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難搜救公部門 敬請注重時效與實效?南插天山失聯疑雲滿山林?

文字-A A +A

山難搜救公部門 敬請注重時效與實效?南插天山失聯疑雲滿山林?

 

※ 在這個複雜的山域裡,一定有很多東西或地方是我們還未能了解、觸及的,所以搜尋、質疑與研判的腳步似乎不能懈怠?那種敷衍的官僚文化,只重形式而缺乏實質、實效的做法,能混就混,瀟灑是瀟灑,只怕未必能於山難救援方面有所助益或長進? ※

 

若日昨(2019.07.13.)報載屬實,那才叫納稅人為之氣絕?一定得追究這種公務體系的「偏執」心態?雖然0714日下午,來自台南的搜救界能人柯三分在其臉書說,於下午2時12分發現楊男大體,位置在24.780637/121.407429,搜尋任務結束。但百岳老查以為結束才是檢討的開始,「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所以願對此事件提出一些個人看法與質疑,希望有助於爾後類案之精進。

自由時報指出,「台南市安南區1名63歲楊姓男子6日上午參加24人登山隊,前往攀登桃園市復興區南插天山,原預定行程是當晚下山,但楊男卻在6日下午失聯,直到13日晚間都未見人影。對此,有山友批評,桃園消防隊未給其他縣市消防隊『搜救軌跡』,…楊男的兒子心繫父親安危,致電南市消防局請求派員支援,南市消防局已於8日下午接獲桃園市消防局申請支援,南市消防局立即指派特搜分隊整裝出發。但直到13日晚間,消防隊仍然搜尋不到楊男,…對此,有山友發文指出,桃園消防隊遲遲未給其他縣市消防隊『搜救軌跡』,痛批山難搜救是一個跟時間賽跑的競賽,若輸了就是白白浪費一條人命。不懂為何有單位拒絕有能力的山難救難單位一同加入,以及拒絕提供彙整後的軌跡檔案給搜救人員,難道要白白浪費大家的時間?」事件發生8天了,當中搜救不力甚至主導單位刻意不提供搜救「GPS定位軌跡圖」,導致救援速度緩慢之網路傳聞不斷?多位登山界前輩及民間搜救人員對此「戰況、戰情」,甚是不解也很不以為然?桃園市消防局7月14日作出了回應:

一、自7月6日至13日,多天來共計動員搜救人力411人次、搜救犬8隻,除消防、義消、警察、林務局及當地山青外,亦協請國軍、民間救難團體及登山團體等18個單位投入搜救,另外更向台南市消防局申請人力及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申請直升機協助山難搜救。

二、救災救護指揮中心每日向台灣大哥大查詢失蹤者最後通訊基地台位址及方位角,持續追蹤走失民眾手機訊號,但疑因手機關機,目前均已無法取得位置資訊。

三、搜救隊伍於每日上午8時,由帶隊官進行勤前教育及搜救分組,擬定搜救路線並分享訊息及搜索軌跡圖給現場投入搜索人員,分別針對可能熱點進行搜索,並於傍晚收隊後,立即召開搜救檢討會議,由各搜救隊伍及家屬參與討論搜索結果及製作隔天搜索計畫及與路線。

 

從桃園市消防局之回應內容看來,百岳老查還是有些小小意見就教:

1.這個整體多天數的兵力運用說明,過於含糊籠統?登山界在意的是黃金救援時間內,你的搜救兵力投入的強度及廣度為何?若第一時間「應卯」一下,後來發現事態嚴重再將大兵力投入又有多大效益?乍看之下派出411人次,這陣仗挺嚇人的?至於周邊支援單位何時投入救援,統合情形如何,都未見說明?就該局之簡單說明,似乎這場仗打得有點「不明白」?

2.該聲明指出,失蹤的楊男6日上午隊伍上山時楊男因忘記攜帶無線電返回拿取與登山隊伍分開。基此,令人不解的是,此後楊男一直沒跟上隊伍?還是跟上了隊伍再失蹤?這麼大的隊伍在休息時,領隊嚮導難道都不清點人數的嗎?楊男有無拿走無線電?隊伍出發前不是都要試著通聯一下各支無線電嗎?該隊伍的領隊怎麼說?到底楊男離開隊伍之後還有沒有入山?以現有資訊似乎都看不出明確的答案來?因這攸關搜救情形?當局有從這些方面去查證嗎?(0715日報載,楊男取回無線電後,疑似走錯路又脫隊,與其他山友通話時曾抱怨「怎麼挑這麼難走的山…」,直至下午訊號斷訊,其他23名山友傍晚於登山口集合,遲未見到楊男蹤影,始報警協尋。)

3.既然每日搜救都由帶隊官做勤前教育,分配搜救路線,另每日收勤時還開檢討會。一天來回的搜救似乎都在做重複的「散兵游勇」?如果真失蹤者,他一天內可以亂走的距離,絕對超乎一般人想像的遠?光在「熱區」團團轉,有什麼用?主導單位轉、支援單位轉、公部門轉、民間單位也轉?之前,有民間搜救專家懷疑「有人質疑這個軌跡圖有鬼了?」果然,只見在「熱區」裡「團團轉」?這麼多天了,還不到熱區外去轉轉?這效度,難怪會被質疑?(0715日報載,警、消研判楊男回登山口車上拿到無線電要再和隊友會合時,不慎走到另一條叉路,而且不小心從一旁不顯眼的位置跌落,整個人直墜100公尺深的山谷溪流,搜救隊先前雖曾經過他滑落的地點,但因為附近沒有明顯滑落的痕跡而未察覺,直到14日再重新搜尋,試著在附近綁登山布條的位置仔細找,並決定用繩索往山谷下找人,最後在谷底溪水邊找到楊,已無生命跡象,研判墜落時受重傷才撐不住。)

4.消防單位說,「疑因手機關機,目前均已無法取得位置資訊。」我們不知道失蹤的楊男有無登山經驗(據悉有登山經驗有2、30年)?一般在山區發現自己迷路了,很「自然的」用身上帶有的無線電及手機對外通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何以多沒有手機或無線電通聯記錄?顯然事有蹊蹺?何以還會有家屬說的,「向電信商申請通聯紀錄與定位紀錄,但這都要本人才能申請,但本人都已經失蹤一週根本無法申請,請警察單位幫忙協助申請也吃閉門羹,表示要重大刑案由檢察官才能調閱。」這又是「台灣奇蹟」的外一章?山難救援會有這種事發生嗎?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嗎?顯然各方說法「兜不攏」?

 

不容抹煞桃園消防局及各支援單位、個人對本山難事件之努力與辛勞!但最讓我們難熬的,是8天以來一種似乎都到不了盡頭的感覺?有人調侃的說,「所有官場潛規則匯集為一句話:按顯規則說,按潛規則做,是為最高規則。」官場不是戲場,你推我推,是辦不成一樁事的,若官場上各自為政的官僚作風不除,就會出現一種「該做事的不做事,想做事的沒辦法做事」?桃園消防局對於這一次「南插天山」山難事件的處理,引發搜救界的議論,「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爲川者決之使導,爲民者宣之使言。」老百姓對搜救單位有「意見」,這也是很正常的事!至盼,桃園消防局能開誠布公,很坦然的面對各方的指教,為自己的努力「辯護」的最佳方式,就是出面說明自己的「優勢作為」,而14日發的這份聲明就已算是「辯護」了嗎?儘管本案任務結束了,但消防單位應該深切檢討本次山難搜救,何以會引發登山界乃至於搜救界的諸多質疑?消防單位、登山界、搜救界大家繼續努力吧!

~ 百岳老查 2019.07.15.

 

附 記:

一支登山隊伍遠赴一個完全陌生的山域登山時,尤其更需要全隊走在一起,怎會出現類似本案情節?對山事,絕對不能過於輕忽或自信?本照片引自2019.07.14.自由時報(記者李容萍翻攝)。是一名台南楊姓登山客在桃園南插天山山區失蹤8天,桃市消防局大陣仗在該山區進行搜救,只是地形複雜,路徑蜿蜒崎嶇搜救不易,迄今仍無下文。南插天山位於自然保護區,沿途景色優美、以及神木區的巨木參天景致宜人,近些年來發生多起登山客迷途、受困等事件。如果如網路傳言般,公家各部門在碰到狀況時還自掃門前雪?如此一盤散沙的團隊,是很難發揮總體戰鬥力的?只是,叫消防員去搜救山難,實在有點強人所難,但又能如何?打從台中市消防局訂出個什麼登山管理自治條例以後,消防單位似乎已很難與山難救援「脫鉤」了?

百岳老查回應1:

登山,不管有無跟隊,每個登山客都要自己爬、自己注意、自己做風險管理、自己負責!一旦出事了,團隊有團隊的檢討,個人你還能說什麼呢?個人還能怪團隊沒把你帶好、政府沒把你救到?救出自己的唯一法子便是把你自己這塊材料鑄造成器。每一位登山客自保的前提要件就是先把自己搞定、搞好,然後才能「釋己之疑,明己之未達。每見每知所益,則學進矣。」久而久之,你就是一塊登山界的「成器」,且樂在其中矣!  百岳老查 2019.07.15.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41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山難搜救公部門 敬請注重時效與實效?南插天山失聯疑雲滿山林?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3,717篇報導,共10,55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3,717篇報導

10,55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