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的恐懼

文字-A A +A

 

 

 

中共高層的恐懼


核心提示:從前蘇聯到今日中國,掌權的共產黨人都有一種恐懼:布爾什維克回來了怎麼辦?因為這個"新階層"已經成為了革命的對象。

原文:In China, Fear at the Top
作者:RODERICK MacFARQUHAR
發表:2012年5月20日

在前蘇聯鼎盛時期,南斯拉夫黨內異見人士米洛凡•吉拉斯(Milovan Djilas)曾把共產黨的領導層稱為"新階級",該階級的權力並非基於對財富的擁有,而是基於對財富的控制:所有的國家財富盡由他們掌控。

有這麼一則未必真實,但還合體的關於勃列日涅夫的傳說,說他帶著出身貧寒的母親參觀他的住所,向她展示他收藏的大量外國豪華車、富麗堂皇的別墅以及精品美食,然後問他的母親有什麼感想,他母親回答:"一切都非常好,但萬一布爾什維克回來了怎麼辦?"

儘管這個故事中關於財富和生活方式的部分對中國的"太子党"來說已經不再是傳說,中國的"新階級"現在想要的不僅僅是控制了,還要加上所有權。前政治局委員、重慶黨委書記薄熙來三月的倒臺起因是腐敗,沒有什麼中國人認為這是一起例外。

為什麼財富的所有權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那麼重要?為什麼那麼多的中國領導人把子女送到國外讀書?確定的回答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對中國的未來沒有信心。 

這看來似乎有些奇觀,既然中國已經在過去3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一躍而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國經濟增長正在持續放緩,中國經濟可能硬著陸的預測也不絕於耳,但中國領導層對財富的擁有並不只是經濟原因或貪婪,而是"政治上的風險對沖"。

中共領導人們一直謹遵鄧小平的信條:他們能持續掌權靠的是經濟發展。但是即使是在中國,在經濟放緩的困難時刻這種基於競爭力的必要條件也可能被動搖。因而,把自己的財富轉移到海外,讓自己的子女到國外受教育——也就是讓自己的資產全球化——是中國統治階層"新階級"希望對沖政治危險的一種方法。(根據一項官方估算,自九十年代中期以來,已有至少1200億美元非法轉移海外。)

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當年很有自信,因為他們不僅打贏了內戰,把國民黨趕到臺灣島上,還在中國大陸建立了嚴密的共產黨統治體制;樹立起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意識形態框架;通往社會主義未來的藍圖;牢牢掌控著軍隊。

但在60年之後的今天,除了黨還指揮著槍這一點看來未變,那種自信心卻日益減弱。

在文革中,紅衛兵告發黨領導和幹部的做法削弱了黨的威權和合法性。党的不安全感又因為鄧小平(在實際操作中)拒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而進一步加劇。在追逐增長的比賽中,意識形態合法性的外衣被扔掉了。

儘管目前黨員人數已達8千萬,但大多數人入黨都是為了仕途,卻不是理想。現在中國各地每天都有大約500起反貪官或地方當局的獨裁而舉行的抗議、示威,甚至是暴動,常常是以武力被鎮壓了下去。盲人人權宣導者陳光誠受到虐待,並尋求美國的保護只是許多這樣臭名昭著的案例之一。讓毛澤東在五十年前攪動起來的社會正在象開了鍋的水一樣咕嘟冒泡。象黨的領導人之一薄熙來家族利用關係,控制重要經濟部分,以此積累起大量財富,這樣的故事讓每一個正直的公民都相信腐敗已經滲入到最頂層。

薄熙來今年3月被免職不僅是因為巨額腐敗,還因為權力交接的問題。薄熙來高調樹立起"重慶模式",這個模式的特色是"打黑唱紅"、提供廉租房和其他社會福利。對一位有著人格魅力的"太子党"來說,這種民粹路線也是受歡迎的嘗試,為的是能確保他在今年下半年舉行的18大上能進入政治局常委。薄熙來可能還想爭當習近平的角色——黨的總書記和國家主席。

1976年去世的毛澤東親自挑選了他的接班人。1997年去世的鄧小平選的是江澤民,然後隔代指定了胡錦濤。胡錦濤不是革命前輩的後代,也不是鄧小平那樣的改革的總設計師,他沒有指定接班人的特權。低調的習近平是類似薄那樣的太子党,他在閉門進行的競爭中成為贏家。他沒有體制化的合法性,也沒有政治老人幫他"扶上馬、送一程",對薄熙來而言,他可能被看做是一個容易被取代的目標。

在未來幾個月,党會利用所有的宣傳工具來修復已經受損的領導層的團結形象、強調黨的紀律、彌補薄的倒臺帶來的全國性的消極影響。他們可能會用薄的妻子,中國的"馬克白夫人"谷開來被控謀殺來分流一些批評之聲,但中國的"新階級"成員仍然會擔心,中共精英階層貪腐現象的曝光之後,"布爾什維克回來怎麼辦"的恐懼也會捲土重來。

本文作者曾著《毛澤東最後的革命》一書。

 

 

《紐約時報》中國的"太子党"們靠裙帶關係致富

核心提示:"共產黨自己說腐敗是涉及黨的生死存亡的問題。但是若要徹底清除腐敗也會致命。"

原文:'Princelings' in China Use Family Ties to Gain Riches
作者:DAVID BARBOZA 和 SHARON LaFRANIERE
發表:2012年5月17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上海——好萊塢工作室夢工廠動畫最近宣佈為進入中國被嚴密保護的電影市場邁開了大膽的一步,通過一筆3.3億美元的交易在上海創建一家動畫工作室,有一天它可能會成為挑戰推出過如《功夫熊貓》和《超人總動員》大賣影片的等加州工作室的競爭對手。

不過,夢工廠沒有張揚的是它最新、也是最重要的合作夥伴:61歲的江綿恒,他是前中共領導,也是中國過去20年來最有權力的政治首腦江澤民的兒子。

江綿恒的商業集團還和微軟和諾基亞成立了合資公司,並監督電信、半導體和地產項目的國家支援的一系列投資平臺。

在今日中國,如夢工廠這般要通過江綿恒這種中間人才能達成交易幾乎是理所當然的。分析家們說這正是中共如何分贓的方式,讓高級領導人的親屬在史上最大的經濟繁榮中中飽私囊。

隨著薄熙來的醜聞繼續發酵,當局急切地薄描繪成濫用職權的壞蛋,同時其家族成員也積累了萬貫家財。

但是證據在不斷顯示其他現任或前任高層官員的親屬也聚斂了大量財富,他們經常在跟國家密切相關的企業當中扮演中心角色,包括金融、能源、國家安全、電信和娛樂行業的企業。許多"太子党"也為跨國公司和熱切盼望跟中國做生意的富豪們擔任中間人。

加州克萊蒙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國領導層問題專家裴敏欣說:"不管經濟中出現了什麼任何有利可圖的機會,他們都會沖在最前沿。他們已經進入了私募基金、國企、資源行業——應有盡有"。

比如說,總理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就是一家國有企業的老總,這家企業吹噓說很快就會成為亞洲最大的衛星通信運營商。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曾經管理著一家壟斷了安檢掃描設備的國企,在中國的機場、港口和地鐵都要用到這種掃描設備。2006年,馮紹東,黨的第二號人物吳邦國的女婿幫助美林獲得了一項高達$220億的工商銀行公開上市交易,這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IPO交易。

許多這些高層領導家屬的收入或許是完全合法的,但是問題是不可能區分他們的合法和不義之財,因為沒有對官員及其家屬的財產公示。有關利益衝突的法律很弱或者根本不存在。並且有關政治精英涉足商業的消息在新聞媒體上受到嚴格審查。

中共當局努力掩蓋的分贓系統,對中共的合法性提出了根本的挑戰。隨著國營企業跟所謂"紅色貴族"階層的糾結越來越緊密,分析家們說,這也可能反噬越來越根深蒂固的精英們。他們還指出,為保護這些人的自身利益,國家政策存在被現任或前任領導顛覆的潛在可能。

中共官員和他們的家屬極少公開討論這樣敏感的問題。《紐約時報》再三嘗試跟官員及其親屬聯繫採訪,經常是通過他們的公司進行,沒有任何人回應。

夢工廠和微軟也拒絕評論有關他們和江綿恒的關係。

一份兩年前由維琪解密公佈的2009年秘密的美國國務院電文援引報告說,中國統治階層精英已經瓜分了這個國家的經濟蛋糕。同時,許多公司公開吹噓他們跟政治精英的聯繫帶給他們在中國高度管控市場中的競爭優勢。

根據一名投資人的說法,一家名為喜得龍的體育服裝公司就驕傲地告訴一些潛在的投資人,溫家寶的兒子是他們的股東之一。(根據喜得龍的網站介紹,由溫雲松協助籌建的新天域資本2009年投資了這家公司。)一名曾經和高管親屬工作過的金融高級主管說:"有太多的方式可以和權貴家族合夥了,只要把他們包括進交易中就行;這完全是合法的。"

擔心公共形象受損,以及公眾對官員腐敗不斷增長的厭惡,中共再三修改其道德守則並收緊財產披露規則。中共2010年要求所有官員報告他們配偶和子女的工作、下落和投資情況,以及他們自己的收入,但是披露報告保密。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倡議則一再被党控制的立法機構束之高閣。

中共不太可能再邁一大步,因為過去和現任高層官員的家屬已經深深嵌入國家的經濟結構。在過去二十年裡,商業和政治已經如此緊密勾結在一起,中共實際上已經有效地將整個裙帶資本主義的生態系統體制化了。"他們不想公開這一切,"哈佛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邁克法誇爾(Roderick MacFarquhar)說,"否則將是一場海嘯。"

批評者們說有權有勢的既得利益者已經強大到了可以阻礙讓多數人獲益的改革的程度。比如,在銀行和金融機構中的改革就會影響到朱鎔基家族的利益。這位在1998年-2003年擔任中國總理,也是中國的經濟體系的架構者這一的人物,其子朱雲來(Levin Zhu)在1998年進入中國最大的投資銀行之一中金公司,過去十年都是該公司的總裁。

又比如,如果在電力系統開放競爭的話,就可能影響到李鵬的親屬,這位前總理的女兒李小琳是中國五大電子旗艦公司之一的中國電力集團的主席和總裁。她的弟弟李小鵬曾經是另一家大型電力公司華能集團的總裁,現在則是一名官員。

裴敏欣說:"這是中國面臨的最嚴重的挑戰之一。一旦他們想要改革,他們的子女可能會說,'老爸,那麼我的生意怎麼辦?'"

裙帶文化和高層體系中的滋生的特權已經逐漸向下滲透到中國政府的每一層級的官僚中,這也越來越令人擔憂。芝加哥附近的西北大學的中國學者史宗瀚(Victor Shih)說:"過了一陣子你就會發現,哇,真的有很多太子党們。有現任領導的孩子、前任領導的孩子、地方幹部、中央幹部、軍隊幹部、公安幹部的孩子們。我們說的是一個數十萬人的群體——都想利用他們的關係來掙錢。"

高層領導為了樹立起政府打擊這一問題的公眾信心,經常對於被抓住的貪官嚴加指責。比如,2009年,曾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陳良宇就因為受賄和濫用職權被判刑18年。他的罪名之一就是強迫商人向他的親屬輸送利益,包括一樁利潤有$2000萬、涉及他的弟弟陳良軍的土地交易。

但是在外國媒體上的醜聞曝光往往無法在中文媒體上出現,互聯網也被嚴格審查過濾。比如2011年的一份報導說,前中國副總理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在澳大利亞的悉尼購買了一幢價值$3200萬元的城堡。

對國家高層領導的受賄和腐敗的指控常常跟著,或早於他們政治上的垮臺。比如今年春天薄熙來的下臺就是他的前任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告訴了美國的外交官員,薄的妻子谷開來命令謀殺英商海伍德,起因是對家族生意利益產生了糾紛。

證據顯示,薄熙來的親屬至少擁有$1.6億的資產,當局正在調查這些家族資產是否被秘密地、非法地轉移到了海外。

總理溫家寶要求更加嚴厲地打擊腐敗,以作為對這樁醜聞的回應。黨報《人民日報》沒有點薄的名字,譴責了哪些玷污黨的純潔性、秘密把非法收入轉移出國的的貪財者。

一些學者們認為黨對其貪腐纏身的盟友不友好了。華盛頓的布魯金斯的中國政治方面的專家李成說,政府要推動重大的政治改革,想要讓這些權貴家族從商業中抽身,同時又不損害當權者,這個任務很艱難。

他說,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黨的領導人們最後都是自己查自己。"黨說反腐是關係到生死的問題。但是如果他們想清除乾淨的話,恐怕也是致命的。"

根據知情人的說法,中國的富豪們一直都不動聲色地歡迎党的高層領導們的家人以秘密合作的方式成為中間人,他們讓這些當權者的子女或配偶成為地產項目的聯合投資人,或者是其他需要政府批准或支援的交易的合作方。

另外,根據採訪銀行家和投資顧問得到的消息,中國的當權政治家族經常通過仲介在數十家企業中握有秘密股份,包括許多在香港、上海或其他地方公開上市的企業。最近,政治精英們的子女利用腐敗體系的方式進入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轉向了私募基金這樣的金融項目,潛在的收入比起當政府採購合同的中間人,或是在國企中擔任高管要豐厚得多。

前政治局委員曾培炎的兒子曾之傑(Jeffrey Zeng)就是開信創投的合作人之一,中國開發銀行和中信集團這兩家國有企業也是該企業的投資人。另一名政治局委員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運營著高達$48億的中信產業投資基金,這也是最大的國有基金之一。去年,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Alvin Jiang)共同建立了博裕投資顧問有限公司,這家私募基金至少要籌集$10億。

最近,黨決定要把持中國的媒體和文化產業,中國政治精英的親屬就又到了這一領域的前沿。

二月宣佈了夢工廠和三家中國夥伴之間的交易,其中就有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交易宣佈的時間正好和習近平訪美重合。新聞中沒有提到由江綿恒部分控股的上海聯和。上海聯和投資公司接聽電話的人也拒絕置評。

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也涉足影視業。他是一部愛國影片《建黨偉業》的顧問,這部影片是商業和政治之間緊密相連的一個例子。在全國範圍放映了近90,000場。政府官員和學校得到命令必須購買團體票。媒體不允許批評該片。它成了去年的票房三甲影片之一。

學者們認為影視業已經成為了太子党們的新遊樂場。清華大學的政策發展中心的主任張小勁說:"宣傳部特別要求拍攝此類電影,然後他們再批准這類電影。"

北京科技大學的經濟學家趙曉說:"只要哪個行業有錢賺,他們就會出現在哪兒。"

 

延伸閱讀

 

《悉尼晨鋒報》江澤民曾慶紅家族瘋狂斂財暴富史
http://newsabeta.blogspot.tw/2012/05/blog-post_5949.html

通常太子党們的私人財富都隱蔽得很好,包括他們使用了多重身份。他們中的很多人加入或成立了投資公司,把自己作為代理人,夾在私營部門財富流動的大動脈裡,或推動或阻礙資金的流動。當家族政治資本轉換成金錢時,股票交易翻倍,然後,金錢再轉換成政治權力。國有企業可以把大量的合同給他們青睞的商人,而商人們與他們分享利潤來換取法規上的庇護。

在投資銀行和私人投資圈子裡,最有名的太子党有主管中共宣傳的頭子李長春的女兒李彤,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女婿馮紹東。據與之有接觸的中國商界人士們說,其他幾個常委的孩子們都在積極的尋求(商業)機會。他們包括黨的統戰頭子賈慶林的兒子賈建國,黨的反貪頭子、前組織部長賀國強的兒子賀錦濤,石油沙皇和安全頭子周永康的兒子周斌。

所有太子党的商業運作與他們父親或岳父的職權範圍息息相關。一些學者警告說,中共權貴們對財富最大化的追求正在綁架整個中國社會和中國經濟。

 

中共對自己沒信心 逾九成中央委員直系親屬移居海外
http://goo.gl/aETlw

香港「東方日報」根據「動向」報導,大陸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統計資料所指,截至今年3月底,第17屆中央委員會之中,204名中央委員中,187人有直系親屬在歐美等西方國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經加入所在國國籍,占91%;167名候補委員中,則有142人親屬已移居海外,佔85%;127名中紀委委員中,有113人親屬已移居海外。報導還引述美國政府的統計數據稱,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分,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分達到91%或以上。 

 

美國媒體追逐太子党後人在美行蹤
http://goo.gl/DRrLT

華盛頓郵報指出,儘管中國當局強調一律平等,可是他們選擇子女就讀美國大學的標準,卻和他們的教條大相逕庭,連著名的州立大學都不在他們的眼中,非進名牌的私立大學不可,最好是像哈佛的長春藤盟校,所以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畢業於哈佛經濟系、被罷黜的趙紫陽的孫女趙可哥是哈佛的MBA,其他像陳雲的孫女陳曉丹、前外長黃華和李肇星的兒子也都念過哈佛。現任外長楊潔篪的女兒楊家樂去年進入耶魯。

報導猜測不能排除美國大學知道這些太子党的出身背景,給予獎學金作為政治投資,以期將來有所回收,所以外間傳言美國大學入學要求的考試如SAT,GRE等,中國的太子和公主多數並不合格,但美國學府還是破格錄取,這就是政治考慮了。美國官方政策則是鼓勵中國學生來美留學,尤其是太子党,有朝一日,他們如果能進入權力階層,甚至掌權,美國的如意算盤是他們受美國教育的影響,總是比較容易交往,如對美國具有好感,美國對他們在教育上的付出,就有了收穫,當然這是長程目標,不可能立竿見影的,正所謂放長線釣大魚也。

 

為什麼哈佛大學在培訓下一代中共領導人?

http://yyyyiiii.blogspot.tw/2012/05/blog-post_27.html

哈佛可能是一個有競爭性的學校,但是和中組部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了。中組部是一個高度秘密機構,負責任命全國所有共產黨官員,並每年選擇一批官員到國外學習。中組部的工作幾乎都是秘密進行的。它位於天安門廣場附近一棟沒有掛牌的建築內。來自中組部的電話在你的座機上顯示的是一連串零。

被選中的官員身份不一:他們包括市政府官員,市長,省長,一直到中央政府副部長。要知道,在人口密集的中國,即使一個低級官員都可能影響數百萬人。盧邁驕傲地說,超過一半的赴哈佛進修的官員在歸國不久都獲得提升。儘管他承認:"我們不知道他們被提升是因為培訓還是因為他們本來就不錯。但是我們想說是因為培訓。"

一些人會覺得,哈佛教授中國領導人如何治理國家的竅門,這其中頗有兇險。他們說得有理。因為,不管你怎麼辯白,哈佛在幫助一個前所未有大規模侵犯人權的專制政權磨刀,拋光並加強它的專業化。哈佛沒有教任何人如何審訊人權活動家,中國當局無需在這方面再接受培訓,但是他們是在幫助一個為了能不惜一切掌握統治權可以毫無保留地殘酷對待其人民的政黨保持領導力,這一點是值得商榷的。儘管如此,鼓勵改革和政治開放有不止一種方式。如果哈佛的課堂能打開中國官僚的眼睛看到另一種治理的方式,那麼與其拒之門外,不如開門迎之。 

 

紐約時報: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中國模式褪色
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_9980.html

北京人民大學政治教授張鳴說:"中國目前所面臨的許多經濟問題都是政治問題的表現,例如國家的所有權體制與各種利益集團等,這些問題嚴重到現在就必須解決,不能再繼續拖延。"

週四,中國政府公佈的最新資料證實,中國經濟正持續衰退中。許多經濟學家呼籲政府放鬆對金融體系的控制,支援向私營企業放貸,並限制國營企業發展,讓匯率和利率可以更加自由浮動,以利社會。

這些改革將抑制國家掌控、減少貪腐並鼓勵競爭,但實際執行改革卻需要發動一場龐大的權力鬥爭。中國大型集團主管、軍方將領、地方官及"太子党"成員們沒有任何動力去改變方便他們中飽私囊的現行體制。 

 

裴敏欣:中國精英制度的神話
http://kurtlau.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_3786.html

更糟糕的是,隨著中國官僚系統中向上爬的鬥爭逐漸升級,連假冒文憑和GDP增長都不足以讓他們更上一層樓。一名官員的升遷前景,日益取決於他所擁有的關係。

根據對地方官員的調查,靠山而不是能力已經成為委任官員過程中的最關鍵因素。對那些欠缺關係的人來說,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賄賂來獲得委任或者是升遷。在中國,這種做法被稱為買官。官方媒體報導中充斥著這類腐敗醜聞。

由於這種對精英的系統性貶低,很少中國人相信管理國家的是最優秀和最有智慧的人才。但令人震驚的是,這個中國精英制度神話卻在西方人中廣為流傳——因為他們碰到的多是薄熙來這些擁有出色高學歷的中國官員。如今是埋葬這一神話的時候了。

 

中國紅色貴族,湧美私立名校
http://www.mingjingnews.com/2012/05/blog-post_7829.html

中共經常打著愛國口號,指責質疑它的專政權力的人是背叛國家的美國狗腿子,可是太子黨紛紛湧到美國留學,給反對派提供批評口實。馬若德說,民眾覺得黨精英利用權勢地位把子女和財富轉移到國外,而這種感受已成為中共的一大弱點。激烈反對中共的團體,即樂於散播有關太子黨的傳言。有些說法未必可靠,卻在電腦網路激起怒潮,痛批黨精英虛偽,指責政府官員「一直在詛咒美國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妻小卻移民美國去當美國的奴隸」。 

 

金融時報:生而為錢的中國太子党們
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7098.html

因為害怕激起公眾的不滿和對裙帶關係的譴責,有關領導層和其後代的私生活和生意來往的資訊屬於範圍模糊廣泛的國家秘密法案管轄之列,這些法案經常用於平息對政權的批評。甚至現任領導的親屬的存在通常都需要嚴格保密。在中國,用互聯網搜索太子党及其活動,經常是遭到遮罩的。

大多數太子党生活在北京周圍的豪華的門禁森嚴的社區中,在全國和世界各地都有度假別墅。他們的配偶幾乎不會出現在公共場合。年輕的、不是那麼謹慎的太子党,在北京開著有軍隊或武警牌照的豪華跑車,這些牌照可以讓他們無視交通規則,也不會被員警攔下。

 

彭博財經:中國的富豪代表們讓美國的議員們相形見絀
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6868.html

根據胡潤富豪榜報告,中國人大70名最富的代表,去年財產增加了115億美元,創下898億美元(折合5658億元)的新高;與之相比,美國國會535名議員、總統及其閣員、9名最高大法官的總財產為75億美元。"全國人大偏愛億萬富翁,體現了中共和富豪之間的融洽關係。在這個體系的各個層級上都有當地官員與企業家串通合謀,發家致富,這在很多地方有所表現。" 

 

英媒:退休官員要求中共高層公布財產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05/120518_press_chi...

英國《衛報》星期五(5月18日)通過網站電子版報道,三名退休的中共前官員向中共領導層發出呼籲,要求他們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公布個人和家人的財產。

 

中國30年420多萬官員涉貪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05/120514_china_cor...

中國國家預防腐敗局官員說,從1982年到2011年的30年間,因違犯中共黨紀、政紀受到處分的中共黨政人員逾420萬人。 

 

駱家輝公布家產 網友:中共官員快跟進
http://udn.com/NEWS/MAINLAND/MAI1/7100551.shtml

駐北京美國大使館官方微博昨天公布大使駱家輝的個人財產狀況、年收入和所有福利待遇,並附上去年三月卅一日個人簽字的申報表。此舉讓眾多大陸網友熱議,要求「中共官員拿出勇氣公布財產」。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07.09.18

Rousseau

加入時間: 2007.09.18
187則報導
32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蔡衍明:買蘋果 讓他們認識我

2012-11-29
瀏覽:
1,933
推:
0
回應:
0

2012 歐巴馬勝選演說

2012-11-08
瀏覽:
1,783
推:
0
回應:
0

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

2012-10-27
瀏覽:
5,031
推:
0
回應:
0

The Rise of the New Global Super-Rich

2012-10-27
瀏覽:
1,452
推:
0
回應:
0

啟蒙者 陳少廷

2012-10-19
瀏覽:
2,080
推:
0
回應:
0

黎智英出售台灣壹傳媒

2012-10-17
瀏覽:
1,664
推:
0
回應:
0

Inequality and the world economy

2012-10-16
瀏覽:
1,094
推:
0
回應:
0

中國民族主義的兩大危險傾向

2012-09-28
瀏覽:
3,020
推:
1
回應:
0

關於香港國民教育學科爭議的反思

2012-09-28
瀏覽:
1,129
推:
0
回應:
0

一個香港中產的懺悔

2012-09-09
瀏覽:
1,374
推:
0
回應:
0

中共高層的恐懼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3,790篇報導,共10,55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3,790篇報導

10,55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