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戶田一康教授談老人文學與我的小說《天堂與地獄》(一)

嵌入:
文字-A A +A

與戶田一康教授談老人文學與我的小說(一)

今天中午跟戶田老師吃飯,他又講了我不少創作上的貢獻。聽的我太驕傲了,且又聽他講葉石濤、周金波的皇民文學的創見。

我聽他講的我的創作的趣味,比較了日本文學的私小說,他好像把我放在日本近代文學脈落來談,又說我在他的外國人眼光來看,小說有特殊的幽默。

從頭說起,他一開始聽我講老人文學的日本傳統,台灣作家受到影響。然後,我提到我在閱讀鍾肇政歌德激情書、刺青與鍵、陳金胡畫家、克林姆的影響,然後才會有第六章的與物理老師的3P的邂逅。

除了享樂主義、視覺感官之外,我還是有寫心理層面的複雜。那是與許婷佳聊天時所給我的一種啟發。

(一)
忽然間,戶田老師提到,以他一個日本人來看,小說裡頭提到美麗島事件、陳文成事件等,把當時的社會黑暗給描繪出來,好像一個窗戶一般的可以透過小說來體會到時代的陰影。

我聽了很驚訝,很感動。我本來以為那種帶點諷刺的東西,來表現一個高中生的懵懂的對時代社會很鈍感,一心就是考大學。實際上他什麼都不懂,而且還是效忠國民黨、中國人。所以只能淡淡的寫到政治上的反抗。

幽微的提到,台北工專的姐姐、阿博告訴我,以後我就會懂了。這世界充滿謊言。他們不明講,因為我那時候還很崇拜蔣公。也是為了考大學,什麼事情都沒有批判懷疑的能力。我崇拜威權,崇拜考試、老師與標準答案。

我又提到,小說也提到外省女孩,如何的愛慕、仰慕,但是高攀不上,人家也看不上眼。一如日本時代的台灣作家會寫愛慕日本和服的女孩。

戶田老師說,我最後寫到「光復大陸國土」那樣的木板打到我,我那時候正在跟阿博討論物理。這塊板子就是一個時代的象徵物。我很訝異,戶田老師看的那麼細,注意到這事情,還說的那麼深刻。一如他講我寫我住到妓女戶一般,為性愛的事情打開一個窗戶。我是天生的小說家。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8.10.28

錢鴻鈞

加入時間: 2018.10.28
110則報導
11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9:59
9:57

大作家傅銀樵 造訪台文系主任錢鴻鈞一席談

2019-07-02
瀏覽:
1,312
推:
12
回應:
0
9:58
9:57

孫大川談林瑞明 於國家台灣文學館紀念研討會

2019-06-30
瀏覽:
1,773
推:
6
回應:
0
9:59
9:58
9:59
9:47
9:49

衛武營觀荷蘭舞蹈劇場 編舞克莉斯朵・派特導聆

2019-06-23
瀏覽:
1,576
推:
18
回應:
0

與戶田一康教授談老人文學與我的小說《天堂與地獄》(一)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610篇報導,共10,65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610篇報導

10,65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