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自治的困境

嵌入:
文字-A A +A

文/陳冠宇

大陸社為了本次「學生自治」系列活動,我們希望以一種直接與同學面對面的方式讓大家了解同學間之於學生自治與學生會的看法,所以我們就直接拿著DV面對廣大的台大同學們。我們主要以總圖、活大、研一、鹿鳴、管院、椰林大道、舊體、壘球場為場域,以無預設對象的立場主動對同學進行訪問要約,但其中也被不少同學拒絕。我們嘗試著以客觀的角度理解台大學生之與此依議題之看法與見解,雖然你我也了解此一嘗試未必能夠達到我們的初衷。

據我們的訪問與這段時間對台大校園學生自治與學生會自治的觀察,我提出幾點小小心得於諸位分享。首先,我必須說台大的學生自治,是不為同學們所了解的,多數的同學對學生會的印象也多半停留在藝術季、電影節等與校園公領域關聯性較低的活動之上,當然我並不是說公領域議題較於藝文性活動較重要,我只想表達此二者間受關注程度差距。同時也有不少同學對於台大的學生會與學生自治是抱持較為悲觀乃至負面的觀感。對此我歸納出一點作為核心原因就是:不信任感。根據本社最近作的一份問卷顯示當同學們認為自身權益受到校方忽略時,有58%的同學是不會透過學生會尋求協助的。由於我們對於學生會的不信任感造成多數同學與學生會距離遙遠的原因,以下我就據我的觀察分析此種不信任感的幾種來源:
 
一、不了解
 
以學生來說,如果同學對學生會不信任自然不會想主動去了解,這是一種恐怖的惡性循環。基於不信任而不想了解,要因為不了解更加深了不信任。在學生會方面,學生會方也沒有主動與同學建立緊密的連結,特別是公領域議題。即便學生會方受到校方的阻力,也無法將其藉由對同學的傳播形成有利的輿論力量或校園內部認同感,當然這也與議題零碎化也關,暫不贅述。
 
二、沒興趣
 
      為什麼要參與或是關心公共事務?這確實是一個大問題,我無法回答,也找不到適切的答覆。雖然有人說如果一個大學生不關心校園公共事務,日後出社會後也不會關心公共事務!這種「細漢偷挽匏,大漢偷牽牛」式的思維我認為是沒有任何邏輯依據的。並不是每個人都對公領域的事務有興趣,也不是每個人都「必須」對公領域的事務有興趣。我也能夠認同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的的大學生活。難道埋首書堆努力作研究就不是一種大學生活方式嗎?假如硬要在此之間分出高低,無疑是幼稚的!假如多數的台大師生都認同大學只是一個「高級職業訓練所」,那我們就誠實地面對此一事實,只要這些人不要在拿出一些冠冕堂皇的辭彙來試圖「粉飾」、「掩蓋」之!
 
三、議題個別化、零碎化
 
      台大有三萬多名學生,每個人的需求各有不同,學生會必然要面對的就是校園事務的零碎化,好處是能夠多面向地兼顧到全體同學的權益。缺點是這將會分散學生會注意力與內部人力,也會分散同學對議題凝聚力。當單一議題被解決了、消失了、擱置了就無法與同學建立長期的連結性。
 
四、外在客觀環境
 
(1)校方與學生的身份
 
      我們必須之知道校方與學生會的關係是模糊的,有時更是矛盾的。因為學生會的經費來源有大半是來自校方。拿人手短,在資金無法獨立的情況下,要學生會用什麼身份去與校方力爭!加上傳統師生上對下的倫理關係,更讓同學無法與老師站在對等的角度溝通。
 
(2)一年任期
 
      學生會長的任期只有一年也不得連任,這將使得每一位會長都想作事、想改革,但是一年的任期加上議題個別化、零碎化的影響能夠作的實在有限,加上會長本身也要學習與校方溝通、處理會內事務、內閣的到位、部與部之間的權力與人力配屬這些都不是三天兩頭能做好的事,還前後任會長政策能不能承續的問題。客觀上一年的任期就使得學生會永遠在上任、卸任、上任、卸任之間不斷交替。學生的權益也隨著舊生的畢業、新生的入學伴隨著一斷旅程的開始與結束消逝在校園中!
 
(3)校園氣氛
 
      過去在學生會草創與代會末期,正好處於解嚴前後,校園民主的訴求伴隨著80年代學生運動在台大校園展開。國民黨長期控制校園,學方本身就是黨國機器的延伸,學生與校方的對抗自然可以對照社會對於國民黨的對抗。然而,這樣的客觀環境再民主會的台灣已經不複在了!少了對抗帶來的外部壓力,也少了校園內對於學生自治的熱情!
 
五、政黨預備軍
 
      不論早年的代聯會或是其後的學生會,學生會長或幹部在畢業後從事政治工作也不是少數,從早期的錢復、蔡同榮、李大維到中生代的羅文嘉、馬永成。如今年初的立委選舉,民進黨原本是推出市議員高嘉瑜要與現任國民黨籍立委李慶安角逐北市大安區,沒想到經過初選後卻陣前換將,改由羅文嘉上陣,為此還爆發黨內外違背初選體制的批評,也間接上演兩個世代學生會長的對壘。誠然,若能將校園民主的鍛鍊學以致用貢獻社會亦未嘗不是間好事。會長或幹部有其政治立場只要不傷害學生的主體性與獨立性也不是件壞事。但是同學們普遍對政治也負面成見進而影響其對學生會觀感也是事實。這也難免受人批評:競選學生會長的目的在於獲得日後的光環。不過,我必須說: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這種批評不能構成學生會長的是不是一個好學生會長的價值判斷。即使只是為了增加日後履歷上的一項條目,但是好壞學生會長應該建築在他的執政成績上。即便學生會長只是把學生會當成的工具或跳板,但並不能就此而論他的執政成績必然就是壞的。也就是說執政成績的好壞與其服務同學的動機之間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此外人心隔肚皮,客觀上我們也不可能知道他人的動機。
 
      以上五點是我對台大學生自治的一些觀察,不信任感的來源無疑是複雜的,有時候不同的原因還會交互影響惡性加劇,未能詳盡之處請多包含。此外,在我進行訪問時,不少研究所的同學都直接或間接表達出一種想法,即:學生會是大學生部學生的事。這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台大學生會的忠旨當然是要服務全體台大學生,其政治合法性也是來自全體台大學生(都有投票權)。那麼為什麼研究所的同學會有這種想法呢?是學生會未能主動關注研究所學生的權益?還是當我們在建構「台大學生」的圖像時早就預設了以大學部為主體?同理,之於進修部學生也有同樣的問題,不過這又牽扯到「進修部學生會」、「研究生協會」與學生會、院學生會職權重複、權力矛盾的問題了!

相關統計數據 


男:3341.25﹪)  女:4758.75 

年齡  平均:20.24   Max24   Min18

年級   大一:18  大二:32  大三:14  大四:12   大五:4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07.09.18

Rousseau

加入時間: 2007.09.18
187則報導
32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蔡衍明:買蘋果 讓他們認識我

2012-11-29
瀏覽:
1,973
推:
0
回應:
0

2012 歐巴馬勝選演說

2012-11-08
瀏覽:
1,843
推:
0
回應:
0

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

2012-10-27
瀏覽:
5,062
推:
0
回應:
0

The Rise of the New Global Super-Rich

2012-10-27
瀏覽:
1,476
推:
0
回應:
0

啟蒙者 陳少廷

2012-10-19
瀏覽:
2,119
推:
0
回應:
0

黎智英出售台灣壹傳媒

2012-10-17
瀏覽:
1,706
推:
0
回應:
0

Inequality and the world economy

2012-10-16
瀏覽:
1,117
推:
0
回應:
0

中國民族主義的兩大危險傾向

2012-09-28
瀏覽:
3,066
推:
1
回應:
0

關於香港國民教育學科爭議的反思

2012-09-28
瀏覽:
1,152
推:
0
回應:
0

一個香港中產的懺悔

2012-09-09
瀏覽:
1,396
推:
0
回應:
0

台大學生自治的困境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5,424篇報導,共10,63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5,424篇報導

10,63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