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關西馬武督溪生態浩劫〝官場睜眼說瞎話〞onTV

嵌入:
文字-A A +A

超大型「農舍」位於順向坡易災害區,也位於山坡地保育區林業用地,新竹縣政府似乎是閉著眼睛在核發這張建照;此產業道路以上並無水保局所說的「50戶住家、200公頃農地」,也看不到草莓園,只有一個貨櫃屋及這個超大型農舍。這些的現象讓民眾感嘆「睜眼說瞎話」已淪為官場文化的主流。

朱天衣的控訴-水保局圖利特定對象造成馬武督溪的浩劫

 

文/台灣生態學會 蔡智豪秘書長

2012/4/1筆者前往作家朱天衣位於新竹縣關山鎮錦山里馬武督部落的「甯苑」,拜訪關心瞭解有關「農委會水土保持局」於馬武督溪大肆破壞溪流生態,將野溪水泥化的不當公共工程。這一連串的工程圍繞在特定對象「許新漢」的超大型農舍的周遭。依據作家朱天衣所發布的新聞稿,這些工程的時間點如下:

2010/5水保局完成「豪華農路」鋪設工程。

2010/9「許新漢」超大型農舍開始施工,這條水泥「豪華農路」恰好提供農舍施工期間水泥攪拌車、工程車進出的重要道路。

2010/11因超大型農舍的工程位於順向坡,施工中造成周圍邊坡崩塌嚴重;恰好水保局接獲民眾陳情,要求整治河堤,水保局立即展開馬武督溪整治工程,除將河道、河堤水泥化,因工程過程粗糙,溪水辦隨水泥、泥漿,造成嚴重的生態破壞,以致完工至今,溪中仍看不到半條魚、蝦;而此野溪整治工程,相關的邊坡整治,也恰好都位於超大型農舍工程所造成的崩塌區域。

2011/11/18「水保局」發出新聞稿表示這些工程是為50戶住家、200公頃農地,提供桂竹、草莓等農產運輸,但在地居民表示此產業道路以上並無水保局所說的「50戶住家、200公頃農地」,也看不到草莓園,只有一個貨櫃屋及這個超大型農舍。

作家朱天衣製作了「馬武督溪生態浩劫」的紀錄片,亦不斷召開記者控訴農委會水保局「睜眼說瞎話」。但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相關單位皆表示「一切合法」。

在「甯苑」園區造顧流浪動物的工作人員王榮琪先生也從網路查詢相關資料得知,農舍的主人為平地人「許新漢」,「許」用各種方法,迫使泰雅族原住民「張清雲」簽下二千萬的土地抵押債務,而「許」則以此間接獲得原住民保留地的「使用權」。具周邊居民表示「許」以此種方式,已陸續取得此區域20公頃以上的原住民保留地。

4/1筆者前往現場採訪時,現場農舍的工地人員大聲斥喝「不准攝影」,並表示「你們拍山、拍河,就是不准拍建築物」。為此,農舍的工地人員亦企圖以暴力阻止筆者採訪,所幸在「甯苑」園區工作人員王榮琪先生的協調下,讓這場衝突化解。

台灣社會充斥著許多「不合理、不公義」但卻在政府口中為「合法」的開發案,此案凸顯問題如下:

1. 數千萬的公共工程僅為特定對象施作。
2. 野溪整治水泥化,造成生態破壞。
3. 原住民保留地遭平地人以各種方式取得實質「使用權」,而讓原住民保留地名存實亡。

以上這些問題,值得政府檢討,也請社會各界為馬武督溪畔這群為環境鬥士加油!他們不為名利,只為「社會公義」,只為維護馬武督溪自然生態及美麗的環境。 

圖1.今前往作家朱天衣位於新竹縣關山鎮錦山里馬武督部落的「甯苑」。

圖2.「甯苑」園區主要照顧許多城市的流浪動物,治療、結育、照顧後,再尋找善心人士收養。

圖3.作家朱天衣除寫作外,非常關心生態保育的問題,今筆者前往拜訪關心瞭解有關「水土保持局」於馬武督溪大肆破壞溪流生態,將野溪水泥化的不當公共工程。左1作家朱天衣,右一蔡智豪。

圖4.園區的工作人員王榮琪先生細說這場「官場睜眼說瞎話」荒謬的工程始末。左1王榮琪先生,右1蔡智豪。

圖5.圖左側原本無水泥產業道路,此道路土地所有權為右側屋主所有;「水保局」為替私人特定對象開路,故協商替右側屋主施作屋後的擋土牆,來交換屋主讓渡土地來進行水泥產業道路工程。

圖6.這條水泥產業道路非常豪華,邊坡還進行許多綠化工程,但這些都是納稅人的錢。

圖7.這條產業道路路周邊居民質疑是專為特定對象開的路,因為水保局的公共工程都圍繞在這棟正在興建中的超大「農舍」。

圖8.圖為土地登記謄本。上述農舍的主人為平地人「許新漢」,「許」用各種方法,迫使泰雅族原住民「張清雲」簽下二千萬的土地抵押債務,而「許」則以此間接獲得原住民保留地的「使用權」,具周邊居民表示「許」以此種方式,已陸續取得此區域20公頃以上的原住民保留地。圖為「許」於原主民保留地所開發的超大型「農舍」。

圖9.「許」的超大型「農舍」位於順向坡,邊坡坍方嚴重,此建築物隨時會滑下來。超大型「農舍」位於圖上方。

圖10.周邊居民表示「許新漢」神通廣大,他與政府部門關係良好,這個建築物新竹縣政府核以農舍建照。令人不解此超大型「農舍」位於順向坡易災害區,也位於山坡地保育區林業用地原住民保留地,新竹縣政府似乎是閉著眼睛在核發這張建照,或核發建照那天縣政府的「良心」剛好放假沒上班。

圖11. 周邊居民表示「許新漢」的神通廣大還不僅於此,居民質疑馬武督溪的野溪整治工程就是專為他的超級「農舍」施做,此水保工程毀滅馬武督溪的生態,工程完工後至今,溪中看不到半條魚、蝦。

圖12. 這些工程全圍繞在「許新漢」的農舍周邊,外界不斷質疑水保局動用數千萬元公帑,只為圖利特定對象。但「水保局」對於產業道路、野溪整治工程,矢口否認是為「許新漢」施作,「水保局」於2011/11/18發出新聞稿表示這些工程是為50戶住家、200公頃農地,提供桂竹、草莓等農產運輸,但在地居民表示此產業道路以上並無水保局所說的「50戶住家、200公頃農地」,也看不到草莓園,只有一個貨櫃屋及這個超大型農舍。這些的現象讓民眾感嘆「睜眼說瞎話」已淪為官場文化的主流。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0

加入時間: 2010.02.28

生態人

加入時間: 2010.02.28
116則報導
38則影音
7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新竹關西馬武督溪生態浩劫〝官場睜眼說瞎話〞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3,751篇報導,共10,55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3,751篇報導

10,55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