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隊今年毅然自K2攀登中撤退 為止於不得不止的智慧喝采

文字-A A +A

台灣隊今年毅然自K2攀登中撤退 為止於不得不止的智慧喝采

 

※ 歷經43年5次挑戰,「無腿勇士」夏伯渝終於圓夢聖母峰,完成了「不可能的挑戰」。相似的命運,同樣的執著,日本「一指登山家」栗城史多卻未能得到聖母峰的眷顧,他8次嘗試無氧獨攀聖母峰,最終倒在了追夢中途。在失去9根手指時,許多人勸他不要繼續冒險,他說:「沒有挑戰的人生,我實在無法想像。」(2018.06.25. 每日頭條 網站) ※

 

讓登山的靈魂平安著陸!比聖母峰更具殺傷力的K2峰似一團火球,讓有些登山家像飛蛾般的撲去?也許,她令登山家雖然有躍升感,但也極可能有急劇墜落殞命感?一位山域冒險家很難在攀登過程中顯現出浪漫情調來,因為面對的每一步幾乎都是生死交關的舉步?如果不具智慧的冒險就不叫冒險了,而稱之為莽撞似的「糟蹋」生命?明知道該團火球很燙,若只是暴虎馮河般的直撲,不被直接燒化那才是奇蹟?「以智取,不以力敵」這次不行、下次再來,才是有智慧的登山!

要有勇氣,去做我能做的一切;並具備智慧,讓我去分辨攻頂與撤退這兩者的「行止」拿捏。攀登世界級頂峰,最重要的使命便是平安歸來,而且帶著極其寶貴的經驗回來。面對著這些被稱為「自然界最粗劣製品」的大山,不要說一般的登山客就是連頂尖級的登山家,都很難輕易的在上面「逍遙」,陡峭、荒涼、危機四伏等都是這些大山的「本來面目」?有些人對如此殘酷的「風景」敬而遠之,但也有一些人樂於閱讀這殘酷風景裡的詞藻?像這樣的大山,她的美,任誰見了都會啞口無言的驚嘆;但也有人認為其面目猙獰且對「入侵者」充滿「敵意」?這種頗具威嚴的大山,令人既敬畏又著迷?

日昨(2019.07.21.)從本次向K2峰挑戰的台灣隊隊員之一的呂果果登山家臉書上得知,因為本次攀登架繩隊的運作不順利以及遭遇小型雪崩,致使有「我們即將結束在K2攀登」的PO文訊息,以一位熱愛攀登大山者來說,做出這種決定是非常痛苦與無奈的?但是正因為「難定能定」才顯得珍貴與智慧!當環境有了較大的變化時,登山客又沒有十足把握能克服進而超越這種變化時,一味的躁進則是一種賭命?試問,愛登山尤其愛登大山的你,有幾條命可以賭?大環境的瞬息變化,表示在這群山間又「減去了什麼」?而這種臨時性的災變往往讓身歷其間的登山家措手不及,因而肇生憾事!是以,這種即時而明確的撤退決定,雖然看起來不太有真實感,但確實是生存活命的必要之舉,對現地現況的掌握與研究才是下一回通往登峰造極的鑰匙。英雄不吃眼前虧,是也!

為了攀登一座山而賭上生命,值得嗎?登山者最忌諱欺騙自己的心靈,而去想像甚至去嘗試「毀滅式」的衝撞?對於那些存有「在人生的各種盡頭當中,最快意的就是終於在高山之巔」那又另當別論!《心向群山》一書裡就寫說:「不時有人喪命的事實,對那些活著的人來說是一大鼓舞,因為這至少讓人看到死亡的可能性,而死亡的可能性正是登山經驗的基本成分。」所以說,人沒有必要把自己寶貴的性命堵在一座大山上或一處懸崖邊?其實,一般人對於每一則山難,很容易給予婉惜或譴責,但最無辜的還是山難者拋下的人(如,父母、子女、丈夫、妻子和夥伴),這些無辜者跟著罹難者都一塊徹底的「輸給了山」?這硬生生被山域裂解掉的遺憾,有誰能夠補回?

登山尤其是攀登大山,當行於所當行,常止於不可不止!偉大的登山家,在孤獨而艱辛的舉步中觀察、思索、判斷、決定,在一連串過程中精進、成熟,在成熟中得到難以企及的經驗與心靈的昇華。這些寶貴經驗的累積,就是下一回成功邁步的基石,攀登過程中出現嘎然而止的狀況,本來就不少見。本次的K2峰撤退,雖然有些人覺得有點落寞,但這是躍升前不得不的深蹲!不以成敗論英雄,我們有責任讀懂與理解英雄。唯有懂得英雄,才能向英雄致敬,進而學習英雄!

~ 百岳老查 2019.07.22.

 

附 記:

1.照片一.引自2019.05.26.呂果果的臉書,是其登大山的途中照片。果果兄是台灣近些年來難得一見的登大山奇葩,他曾寫說:「揹起行囊/ 裝載著生活習慣/ 前方的山是要去的地方/ 你說你的夢想我說我的方向。」而今年推動的攀登K2 Project也在各方的協助之下,發起了群眾募資活動,期間共有2283位朋友參與活動,總募資金額達6,210,500元。

2.從資料顯示,K2峰是世界第二高峰(照片二.為K2峰英姿,引自2017.12.25.「每日頭條 網站」,海拔高8611M)。她在中國的名稱是喬戈里峰,是塔吉克語中「高大雄偉」的意思。「K」是指「喀喇崑崙山脈」。喀喇崑崙山脈,自西向東5座主要山峰,就冠以K1到K5的名字。雖然排行世界第二高,但由於地形和氣候的惡劣,登頂難度可說是世界第一。K2所處的緯度比聖母峰更高,山上的溫度也更低,溫度最低時達到-50多度,足以把人凍僵,海拔7000M以上經常颳著8級以上的高空風,有時1秒就可以達到25M,整個人或者帳篷都可能被吹走。每年的7月至9月,山頂氣溫稍高,好天氣持續時間較長,是登頂的好時間。攀登K2對任何一個登山者,都是一次最為嚴峻的考驗,如果你訓練有素,你有可能生還,否則大山將把你收為己有,K2絕不會放過你的任何疏忽。據悉,1954年人類首次成功登頂K2費時長達100天,登此峰的死亡率高達26.77%,所以有「殺人峰」的別稱!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428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台灣隊今年毅然自K2攀登中撤退 為止於不得不止的智慧喝采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563篇報導,共10,64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563篇報導

10,64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