-16
瀏覽:
1,094
推:
0
回應:
0

中國民族主義的兩大危險傾向

2012-09-28
瀏覽:
3,020
推:
1
回應:
0

關於香港國民教育學科爭議的反思

2012-09-28
瀏覽:
1,129
推:
0
回應:
0

一個香港中產的懺悔

2012-09-09
瀏覽:
1,374
推:
0
回應:
0

六四23週年 新聞整理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3,791篇報導,共10,55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3,791篇報導

10,55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