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基尼登山女郎的死亡之路與鹿野忠雄的踏查之旅

文字-A A +A

比基尼登山女郎的死亡之路與鹿野忠雄的踏查之旅

 

※ 路,是走出來的。走進去,也是為了走出來。走,一路走,人生與走路一樣,只要繼續走,只要不停步,只要不放棄,路還沒有走完,人生還沒到終點,就都無有所謂失敗。步步邁進,尋找自我價值,你同樣可以不一樣。…走我愛的路,愛我走的路,如是。(范家輝) ※

 

「1931年7月27日鹿野忠雄(時年25歲)從台北出發,前往玉山方面進行夏季第二個登山計畫。8月4日,偕同哈伊拉羅社的4個布農族番人(百岳老查註,每一族人向駐在所申請獵槍一支、每一槍特配給10發子彈,平常只給5發子彈,這次因為要保護鹿野忠雄安全,所以多給5發子彈,這些原住民是嚮導兼保鑣兼挑夫),從無雙警官駐在所動身,沿著沙沙魯柏山稜上升,花了三天時間縱走了駒盆山、馬博拉斯山、秀姑巒山及大水窟山等四座高山,亦即秀姑巒山脈的連峰縱走,下降到位於八通關越嶺道上的南警官駐在所。」這是鹿野忠雄當時的走法(見《山、雲與蕃人》一書,楊南郡翻譯),叫作「秀姑巒山脈縱走」。

當年,鹿野忠雄自無雙社早上5時15分出發,過哈伊拉羅溪(此溪在無雙社下方匯入郡大溪)直上駒盆山西北稜,卻在10時15分抵達盆駒山頂,這腳程超出百岳老查的想像?而自溪底到這廣大開闊山頭平台之間,似乎都有布農族開墾遺跡,石塊砌成的坡坎所在多有,而布農族獵人似乎也是沿著這些坡坎(耕種小米旱田,早期這裡有一些布農族的耕地)走向「之」字型的獵徑盤旋而上,其後有許多支稜脈的切換,但大多朝東南向而上。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講的駒盆西北稜,也是南三段轉馬博橫貫、南二段、玉山群峰等幾條大縱走路線之關鍵轉折處,這個任督二脈一打通,從此攀登百岳的路線走法將更形多樣、更加精采、時間也更加經濟!所以建請國家公園放手開恩,讓登山界把這條路線好好地整理出來、標示出來,然後恭請管山爺們來「視察」,然後開放申請,則萬千山民額手稱慶,高呼官爺萬歲萬萬歲!(百岳老查是不是在講夢話?)

因為百岳老查走過這條路,所以知道其可行性,再比對日前也因為走這條路而喪命的比基尼登山女郎G哥,根據搜救人員描述,G哥走的路,「墜落處現場幾乎沒有路徑,僅容一腳掌空間,必須緊貼著山壁驚險通過。」果真如此,顯見G哥她走錯了方向或偏離了正確的路線,或是太相信GPS的指引而被導向懸崖邊,一時進退不得,也只好硬著頭皮ㄍㄧㄥ下去,孰料一個不小心,就一命嗚呼了?百岳老查從現場照片看來,感覺G哥墜落在一處窄旱田上?運氣不好,重裝在身卻沒有重裝先著地(百岳老查曾目睹一位山友從十數公尺邊坡墜落,由於大背包先著地,所以人只受到驚嚇而已,身體無傷,只是G哥沒這麼幸運!)

簡單的說,從郡大溪底(或鄰近的哈伊拉羅溪底)到駒盆山上的這條路,就是布農族人的獵徑與上山耕種的路。原住民獵人在選擇他們的獵徑時是充滿智慧的,安全絕對是他們的最大考量,所以絕不會把獵徑導到懸崖邊,現在很多登山路徑都是沿用著當年原住民獵人打獵的途徑。因此,發覺自己所走的山徑「怪怪的」?此時你真的要停下來好好整理一下思緒,並比對一下地圖,把當下自己在地圖上的位置找到,再來分析如何因應與調整,否則太一意孤行或太過相信GPS,有時候會有苦頭吃的?

同樣一條路,88年前似乎是荒煙蔓草,獵徑依稀,布農族獵人在駒盆山與馬博拉斯山一帶追逐獵物的情境,似乎很可以想像?這路是當時布農族人的生活之路?鹿野忠雄走在這條原民的生活之路上,去感受台灣山巒的浩瀚與原始之美。但88年後,該路還是該路、還是有路,長年來經過少許登山客的踩踏,路基依稀可辨,只是族人早已遷徙了,路已被國家公園封住了!比基尼登山女郎G哥用實際行動去追求登山的一種至道,用身體去衝撞這一個不合理的「規範」,但遺憾的也用靈魂來喚起國人對不合理山域管制的重視!這代價何其沉重、沉痛!

正因為這一陣子,登山管理自治條例所帶來的殺傷力,加上一些不合理的山域管制,引發諸多民怨與反彈!民進黨立委余宛如、黃國書就召開記者會,呼籲將不合時宜的國安法第5條修法列為下會期優先法案,放寬山地管制,讓喜愛登山的民眾不用再背負「登黑山」罵名,國防部也順應民意及潮流趨勢,表示國安法第五條修正草案已逐條審查完畢且已送出委員會,準備排入議程在立法院院會進行二、三讀。可見這個「放寬」管制是個時代趨勢,但有五個地方縣市政府(如台中市、南投縣、花蓮縣、屏東縣、苗栗縣)搞不清楚狀況,把登山管制、限制得更嚴苛更保守,其公告的「特殊管制山域(須向國家公園管理處申請進入國家公園生態保護區入園許可證)」幾乎把轄區內的高山全部含括,而其公告的「一般管制山域(須向警察機關申請山地經常管制區入山許可證)」也幾乎把稱為山的區域都畫入!實在有今夕何夕之荒謬!這些管山單位正囂張、正跋扈,套句金庸《倚天屠龍記》裡的句子:「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不然,任官宰割的山友你拿官有什麼辦法呢?

~ 百岳老查 2019.02.01.

 

附 記:

1.「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因為愛山,因為獨攀,G哥她走得很深遠、很冷僻、很幽深。因為執念,她早已在腦海中走過密集而多次山林的荒煙,但從那天午後開始,她回不了家,也許不用再找家的方向,因為此心安處是吾鄉。雖然她走向崇山峻嶺,難忘的不是站上大山享受那風雲開闊且渾然大觀的驚艷,而是家與山有著不曾褪色的愛!「寂靜並不是沒有聲音,而是天地萬物存在的境界。」如今將靈魂留在山上,乘雲霧清風一同翱翔,她要監視著這片山域的來往!「山是一把鑰匙」,從此以後,她帶著這把鑰匙為過往的山友開啟心靈之門!

2.照片一引自2019.01.24.自由時報(記者劉濱銓翻攝)。是「比基尼登山客」的墜落地點,險惡峭壁僅容一個腳掌可過,搜救人員要通過也必須緊緊黏著峭壁。照片二引自2019.01.22.中央社(搜救人員守著遺體),「根據搜救人員轉述,吳女墜落的山谷約有40公尺深,發現吳女遺體時,她的手機和衛星電話都帶在身上,但衛星電話已經沒電。吳女的登山裝備齊全,研判吳女曾拿衣服、外帳保暖,也有吃東西,不過當地的地勢險惡,上方是峭壁,能行走的空間很小,只能單腳踩住,吳女可能是行經此處時不慎墜谷。」百岳老查幾乎可以確定說,這應該不是原住民縱橫山林的智慧之路,更不會是他們生活或是討生活的正路?懷疑,吳女是不是因迷(偏)了路而墜了崖?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428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比基尼登山女郎的死亡之路與鹿野忠雄的踏查之旅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551篇報導,共10,64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551篇報導

10,64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