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柺杖與眼睛 台北南區家扶體驗身障者學習接納、尊重與關懷

文字-A A +A

台北市南區家扶辦理青少年成長團體,11名受扶助青少年參加,在會議室中藉由對身障者體驗生活,家扶孩子們或手或腳或眼睛或聲音…等不同的障礙體驗,以提升家扶學子們尊重與關懷人格成長。


  台北市南區家扶大家暱稱國二的小鬼說:帶上眼罩後~眼前一片漆黑,沒有方向感,更不曉得環境中是否有人或物品圍繞在身邊,黑暗世界裡,毫無安全感,心裡就是『害怕與恐懼』。雖僅是桌上的一罐飲料卻也跌跌撞撞多次,而所拿的是否就是能解渴的飲料,只靠雙手及雙腳四處摸索黑暗世界。而讀國一的少年阿知選擇扮演沒有腳的人,雙腳綁住只能靠著雙手及身體在地上拖行移動,想移動身體、爬上樓梯,卻只能連人帶拖~以手代腳,雙手撐著身體移動,爬上另一階梯手就沒力了,更感到挫敗!阿知只能呆坐在樓梯上,看著自己無法使用的雙腳困在樓梯間,心情很低落不願接受別人的幫忙,頓時討厭自己的無能為力,此時已有消極的念頭,不願再往上爬。

  台北市南區家扶社工員許雅筑對青少年們的支持與鼓勵、說明,阿知願意再嘗試為自己努力,同儕適時的鼓勵力量,終於爬上第二層樓梯,那份喜悅是汗水、淚水交織而成的。在分享中,阿知明白了自己的意念是很重要,而且同伴的支持是讓身障者活下去的動力。 在台北南區家扶青少年團體中讀國一的阿德,從國小三年級開始,學習照顧視障、中風的父親,從換尿布、餵食、盥洗,阿德都是扮演輔助父親生活的角色。阿德的父親因為中風,在家只能使用輪椅移動,阿德就會用自己的身體,讓父親撐著,從床上移動到輪椅。阿德說,照顧父親很辛苦,在體力上是一大挑戰,且父親看不見,所以每隔三、五分鐘就會叫阿德幫忙拿東西、做事。阿德今天來體驗身障者的不便,才知道自己父親原來是多麼的無助及害怕,阿德在團體中完全體會到,也更明白父親努力生存的動力,是為了自己,因為自己就是父親的拐杖與黑暗中的眼睛。

  台北市南區家扶表示:值青春期的孩子們,重視朋友、同學,也會在乎朋友間的『義氣』,努力尋求認同與肯定,高度自我中心的行事風格。生活中,青少年朋友們重視同儕關係,漠視了同樣跟他們生活在同個學習環境的弱勢學生,甚至在新聞裡也常出現,身障或智障的同學遭受欺負、霸凌。青少年朋友們的內心,其實是有同理心與包容心的特質,而台北市南區家扶中心想藉由體驗身障者的機會,激發孩子們的同理心,去包容接納在社會上努力生存的每一個人。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fiwedding

Wow, this certainly cleared some things up.

素素

原來發表的文章回應神聖與世俗─寫作的整體性.因是用word貼產生錯誤的效果.我又重新貼了.謝謝你的推薦--

11

加入時間: 2009.01.12

magnolia

加入時間: 2009.01.12
445則報導
3則影音
1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父親的柺杖與眼睛 台北南區家扶體驗身障者學習接納、尊重與關懷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396篇報導,共10,633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396篇報導

10,633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