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剷平的聲音-協調會之前 大觀苦行

嵌入:
文字-A A +A

記者/林宣佑、邱海鳴

被政府指稱為「違建戶」的大觀社區居民,15日與退輔會對於迫遷日期延期、強制執行費賠償,以及拆遷住民補償達成六點協議,但這些退輔會所稱的「雙方共識」,卻是憑藉高額罰款、強制拆遷,架著弱勢居民的脖子,使他們用血淚簽下拆除家園的同意書,而政府所給的施捨,是那飄苦無依的未來

槍口下妥協

3/14苦行之後,大觀自救會於3/15凌晨與退輔會達成協議。自救會成員表示,居民是因禁不起龐大負債、不忍學生繼續受苦,才在極為不對等的協商中同意點交房屋。前一天的大觀苦行,讓社會看見,在這兩年中,即使迫遷大刀架在頸項,大觀居民仍選擇在政府要他們噤聲時,一路抵抗和戰鬥。

一直以來的卑微姿態,在夾縫中求生存

大觀居民繫上頭帶,準備走上街頭。記者邱海鳴/攝影

星期四上午大觀居民與學生來到退輔會前,針對退輔會3/13的記者會發出聲明,抗議政府不公不義的土地政策,要求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立即停下怪手、出面協商。從先前的抗爭活動到本日苦行,到場媒體都極少。遊行從退輔會出發,途中經過華光社區,以六步一跪的方式行至凱達格蘭大道,指出政府製造違占戶的行徑不斷在發生,從未停止。

打著都更美化市容的名號,清理在底層辛苦生活的人民

大觀居民與學生互相扶持、打氣。記者邱海鳴/攝影

從早上至下午抵達華光,整整四小時的苦行中,居民和到場學生相互照顧,不時關心身旁的夥伴,不在乎自己身體的疲累,只是堅定的向前走。穿著宮廟送的T-shirt、磨損嚴重的牛仔褲,久穿而斑駁的布鞋,七八十歲的居民也走上街表達訴求。究竟是什麼樣的政府,竟把年事已高,甚至行動不便的長輩推上街頭?

想守護這個家,卻不敵公權力

華光社區代表發言。記者邱海鳴/攝影

行經華光社區舊址,前華光社區居民哽咽中道出這些年心酸,批評政府強拆這片富有歷史的建築,任由華光居民們面對,站在熟悉的路口,卻再也回不了家的痛苦,換來的建設卻只是毫無用處的草地。

面對政府的強拆,自救會成員表示,居民也曾經考慮自己請怪手拆了自己的家,僅是因為害怕那好幾百萬的賠款,會再多讓好幾十位居民流離失所,想到未知的明天、即將失去的家園,大觀居民及聲援的民眾全都紅了眼眶。

從華光社區起,隊伍以六步一跪的方式前進凱達格蘭大道,鼓聲重重打在每個人心上,隨著鼓聲跪下、鞠躬、起身、往前,不斷重複。人們手上舉著政府當初發放的門牌,還沒有人準備好失去它。

面向總統府,喊出訴求「反迫遷,要協商;反迫遷,要生存。」,大觀居民從來不要求更好的生活,只求他們在生活中掙扎時,能有個地方永遠等著他們回去。

遊行-六步一跪。記者邱海鳴/攝影

事後,政府的「施捨」

苦行結束後,退輔會以需一天工作日為由,要求大觀居民當晚馬上進入協商,歷經九小時的疲勞轟炸、連坐與分化,不義施捨,逼迫二十一戶全部簽下協議,以求得緩拆三個月。居民說他們只希望3/18不要看見怪手,其他的什麼都不敢想。

 

明天要去哪?沒有人知道,只盼不要再有下一個大觀。

大觀苦行。記者邱海鳴/攝影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5

加入時間: 2019.03.15

邱海鳴

加入時間: 2019.03.15
2則報導
1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保育在我家!社子島生態教育闖關趣

2019-09-23
瀏覽:
1,465
推:
55
回應:
1

被剷平的聲音-協調會之前 大觀苦行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342篇報導,共10,61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342篇報導

10,61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