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雪封路 可嘆!  踏雪尋梅 浪漫?

文字-A A +A

追雪封路 可嘆!  踏雪尋梅 浪漫?

 

※ 「管該管的,不該管的不要管」,要能有效率、務實的解決問題。(前行政院長林全.2017.08.30) ※

 

霧雲遙罩嶺,飄雪近浮空。晚近中國有首大家都能哼上幾句的<踏雪尋梅>歌曲(曲:黃自,詞:劉雪庵)。這首歌既抒情又浪漫、既有生活氣息又有詩情畫意,其中有段歌詞是這樣寫的:「崎嶇山徑上,蠟梅枝頭放,一路寒風中,鈴兒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心隨花兒醉芬芳,清幽到我胸懷,共度好時光。」可見要欣賞奇特的雪景以及一親冷冽蠟梅芳澤,就得走上那崎嶇山徑,千辛萬苦踏著深雪上了山,看到蠟梅的芬芳,整個欣賞者的心都醉了!這充分說明了追雪、踏雪、賞雪、親花是千古以來,不管是文人雅士或是販夫走卒,每都希望能在雪天寒地裡有這種「透心涼」的經驗!

隔窗風撼樹,開門雪滿山。據自由時報2018.01.10.下午五時許的即時報導指出,「寒流影響,合歡山今晨持續降雪,上午山區放晴,但昆陽至大禹嶺路段路面結冰仍未融化,公路總局考量入夜溫度驟降,路面結冰情形加劇,決定台14甲線18K翠峰至41K大禹嶺路段,自今晚6時至明天上午7時實施預警性封閉管制,屆時視天候及道路狀況再決定開放通行或限加掛雪鏈車輛通行。」此封路措施使得這個最大眾化的賞雪路線「行不得也」!想刺激追雪的民眾或山友這下子可「空遺恨」了?

崇山聊可望,雪地豈難即?台灣因地處亞熱帶,下雪的機會本來就不多,加上管山的公部門偏偏在雪季來個什麼「靜山」幾個月(如嘉明湖今年自1月5日起至3月31日止,實施靜山),說要讓山林「休養生息」?這個封山理由,令人有「面對靜山令,感淚縱橫發」之心酸!就是因為如此的「與雪隔絕」措施,更引發民眾的好奇心,「一窩蜂」追雪已成為「老戲碼」!上山賞雪的路封了,幾條登高山路線也給「靜山」了!所以有人說,要賞雪你非得口袋夠深且千里迢迢跑到國外去不可?國人為什麼要「捨近求遠」呢?只因為台灣的政府太怕「雪會橫生枝節」?更誤以為老百姓也很怕這「雪味」?因此,一封百了、一靜百禁!像百岳老查這種口袋不夠深且「死守」台灣這寶地者,想享受那種「雪花片片隨風斜,飄來老鬢覺添華」勝景,也只能哀怨地望山興嘆了?嗚呼哀哉!

若逐雪訊飛,誰言得管制?每有飄雪訊息,公部門則會假惺惺地提醒登山客要「攜帶雪攀裝備」!在雪天登山誰還敢不攜帶相關裝備的「暴虎馮河」式的登山?與其這麼「苦口婆心」,不如在雪季全面開放登山,從實際登山中漸漸習得雪地登山之技巧或相關訓練與實戰,當多數國人對雪、對雪地登山、對雪攀等技巧與觀念漸漸熟悉後,「狀況」或意外自然減少,甚至會產生正向良性循環,真不知道政府在顧慮什麼、怕什麼?把這個雪天登山給管得死死的!這是不是印證了《莊子.秋水》篇所說的(翻成白話):「井底的蛙,不能跟它談海之大,因為它被狹小的生活環境所侷限;夏天的蟲,不能跟它談冬天的冰,因為它受到氣候時令的限制;知識淺陋的曲士,不能跟他談大道理,因為他被拘束於狹隘的教育之中。」

山雲揚野煙,飛雪暗長天。呼籲,我們「大有為」的政府,不要再做井底的蛙、夏天的蟲、知識淺陋的曲士?

~ 百岳老查 2018.01.11.

 

附 記:

照片1,係百岳老查於2008年12月,雪山風雪行所拍攝(剛出黑森林往主峰途中邁進)。寒流發威,習習寒風凍臉刺骨,雪山飄雪數公分,一隊追雪駝鈴浩浩蕩蕩、淒淒烈烈,如人飲冰點滴在心。

照片2,引自2018.01.10.自由時報即時新聞。合歡山昆陽至大禹嶺路段仍有結冰,公路總局今晚6時起於翠峰至大禹嶺路段實施預警性封閉管制。(記者佟振國攝)

某山友2018.01.11.回應1:現在雪管處已經慢慢開放了,並非如你所說的再顧慮啥?怕啥?當然,登山教育做得好,每個人知道雪地需要那些裝備需要那些技術,當然就沒有管制的必要了。但請大家看看現在的武嶺,有人連車要加雪鍊都要警察單位一再的宣導跟檢查,每年撞車跟吊車的事故依然頻傳,請告訴我開放的依據為何?你以為公家機關喜歡沒事找事做喔?井底之蛙、夏日的蟲並不可怕,因為他就是生活在那環境,可怕的是那些只會放炮而不去做事的空談之士,那又比只會觀天跟談冰的更可怕了。

 

百岳老查予以回應1:

凡事禁止、管制(另類限制),民眾怎麼會普遍有這種警覺、觀念、技術進而防範意外呢?民眾並不怕冒險也勇於冒險,但政府、政策對這樣的「嘗試」並不鼓勵,甚至是反對的?正如開車的人他極可能會在車上擺一條接電瓶充電的電纜線?當民眾熟悉入山追雪這種環境時,在這雪季上山,他自然會在車上帶條鐵鍊並學會自己在車輪上裝鐵鍊的技術?也許有人會說開放與管制這是兩難?但總要有個突破口,打破這種沒完沒了的惡性循環管制、禁止!當一個官僚體系達到一定的「麻木」境地時,那將會是政策墮落的開始?而對政府提供建言及對政策提出批評(這不能叫「嘴砲」)是民主時代國民的權利也是責任,否則一個因循苟且懶惰甚至墮落的政府,那將是全民的災難,「順民」只會使政府更墮落,不是嗎?  百岳老查 2018.01.11

山友回應2:要雪訓到日本或四川吧,除了台灣以外,大部分國家都很歡迎登山客的。

百岳老查回應2:

從網路裡可查知,某些旅行社揪團到日本富士山去作「初級雪訓」5天(去掉前後各1天的交通運行時間,實際訓練時間只有3天多),費用近4萬元,這還不包括:機票(約1萬5000元)、登山行動糧、東京的交通及餐費、酒精飲料等?可見這個國外雪地初級訓練「所費不貲」啊!國人你會很感嘆嗎?連初級雪訓都要千里迢迢去國外完成?雖國內也有社團在辦理類似活動,如2018年雪山4日技術雪訓收費在6000至8000元之間?而國內辦理類似訓練活動日期都已事先排定(這種「訓練」團體要不要與一般山友一樣抽籤,還是「個案」申請呢),屆時極有可能會碰到「沒雪可訓」的窘境?因此要呼籲管山公部門,視雪況而臨時開放雪訓團體入山訓練(當然要事先登記、控管及查驗),嘉惠有此興趣或需要之民眾,以培養更多的雪訓種子!不知道這個建議之困難性與可行性如何?  百岳老查 2018.01.11.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319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追雪封路 可嘆!  踏雪尋梅 浪漫?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21,989篇報導,共9,953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21,989篇報導

9,953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