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埔鏟田事件」到「放流牛蛙事件」看公民記者的角色

文字-A A +A

        前言:近年來,由劉政鴻縣長領軍的苗栗縣政府罔顧人權、踐踏土地、環境正義的行徑頻傳,發展主義的腳步未曾停歇,且有變本加厲之勢,從半夜鏟田枉顧百姓權益,到放流七百斤牛蛙破壞生態環境,這真的會是一個有五顆星評鑑光環縣長的做為嗎?政府可以花錢買榜榮登五顆星,行銷可以隱惡揚善自誇政績,所以,其實人人可以是媒體並且做到監督政府的責任,公眾議題需要公民的參與和發聲,絕對不是政府說了算!!


【大埔那一天】

        我習慣在Peopo公民新聞平台瀏覽一些新聞,可以看到台灣各地不同地區發生的在地新聞,有社區故事、校園新聞、有弱勢團體的、有關心環境生態的,還有社會運動……等,而這些新聞通常不會是主流媒體所青睞的,因為「新聞性」不夠,畫面不夠衝突,也沒有人命關天……。

        2010年6月9日晚間,我在平台上發現一則新聞,標題為<台灣有個「苗栗王國」?>(註一),因為自已本身也是苗栗人,基於關心苗栗事於是點進去看,有幾張照片和一段文字報導,照片畫面很震撼,紐澤西護欄把村子的入口都堵住了,有幾台怪手開進綠油油的稻田中鏟田,留下一條條怪手開過的痕跡……。

        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一張照片,是大埔自救成員會用手寫的一段事發經過的手稿,署名給公民記者「大暴龍」先生,我當下思考著「主流媒體」怎麼了,爭議這麼大的事件怎麼不見「主流媒體」報導?先不論徵地過程的爭議性和合理性與否,難道怪手直衝稻田、毀壞稻苗是正當的嗎?為什麼在地民眾求助的是公民記者?而不是電視台的記者呢?

        一張張非常衝突的照片畫面發生在純樸的苗栗鄉下,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心中充滿了問號!若不是公民記者發佈新聞,台灣豈不是又一大塊農地變建地、變科學園區,好多農戶子民們將流離到社會的其他角落,從此再也沒有人知道原本這些土地的主人過得好不好!當主流媒體的價值觀和農村新聞事件背道而馳,公民記者是應該出現的時侯了。

        我真的擔心農民們的聲音發不出去,趁著當周的周末放假日,找了住在頭份的朋友帶路前往大埔,雖然自己也是苗栗人,卻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大埔位於竹南鎮的邊緣,緊臨著竹科竹南基地,是一塊高起來的台地,台地下面就是熱鬧的頭份鎮市街。

        時值梅雨季節,路上滂沱大雨,砂石車一輛輛進出鄉間小路,這一塊20多公頃的地有大部份被鐵皮圍住了,途中經過一畦畦被鏟壞的田,被怪手蹂躪後的稻子在雨中低頭,似在啜泣,如果是我也要無語問蒼天了,為什麼要被政府這樣子無情的對待呢?

        看到毀田現場,對上印象中的照片,直接來到了自救會會長的家,只有73歲的阿婆陳蘇玉英在家,怪手開進她的稻田時,她奮不顧身的衝向前想要阻擋怪手鏟田,大批警力把她「抓住」,眼睜睜看著怪手任意將再一個月就可收成的稻子東挖一塊西挖一塊……,她哽咽的和我說著幾天前的遭遇,臉上還帶著驚恐!「我們世代住在這裡,只是在這裡種田、種菜,求一個溫飽而已,政府把我們的土地拿走了,以後我們要靠什麼吃飯?」阿婆眼中泛著淚光不解的問著。

在大雨中結束採訪,心情很沈重,離開哭泣的大地,上天似乎在控訴著什麼!

 

【大埔毀田事件從網路舖天蓋地傳開來】

        回到家也不知該從何下手,因為拍攝的不算完整,就在此時公民新聞平台傳來大暴龍的報導─「當怪手開進稻田中...」(註二),原來他早我一天從台北南下竹南大埔採訪,經由大埔居民們的描述加上6月9日怪手毀田的現場畫面,充分的還原了事發經過,畫面令人震撼不已,強大的警力圍著手無寸鐵的農民,讓怪手直搗即將可收割的農田......。

        這種事發生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實在太讓人震驚了,這篇報導的點閱率幾天內就有數萬人次觀看,各大留言板、BBS、討論區、PTT……,對於苗栗縣政府的所作所為罵聲連連,一種莫名悲憤的情緒在網路上漫延開來。

        至此,主流媒體還是忽略這個事件,不過卻讓全台灣各地有著類似不公不義爭地案件的農民團體們開始團結起來,像是後龍灣寶自救會、新竹璞玉自救會、二重埔自救會、相思寮後援會……等,在6月19日於竹南大埔召開了「農民反粗殘徵收聯合記者會」,政治大學的徐世榮老師、台北大學的廖本全老師、清華大學的李丁讚老師、詹順貴律師……等專家學者陸續相挺發言,當天光是Peopo公民新聞平台的公民記者就來了好多位,其他還有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立報、新頭殼、苦勞網、記協、綠黨、環境報導、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獨立媒體……等等,還有幾位拍紀錄片的朋友,電視台來了公視、客家電視、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真的還是不見「主流」媒體。

        至少,大埔鏟田事件讓各方有著相同徵地案件的事主和各個公民記者及獨立媒體都自動自發的團結起來了,在那個場合認識了幾位之前只在網路上知道卻素未謀面的公民記者朋友,大暴龍就是其中一位,事後我們還在網路平台集結了全國各地的公民記者朋友,共同主持一個網路論壇,讓大家的消息互通有無,或訴說一些跑公民新聞的甘苦談。

        隔天,網路新聞讓大埔議題開始大量的曝光,各種角度的分析報導讓大埔事件開始浮上檯面,不過,劉政鴻所領軍的苗栗縣政府似乎一不做二不休,完全不想和百姓溝通更遑論去尋求雙贏的解決之道,他們一開始就以哄帶騙,並且抓住一般農民對官的敬畏心態,在資訊不對等且不透明的狀況之下一步步凌遲農民,心生畏懼的農民一一交出土地所有權狀,直覺這件事不對的農民繼續堅持下去,但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

        竹南大埔自救會在開過聯合記者會後,於6月23日北上台北,上書陳情總統府及監察院土地被不公不義徵收的問題,總統府及監察院答應一週內會回應,但是苗栗縣政府不顧府院及社會觀感,再次動員優勢警力與怪手(註三),於26日下午及28日再次動用優勢警力及怪手,全面鏟平陳情民眾剩餘的田地,把最肥沃的土壤層一車一車的載走,也不管農民們多麼聲嘶力竭的喊叫。


【引起主流媒體跟進報導】

        於此同時,我也思考著自己還能幫上農民們什麼忙?

        剛好Peopo公民新聞平台上有一篇關於大埔議題的英文新聞稿,腦子裡靈機一動,沒有任何政治動機,只是單純的想要讓世界上懂中文和懂英文的人們知道在台灣苗栗的鄉村土地上發生了什麼事,並且可以和大暴龍的報導有所區隔,於是請一位英文老師配上旁白,就這樣剪接了一則大埔英文新聞並且上傳至CNN iRiport(註四),沒想到在網路上引起瘋狂轉寄點閱並討論,國內主流新聞媒體及政論節目終於才跟進報導(註五),看到主流媒體跟進公民記者們的議題報導,弱勢農民的心聲終於有被聽見的可能,心裡寬慰了一些些。

        大埔的朋友們心裡頭很清楚,知道政府這樣徵收他們的土地是不對的,因為從頭到尾沒有充份的告知和溝通,在沒有經過地主同意之下,土地所有權人就被莫名其妙的改成「苗栗縣政府」,他們很清楚他們要的是什麼!就如《漢書•元帝紀》所敘:「安土重遷,黎民之性;骨肉相附,人情所願也。」就只是單純的想安於本鄉本土,不願輕易遷移。能繼續在這塊祖先留下來的土地上耕作生活而已,所以誓死爭取到底,不過,面對巨大的國家機器,其實他們也不知道未來結果會是如何?

        打從2008年成立自救會開始,一直到2009年底北上抗議,2010年初官方在竹科竹南基地主持動土典禮時場外抗議,一直沒有獲得太多的注意,他們都以為他們快要被這個世界遺忘了。「長久以來,大部份的被徵收戶都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尤其6月9日鏟田事件暴發後,居民們身心承受著更大的壓力,只要屋外稍有一點點聲響,就會擔心是不是警察來了?是不是怪手又來了?」大埔自救會的黃秋琴這樣對我說。自由民主的國家不該讓人民生活在恐懼之中的,警察應該是人民褓姆的,但是這裡的警察專門忙著幫忙政府對付農民。


【農民上凱道種凱稻】

        徵地議題裡的主角-農民,他們永遠不會是獲利者,反而永遠是受害者,他們總是逆來順受,沒什麼發聲管道,真正要改的是徵地的惡法,但這卻要曠日廢時,於是台灣農村陣線聯盟等民間團體發起了717(2010)「台灣人民挺農村」的夜宿凱道守夜行動,在凱道上種凱稻,希望政府聽到農民的聲音,趕緊修改徵地的惡法,我們賴以為生的土地,不該是拿來發展工業園區的,況且閒置的工業區有這麼多,公民行動在此發展到極緻,公民的力量凝聚在這一刻;於是行政院長吳敦義只好押著苗栗縣長劉政鴻的頭向世人道歉,不過政治人物的話語總是有待時間的考驗;果不其然,一年過後大埔等農地徵收議題還是沒有圓滿解決,官方對於農民團體的訴求始終牛步化,農民團體再一次的在716(2011)上凱道對於農業政策和徵地議題表達強烈不滿,目前諸多議題還在持續當中,尚未完全落幕。

 

【放流牛蛙為了生態多樣性?】

        苗栗縣政府近年爭議事件很多,除了不斷的被評比為五星縣長外,還有大埔半夜鏟田事件最為矚目,更早之前的通宵「馬奮館」、在苗栗高鐵特定區「毀八十年歷史古窯」、「卓蘭白布帆徵地案」、四月(2011)終於被駁回的後龍灣寶「後龍科學園區開發案」、苑裡、三義間火炎山山區,石虎棲息地的苗五十線道路開發案、銅鑼中平工業區開發案……等等,就在大埔事件快屆滿一年的前夕,5月5日(2011)苗栗縣政府於網站上公告一則「放流本土青蛙七百斤」的新聞稿,新聞稿聲稱縣長劉政鴻為了增加生態多樣性而放流本土青蛙云云……,但網站上的新聞稿照片卻都是外來入侵種的「牛蛙」,放流(生)本身就是一個具有爭議性的話題,該放什麼?放在哪裡?是否透過商業買賣來放生的?這些都有討論的空間,更何況竟然是由我們的官部門帶頭做這件事,而且放流的物種竟然是外來種的「牛蛙」,殊不知這是一種常識問題,卻在網站上用新聞稿的方式公告周知,深怕大家都不知道苗栗縣長又幹了什麼好事!!

        5月6日星期五下午,大約下班前的二個小時,在朋友臉書那裡看到苗栗縣政府的放流青蛙新聞稿,由於非常確定照片中的青蛙就是「牛蛙」,於是用最快的速度寫了一篇新聞發佈於公民新聞平台(註六),除了表示苗栗縣政府這種作為是不對的之外,也順便讓大家認識「牛蛙」這個外來種的習性,會造成什麼樣的生態衝擊?

        這篇報導馬上在臉書上瘋狂轉貼,各大相關留言板、BBS、PTT也都瘋狂討論苗栗縣政府這種不可思議的行徑;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針對「牛蛙事件」發佈新聞稿給四大報,生態圈的朋友也把連結給各自認識的媒體朋友,我心裡想著「主流」媒體應該都看到了吧!這下就等著輿論的壓力了,但我沒有想到第二天星期六(5/7)完全看不到一篇相關報導,四大報竟然集體漏新聞,我只好趕快衝去苗栗縣旅遊服務中心和客家大院拍攝牛蛙畫面,整個池子牛叫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十數對牛蛙已跳起求偶舞,桐花荷花牛蛙,好一副生態多樣性畫面啊,拍完已近天黑了。

被苗栗縣政府放生在客家大院池中的牛蛙


        隔天星期日(5/8),主流媒體同樣沒有牛蛙的新聞,我卯足勁製作一則影音新聞(註七),周日晚上傳到公民新聞平台,點閱率同樣瞬間衝高。每年農委會都要編列大筆大筆的人民納稅錢預算防治外來種動植物,這種攸關未來整個生態環境面貎的公眾議題,由點閱率也可窺探它的爭議性。

        周一(5/9),蘋果日報的動新聞終於報導了(註八),離我發的第一篇新聞幾乎快滿三天了,各大電子媒體終於跟進報導,苗栗縣政府把責任推給承包商並說只摻雜了60台斤的牛蛙,依我在現場看遠遠不只這個數字,縣政府承諾一周內清除完畢,這完全符合了電視台要的答案──有說法也有解決辦法,所以民眾也就以為事情圓滿落幕了。

        殊不知苗栗縣政府其實態度消極,在應付媒體了事後,並不極積移除牛蛙,動作牛步化,在經過苗縣府承諾的一周過後,我再去事發地點紀錄拍攝,發現和事實有很大的出路,為數眾多的牛蛙仍在池中,恐怕牛蛙卵已經滿佈生態池了,所以我趕快再做一則追蹤報導(註九),牛蛙這事件距離筆者寫篇文章又過了八個月了,據苗栗生態學會的觀察目前仍有牛蛙生活在池子中……。

 
【主流?非主流?】

        我待過所謂的「主流」新聞媒體,跑新聞其實是照著長官的意思,我深深覺得我一直在傳遞很多不好的訊息給社會大眾,在自覺不適合新聞圈後,便毅然決然的離開,如今我在工作之餘,關心我有興趣的環境或農村議題,比在主流媒體時快樂自在,當鏟田事件發生後,跑了好幾趟大埔,和他們成為了朋友,有次大埔的秋琴姐還跟我說:「我比較相信你!」這話讓我受寵若驚,主流媒體的記者不太可能受到採訪對象的「信任」,不過也其實讓我有一點點壓力,畢竟我無法時時刻刻在這裡可以替他們馬上發聲;這次事件大埔居民在第一時間就做對了一件事,就是拿起手邊的攝影機、照相機或手機錄下事發經過

         在網路科技發達的今日,其實人人都是媒體,公眾議題需要公民的參與,絕對不是政府說了算,也因為主流媒體的故意忽略或政媒之間不尋常的「曖昧關係」,讓公民報導有更多的可能性,也補足了主流媒體的不足性,「主流媒體」其實是建立在一套商業機制下,和政商之間有微妙複雜的關係,一方面要監督政府,一方面又要拿政府預算不少的標案(業配),「主流媒體」在閱聽眾眼中早就已經變成「商業媒體」了,商業媒體跑新聞當然只好在商言商,所以悠關百姓的農村議題、環境議題…等,就這樣被台灣的商業媒體環境犧牲了,公民記者不是為了任何錢而做,沒有任何包袱,最能記錄在地事件,拿起相機、攝影機開始做個公民記者吧!

 

 

公民記者傑利寫於[苗栗生態浩刧 客家大院變牛蛙大院]報導獲2011公民新聞獎

附錄:

(註一)台灣有個「苗栗王國」?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57743

(註二)當怪手開進稻田中...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57987

(註三)苗栗縣政府不等府院裁定 硬挖到底!!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58992

 

(註四)When the Excavators Came to the Rice Fields

http://ireport.cnn.com/docs/DOC-466651
 

(註五)TVBS2100全民開講2010.07.1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UdRlv4IlZ4

 

(註六)苗縣府放流外來入侵種牛蛙七百斤 大開生態倒車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81974
 

(註七)苗栗生態浩刧 客家大院變牛蛙大院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82101
 

(註八)牛蛙遭放流 憂生態浩劫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374975/IssueID/20110509

 

(註九)移除牛蛙 苗栗縣政府牛步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82611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shuchuan

原來傑利除了拍片厲害,連文章都寫得這麼好.公民記者力量大,這是台灣社會公民力量進步的重要一環.

傑利

小朱姐過獎了,我會繼續加油:)

Lee

上傳至CNN iRiport真是個很棒的策略。果然有勇有謀有文膽。還有,那位英文老師也幫了很大的忙。不容易!讚!

Shu

客家大院、與拆古窯,看在做古蹟活化的人眼裏....苗栗不是客家大縣嗎?(也算是台灣版的梅縣了),要拼觀光前,古蹟不好好維護,舊的不保存,哪來的經典「文化」啊,猛蓋那個新建築,哪來的客家三合院建築是挑高4~5米以上的。要看新建物台北101、東京鐵塔世界上大城市多的是,只因為修古蹟新聞曝光率少啦,政治人物愛的就是亮點嘛......加上選前就談好的條件..官商..派系,一整個「圈圈圈」。

Liu

一整個「叉叉差」。

Sky - Know

請勿拿一年前的照片作文章
能否更新一下 (我就住在大埔)

路過

若住大埔,應當看到現在的大埔已由良田變成荒地一片吧!

傑利

我在陳述一年七個月前的事,這事件是一個事實,經過一百年後也是事實,請問用一年7個月前的照片哪裡有問題?

大暴龍

追!追!追!
這就是公民記者本色!

素素

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去研究記錄台灣民政府已經找到答案.還去了一趟日本剪了相當多的影片.確得不到回響.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連你也不靜下心來研究我帶回來的訊息

w君

建議可以多多推廣這個新聞台 :)

29

加入時間: 2007.11.06

傑利

加入時間: 2007.11.06
252則報導
195則影音
59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6:35

自己的語言自己救

2019-10-06
瀏覽:
1,290
推:
101
回應:
0

劉華毅由教育界轉向釀酒業成功經營鄉村酒莊

2019-08-30
瀏覽:
1,522
推:
58
回應:
0

客家名廚布里斯本發揚客家創意精緻美食

2019-08-15
瀏覽:
1,515
推:
86
回應:
0
2:21

為自己發聲 新移民學當自媒體

2019-08-03
瀏覽:
1,455
推:
56
回應:
0
7:55

台灣米勒 草鞋阿嬤 絲瓜鞋達人

2019-07-26
瀏覽:
3,122
推:
41
回應:
1
5:19

釀一醰清香甘醇的醬油

2019-06-25
瀏覽:
3,840
推:
192
回應:
0
1:39

社區民眾學習如何用智慧型手機拍攝剪接

2019-05-23
瀏覽:
1,486
推:
14
回應:
0
7:24

社大音樂老師齊聚 合辦中西合璧演奏會

2019-01-11
瀏覽:
2,829
推:
70
回應:
0

志工變身記者 手機搞定拍新聞

2018-12-27
瀏覽:
2,648
推:
189
回應:
2
2:36

移除斑腿樹蛙

2018-12-03
瀏覽:
2,256
推:
116
回應:
0

從「大埔鏟田事件」到「放流牛蛙事件」看公民記者的角色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321篇報導,共10,61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321篇報導

10,61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