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新聞記者被逐出中國後的感言

文字-A A +A

 

【圖:2007-2012半島前駐華記者Melissa Chan在五年中寫了近400篇中國報導】

 

半島新聞 陳嘉韻:再見,中國——矛盾之地


核心提示:"本周早些時候,在成為一名半島英文記者五年後,我不得不離開中國,因為中國政府決定不再簽發我的記者證。......在這篇臨別感言中,我不想流露出太多苦澀或憤怒,雖然這些情緒難免都有,但回顧過去,我十分感激曾有這種令我生命有所改變的機緣。

原文:'Goodbye to China, country of contradictions'
作者:Melissa Chan(陳嘉韻)
發表:2012年5月3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參考了其他同來源譯文

 

本周早些時候,在成為一名半島英文記者五年後,我不得不離開中國,因為中國政府決定不再簽發我的記者證。外交部在後來的新聞發佈會上,發言人洪磊沒有給出公開的解釋,只是說"外國記者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但我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我相信盡可能地以誠實公正地報導中國。在我和中國說再見的時候,我回顧了一些事、一些人。

我想從一個美好的記憶開始。那是2009年秋天的一個上午,我們的團隊前往重慶北部的農村進行採訪。此前,我們穿過了很多村莊,但這個村莊的某種喧囂迫使我們放慢了車速,跳下來想看個究竟。每個人看上去都那麼高興,彷佛象中國新年那種喜慶的氣氛。

人們聚集在門外,吃過早餐後,在聊天。一位女人在一個小攤上煮麵條。在路邊,還有一家人在賣小雞,另一組人在兜售鴨蛋。有人開來一輛車,上面全是手工編織的柳條筐,我買了一個,20元(相當於3美元),背到肩膀上,隨著人群四處遊逛。

這是典型的中國——每一天成千上萬的人們的日常生活,做生意、工作、為了他們自己創造更好的未來。在這個地方,傳統與現代並存,農民們在用手機,一長條卡車隊沿著大街開過去,舊村裏堆著大量修建新房的建築材料。你可以感受到,大家對未來都很興奮,一切都在變化,這個小鎮也可能出現改變。這也許只是我當時的心潮所至,但那時我真切的感覺如此。

壞的回憶

就在同一天,接著就是一個悲傷的記憶。我們的團隊會見採訪了易大德(音),一名曾經經營有方的漁民。但不幸的是,他成功的漁業引起了當地黑幫的注意,他們賄賂官員們,奪走了他在河岸上的資產。 


在易大德一個兒子的生日聚會上,開來了兩船的男子,手持砍刀、竹竿和斧頭,他們跳上岸,襲擊了他的家人和朋友。在15分鐘內,他的命運發生了變化。他的二兒子死了,第四個孩子頭部受到猛烈撞擊,永久性的腦損傷。這是發生在中國的無法無天,而這兒一些官員們不這麼看。

易大德在對我講述他的故事時,他的妻子坐在他身旁,靜靜地哭泣,並低聲反復自眼自語,"我的兒子還只是個孩子。"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人還在本次襲擊後拍攝了照片,作為證據。我查看那些目瞪口呆的受害者的照片,鮮紅的血液從他們的頭部湧出,一臉困惑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是在問,"這怎麼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的政府怎麼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中國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國家。前一分鐘,你驚歎她的迅速轉型、新財富,和很多人的雄心夢想。後以分鐘,你為腐敗(這是"一黨專制"國家的系統性問題)感到深惡痛絕,還有對個人的人權和尊嚴的踐踏。

從百萬富翁到赤貧階層

這就是我想在五年奔波于中國時想抓住的。有幾年,我們的團隊每週都在路上,前往中國的某地。我們與不同人交談,從百萬富翁到赤貧階層。

除了因人而生的新聞和事故,也有重大的自然災害,特別是2008年四川地震,造成了7萬多人死亡。但在不那麼出名的青藏高原上,2010年的玉樹地震。我記得當時藏民們告訴我們,非常欽佩那些努力救援的解放軍戰士。那是對漢族戰士的真正的尊重,這些士兵當中很多人本身也來自貧困家庭。

這些曾經贏得了一些當地藏人的心。但政府錯過了搭建漢藏民族間橋樑的機會 ——在重建過程中,給倖存者的資金被貪官污吏抽走,當局又變成了蠻橫的模樣。今天,玉樹變成了又一個對外國記者的"禁地",成為繼一連串的藏民自焚抗議北京統治後被封鎖的地方之一。玉樹的故事變得苦澀,漢藏間的關係出現新低。

失去的機會

正是這些矛盾之處、好的和壞的的決定、失去的機會,是中國需要在這個政治上的關鍵年需要好好審視的。在我曾經追蹤過的報導中,它們都是地方事件,但是從易大德和玉樹的災民編織而成的腐敗和法治問題最後也會纏繞到政治領導層。

在北京,薄熙來醜聞或是近期的陳光誠事件愈演愈烈。所有這些,都將看共產黨是否能跨出這一步。我的意思是,這個党需要建立真正的法治和一個獨立的司法制度。一旦法律可以真正得到執行,腐敗問題也會迎刃而解。我過去所報導的那些都是圍繞著一個事實——那些可能相信法律的人制定的法律條文沒有被真正貫徹。

要做到這一點,唯一的辦法就是採取大膽行動,因為這個黨也得把自己及其黨員放在同一獨立、公正的制度之下。領導人們不明白這其中的困境——為什麼事情變得這麼棘手,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在談要啟動什麼樣的制度改革。

中國必須轉向這個方向,尤其是當你花了這麼多時間和這兒的人交流之後你更是感覺如此。中國人是如此地堅韌,儘管有些人真的嘗過苦頭。和其他國家一樣,這兒的人也會擔心,也有抱怨,正如其他地方的記者一樣,我也聽到過這些擔憂和抱怨。在這個過程中,我想讓這個我愛的地方,對她的人民來說,能變得更好。

我希望能有一天儘快重新回到中國,越快越好。對當局撤銷我的記者資格的決定,我希望自己最後的這些話聽起來不是苦澀或憤怒的,因為我不希望幾年後再回頭讀這篇文字,看到自己是這種形象。我不否認,在最近的幾天,這兩種情緒我多少都有。

畢竟,這個驅逐令不可能抹掉在過去5年我發出的近400篇報導當中,那令人難以置信的樂趣、啟發、心碎和溫暖。那些報導,涵蓋了在這個國家很多地方發生的很多故事。我非常感激曾有這種令我生命有所改變的機緣。

 

譯後記:我們記得每一位曾經和陳嘉韻一樣,奔波在中國的道路上,記下這裏發生的諸般種種的外媒記者。祝福她學業順利,希望能再次看到她的中國報導。

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_17.html 

 

《洛杉磯時報》 被逐半島女記者: 有一天我會回到中國


據《洛杉磯時報》5月14日(週一)報導,在發表了400篇在中國的採訪報導後,(半島電視臺)記者Melissa Chan -中文名陳嘉韻,從未想到自己會成為頭條新聞,她成為14年來首位被北京當局驅逐出境的記者,這引發了大量的新聞報導,並獲得記者同行們的聲援。她于上周回到了南加州。

陳嘉韻是半島電視臺在中國唯一一名英文記者,她說,今年以來她已知道自己(在中國)的處境很玄。

自一月份以來,她的記者工作證是一個月一個月地續,北京當局拒絕給她續簽例行的簽證。通常,北京給予的記者簽證有效期為一年,但據信陳嘉韻是首位只能獲得臨時許可的外國記者。

31歲的陳嘉韻在她的家鄉Walnut接受了採訪。她說,她不完全清楚在中國工作了五年後,是什麼原因令她遭到北京當局的驅逐。

今年三月,她寫過一篇一位驚慌失措的母親尋找女兒的故事。這位婦人的女兒因違反了當局的"一胎政策",被強迫接受絕育手術,並被非法關進了"黑監獄"。

陳嘉韻說,"很多記者都報導過黑監獄的故事,"但她的"可能是第一個"電視報導。 "這也是第一次,我們獲得了一名政府官員的回應有關是否存在黑監獄的問題。""該名官員否認存在黑監獄",陳嘉韻說,但"這被記錄在案,這對人權團體會有幫助。這可能是我給人'拼命三郎'印象的其中一個原因。"

對於在中國的記者們,來自安全機構的騷擾是他們真實的生活。她回顧了曾經遠赴新疆穆斯林社區的九天之旅,她找的每一名翻譯都不幹了,因為她的電話被竊聽,警方在她到達前已經對這些翻譯人員進行過恐嚇。

她經常在Twitter上寫下她與當局的"過招"。

她說,這"很可能"是導致她被驅逐的原因。她在獲得了三個月的短期簽證後,"可能他們發現,雖然給我勒緊了繩索,卻未能阻止我,這可能惹惱了他們。"

中國的外國記者俱樂部表示,是去年11月(半島電視臺)播出的一部有關勞改營裏犯人奴工的紀錄片激怒了北京當局。但陳嘉韻並沒有參與該片的製作。

該俱樂部副主席Peter Ford說,"我的理解是,中國政府選擇給陳嘉韻臨時簽證,以此來與半島電視臺討論她的情況","當討論無果後,他們就拒絕了給她續簽。"

半島電視臺英語部拒絕評論本次驅逐事件,但發表了一份聲明,稱 "我們希望中國能讚賞我們的新聞報導和新聞從業的誠信....半島電視臺媒體網路將繼續與中國當局合作,以便重開我們在北京的分社。"半島電視臺目前在中國仍留有阿拉伯語的通訊員。

週二在北京的一個新聞發佈會上,中國外交部一名發言人稱,陳嘉韻違反了"有關法律",但不說具體是哪些法律。陳嘉韻一直隨身攜帶她的中國記者證,她相信自己沒有違反任何法律。

陳嘉韻三歲時隨同家人從香港移民來美,她能講流利的普通話和粵語。身為美國公民,她畢業于耶魯大學,並在倫敦經濟學院獲得比較政治學碩士學位,自2007年起為半島電視臺工作,她想念中國,她認為那是她的家。她回美後,她的父母都松了口氣。

在被驅逐事件中,她受到了不同的讚揚和批評。有些人視她為一名人權活動家,因為她曝光了非法監獄和(當局)沒收土地的事件。另一些人則認為她是煽動分子。

但陳嘉韻表示,她不認為自己是在中國最強硬的記者。她欽佩去年報導了中國民主抗議的那些記者,和那些偷偷越界報導藏人自焚的記者 - 她沒有追蹤過這兩個(主題)故事。今年整個四月份,她被卡在香港,無法報導盲人人權律師陳光誠的突發事件。

現在,陳嘉韻期待這新的一年,今年秋天她將入讀斯坦福大學。她近期獲得了斯坦福的"騎士獎學金(Knight Fellowship)",屆時將在那裏學習新聞記者將如何保護自己的電腦免遭駭客攻擊。

在9月份開學前,她將返回到半島電視臺在卡塔爾的總部,重新被分配另一個報導職位。

她說,"我必須面對現實,在短期內我將不能回到中國", "(但)我敢肯定,終有一天我會回到那裏,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http://www.molihua.org/2012/05/blog-post_8657.html

 

延伸閱讀

 

Melissa Chan's Blog 

http://blogs.aljazeera.net/profile/melissa-chan

 

環球時報:駐華記者,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http://goo.gl/eMVHY

其實,只要在網上流覽一下這位元記者的言行便知,她曾報導過所謂的"新疆解放"、"西藏獨立",還拼湊材料渲染中國"黑監獄",挑動一些人權事件。這種抹黑中國的行為實在讓人寒心。回想自己在國外工作時,一心只想把發達國家好的經驗、做法介紹給國內讀者,寫了大量介紹外國科學決策、重視環保等文章,並認為這也算是對祖國建 設所做的微薄貢獻吧。少有的幾次"罵人",都是在2008年,先是"3•14",後是北京奧運會火炬境外傳遞,面對西方媒體的一邊倒報導,實在忍無可忍。 

 

半島女記者事件顯示中國媒體環境愈加惡化
http://goo.gl/lDPPB

無獨有偶,週三美國《華盛頓郵報》爆料說,該報希望派遣第2名常駐北京記者,但是由於得不到長期簽證,只能滯留在香港。另外,《美國之音》計畫擴大北京分社的規模,由2名記者增至4名,也向北京當局申請了3年多,同樣沒有獲得同意。《華盛頓郵報》引用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的資料,2009年有28起長期駐點或入境採訪的簽證申請案,遭到中方的拒絕或不予回應。駐北京的外國記者說,中國外交部稱,有6件個案是因為之前的採訪報導,或媒體屬性導致申請案被拒。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09.18

Rousseau

加入時間: 2007.09.18
187則報導
32則影音
2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蔡衍明:買蘋果 讓他們認識我

2012-11-29
瀏覽:
1,975
推:
0
回應:
0

2012 歐巴馬勝選演說

2012-11-08
瀏覽:
1,848
推:
0
回應:
0

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

2012-10-27
瀏覽:
5,067
推:
0
回應:
0

The Rise of the New Global Super-Rich

2012-10-27
瀏覽:
1,478
推:
0
回應:
0

啟蒙者 陳少廷

2012-10-19
瀏覽:
2,124
推:
0
回應:
0

黎智英出售台灣壹傳媒

2012-10-17
瀏覽:
1,710
推:
0
回應:
0

Inequality and the world economy

2012-10-16
瀏覽:
1,118
推:
0
回應:
0

中國民族主義的兩大危險傾向

2012-09-28
瀏覽:
3,067
推:
1
回應:
0

關於香港國民教育學科爭議的反思

2012-09-28
瀏覽:
1,156
推:
0
回應:
0

一個香港中產的懺悔

2012-09-09
瀏覽:
1,398
推:
0
回應:
0

半島新聞記者被逐出中國後的感言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579篇報導,共10,64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579篇報導

10,64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