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貿董事長向劉任昌騙取在聲明書簽名,劉任昌宣布撤銷為許建隆能力背書

文字-A A +A

 

Retraction Watch在2017年9月7日關於
劉任昌檢舉許建隆著作舞弊的訪問、查證與報導,
新聞標題:

一位被撤除論文作者是否賄賂檢舉者閉嘴?
Did the author of a now-retracted article bribe a critic to silence him?


劉任昌於2017年6月21日在臉書「高等教育違反學術倫理」社團貼出許建隆在6月20日要求劉任昌為其能力簽名背書

劉任昌在2016年底,向教育部檢舉關貿網路董事長許建隆升等論文,抄襲、造假,卻被包庇。在2017年5月向刊登的期刊檢舉,導致許建隆論文被撤除!期間夾雜的恩怨情仇,精彩破表!以下分解說明。

許建隆透過賴婉君,要求在2017年6月20日見面,在一份「聲明書」上簽名(上圖左)。我當面告知許建隆,基於個人觀點與立場,絕不能同意第二點內容(上圖左側):
二、該篇論文所使用的研究數據及論述,皆為公開的資料,符合學術倫理,相似或部分的重疊,也清楚交代,無挪為己用誤導之實。

因為劉任昌已經公然宣稱該著作荒腔走板,是對《Scientometrics》期刊、對所有臺灣人的汙辱,若是簽名,等於自打嘴巴許建隆立即交代賴婉君將原稿「聲明書」的第二點畫線刪除,但劉任昌建議重新打字,告知許建隆君賴婉二人:畫線刪除等於是公然宣示作者違反學術論理(所謂此地無銀三百兩!),不提及則是擱置爭議。賴婉君許建隆聽聞劉任昌的意見後,立刻眉開眼笑,喜形於色。從此,許建隆拿著我對他能力背書,但拒絕對他學術誠信背書的「聲明書」(上圖右側),到處炫耀!「荒腔走板」之說,參考〈舞弊vs非舞弊,論文被國際期刊撤除vs五位審查委員背書力挺〉 。

許建隆之前就有向「鏡週刊」買報導的嫌疑,我答應接受他們的訪問,就是陷自己於他們被鏡週刊記者陳柔瑜小姐隨便寫的風險。在我被攻擊後,對許建隆的臉書帳號,發出憤怒、不智的私訊怒吼,這是一個很不理性的示範... 至於媒體報導要 1000 萬、幾百萬... 完全沒有,如果有,他們應該拿出我的貼文證據!唯一有的,是我放在私密社團的資訊,如下「今天開始,我碰到喜歡的學生就發一張禮卷,且會拍照,我會說是其他老師轉送,但我不能透漏是誰送的。如果是六十萬,我會留著用,僅三萬,我當然送給學生。」左邊的手指頭是許建隆的秘書賴婉君

鏡週刊記者陳柔瑜小姐選擇性地隱匿我提供的證據,卻全然採信許建隆東華財金王老師(李教授極力推薦!)的說詞(忽略疑似化名「申正義」對我狂發黑函汙辱的事實)。我姑且相信王老師生病,就先針對許建隆的部分說明。

東華財金王老師利用申正義化名攻擊我,關貿董事長許建隆則疑似利用二位黑衣男對我暴力偷襲!這對男女利用偷襲,抓取我失誤、衝動的機會!鏡週刊是他們收買或利用的工具。

許建隆與賴婉君在2017年暑假試圖賄賂劉任昌背景說明

許建隆秘書賴婉君在2017年6月14日17:10左右,撥打電話至劉任昌辦公室,賴婉君聲稱:「我是課指組管導師的婉君,我已經退休,在家休息、沒工作,有人拜託我打電話給你…。」開場白約略如此。然後,賴婉君說明劉任昌放置在YouTube影片(標題「一篇刊登在Scientometrics的造假論文」)令許建隆很受傷,許建隆每看一次宛若被強暴一次…等語。在對話結束後,劉任昌將影片的隱私模式,從「公開」調整為「非公開」。

劉任昌同情許建隆之處境,也被賴婉君的誠意感動後,釋出更改影片隱私模式的善意;自此,賴婉君開始試圖與劉任昌積極接觸。該影片使用英文標題“A faked paper published in Scientometrics”,放置日期是2017年5月17日,在6月14日更改為「非公開」模式,再因為許建隆利用劉任昌的簽名書[連結b],扭曲翻譯內容[連結c],且對期刊主編聲稱「劉任昌在台灣惡名昭彰」,劉任昌在9月9日將影片再度改為「公開」模式,影片如下:

前述影片解說許建隆升等副教授代表作涉嫌抄襲(plagiarism)與造假(fabrication)情形。劉任昌在2017年5月17日上傳影片,也在同時間撰寫指控許建隆著作舞弊的英文報告,在數日後的2017年5月24日提交刊登期刊《Scientometrics》的投稿系統。


檢舉文標題〈譴責許建隆與江俊豪著作「金融風暴文獻研究:文獻計量學分析」的抄襲與造假(Rebuttal to the plagiarism and fabrication in Hsu and Chiang’s “The financial crisis research: a bibliometric analysis”)〉

為釐清「聲明書」與「三萬元禮券」爭議,下文呈現國際知名學術倫理新聞媒體Retraction Watch在2017年9月7日的報導翻譯如下。依循下圖網頁截圖的網址,或頁面字句搜尋,可找到Retraction Watch在2017年9月7日關於劉任昌檢舉許建隆著作舞弊的訪問、查證與報導,新聞標題「一位被撤除論文作者是否賄賂檢舉者閉嘴?」(Did the author of a now-retracted article bribe a critic to silence him?),翻譯報導內容如下: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17/09/07/author-now-retracted-article-bribe-critic-silence/

學者論文被批評時,會產生各種不同的反應。有些激烈抵抗,死不認錯有些咬牙切齒,心不甘情不願地承認且訂正錯誤有些對檢舉人表達感謝除此之外,是否有試圖賄賂檢舉人的情形?

一篇發表於2015年的論文,被一位台灣的經濟學家向刊登期刊與政府單位檢舉涉及舞弊後,檢舉人聲稱他被爭議論文的第一位作者賄賂以撤銷檢舉。

爭議文章經過調查後,發現它未揭露利用來源的情形嚴重,《Scientometrics》期刊主編已經決定將它撤除

爭議文章的標題是「金融風暴研究:使用文獻計量學方法」,德明財經科技大學的[助理]教授劉任昌質疑它涉及舞弊,在2017年5月正式致函主編揭露疑點。在期刊調查的過程中,劉任昌聲稱被爭議文章的第一位作者許建隆(劉任昌的同校教授)賄賂,收取約$30,000台幣(等於$1,000美元),換得劉任昌向教育部撤銷檢舉案

爭議文章的二位作者(許建隆與服務於兆豐金控的江俊豪強烈、激動地(vehemently)否認支付劉任昌任何金錢許建隆補充說,遺憾文章被撤除,正在努力補救文章的缺失。根據科學網資料庫資訊(Clarivate Analytics’ Web of Science)該爭議文章在2015年刊出後,已經被引用三次。

以下是《Scientometrics》期刊在2017年9月發布的撤除論文公告:

期刊執行主編已經決定撤除許建隆江俊豪的著作(Chien-Lung Hsu and Chun-Hao Chiang: The financial crisis research: a bibliometric analysis. Scientometrics 105, pp. 161–177, DOI 10.1007/s11192-015-1698-z.)

依循出版倫理委員會(Committee on Publication Ethics)準則而調查的結果,發現爭議文章在利用他人作品素材時(包含圖形、表格與連續文句),沒有充分揭露或適當註記括號,爭議的利用)來源包含:

  • Ho, Scientometrics (2014) 98:137–155 [抄襲亞洲大學何玉山論文]
  • Bhanot et al., 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 (2014) 38:51–63
  • Mink & de Haan, International Money and Finance (2013) 34:102–113
  • Wang & Yao, Applied Economics (2014) 46:14, 1665–1676
  • Tsay & Yang (Journal of Medical Library Association (2005) 93(4):450–458 [抄襲政大蔡明月、陽明楊彥緒論文]

在試圖重複研究,而下載、管理與呈現結果,發現無法產生與爭議論文相同的圖形或發現。

兩位作者已經同意撤除文章

雖然期刊撤除公告聲稱與許建隆江俊豪取得撤除的協議,但作者對此決定不滿意。許建隆告訴記者:

我們很遺憾看到我們的論文被撤除。我們仍在努力於修補缺陷,再改善,希望可以在符合期刊標準的時候,再投稿。劉任昌的指控不是事實。我的合作夥伴(江俊豪)與我已經投入多年在文獻計量分析(bibliometric analyses),我們為這篇文章投入許多時間與努力。要在一個國際頂級期刊發表論文,真的很困難。這個撤除事件對我們打擊很大,卻也提醒我們,在未來從事研究時,必須更謹慎。希望我們可以在學術界做出有價值的貢獻。

然而,一連串不尋常的事件卻在其間發生。

劉任昌在過去已經指控多位台灣學者篡改論文,在2016年11月,公然地多次批判《Scientometrics》期刊論文。

劉任昌說,他再將批判內容向德明科大與台灣教育部檢舉,然後在2017年5月,對《Scientometrics》期刊投稿致主編信函(Letter to the Editor),舉證許建隆江俊豪合著論文的抄襲等問題。

根據主編Andras Schubert的說法,許建隆江俊豪立即被通知,須針對劉任昌指控內容作說明,也展開調查。Andras Schubert補充說:

一個特別編輯委員會(Special Editorial Committee)啟動與展開調查,劉任昌v.s. 許建隆江俊豪提供的所有文件,都一併考慮。

調查在2017年7月13日結束。調查結果濃縮在一份報告中[連結],然後寄給雙方(劉任昌v.s. 許建隆江俊豪)。根據調查報告:

抄襲的控似乎成立。即使不屬於最嚴重的抄襲型態,即尚未達到將「借用」來源謊稱是自己貢獻的地步,但仍算具有抄襲的特徵

資料造假的指控則比較複雜、懸疑。雖然,許建隆呈現的研究資料不一致,也無法重製,卻無法證明他的資料造假;因為可能是資料處理錯誤,而導致無法重製研究結果的爭議。這種爭議可能是抄襲造成的副作用。亦即,粗心的抄錄他人著作成果,卻忽略他人的成果根本和許建隆的研究不搭!許建隆江俊豪著作的眾多爭議,可能是導因於英文能力障礙,而不能生產出關鍵性與建設性的貢獻。但總體而言,許建隆著作充斥嚴重違背倫理,以及傳遞錯誤資訊的內容。結論:強烈建議撤除許建隆的著作。

劉任昌以及許建隆江俊豪雙方,似乎瞭解與領略調查報告與結論。

根據調查報告的建議,期刊執行主編Wolfgang Glänzel教授決定啟動撤除論文程序。

但在期刊調查劉任昌對許建隆的舞弊指控的同時,劉任昌告訴我們,許建隆付給他30,000台幣,他收了這筆賄賂。劉任昌告訴我們:

許建隆堅持要我收下。我是為了減輕許建隆對我的敵意,才收下它。另外一個原因是,我有信心這篇文章將被撤除。我將禮券分送給我的學生。在此同時,與我熟悉的同事告訴我,這些禮券可能會被當作賄賂或勒索

劉任昌寄給我們一份文件,許建隆要求他在上面簽名。劉任昌補充說:

在6月20日,許建隆和他的秘書要求他在一份文件簽名,該文件條列五點聲明。雖然面對壓力與賄賂,我堅持不簽名,我說,除非刪除許建隆「沒違反學術倫理」的陳述。

劉任昌終究簽屬修改後的文件。原始版本在此[連結a]列5點聲明,修改後的版本在此[連結b]列4點聲明,還有英文翻譯版[連結c]

我們聯絡許建隆,請他對這些文件、禮券相片發表評論,許建隆回答:

我們沒有給劉任昌任何東西當作禮物。我們不知道為何他會如此說?我們不能理解為何這些相片被他形容成金錢交換證據?我們要如何解釋我們沒有做過的事情?希望你們能夠了解,我們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是修改我們的論文,不是要與任何人對抗。

許建隆再補充:劉任昌提供「聲明書」,在上面簽名,再交給他們。許建隆說:

因為我們知道檢舉人是劉任昌,他是我在德明科大的同事。我們嘗試與他解釋,澄清他對於我們論文的質疑,我們最終獲得他的諒解,他仁慈地提供「聲明書」。我們不知道這二份劉任昌簽名的「聲明書」有何不同?我們沒必要否認這份「聲明書」的存在,因為它確認劉任昌對我們的文章有誤會,而且他在上面簽名。如果劉任昌不同意「聲明書」內容,沒有人可以強迫他簽名。

然而,劉任昌卻有不同的說法。所以,劉任昌到底為何要在「聲明書」上簽名?劉任昌說:「我想要盡速結束 [2017年6月20日和許建隆與賴婉君的] 會面,而且我深信許建隆的文章即將被撤除。

許建隆的文章的確被撤除了!這似乎是這一連串事件中,我們可以達成的唯一的、清楚的共識。

[連結] https://goo.gl/mZDZ6Z
[連結a] https://retractionwatch.com/wp-content/uploads/2017/09/IMAG4441.jpg
[連結b] https://retractionwatch.com/wp-content/uploads/2017/09/IMAG4444.jpg
[連結c] https://retractionwatch.com/wp-content/uploads/2017/09/file5.statement.pdf

再度回顧許建隆升等副教授論文被劉任昌檢舉嚴重舞弊,許建隆要求劉任昌撤案

許建隆要求劉任昌在為他學術背書的「聲明書」[連結a]上簽名,目的是利用它翻譯為英文版[連結c],據此當作向《Scientometrics》期刊的答辯佐證之一。但劉任昌拒絕為第二點背書。在如此討論的過程中,劉任昌拍下賴婉君為「聲明書」內容比劃情形,將相片放大可呈現書面的五項目,更可呈現原來第二點「…倫理重疊也清楚為己用之實」字跡。也就是說,劉任昌絕對不同意許建隆聲稱的「二、該篇論文所使用的研究數據及論述,皆為公開的資料,符合學術倫理,相似或部分的重疊,也清楚交代,無挪為己用誤導之實」下圖的黑影是賴婉君,我為她保留一些面子,沒讓她入鏡。

許建隆原來準備請劉任昌簽名的「聲明書」更可呈現原來第二點「…倫理…重疊,也清楚…為己用…之實」字跡。


2017年6月20日許、賴要求劉任昌簽名(原稿12:34賴婉君手指入鏡、刪第2點者13:47拍)前者在西雅圖咖啡拍,後者在德明A105教室拍,賴婉君打斷劉任昌上課,直接到講台前,要求劉任昌為許建隆的遵守學術倫理以外的特點背書。


在2017年6月23日向教育部說明:

針對指控違背學術倫理著作,我已在5月25日撰寫英文說明文件至期刊 Scientometircs 主編,期刊主編已經受理處理,而且,得知當事人許老師已經被期刊要求說明

為避免浪費社會成本進行重複調查,也為避免期刊決議可能與德明校方決議衝突,而衍生部必要的後續處理成本,我個人撤銷檢舉案,也建議教育部與德明校方停止調查,靜待 Scientometircs 主編調查之決議。


劉任昌對許建隆說,會對教育部撤銷檢舉案,但國外期刊仍然繼續調查。後來的發展就如同我在2017年8月4日在臉書社團寫的:期刊在7月18日通知撤除許建隆江俊豪合作的論文,在8月4日正式撤除論文,亦即原來論文的每個頁面都被打上撤除(RETRACTION),如


在被通知許建隆論文遭撤除後,賴婉君在2017年7月19日00:41來電郵,內容(放大截圖):

今天接到一個女孩的電話,泣不成聲,原來是許老師的研究助理,她擔任許老師的助理已多年。這次國際期刊回覆有關您的檢舉信函,她擔任收集資料彙整的工作,可能是能力的問題,一直無法完成,仗著資歷深,錯誤解讀您和許老師見面的事又從網路上知道您常常發表文章揭露學術界弊案,就便宜行事,回覆期刊時,自作主張加上了批評您不實的字眼,以為可以增加說服力,且沾沾自喜。

加上許老師非常忙碌,因是配合多年信任的研究助理,一時不察,回覆信就寄出去了,今天許老師才發現,震怒之下,人還在東南亞,隔海把她開除了。

許老師越洋打電話給我敘述此事,請我向您致歉,十萬火急,巴不得趕快飛回來,親自向您解釋。

事實真令人扼腕,原來是美事一樁,大家在各自領域打拼,每個人都有不足之處,應該惺惺相惜彼此幫補才對,許老師算是苦讀出身,您在學術界也算是多產有名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那有相咬相吞的道理?

這次國際期刊事件,正如上次見面談到的,許老師還記得您的建議,也一直滿心盼望,等候您針對這篇文章,幫他收集數據資料,回覆期刊的疑點,畢竟解鈴還需繫鈴人,您應允需要一個月的時間,知道您言出必行,所以也不再打攪您。

那知遺憾的事就發生了,知道再多說什麼也於事無補,疏忽忙碌也難辭其疚,我聽了也很難過。

許老師還在傻傻地等待您的資料呢!以為對他的回覆多所助益。

謝謝您這段日子,釋出的善意,再說一次,您和外人傳說的出入很大,既是一個心柔軟的人,那麼憂傷痛悔的心,請您不輕看。

許老師現在在東南亞,內有公司事要奔走,外有麻煩要解決,分身乏術,特別要我傳達他的心意。

真的,這一個月,我們是在等著您的資料拜讀,解決我們的瓶頸。

最後,獻上祝福。

難過的婉君 敬上(無法電話連絡上您,希望您能體會字裡行間的心意)

p.s. 有沒有機會大家再喝杯咖啡?上次的小聚,何等地善,何等的美。

許建隆論文在8月4日被正式公告撤除,劉任昌即將此資訊通知教育部,教育部再通知德明科大。導致許建隆秘書賴婉君再狂call劉任昌手機,也發電子郵件。

劉老師您好:

我帶父親北上過父親節,赫然聽聞許老師有離開教職的打算。

怎麼回事?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對教育是深具熱情的,除了我們每個人都有好為人師的天生頃向之外,他的學經歷對技職體系的學生,確實是值得傳承的。

如今要作出這種艱難的决擇,可見心中的煎熬,我們暫時放下期刊文章你來我往的攻防,劉老師您幾年來要改變的學術生態,聞風未動,你要推倒的高牆,依然矗立,但是旁邊循着道路往上爬的一根小草,卻因此受損,甚至連根拔起,他並不年輕,力量也不復當年,連重頭再來的勇氣都是奢談。

這次北上要聯絡他,他不接電話,據他家人陳述,這是他最難過的父親節,站在他位置上想想,一個老師的形象,一個父親的榜樣,只是一個著作的疏忽,不僅盪然無存,不時地還要接受您檢舉人的公開批評嘲諷,好像對傷心人唱歌一樣,情何以勘。

我不是學者,但我是一個女人,即使孩子犯錯,我每逢責備時,都得小心翼翼,免得刑罰太重過於能承受的,孩子非但不會改進,反而失去了志氣,沉淪了。您是一位老師,教學經驗豐富,個中道理您比我更能體會。

長年在扒糞,我相信您也是不樂意的,因為很臭。一個學者最光榮的事,應該是寫出卓越的著作,獲得編輯的賞識出刊,指導後進研究發表,才是真正的心滿意足,我相信以您的格局,以像法醫驗屍般的態度抓弊的經驗,一定是研讀鑽研大量的資料,也不甘於停留在藉批評其他學者的著作,來建立自己的權威。

許老師跌倒了,現在探究是自己不小心跌倒,還是別人推倒的,都太晚了,摔的很重已經是事實。

他是一個光有學者熱情,卻沒什麼心眼的人。所以幾次您公開的批評,他沒有機會見面討教,要打筆仗更非他所長,所以選擇沉默。現在的他,更是極度的消沉,劉老師您對學校長期的不滿,都還繼續留在德明,許老師借調期間,百忙之中還抽空回校上課,做產學,申請國科會,要他考慮離開是他最衷情的教育領域,心中消沉不難想像。

請您顧念他是你同事,你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本非你打擊的主要目標,卻因此承擔所有的後果,您覺得公平嗎?

房屋漏水了,我們可以整修,根基毀壞,還能重新建造嗎?

難道真的要撤底毀滅一個人嗎?

我們所堅持的那些所謂的學術倫理,真的是值得擁抱的真理嗎?為了這個真理,代價完全由許老師一人承受,我們的心中有平安嗎?

您曾承受不公平制度之害,我們如今還要製造另一個的受害者嗎? 一生都要在咀嚼苦毒,於心何忍,把人逼急到絕路,不是文明人作法。

我沒有相關人士可以商量,許老師把名譽看的比生命還重要,讓我們想想辦法,扶他一把好嗎?

休兵吧。

婉君

我知道你電話不接,換個作法好嗎?你或者主動和我聯絡,在幫助許老師這件事有分,上帝會紀念你。

這次北上要聯絡他,他不接電話...」等語,都是賴婉君的說謊!賴婉君一直是董事長室秘書。


台灣的學術舞弊,每年對納稅人吸血百億以上東華財金王老師利用申正義化名攻擊我,關貿董事長許建隆則疑似利用二位黑衣男對我暴力偷襲!這對男女利用偷襲,抓取我失誤、衝動的機會!鏡週刊是他們收買或利用的工具。

我將所有惡意文字裁剪下來。我不會對你們提告,只是提醒你們,去查清楚狀況。不要和媒體一樣,成為貪官污吏的打手。
劉任昌也整理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的EMBA論文問題。但我沒有正式向官方檢舉張廖立委的碩論,因為張廖萬堅是認真的立委,因為EMBA論文水準普遍如此;張廖萬堅論文的問題和他擔任立委工作無關,這是華人太過重視學歷的結果

  • 坤 申 烈 子:「 說不訂 自導自演 搏版面 7788毛 小心中計」我可以請網路警察找到「坤 申 烈 子

  • Nini:「假檢舉~實勒索
  • 123test:「保溫杯而已,我懷疑檢舉魔人請人自導自演博版面 這年頭真要打,用球棒打到骨折是基本
  • Yahoo 使用者,Nini 妨害名譽,123test妨害名譽與教唆重傷害

相反的,對於專業度極高的關貿網路公司董事長許建隆「博士」,我一定要檢舉,因為這直接涉及全民利益。在我檢舉之前,報稅系統就大當機。

以上已經清楚交代鏡週刊「聲明書」的來由了!劉任昌在此宣布,撤銷該聲明書效力!請財政部、立法委員告知許建隆,劉任昌未曾為許建隆的「學術誠信」與「學術倫理」背書。劉任昌曾經因為對許建隆同情,對許建隆慈悲,對公然揭發許建隆多篇論文舞弊,感到於心不認,而在「聲明書」簽名。現在,也不為許建隆的其他能力背書。

誠如賴婉君在2017年8月6日在電子郵件表達的「長年在扒糞,我相信您也是不樂意的,因為很臭。」的確很臭!我揭發國內學術界舞弊,更要揭發集體包庇機制!所以,報稅系統大當機!所以,揭發的人被暴力攻擊!調查局在偵查我,指控我恐嚇取財。

所以,「申正義」不斷騷擾攻擊我!這種「機率...就是利率」的教科書在教育我們下一代!


被抄錄的廖四郎與王昭文《期貨與選擇權》課本 page 302,然後被東華財金是老師加上「利率...是機率」的創作!


被抄錄的廖四郎與王昭文《期貨與選擇權》課本 page 6


「申正義」狂發黑函,超過25封!

陳柔瑜記者剪貼的「1000萬」來自 https://goo.gl/Eo75u9


鏡週刊「世界上竟然有人以檢舉論文為樂,真是開了眼界」所以,鏡週刊說舞弊正常、包庇有理、我該打?如果妳們認同鏡週刊,請妳們多訂閱鏡周刊!如果妳們不認同鏡週刊,就唾棄鏡週刊!

我被偷襲攻擊頭部!被調查局約談,說我的檢舉涉嫌控嚇取財。鏡周刊編輯寫「世界上竟然有人以檢舉論文為樂,真是開了眼界」!

(建議各位不要點觸鏡周刊,正中它們提升點閱,兼討好許建隆的設計。)

東華財金王師,涉嫌利用申正義化名,狂寫黑函攻擊我關貿董事長許建隆則疑似利用二位黑衣男對我暴力偷襲!這對男女利用偷襲,抓取我失誤、衝動的機會!鏡週刊是他們收買或利用的工具。

我得到經驗與教訓!我要讓媒體知道,我不但「以檢舉論文為樂」,我更是鬥志昂揚!我要告訴,想成為下一個許建隆的人,我會用加倍的功力、火力伺候它!

希望你花三分鐘,點觸我當初因為同情許建隆,而簽下的聲明書,知道原委。也希望你轉貼,我對抗的是調查局、涉嫌收賄媒體、政府貪瀆濫權集團。詳細說明 https://goo.gl/K2Hu2c

2018年5月20日補充:剛發表的文章「1954年的大學聯招榜首如今安在?

現在教育部長吳茂昆的高中同學蔡育元(化名),也是吳茂昆東華校長任內的主任秘書。吳茂昆包庇蔡育元同時兼任華映獨立董事一年時間,在被監察員彈劾後才辭職。我前後寫三篇文章,說明蔡育元的升等教授論文嚴重舞弊,但東華大學始終拒絕反駁我的舉證。

 

學術必然透過公然辯論與流通,才能發展,所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東華大學自始至終拒絕和我交流,更拒絕回應我的舉證。

當年,東華大學同情蔡育元即將退休,而草率、舞弊、包庇讓他升等教授,多領的退休金,等於是侵蝕全臺灣人的血汗錢。蔡育元已經有華映獨立董事的尊榮、高薪了!沒必要對他錦上添花!更重要的是,這是舞弊、包庇、腐敗文化的蔓延。

蔡育元升等過程中,也涉及對系評會成員贈送名筆(好像是萬寶路),東華大學因此決議蔡育元的教授資格延緩一年,卻對更嚴重的研究舞弊,製造錯誤資訊汙染學術知識庫的事實,視而不見!

以下說明我被鏡週刊記者陳柔瑜陷害事件:

輔大畢業的記者陳柔瑜:「望您身體已恢復健康...是否能跟您約個時間訪問,聊聊這起事件對您的影響。」好甜美、溫馨的語氣!... 
說要聊「對您的影響」,結果是想置你於死地的報導!我給她的資料,不採用!當天訪談內容,指剪輯對我最不利的!
親身經歷,禿頭男人們,不要輕易相信妹!不要相信妹!不要相信妹!我更後悔沒聽老婆的話「不要接觸記者!」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7.13

robertjcliu

加入時間: 2016.07.13
52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王詩韻的抄襲、誣告與申正義的黑函、恐嚇

2018-09-19
瀏覽:
2,298
推:
9
回應:
0

《鏡周刊》陳柔瑜對許建隆學術舞弊之掩護

2018-08-14
瀏覽:
1,999
推:
4
回應:
0

少子化危機!養子成本高?養子價值低?

2018-08-12
瀏覽:
1,272
推:
4
回應:
0

2018年大學指考數學甲,提供獨立解題觀點

2018-07-13
瀏覽:
2,213
推:
16
回應:
0

因學術揭弊被攻擊後再度拿起勇氣溜蛇板

2018-06-28
瀏覽:
1,583
推:
9
回應:
0

《知識分子論》作者薩依德被指控造假的故事

2018-06-24
瀏覽:
1,502
推:
9
回應:
0

如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作者還活在世上

2018-06-17
瀏覽:
2,370
推:
19
回應:
0

一個男人犯賤,二個女人戰爭,小三的性格與選擇

2018-06-10
瀏覽:
1,186
推:
4
回應:
0

關貿董事長向劉任昌騙取在聲明書簽名,劉任昌宣布撤銷為許建隆能力背書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23,884篇報導,共10,106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23,884篇報導

10,106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