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吐了兩次 昏睡沒有精神 急診意外發現泌尿道感染 肝指數超標 發現採集尿液都做錯了。。。

文字-A A +A

這次嗜睡急診事件,最讓我震撼的是原來檢驗尿液,我之前得到的訊息都是錯的:

要採尿液檢體,先要將尿管用橡皮筋,將管子紮起來,然後等有足夠的尿液量,採集出來,有兩種方法:1.用空針針孔從導尿管刺進去抽取尿液,2. 將導尿管和尿袋接頭打開,將尿液流出來。錯的地方在紮管子的地方不是在尿管上,而是在導尿管端,這樣才能確保採集的尿液相對乾淨無污染。

******************************

昨天2018-06-30參加游泳比賽:

2018城市盃分齡游泳比賽破自己紀錄 彙整九年參賽紀錄 開啟紀錄秒數自我覺查的新紀元 2018.06.30 3:58PM

https://www.peopo.org/news/371879

又去牙醫那裡補牙,回到家附近吃過飯才回家,莫約將近1點半多,外籍幫手已經開始準備攪打果汁灌食了,我看沒事,就開始坐在電腦桌前寫紀錄,寫完想到老媽褥瘡的皮膚藥,差不多用盡了,就趕著帶老媽出門去看診,不料我到樓下,注意到老媽的衣服都被汗濕了,請外籍幫手趕快上去拿乾衣服來換,換完才出門去看診,結果一到診所就狂吐了。我請診所讓我們先看趕著回家處理吐的後續問題,看到之前的傷口沒有進步的跡象,醫生換了兩種藥,說混合後使用。我推著老媽回家,外籍幫手先走回家處理髒衣服,不料我們到家樓下,老媽又吐了。

上樓來馬上到老媽之前的房間換衣服,擦澡,不料老媽就睡著了,想想不打擾她讓她睡,沒想到一睡就睡到天亮,而我因為看到外籍幫手晚上百般無聊的在一旁划手機,也沒有幫忙老媽翻身,怪不得會得褥瘡,我決定自己照顧老媽,首先幫老媽翻身,再爬上老媽的床(不是老爸房間的電動床),綁上腿一動不動的和老媽面對面睡,這樣她醒來就會看到我,我也比較有可能注意到她的狀況。到11點多,還沒醒的樣子,我幫老媽翻身,翻翻臉書,就又爬上老媽床,繼而一想萬一我睡著了一翻身,不就掉到床下去?就找了兩個枕頭放在床邊,至少掉下來有兩個軟枕頭一頭一尾的墊著,睡不久又覺不妥,老骨頭跌下床去,總是不妥,想起客廳長椅子上老媽的墊褥,拿過來墊在地板上,睡在老媽床下,也算是和老媽一起睡。

第二天睡到四點半才起床,老媽還是嗜睡,不知怎麼外籍幫手為何沒有照表操課,應該4點就灌益生菌,4點半灌食五穀米和素湯的攪打流質食材。我去她房間由床上挖起來,請她補上該做的事情,她也沒有過來做翻身的動作,一次都沒有,我真擔心如果這樣的流程,已經執行了至少八個月以上,為何老媽嗜睡她就忘記每天該做的事情呢?真是匪夷所思。

早上我想如果是嘔吐引起的,可能是腸胃有問題,應該給她灌白稀飯,就幫手煮稀飯,100公克少少的灌,因為記得之前家人有一次腸胃有問題,醫院下了禁食令,連水都不准喝,夏日炎炎只能用棉棒沾水在乾裂的嘴唇上沾沾水,但是應該不至於這麼糟糕,我讓幫手灌了50CC、60CC、100CC、200CC少少的進食。

請幫手煮250CC稀飯給老媽,她說只有一點點,原來她沒有將碟子的重量扣去,當然只有一點點的稀飯。我真是被打敗了。現在想起來之前請她灌食,那量更是不夠多了。可憐的老媽,沒吃到什麼東西。。。

家裡的耳溫槍溫度計沒有電了,去過一次老闆不在,在直播當中打電話過來,我出發去換電池,讓幫手自己面對老媽。。。下午我詢問了一下外子,他建議我看看能否叫醒老媽?我照做,可以,但是精神不佳。我做了一則直播,提到這件事情。。。

4點多我們一起幫老媽洗澡通便,量很多,因為早上沒有洗澡,沒有通便。晚上老媽還是嗜睡,這時我發現耳溫槍量到的溫度在緩步的上升,從36.8、37.1、37.3、37.4,最後我受不了了,打了119,送到醫院急診,這時已經是10點多了。119救護員要求我們將尿袋放在老媽身上,他要放好尿袋時,發現尿袋是濕的,問我們怎麼是濕的,我們答不上話,我也想不透為什麼會是濕的?到了醫院發現血壓也很高,抽了血做檢驗,要驗尿,護理師說尿管很髒,我一看嚇一跳,因為幫手用塑膠袋包著,我沒注意,顏色很深,我馬上要求換尿管,護理師說這管子是一個月的,不能換。我說我自費換,護理師問20號可以嗎?我說老媽18號。看搞半天都沒有來換,我打電話請外子拿家裡備份的過來交給護理師,這時醫生說抽血結果出來了,白血球沒有升高、但是血紅素7.7貧血,肝指數異常AST(GOT)189超標(正常小於39)、ALT(GPT)160,超標(正常42),但是醫生說這沒有立即性的問題。找到以下的資料,看來急診醫師沒說錯喔。

肝指數GOT、GPT在身體扮演的角色

肝指數GOT(又稱為AST)、GPT(又稱為ALT),是肝細胞製造的兩種最多酵素。當肝臟發炎時,肝細胞會壞死,GOT、GPT就會進入血液中,造成肝指數升高,因此醫療上常以此作為肝臟發炎或受損程度的評估。一般人常稱之為肝功能指標,也因為這個名稱,讓一般民眾有一知半解的錯誤認知。事實上,專家認為稱之為「肝發炎指標」,比稱為「肝功能指標」更適合。

肝臟好壞評斷不能全仰賴肝指數GOT、GPT數值

GOT、GPT的正常值會受每個實驗室而有不同的標準,不過一般都在40上下。GOT、GPT數值的高低,並不能一定代表肝病的輕重度及預後狀況,GOT、GPT值的高低會因疾病的過程而有上下的波動。

GOT除了肝細胞之外,也存在肌肉與心肌,但GPT只存於肝細胞肉,如果GOT高GPT正常,不一定是肝臟問題,如果只有GPT高或二者皆高,則肝臟問題的可能性高,但是某些肝臟疾病不會造成GPT明顯上升,所以肝指數正常,不能代表肝臟一定正常,有些肝硬化、肝癌病患也可能肝指數檢測結果是正常的。

肝機能是相當複雜的,肝臟有許多功能,沒有任何一項檢查可單獨代表所有肝臟之功能。肝臟有沒有病,並非只是靠GOT、GPT這兩個數值就可判定。

摘自:

解開"肝指數"的迷思 啟新診所(專業健檢機構)

http://www.ch.com.tw/index.aspx?sv=ch_fitness&chapter=aia960801

醫師講解結束,我回到老媽身邊,護理師正在換尿管,可能是新手還是將近12點,精神不佳,尿灑出很多到換尿袋的隔離紙包上,但是採集檢體的培養盒內,卻只有一點尿,我看是不足量,果然後來說尿量不夠,要等新鮮的尿才再採集檢體,我暗自慶幸著,這樣的結果更接近現況,會可以比較乾淨些。

我注意到老媽的被單在臀部部分都有尿,請人幫忙換,在換當中老媽手上埋的針又漏血出來,血量還不少。我看到護理師試圖搶救這埋針,我看到處都是血,有污染的可能性,就請她們拆掉埋針,重新再起。結果她們可能是忘記,沒有來補針,所以這是唯一一次老媽去急診,沒有打點滴,沒有做任何治療行為的一次罕見急診經驗。醫生問我如果要住院,就要去照X光片和心電圖。我很篤定老媽X光片和心電圖都沒事,想等到早上如果沒有進一步的狀況,就要打道回府了。急診室冷氣很強,我有帶一長袖衣服,穿上趴在床尾睡覺,幫手在老媽床頭趴著睡,我拿家裡準備的大毛巾給她披著。睡到三點,有護理師過來搖醒我,詢問我住院的意願,當時我已經睡熟了,被叫醒很不情願,前一晚已經照顧老媽睡地板,精神不佳,現在睡到正好眠,被叫醒問這問題,很不爽,要嘛早點還沒睡著時問,會比較能心平氣和。而且現在做檢查和睡醒做又有何分別呢?只是補手續而已。我看到護理師無言以對,默默離開,心裡不忍,覺得護士也難為,如果她們沒有考慮好流程,該做的事當時沒做,之後再做,也要想到一個合宜的時間點去做,才能讓人欣然接受。我可以瞭解護理人員的難為,但是她們也要考慮到家屬的辛苦。急診室的流程要設計的合理,才能使家屬方便配合。

到早上四點半,奇怪外籍幫手還沒起床幫老媽灌水,平常流程是4點灌益生菌,4點半第一餐。我叫醒幫手開始灌水、5點灌食,我正好前一天買24穀粉時,藥局藥師介紹我買兩罐類似三多補體康的罐裝飲品,我隨緣買了兩罐,去急診時,順手帶在身上,就讓老媽灌下去,不必再調24穀粉。到七點我去掛了泌尿科,用自費再做一次尿液檢驗,我想知道既然換了尿管,體溫高的症狀緩解了,那尿液檢驗結果是否也有變好的跡象?結果確實很多數字都降下來,只有最重要的白血球數字,只有>100而已,沒有更精確的數值可以比較,我心裡想很可能數字也有降低,只是系統這樣呈現,當然就看不出來了。可憐病患就要在哪些微的差異下,就吃大量的抗生素,怪不得邱文祥院長說沒有症狀,不要用抗生素處理,要留著在更緊急時才使用,做救命的保命符咒。

這次嗜睡急診事件,最讓我震撼的是原來檢驗尿液,我之前得到的訊息都是錯的:

要採尿液檢體,先要將尿管用橡皮筋,將管子紮起來,然後等有足夠的尿液量,採集出來,有兩種方法:1.用空針針孔從導尿管刺進去抽取尿液,2. 將導尿管和尿袋接頭打開,將尿液流出來。錯的地方在紮管子的地方不是在尿管上,而是在導尿管端,這樣才能確保採集的尿液相對乾淨無污染。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202則報導
249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老媽吐了兩次 昏睡沒有精神 急診意外發現泌尿道感染 肝指數超標 發現採集尿液都做錯了。。。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24,815篇報導,共10,16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24,815篇報導

10,16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