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好友邱思慎訪 大坑缺溪安平鎮文史工作室陳東亮

嵌入:
文字-A A +A

零二五九、給國中同學阿博的信(三十八):訪安平鎮文史工作室陳東亮

阿博好嗎?

今天我去治平高中招生了,忽然發現邱思慎就住在離不到兩百公尺的小巷子中啊。當然要去找他聊聊囉。只是如果是以往,一定是去中壢找您的。這不能說一得一失,太貧乏了。是我求友渴切,也是運氣很好,在一年半前於中山社區大學走讀班認識的。

只是第二個學期,他就無法參加了。但是還是很幸運,他仍繼續邀我去聽音樂、看舞蹈、看電影。我也自然的主動去他家走一走。如果您願意的話,我也一定會帶他去你家拜訪的,大家互相認識一番。一定很有趣。

今天離奇的是,一到思慎家,他家裡發生一些小事情,需要我幫忙。我當然很樂意囉。只是因此他本來要找我去金府金宮戲院附近的客家湯圓吃東西,就無法了。但是意外的卻是,如果沒有臨時生變,我們也不會到往龍潭方向,茶改場過去一些左轉的中庸路,遇到很多幸福的事情啊。

那條小路太美了,就是首先遇到了鎮南福德祠,後面還有一棵大大的樟樹好美。過去左邊有一條鎮庸路,就是她。路一台小車可過,旁邊就是大坑缺溪。兩側時有老建築物,也有伯公。

非常陰涼。而經常感到疲乏的我,卻因為這麼走路,精神變好了。真神奇。我好就沒逛伯公廟了,此廟裡頭還有石板伯公拆去後,把刻出伯公字樣的石板鑲嵌在後方了。我也很久沒逛墳墓了,看到路邊有被拋棄的「埔邑」墓碑,不知道是哪裡。思慎說是大埔。他以前住台北的大埔街,有遠房表姊在那裡。

然後我們看到一個好大的風水。鉅鹿字樣,原來是姓魏的堂號。福建來的,大概是漳州客吧。還真難得。

此時大概四百公尺了。在前進兩百公尺,矮堤上有圖案,上頭有房子、伯公名字、樹、河名,桃澗堡工作室所繪。唉呀!那不是我前年暑假騎摩托車來此逛,就是寶山住一個月後,剩下的暑假,騎車來找什麼流氓所蓋的胡阿錦抗日紀念碑,然後就經過這裡嗎?

原來八角塘就在附近啊,且現在看了地圖才知道,我們是往北走,等於非常靠近了治平中學了。我們遠眺著平原盡處的虎頭崗就是埔心一直通到龍潭的山脈。也是思慎、治平中學那裡起頭的。這裡又叫做大坑缺。地形不是很符合嗎?

然後這繪畫是巫什麼畫的嗎?過年以後,我的記憶力又減退了,特別好幾年沒念出來的名字。思慎給我力量,進去那大房子拜訪吧。不多久,出來一對老夫婦,那是巫嗎?他們親切和藹。原來他們是安平鎮工作室,不是桃澗堡。

說巫秀祺啦,住在那裡。我說沒關係,就這禮拜訪您,講海陸的,他聽的吃力。思慎更聽不聽。原來他姓陳。我開始問附近的抗日紀念碑,什麼流氓蓋的。且說其實蓋的不錯。原來他有參與,地是池家捐的。池家是公務員,所以跟那什麼幫的有了關係。

詳細我就不扯了。更妙的是此人是青年黨,黨主席我還記得是李什麼。陳家裡蒐集很多東西。我們去了隔壁的老屋。我問神主牌呢?說是在銅鑼圈。原來這老屋,地,都是魏廷朝家族的。他1991年買下來養老。

而阿公給姓黃的招贅、阿爸給姓葉的招贅,對方都是死了老公但是有留兒子,所以他還是可以姓陳。只是沒財產,都要自己掙。

這老屋真大,客家式的,裡頭可以繞一圈。大門前的天公壇,竟然是出來的門左邊挖一個洞來拜啊。大概聊了二十分鐘,他們要去接孫子了。只好依依的下次再來囉。

思慎今天還提到親親、來來戲院。那真是好久前的記憶了。還有巫秀祺不是有妹妹,英文叫做巫蘋果。可是陳先生說沒有妹妹呢。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18.10.28

錢鴻鈞

加入時間: 2018.10.28
110則報導
11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9:59
9:57

大作家傅銀樵 造訪台文系主任錢鴻鈞一席談

2019-07-02
瀏覽:
1,312
推:
12
回應:
0
9:58
9:57

孫大川談林瑞明 於國家台灣文學館紀念研討會

2019-06-30
瀏覽:
1,773
推:
6
回應:
0
9:59
9:58
9:59
9:47

與好友邱思慎訪 大坑缺溪安平鎮文史工作室陳東亮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563篇報導,共10,64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563篇報導

10,64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