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我們的國民幸福指數...

文字-A A +A


什麼是我們的國民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呢?

在這當中我很認同的是「文化」與「環境公共財」的質量是國民幸福的主要來源之一。「公共財」有很強的國家信託性格,例如國定古蹟、國家公園等,人民透過法定稅捐,將公共財托給國家處理。隨著社會的進步,私有財公共化的機會倍增(例如持份眾多的大家族土地等),於是國民級的公共財開始出現,因此還有國民信託與公益信託。但台灣的信託,法治不健全漏洞百出…

英國的國民信託宣稱:80%的國民其居住地周圍20英哩處,一定有信託公共財;任何地方開車40分鐘一定可到達信託公共財。「國民信託」使「人民藉著一萬人 每人的一元 其力量大於 一人的一萬元 一萬倍」。讓人民藉著「社會資本」來累積「文化資本」與「自然資本」,不但說明了「人民是最大的社團」,也說明了「人民是最大的財團」

最小率稱:供應最少的元素將控制一個系統的成長,而台灣不缺生產,缺生態;台灣不缺激動,缺感動,因此「文化」與「生態」的感動就是台灣的「稀有元素」。文化如何與環境信託加持,共同構築永續台灣具有抓地力的感動結構。發揮如海明威所主張的「行動饗宴」(A Moveable feast:如果有機會走過「千里步道」,那將是一輩子如影隨形的豐盛饗宴。

 

這次我們為什麼要以公民記者來關心閒置場域的問題,正是每一位公民以最少的元素,最基本的力量來影響一個系統的成長。國家的治理在公民記者的平台反應出,政府與民眾所冀的施政落差,由下而上的治理是公民參與的理想與願景,希望在一代代交棒的過程中,傳承的不只是經濟,更是文化的核心價值。佩服日本的幼稚園,自幼教導九十度的彎腰掬躬禮,這樣的一個民族,難怪會有武力打下亞洲的力量,難怪會有SONY等國際品牌攻下世界,或許日本人對外並不如其行為的謙遜,但堅實的文化底蘊卻是他們攻下世界與掌握經濟發展的本質。

台灣的文化抄襲不能只是一味的抄襲名牌與名模的價值觀建構,這樣男人永遠覺得身邊的女人不夠美,女人永遠覺得自己或身邊的那個人,錢賺的太少。因此國家的卡債風暴,次級房貸風暴只會是必然且絕對的,因為一個國家的文化居然只剩下所謂虛幻的上流社會,國家的人民以名牌與名模,試圖接近模仿令人質疑的所謂上層文化,這個國家必然國不成國、家不成家。

 【部分論述摘自 清華大學王俊秀教授集民力作永續-環境信託的緣起、趨勢與國際概觀】


 

檢視較大的地圖

什麼是我們的國民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6

加入時間: 2007.08.09

喧鬧寧靜的海洋

加入時間: 2007.08.09
9則報導
5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什麼是我們的國民幸福指數...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9,155篇報導,共10,78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9,155篇報導

10,78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