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筆記/自煮公民行動 正面議題的不完美過程 有讚也有噓

文字-A A +A

 

圖:活動現場

文/吳伊婷

九月十五日,由網友發起的「自煮公民」行動在台北車站舉行,活動主要訴求「以實際的行動來宣示我們對台北車站大廳使用的主權」,呼籲網友在當天於台北車站一樓大廳黑白棋盤處(非付費區域),以「吃、喝、躺臥的方式」表達公民應該有權使用公共空間的訴求。

根據估算現場最高峰約聚集300名群眾,除了台鐵旅客,尚有「自煮公民」參與者、外籍勞工、移民、媒體、現場「台北鐵道傳奇」活動人員,與其他休憩人士。參與活動群眾均以小圈圈形式分別聚集於棋盤區,由於群眾之間有保持一定距離,對於一般旅客穿越動線沒有太大影響,活動過程大致平和。參與活動民眾表示:「這樣的場所很好,有冷氣吹也能坐下來(地板)聊天」、「只要沒有阻礙通行就好」。當有一般旅客拖行行李或輪椅旅客路過時,坐在地板的群眾基本上都會主動讓道供路過。

圖:現場民眾

根據現場觀察發現,大部分民眾均主動收拾自身垃圾,丟棄於車站垃圾桶或於離開始帶走。但在該活動時段亦有少量的無主垃圾出現,由於沒有目擊到丟棄民眾,無法判斷為何人所棄置。無主垃圾由清潔人員發現後,都予以清除。

下午由於群眾較多,並有學生使用自行攜帶的樂器演奏,由於車站結構關係,導致大廳環境音量較為明顯,大廳內群眾如需對話,需要提高音量。有時也有民眾高呼台灣國或反對馬英九等相關口號。若離開大廳範圍,則聽不太到大廳的聲音。傍晚約六點左右,演奏的學生受到民眾主動使用不雅字眼辱罵,民眾也對學生動手搶奪拍攝器材,後來因為警方介入,雙方製作筆錄,辱罵民眾向學生道歉之後離開。警方非正式表示:「學生的演奏行為並非主動干涉他人」。

根據「迷走鐵道in台北」說明稿,九月15日至18日在台北車站展出之「台北鐵道傳奇」之鐵道路線圖長12.5公尺、寬8公尺,面積約為1/4籃球場大。當天有不少民眾駐足觀看地圖,主辦單位也邀請民眾走上地圖仔細觀看,但也有許多旅客選擇繞道而行。在當天晚上約九點,由於該地圖屬於「台北鐵道傳奇」活動主辦單位私有財產,活動人員向警方反映放置在地面的地圖遭到塗鴉及貼紙破壞,警方認為此舉有破壞他人財產之疑,實屬不妥。截至晚上十點多,依然有旅客行經大廳時,見到該幅地圖則繞道而行。

圖:「台北鐵道傳奇」之鐵道路線圖

根據觀察,在大廳休息的外籍人士數量較以往假日高,部分外籍人士知道此活動也是支持他們使用大廳的權利,可能因此讓他們也比較敢於在大廳中休憩,他們也表示有台灣人在這邊,感覺比較安全。

圖:移工團體IPIT

整體而言,公民有使用公共場所的權利,在此次活動也有充分說出訴求並達到社會注意。大部分的民眾在參與活動過程中,均有體現出台灣公民應有的素養與水準,但也有部分民眾(也有可能是非活動民眾)需要注意在參與活動過程中,盡量不要造成他人的麻煩與困擾。

根據該活動官方網頁與活動頁面摘錄,有人贊同這樣的做法也有人反對。

贊成方表示「台北車站為公共開放空間,民眾應該有使用的權利」,「我深深能體會這些辛苦,當你到一個國家求生存甚至有可能被剝削勞力,需要一個地方與同鄉聚會交流抒發壓力及在異鄉找尋那份最基本的“歸屬感“是否我們政府也該思考開放活動中心之類的地點給外籍勞工從事活動?而我們今天在這裡,不應該吵關於“這是否是公共空間?“或是“此活動影響了誰?“如此不理性的反駁讓我很懷疑台灣年輕人的思考能力怎麼這麼容易被局限在一些矛盾的點且如此鑽牛角尖?且讓我感到台灣是否如此支持著資本主義的權益?一切使用者付費?那請問怎麼這麼多人把接駁車當成免費公車、百貨公司冷氣當免費的吹、年輕人在大眾交通運輸的空間練舞團康?要吵這種“公共空間“的話題我比誰都還會吵叫,大家吃東西坐著休息滾出大廳吃滾出外面坐,你們怎麼不先叫那些在捷運練舞的小朋友滾去練舞室練?」

反對方則認為「參加這種腦殘活動的你們根本只是一群沒道德又愛自嗨自爽的大小屁孩(本則動態有191則讚)」,也有人認為「二樓點個餐就有位子坐 為甚麼要叫人去坐地板」,另有網友號召在交通尖峰的九月十八日下午再次舉辦:「自煮公民們,同樣的活動再來一場吧?這次辦在9/18(星期三)下午吧, 這天很多人要回家過節。 若你/妳深覺這活動訴求之"目的" 與 "方式"可以為社會變得更好,相信你們一定希望有更多人看到並體會到你們的"熱血"。覺得媒體不公,亂寫汙化你們?好,就讓大家眼見為憑,9/18(星期三)下午期待你們再到同樣地點,辦同樣活動。P.S. 活動團長(們):敢做敢當啊,不要受到你們所謂"酸民""酸言"就躲起來了。自覺有理就站出來當發言人出聲。」

根據媒體報導面向觀察,部分媒體有失「呈現全部說法」之媒體中立立場,僅報導台灣鐵路局與網友說法,沒有參與民眾之說法,也沒有完整全程觀察與紀錄。

(本文所有照片均由Lennon Ying-Dah Wong拍攝與提供)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原子彈

1.[演奏的學生受到民眾主動使用不雅字眼辱罵,民眾也對學生動手搶奪拍攝器材,後來因為警方介入,雙方製作筆錄,辱罵民眾向學生道歉之後離開。警方非正式表示:「學生的演奏行為並非主動干涉他人」]
-真正的暴民; 反動豬玀的懦夫嘴臉!

2.[在大廳休息的外籍人士數量較以往假日高,部分外籍人士知道此活動也是支持他們使用大廳的權利,可能因此讓他們也比較敢於在大廳中休憩,他們也表示有台灣人在這邊,感覺比較安全。]
-細緻的觀察! 我也曾應移工鄰居之邀一同在公園過洋除夕, 因為她們怕被天龍人打罵. 結果還真的被報警.

mayer.su

參加【公民崛起之915台北車站吃喝躺】

一位鄉民的感想 by mayersu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國了,我還記得倫敦地鐵盪氣迴腸的小提琴聲,人潮多的Piccadilly Circus,King’s Cross總會發現令人驚喜的素人表演者在在熙來壤往的人群裡拉著他的音樂。那天是聊落去在隨著鼓聲跳舞,鼓聲在大廳裡一點都不突兀,反而令人覺的愉悅、歡樂感,讓我有點恍惚,彷彿回到過去。

回到過去自煮公民運動,如果汪立峽前輩那天有到火車站,一定不會講出「自煮公民垃圾亂丟」這種狀況外的話,而且我走路超順暢,即使假日人潮多也沒有到「影響旅客動線和購票」。

汪立峽前輩這個習慣,不禁讓我想起了連戰,開著黑頭豪華大轎車,呼地飛快駛向他想去的目的地,對於過程之中的人民喜怒哀樂與痛苦,高官不在乎,他們只在乎GDP,不在乎老百姓是否繳得起孩子的學費,在他們眼裡這是很正常的,為了達到現代化,所有的「不適宜人」,在空間上會自動設計排除這些人,為了民眾的支持,還要再污名化他們要排除的人──遊民與移工。為了說服民眾,強調他們的「髒」與「妨礙交通」。(咦,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髒」是漢生病台語叫「台胳病」;「妨礙交通」,上街頭的人耳熟能詳。主政者利用民眾對付民眾,士林王家VS36戶;移工VS乘客)

台北市政府與鐵路局,只想到有一個大廣場可以租人展覽收錢,高仰睥睨,一切以money talk為主,自然完全不考慮老人與殘障朋友的不便,因而排除他們,也只是順著營利邏輯的思維運作下的產物。他們只要達到他們的目的,制定遊戲規則與掌握權力,可是他們完完全全放棄了社會責任與公益性。

火車站為什麼一次次地驅趕,主要是為賺錢,政府與財團搶錢,這種資本主義思考邏輯發展至極至,石頭也可以榨出鮮血,人民如土。卻忘了人潮才是讓這個空間有利可圖的主因。

火車站第一波排除遊民,第二波排除假日聚會的移工。

如何驅趕遊民呢?就是利用我們對遊民的陌生害怕與鄙夷來驅趕他們。遊民的髒臭,加上犯罪的想像污名在這一群無家可歸的社會邊緣人。

我不禁想起了我去大阪,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有一排先生們在店家快打烊時出現在門口,他們站在店家門口,手裡拿著紙箱,店家忙著收拾東西,好像他們存在是整條商店街默許的,這一排先生們要等到店家拉下鐵門之後才舖紙箱,我才恍然大悟他們是遊民,而我似乎可以體會「街友」這個名詞的善意,他們是這一條街上的朋友。

火車站裡有許多的移工坐在地上聊天吃東西,對於他們而言,是難得休假的喘息,是與朋友聊天連絡感情的時刻,更是便捷與金錢最節省的最佳方案。

而我們的火車站是要排除他們,理由冠冕堂皇,就是移工們「阻礙交通」,而我去參加自煮公民運動時,卻完全感覺不出我在行走有什麼不方便,阻礙交通不成理由。

只有幾個日本旅客跑來借椅子。為什麼呢?因為中央廣場沒有椅子。為什麼沒有椅子真正「影響旅客權益」的是火車站一樓為什麼沒有椅子?就是他們要再把空間切割成經濟產值,因為空間要最大利益化,獲取最大的營業額,火車站變的SOGO百貨公司無兩樣,這是營利的空間,不是公共意義空間,公共意義的空間是要能全民共享,協助弱勢,培養人才。

中央廣場豫老師所展現的台北市古蹟的大塑膠布,那一塊展演的面積,一天租金就要三萬元!試問我們有那一位藝術工作者,一個孤家寡人或者有兒有女更慘,如何負擔如此高昂的租金?

如果我們把中央廣場讓渡給想籌措學費、旅費的年輕人,不是更好嗎?這個經濟流動是有助於庶民,全民利益,流入庶民的口袋,而不是流到官方的口袋。

幫助年輕人,就是幫助台灣。

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栽培年輕人,請問你們栽培在那裡?你們有沒有給予培養年輕人的環境?沒有!

馬政府最起碼的,你們必須把公共空間還給我們!這個地方應該是免費無償的給予年輕人一個可以練習膽量與展演的空間。

如果考慮人多到要爆炸,就可以排班,讓有藝術才華的人有一個表演空間。

想像一下,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與鐵路局有沒有可能把火車站這一個中央廣場讓渡給年輕人,讓渡給地下社會這些樂團──黑手拿卡西、農村武裝青年、拷秋勤,讓這些讓年輕人有一個不必付出高昂的租金,就可以展現他們的才華,讓年輕人表演的營利空間?利用火車站的公共性來製造庶民經濟,才有意義。

財團利益不等於全民利益,股票市場景氣好不代表景氣好,高樓大廈不代表社會進步。

文明是從弱勢者的身上看出來的,從遊民是否不會被驅趕,是否冬天有熱水可洗澡。移工可以快樂的坐在地上聊天吃點心,發展成一個多元文化包容的想像。

再問問自己吧!

你要的是「有情」空間,還是要「營利」空間?

你要的是均富社會,還是要M型社會?

你要的是庶民經濟,還是財團經濟?

「公民崛起之915台北車站吃喝躺」是一場公民柔性抵抗,幫老百姓幫傾斜財團的政府找回一點公共空間!

mayer.su

參加【公民崛起之915台北車站吃喝躺】

一位鄉民的感想 by mayersu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國了,我還記得倫敦地鐵盪氣迴腸的小提琴聲,人潮多的Piccadilly Circus,King’s Cross總會發現令人驚喜的素人表演者在在熙來壤往的人群裡拉著他的音樂。那天是聊落去在隨著鼓聲跳舞,鼓聲在大廳裡一點都不突兀,反而令人覺的愉悅、歡樂感,讓我有點恍惚,彷彿回到過去。

回到過去自煮公民運動,如果汪立峽前輩那天有到火車站,一定不會講出「自煮公民垃圾亂丟」這種狀況外的話,而且我走路超順暢,即使假日人潮多也沒有到「影響旅客動線和購票」。

汪立峽前輩這個習慣,不禁讓我想起了連戰,開著黑頭豪華大轎車,呼地飛快駛向他想去的目的地,對於過程之中的人民喜怒哀樂與痛苦,高官不在乎,他們只在乎GDP,不在乎老百姓是否繳得起孩子的學費,在他們眼裡這是很正常的,為了達到現代化,所有的「不適宜人」,在空間上會自動設計排除這些人,為了民眾的支持,還要再污名化他們要排除的人──遊民與移工。為了說服民眾,強調他們的「髒」與「妨礙交通」。(咦,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髒」是漢生病台語叫「台胳病」;「妨礙交通」,上街頭的人耳熟能詳。主政者利用民眾對付民眾,士林王家VS36戶;移工VS乘客)

台北市政府與鐵路局,只想到有一個大廣場可以租人展覽收錢,高仰睥睨,一切以money talk為主,自然完全不考慮老人與殘障朋友的不便,因而排除他們,也只是順著營利邏輯的思維運作下的產物。他們只要達到他們的目的,制定遊戲規則與掌握權力,可是他們完完全全放棄了社會責任與公益性。

火車站為什麼一次次地驅趕,主要是為賺錢,政府與財團搶錢,這種資本主義思考邏輯發展至極至,石頭也可以榨出鮮血,人民如土。卻忘了人潮才是讓這個空間有利可圖的主因。

火車站第一波排除遊民,第二波排除假日聚會的移工。

如何驅趕遊民呢?就是利用我們對遊民的陌生害怕與鄙夷來驅趕他們。遊民的髒臭,加上犯罪的想像污名在這一群無家可歸的社會邊緣人。

我不禁想起了我去大阪,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有一排先生們在店家快打烊時出現在門口,他們站在店家門口,手裡拿著紙箱,店家忙著收拾東西,好像他們存在是整條商店街默許的,這一排先生們要等到店家拉下鐵門之後才舖紙箱,我才恍然大悟他們是遊民,而我似乎可以體會「街友」這個名詞的善意,他們是這一條街上的朋友。

火車站裡有許多的移工坐在地上聊天吃東西,對於他們而言,是難得休假的喘息,是與朋友聊天連絡感情的時刻,更是便捷與金錢最節省的最佳方案。

而我們的火車站是要排除他們,理由冠冕堂皇,就是移工們「阻礙交通」,而我去參加自煮公民運動時,卻完全感覺不出我在行走有什麼不方便,阻礙交通不成理由。

只有幾個日本旅客跑來借椅子。為什麼呢?因為中央廣場沒有椅子。為什麼沒有椅子真正「影響旅客權益」的是火車站一樓為什麼沒有椅子?就是他們要再把空間切割成經濟產值,因為空間要最大利益化,獲取最大的營業額,火車站變的SOGO百貨公司無兩樣,這是營利的空間,不是公共意義空間,公共意義的空間是要能全民共享,協助弱勢,培養人才。

中央廣場豫老師所展現的台北市古蹟的大塑膠布,那一塊展演的面積,一天租金就要三萬元!試問我們有那一位藝術工作者,一個孤家寡人或者有兒有女更慘,如何負擔如此高昂的租金?

如果我們把中央廣場讓渡給想籌措學費、旅費的年輕人,不是更好嗎?這個經濟流動是有助於庶民,全民利益,流入庶民的口袋,而不是流到官方的口袋。

幫助年輕人,就是幫助台灣。

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栽培年輕人,請問你們栽培在那裡?你們有沒有給予培養年輕人的環境?沒有!

馬政府最起碼的,你們必須把公共空間還給我們!這個地方應該是免費無償的給予年輕人一個可以練習膽量與展演的空間。

如果考慮人多到要爆炸,就可以排班,讓有藝術才華的人有一個表演空間。

想像一下,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與鐵路局有沒有可能把火車站這一個中央廣場讓渡給年輕人,讓渡給地下社會這些樂團──黑手拿卡西、農村武裝青年、拷秋勤,讓這些讓年輕人有一個不必付出高昂的租金,就可以展現他們的才華,讓年輕人表演的營利空間?利用火車站的公共性來製造庶民經濟,才有意義。

財團利益不等於全民利益,股票市場景氣好不代表景氣好,高樓大廈不代表社會進步。

文明是從弱勢者的身上看出來的,從遊民是否不會被驅趕,是否冬天有熱水可洗澡。移工可以快樂的坐在地上聊天吃點心,發展成一個多元文化包容的想像。

再問問自己吧!

你要的是「有情」空間,還是要「營利」空間?

你要的是均富社會,還是要M型社會?

你要的是庶民經濟,還是財團經濟?

「公民崛起之915台北車站吃喝躺」是一場公民柔性抵抗,幫老百姓幫傾斜財團的政府找回一點公共空間!

3

加入時間: 2008.01.09

lazurloner

加入時間: 2008.01.09
1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觀察筆記/自煮公民行動 正面議題的不完美過程 有讚也有噓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0,842篇報導,共10,38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0,842篇報導

10,381位公民記者