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鹿鳴堂——細談保留的論述

嵌入:
文字-A A +A

 

位於臺灣大學的鹿鳴堂,原名「僑光堂」,原訂於7月初進行拆遷工程,在「搶救台大鹿鳴堂」組織努力下,目前已暫列古蹟停止拆遷工程,並重啟文資審議。8月15日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文資委員進行現場勘查,重新評估拆遷。看似成功的搶救行動,起始於匆促的時程和一份想為。鹿鳴堂發聲的心意

「搶救台大鹿鳴堂」組織的發起人林怡君說,「我才先弄一個臉書粉專發起『搶救台大鹿鳴堂』,起初發起活動時感覺氣勢很弱,並不真的覺得能夠改變什麼,只抱持著要為它發個聲,在剩下最後一週的時間,要做成什麼實在太渺茫了。」

外文系畢業的林怡君抱著拋磚引玉的心情發起活動,沒想到真的引到「玉」來。台大城鄉所賴仕堯教授因為參與校園規劃委員會,更早接觸鹿鳴堂拆遷議題,直到2014年在一門研究五O到七O年代台大建築的課堂上,同學對鹿鳴堂進行深入研究後,有了意想不到的發現。

「馬惕乾(鹿鳴堂建築師)比較特殊,因為他工程師的背景,使得在鹿鳴堂的建築上面我們以為他可能是怎麼做,舉例來說外牆上最明顯一顆一顆貼上去的,結果在同學們的考察結果不是這樣,他是一塊一塊鑄好的再放上去。這種預鑄系統可以讓建築物的部分在工廠生產,減少時間跟基地現場的成本」賴教授認為這樣的做法在台灣相當罕見,在建築層面上鹿鳴堂是值得被關注的。除了建築物的意義,賴教授認為鹿鳴堂重要的理由還有目的和功能的重要性及地點的重要性。

鹿鳴堂是那時候除了中山堂以外,因為台北已經沒有其他集會空間了。所以許多很重要的政治事件、經濟活動、文化活動都是發生在僑光堂這個地方。包含影響到國家政策的國家建設研討會,決定了許多重要的規劃,包含十大建設、翡翠水庫等等,甚至在一次會議中涉及討論設立文化部。不僅今日文化資產的的權責機關文化部在此草創,臺灣第一次的國際書展也是在鹿鳴堂舉辦。

賴仕堯教授認為,保存與否應該在是不是對好環境更有加分的框架下論述,因此鹿鳴堂這個基地,或是鹿鳴堂這個周圍的基地,他已經有一個空間,不只是建築的殼子,更包括周邊的場域,在過去50年對不同世代的人已經產生一個空間的記憶,因此即便他留下來對於新環境的營造是有一些挑戰的。但恰好這些挑戰,反而可以讓這個物質性的空間有一個更好的可能性、更有創造性的處理方式,而不僅只是一個廣場而已。

文資保存和修繕維護的平衡雖有待相關單位的進一步決定,但希望讓抽象的文化保存與建築價值能夠有較為具體的論述,幫助鹿鳴堂拆除的正反意見都能更充分且完整的討論。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8.08.03

ShuangHan

加入時間: 2018.08.03
3則報導
3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1:58

2018夏日爵士派對輕鬆一「夏」

2018-08-30
瀏覽:
1,809
推:
1
回應:
0
3:03

明哲之夜:從李明哲到蘑菇媽媽的言論自由之路

2018-08-22
瀏覽:
2,175
推:
1
回應:
0

臺大鹿鳴堂——細談保留的論述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6,715篇報導,共10,70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6,715篇報導

10,70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