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所不知道的,一家三──流亡藏人在台處境

文字-A A +A

    直到有人舉手:「龍珠,在你的心裡,台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啊?」問的人小心翼翼,我還是聽到了他問句裡的期待。
    龍珠想了一下,說:「我覺得台灣,是個……沒有人權的地方。」然後靦腆一笑。
    有那麼一秒鐘,全場寂靜無聲。

[攝影/意磁]

 

    那是一個涼涼的夜晚,在花蓮。因為要去璞石咖啡館參加音樂會,我們都穿得很好看。

    咖啡館有音樂會早已不是第一次,自己卻特別期待這場音樂會「而我總是要一唱再唱」。為著這是夥伴歐小羊幫一個藏族朋友自掏腰包舉辦的音樂會,她說:「總得做一些什麼才行。」眼神柔軟而堅定。因為藏族朋友龍珠慈仁沒有舞台表述自己,所以歐小羊自己寫文案、牽起了夥伴韶雯做海報、夥伴玉萍寫電子報宣傳……一場自發性的、用熱情和義氣舉辦的音樂會。
    很簡單的,就是一個藏族歌手來到花蓮,要將出生在高原的歌聲,唱給島嶼東岸的人聽。
    可是我們知道的故事不那麼單純,就是不單純,才花力氣去做。

    認識他們,是在音樂會前一個月,BIBI帶龍珠來花蓮找歐小羊,也來我們工作的大王菜鋪子走走。那天,歐小羊從早上就開始碎碎念:今天有一個藏人朋友要來打工換菜喔,請大家多多照顧……後來,有個小男孩跑進了菜鋪子,圓圓大大的眼睛很乾淨,裡面有晶亮的靈魂,那是龍珠和BIBI的小孩。龍珠被歐小羊帶過來,我們一起包菜。他的話很少,包菜的手很生疏,但嘴角微微勾起。而菜鋪子呢,其實就是菜市場,這裡人人都快速包裝並且高聲談笑,他的靜默和緩慢顯得突兀,卻不讓人覺得不舒服。
那時的我以為,龍珠只是眾多來花蓮體驗的遊人之一,不知道幾年前BIBI和歐小羊到印度拍攝紀錄片時認識他。幾年後,他和BIBI在印度結婚,回台灣後生了一個小孩。
    那時的我只覺得,這一家的存在,似乎是菜鋪子裡唯一深刻的安靜。

    有天,我在o’rip有禮小舖看見一本獨立發行的筆記書,叫《一家三》,短短幾頁寫著一個逃難到印度、有家歸不得的藏人,與一個台灣女子相戀的故事,他們在自我理想、國族認同、夢想與現實間拉扯的隻字片語扣人心弦,我像發現新大陸似地打電話給歐小羊,聽她在電話那端驚叫:妳怎麼現在才看到啊?
    所以,我們悄悄期待這個音樂會,也擔心它的票房。
    藏族歌手龍珠慈仁和台灣紀錄片工作者蔡詠晴(BIBI)沒有任何名氣,支持的朋友畢竟是少數,音樂會畢竟由多數組成,而多數在哪裡?
    有人大聲呼籲、有人呼朋引伴,因為他們都知道,音樂會要唱的不只是藏歌,背後還有傳達台藏婚配家庭共同處境的心聲。
    位置沒坐滿也沒關係。因為會來的,都是真心想來的。

    音樂會開始,先播放四十分鐘BIBI剪輯的紀錄片。然後是龍珠,他拿著藏式三弦琴用藏語唱著,背後布幕上有BIBI的中文譯文。多是思鄉的歌。

[攝影/意磁]

    我們才知道,他老家在西藏,19歲那年他為見達賴喇嘛一面,翻山越嶺徒步到印度,終於見到達賴喇嘛,卻再也,回不了家。
    旅居印度多年,「家」對龍珠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當他遇見BIBI,當他終於跨越身分、國族的藩籬,好不容易抓到他想要的幸福,當他終於可以建構一個家,卻被台灣扣以「難民」之名,沒有居留權,不能在這個島嶼上定居與工作。
    原本,只是一場音樂會而已。這些細節,不是這對夫妻說的,而由在場的民眾發問,問出來。
    我坐在那裡,愈來愈緊張,到最後,還有一點激動。不是因為龍珠所唱、BIBI所訴說的。
    而是在場聽眾的反應。
    因為舉手的人很多,一連串的為什麼為什麼,踴躍到超乎自己想像。
    什麼樣的困惑、什麼樣的質疑,與自己無關,卻能讓人們一一發問?

    BIBI說:「外交部只給〝停留簽證〞,我們無法改辦居留,簽證一到期,龍珠就要離境再入境。」「這樣要多久?會花多少錢?」「龍珠每次離開台灣到印度辦完所有手續再回來,要一到兩個月的時間,期間吃住交通含簽證所有的費用大概是六萬塊……」
    發問者的眼睛一時瞪得老大。
    因為不公平。因為沒有道理。無法理解,因為我們所以為的台灣,不是這個樣子的……
    龍珠中文用字有限,許多問題都由BIBI回答,直到有人舉手:「龍珠,在你的心裡,台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啊?」問的人小心翼翼,我還是聽到了他問句裡的期待。
    龍珠想了一下,說:「我覺得台灣,是個……沒有人權的地方。」然後靦腆一笑。
    有那麼一秒鐘,全場寂靜無聲。
    我聽見了,人們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他說來如此尋常,像陳述我今天中午吃了什麼一樣。一句短短的話,卻在全場台灣人的心底,投下一顆小小的炸彈。

    我們真的站在同一座島嶼上嗎?台灣沒有人權?

    在我們的認知裡,這裡是民主自由的台灣啊!我們的政府,不會這樣對待流亡藏人啊……
    沒有居留權,連工作和健保的權利都沒有。龍珠生病可以去藥房買藥,不能工作,好,那就在家帶小孩,由BIBI一個人扛起家計;可是龍珠一旦出境,BIBI就必須自己帶小孩,一個家要撐起來就更辛苦,更何況還要籌湊每半年龍珠重新辦理停留簽證的費用……
    外國朋友們能理所當然地來去,一如我也可以自由出國再回來。這是政府所賦予國民的身分與權利,也是他國政府所賦予我的尊重。但何以我們看來天經地義的小事,在他人眼裡卻如此遙不可及?原來有人不行,有人就是苦苦等待在台灣定居的那一天。

    這只是一個個案,台灣不是只有他們這一對台藏婚配而已。問題很明顯,是台灣找不到誠懇的方法處理這一批流亡藏人,一如找不到恰當的位置面對中國大陸。只好,一再拖延……
    多麼有趣,音樂會到後來,變成了討論會。歐小羊說,原本只想辦個單純的音樂影像分享會,還擔心觸碰到議題場面會變得嚴肅……不料是現場聽眾想知道更多,因為他們從來沒想過,原來有這樣的事,存在於自己所生長的,合理之地。
    需要消化我們的驚愕,為著我們還不夠了解我們的島嶼。

    音樂會隔天,我們到歐小羊家吃飯,借住她家的龍珠做了一桌印度料理和藏菜與大家分享,謝謝這些朋友們。我們不知為何而謝,反為他站在廚房裡的身影而感動,看著那一鍋Than Thuk(麵片)、還有Masala雞……我明白,一場音樂會在主辦人、歌者、聽者的心裡所發酵的,也許比當初所以為的還要更多。我們在吃吃喝喝的小小幸福裡,不忘記有更真實的,台灣政治上的缺口。
    送龍珠和BIBI去坐火車,小男孩拉木東竹在火車站裡跑來跑去,我看著孩子清澈的眼,是他牽起了一切,是他讓爸爸媽媽有力量對抗這個世界。火車來了,趕著他們一家三進站,我走到廁所旁的洗手台沖洗吃過的便當盒,想著方才BIBI為製造多餘垃圾而愧疚的臉蛋,瞥眼就見到側邊走道BIBI牽著小孩和龍珠拉著行李箱向前走的樣子,他們也看到我,開心地揮手,像是要去旅行。我一邊笑,一邊想起布幕上的字句:「我從遠方來,一路走到台灣來,聽說這個地方很自由,而我的自由在哪裡?」

    終於明白,總是要一唱再唱的理由──就唱吧,一定要唱下去的啊!唱身不由己的難處、唱有家歸不得的哀傷、唱寂寞難耐的思念、唱上天賜予的小小幸福。

[攝影/意磁]

 

備註:
1. 歡迎商家(咖啡館或書店)於facebook主動連繫BIBI,提供場地讓他們做更多音樂與影像的分享。

2. BIBI與龍珠的facebook請直接搜尋「一家三」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杜青峰

客觀的說
台灣的政客玩弄著權力
所以政治凌駕在人權上 > <…

素素-停權

20150424台灣民政府 新聞

美國華盛頓DC聯邦地方法院受理林志昇、林梓安等控告美利堅合眾國、中華民國違反人權暨戰爭法案,案件已經於20150330送達中華民國外交部林永樂部長,並且外交部已經蓋章表示收迄,竟然中華民國外交部將該訴訟狀拆封,然後再寄回法院,法院今天表示,這無損法院送達效力,法院書記官表示:限定中華民國必須於20150530前提出答辯,否則將進行單方訴訟程序。

台灣民政府 中央辦公廳

素素-停權

中華民國=中國。台灣民政府有發行晶片身分證我去採訪才知道真相的,台灣是軍事佔領區不是一個正長國家

http://usmgtcg.ning.com

馮馴善

台灣沒有人權~~那請離開~~~~

Leiby Chen

有沒有考慮用歸化國籍的方式辦理?
放棄原國籍->成為無國籍國民(以無國籍的身份在台待滿一年)->向戶政事務所申請戶籍->就拿到身份證了(成為中華民國國民)

素素-停權

台灣沒有自己的政府
本土台灣人也是被中華民國關在政治煉獄裡67年了
中華民國本身就是流亡政府
居然關與自己一樣命運的藏族人民.
這種邪惡的中華民國政權
台灣人們還捨不得結束
2012年9月26日我們台灣民政府的官員有去見過達賴與總理表達台灣未來會有兩個政府的狀態http://usmgtcg.ning.com/photo

中華民的民進黨與獨立黨都是走錯路的台灣人當然幫不了被關的藏人台灣民政府 主張.1. 遵守國際法,包含萬國公法、國際戰爭法、舊金山和平條約.
2. 不使用暴力或武力,但促使各種方法使流亡中華民國結束在台灣佔領.
3. 對中國殖民政權(流亡中華民國政府)推動事務不合作也不配合.

馮馴善

那請問你拿哪國身分證用哪國的健保~~~

雪兒

各取所需尋求刺激 配合度100%
只要你能給我一次機會
不需要承偌 不需要永恒
我會為你注釋美好的性福生活
即時通:px1216
有需要加我即時通詳談

小食堂堂主

去問民進黨啊!!!~強調大中華的是沒意見的.....

Viv

Because Tibet itself is a issue for China already .
Unless those people go to those countries like us or Europe instead of tw which even not be recognized as a country , then we can talk about human right .
It's just my opinion

Cory

台湾對於外國人的永久居留權一直都蠻硬的耶,不管是加拿大人、東南亞人,法規都一樣(但對中國配偶是不是一樣我就不知),龍珠是西藏人,我們不該為了表達對西藏處境的同情,就一股腦認為政府該如何如何~我反而想如果想幫助,應該先想辦法簡化他出入境的手續與時間

但很同意kcl說得,憲法裡面中華民國領土也包含西藏,西藏人跟台灣人結婚當然可以居留。
很妙的解套,搞不好打官司會贏ㄜ~

Meico

人權是普世的價值,是生而為人就會有,是每個人都有的平等權利。今天我們對歐美的客人怎麼樣?對東南亞來的客人怎麼樣?對圖博來的客人怎麼樣?
這樣的不平等就被政府拿來當對待客人的手段,人權在哪!?

低七零

這問題或許比想像中複雜,一如有許多聲音反對開放大陸留學生和對岸居民來台打工、投資一般,開放外國人士居留本來就不是容易、輕易的事。因為這樣就說「台灣沒有人權」似乎也未必正確。

安格斯

沒錯,這是個複雜的問題。如果被認為是中國人的西藏人可以居留,那麼上億的大陸同胞是不是也要可以拿身份證呢? 這件事比大多數的人想的來得複雜。並不是一個 "人權" 就可以套用的。

kcl

well, 就現任總統最愛的中華民國憲法來說 西藏是我們未收復的地區喔
既然台灣人跟中國人都能聯姻而取得身分證
我看不出來為什麼在法律上同樣被認為是中國人的西藏人為何不行 香港人都能當中華民國總統了呢

羊

重看了一次,依舊起雞皮疙瘩....
虫子,那天找你們來吃飯,就為了這樣的感謝啊~只要將它放在心中,一點一點發酵,也許看不見,但我相信有它會慢慢釀成酒的!

Amy Chang

嗨!不要去责怪我们台湾的政府,每个政府都有施政上的困难,做为有困难的子民我们应该去突破困难。我的先生是伊朗人,两伊战争发生时(我们有3个孩子),我们也曾想过回我自己的国家台湾。但是碍于台湾与伊朗没有邦交,每6个月我的先生必须飞香港再办居留签证,我们的经济并不允许我们这樣做,我们只有移民到我先生留学的英国打拼天下,经过8年的奋斗,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现在定居在英国。龙珠夫妇加油。龙珠夫妇有困难,透过上网方式,很多台湾人士会帮助你们解决困难的。不像我们在国外,只有靠自己,但是我们也战勝了困难。不要气馁啊!

6

加入時間: 2012.03.07

加入時間: 2012.03.07
1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尚無內容。

2:22

我們所不知道的,一家三──流亡藏人在台處境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4,562篇報導,共10,59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4,562篇報導

10,59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