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客爬山刁難多 山老鼠闖山阻礙少?珍貴林樹輓歌幾時休!

文字-A A +A

登山客爬山刁難多 山老鼠闖山阻礙少?珍貴林樹輓歌幾時休!

 

※.碩鼠碩鼠,無穢我山!大山鼠呀大山鼠,不要髒污我們的山林!
※.碩鼠碩鼠,無砍我林!大山鼠呀大山鼠,不要鋸砍我們的珍木!
※.碩鼠碩鼠,無盜我木!大山鼠呀大山鼠,不要盜取我們的林樹!

 

行政院蘇貞昌院長於今(2019)年3月6日主持治安會報時撂重話「再有鬥毆事件就撤換地方警察局長」,蘇院長後來又說:「我講的話,酒店夜店的老闆聽得懂,警察局長聽得懂,之所以過去一再發生,就是因為酒店夜店的老闆看不起警方的決心、看政府是無能。」這要給蘇院長大大的喝采,但是能不能也宣示說,「再有山老鼠盜取珍貴林木事件就撤換各地方林管處長或林務局長」?不要被山老鼠看不起公部門的決心、看不起政府是無能的?

好山好水是國家及人民的公共財,保護好這一山林的美與好,這是全民共識,但三不五時卻傳出山老鼠在山林中大幹特幹的新聞,這些樹齡幾百年甚至千年的珍貴林木,就在山老鼠的電鋸聲中被開腸破肚、屍橫遍野?就在官員瞎了眼睛的「無效」作為下,林木在哭泣、山坡土石在嗚咽?而這一切的創傷在人民胸口隱隱作痛,不禁要問天,這還有天理嗎?不禁要問官,這還有官法嗎?老百姓還要忍多久?管山的官僚你們裝聾作啞還要持續多久?我們不敢說這是一樁樁「不能說」的莫名秘密?但事實就是登山客被一些技術性的阻攔而難以入山?而山老鼠卻可以我行我素的來去自如?或偶而弄個案子出來「交交差」了事?試問,全國老百姓,當管山、管林的公部門諸官員沒辦法幫我們好好保(看)管好這些珍貴的林木及好山好水的樣態時,人民還要沉默多久?人民的沉默就是一種對政府的縱然,不是嗎?

日昨(2019.03.29)報載,「中華民國溪谷運動協會3月16至18日進行台灣最高瀑布『蛟龍瀑布』攀降全記錄時,被在山谷中迴盪的鏈鋸聲所震懾,沿途發現數處『山老鼠窩』與滿山遍野的垃圾,顯示盜伐林木已到了無所忌憚地步,山林悲歌,令人扼腕。」該協會人員「從蛟龍溪畔的基地營出發,直攻海拔1526公尺的垂降點紮營,沿途發現多處盜伐現場,還有山老鼠用帆布搭的簡易休憩處與炊煮設備。」協會凃理事長更沉痛的呼籲,「幾次的勘查與這次完整攀登、下溯記錄時,發現原生林區山老鼠橫行,盜伐痕跡怵目驚心,遍地垃圾令人作嘔,希望有關單位展現護林決心,還山林美麗原貌。」而該山區居民說,「蛟龍瀑布、石夢谷一帶原始林,估算有逾10組山老鼠各據地盤盜伐,而且台籍山老鼠早就被體力、腳力更好的越南籍逃逸移工所『淘汰』,山上已被數百位越南人所盤踞,諷稱『都可以插上越南國旗,禁止台灣山友進入了』」。嗚呼哀哉,堂堂中華民國的山林國土被山老鼠、被越南移工給占領了?地方政府加上中央政府這幾萬個相關公僕們,是不是愧對國人多多?你們能不能振作點,有點作為,替國家好好把山林給顧好!

嗚呼,山老鼠膽大妄為在作案區域「埋鍋造飯」起來,顯見這個「產業鏈」非常的活絡?活絡到一般老百姓難以想像的地步?蔡總統、蘇行政院長及偉大的政府、能混就混的公僕們,這些場景、這些戲碼就在你們的眼皮下一幕幕的上演著,這象徵著什麼意義?又透露出多少產業「一條龍式」的細緻分工?難怪有些山友看不下去,紛紛在這則新聞報導留言,顯見渠等忿忿不滿之情:

1.山友A說:「這就是不願意開放山林的主要原因吧!一堆人上去還有搞頭嗎?油水噗滋噗滋就沒了!」

2.山友B說:「小老百姓爬個山規定○○毛一大堆,搞死你的王○蛋,偷雞摸狗的一路暢通無阻,難怪鬼島的警察叫賊頭,那這公務員叫什麼?協作?」

3.山友C說:「3/15走眠月,從豐山方向傳來此起彼落電鋸鋸木聲一整夜,令人無法入眠。有人向阿里山林務局通報,得到的回應說:早有人通報…,但是找不到山老鼠?這樣的說法你相信嗎?」

森林是國家重要且珍貴的自然資源,而山老鼠是「法外」的保育類動物嗎?雖說盜伐林木將面臨森林法第50至52條罰則,竊取森林產物可能遭求處1年以上、7年以下的徒刑且併科高額罰金。甚至日前還有山老鼠因盜伐扁柏遭判刑3年併科罰金1.53億元,但遭民眾質疑挨罰者兩手一攤也沒轍,珍貴山林已遭破壞,怒吼直接判死刑。就因為台灣是個民主國家,所以管山的官員就沒轍了嗎?還是另有「能撈就撈」的隱情?

~ 百岳老查 2019.04.01.

 

附 記:

1.森林地的盜伐,可歸咎於市場供需法則與社會的互動。當社會大眾在追究盜伐者的犯罪行為時,也必須反省自己對於稀世珍品的追求,是否默默地鼓勵山老鼠們鋌而走險,間接促進他們的盜伐行為?在追求生活品質的同時,莫讓自己成為破壞環境的共犯。(盧亭榕/國立東華大學/2013.09.13.)

2.山老鼠在山林裡撞進撞出,管山的官員別摀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電鋸聲在樹林間嘎嘎作響,管山的官員別掩著耳朵就以為聽不到?對登山客及溯溪客不甚友善的管山、管山溪政策,豈不正中山老鼠的下懷?登山客及溯溪客少了,山老鼠猖獗了,珍貴林木老命不保了?本照片一、二均引自2019.03.30.自由時報,是蛟龍瀑布附近的盜伐現場及瀑布附近有多處「山老鼠窩」。(中華民國溪谷運動協會提供)。

百岳老查回應1:

「臭老鼠算個什麼東西,不參加勞動,還盜竊勞動人民的財產,屬於剝削階級的老鼠,走資派老鼠,修正主義老鼠。這是思想和行為上的大錯誤,對,這是竊國罪,要戴帽子,掛糞桶,必要的話,還要遊行示眾,給眾老鼠看看下場,不作上綱上線的徹底反省,就堅決打倒。」這是「每日頭條」網站上2017.06.15.由「性感文人札記」所PO出一篇題為「一隻老鼠折射出的時代悲劇」的指稱。

百岳老查以為,這篇以對老鼠的戰爭失敗為題旨,似乎在講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所犯下的諸多「思想」上的問題或錯誤?如果把老鼠改為台灣的山老鼠,可能也適用於台灣山鼠輩?「臭山老鼠算個什麼東西,不光明正大參加勞動,還盜竊勞動人民國家的財產,屬於剝削階級的山老鼠,走資派山老鼠,修正主義山老鼠。這是思想和行為上的大錯誤,對,這不但犯了「竊取森林主、副產物」,更是犯了「竊國罪」?要戴帽子,掛糞桶,必要的話,還要遊行示眾,給眾山老鼠看看下場,不作上綱上線的徹底反省,就堅決打倒。」偉大的中華民國管山、管林公部門數十年來對山老鼠的「戰爭」,差可用「兵敗如山倒」來形容?人進來了,珍木出去了,山老鼠集團發大財!若你問說,公部門的戰力何以如此不堪?百岳老查說,這當中之「眉角」微妙至極,佛家語「不可說!不可說!」最足以說明其中之「妙有」?  百岳老查 2019.04.01.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winda tsai

對陳先生在本PO文的留言,百岳老查特予以說明之:
1.對於本次蛟龍瀑布一帶被「中華民國溪谷運動協會」溯溪攀登人員所「目睹」之現場,及現場環境所呈現的情況,即可說明一切,還需要該協會及報導之媒體去查證甚麼呢?
2.林管處開放各林道之努力,這是一個天大的笑話!要不是這次民怨頂天,連行政院長官都看不下去了,再不積極處理,恐怕「政權」都不保了?所以林道才「被迫」開放?林務局努力開放林道這種說法,對登山新手也許蒙騙得過,但怎麼能唬弄得過那些登山多年者呢?林道怎麼封閉的、怎麼互踢皮球的陳年以來的「往事」,相信很多登山客都還印象深刻!
3.登山有一定的風險,如果以林道毀壞且官方自說「有安全顧慮」為由,又說沒維修經費、更說出了事誰負責等等,就把林道給無限期封了!難怪連行政院政務委員日前會說,「戶外運動本質就是挑戰風險,不應該無限上綱『安全』,而以『危險』作為限制登山的理由。」這就是接地氣的說法!可見長久以來,管山的公部門是如何的背離民意與民氣?
4.管山跟管林的相關公部門有許多個,才會有「互推皮球」的笑話發生?這幾個相關部門從中央到各地方、各山域第一線基層巡山、護林人員,會像你說的只有「1218名人力」嗎?百岳老查粗估有「幾萬個相關公僕」之譜?實際上有多少呢?政府能給個數據嗎?
5.百岳老查文中所引用幾位山友的話,可到報導此新聞的媒體及山友臉書去查證,這是公開的平台,很多人在媒體上看到這則報導,其下方之留言就是,請自行查閱。
6.百岳老查只是根據「中華民國溪谷運動協會」溯溪攀登人員的說法,及媒體的報導加以引申與評論,沒有甚麼「抹黑栽贓」的問題!當然對於第一線辛苦的巡山護林人員之付出,絕對給予高度肯定及敬意!
7.物必自腐而後蟲生?任何團隊都有害群之馬、都有投機份子?當一個團體裡面沒辦法自清、自淨、自省時,就需要靠外部的監督力量與聲音,否則枉費「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之託付!
8.監督公部門的力道不能小,提醒的聲音不能無,老百姓對公部門那種所謂的「能混就混,能撈就撈」的說法或風氣,頗不以為然!至盼,身在公門好修行,大家對得起那份微薄的民脂民膏! 以上是 百岳老查 2019.04.02.答覆陳屏瑋先生之留言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387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登山客爬山刁難多 山老鼠闖山阻礙少?珍貴林樹輓歌幾時休!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0,580篇報導,共10,37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0,580篇報導

10,37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